英语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老婆无间道:与小三PK的日子

发布者: 简浅 | 发布时间: 2011-2-10 12:27| 查看数: 18312| 评论数: 283|

十年

很多人,不顾一切的爱了。然后爱情变成了绝望,绝望变成了一把利刃,劈得人一无所有。可是,她们还在感谢老天,因为,即使爱情绝望了,绝望破灭了,依旧还会得到记忆……

很多人,爱了,伤了,痛了,悔了。即使她们的爱情,只是昙花一现。可是,她们还是要谢谢老天,因为爱过,所以懂得。因为失去,所以满足。

男人哭了,是因为失去了不应该失去的。

女人哭了,是因为真的放弃了该放弃的。

问世间的许多人:为什么不懂的珍惜眼前人?

很多时候,很多人,在错误中错过,在错过中变成诀别。

我曾经爱过一个男人,我以为,那样的爱会是一辈子。可是最后,他变成了体内的溃疡,在慢慢腐烂,在慢慢死去……

——怜心。

病房里,李子的声音提到老高,她说:“小三,你不要太过分了。我已经被你气成这样了,你还敢来嚣张?”她气的从病床上一挣而起,指住小三的鼻子,劈头盖脸就骂:“你丫的,年轻就可以犯贱?年轻就可以做第三者?你要不要脸。”

我站在一旁,只是拉住李子,什么也不好说。这毕竟是她的家务事,我虽然是她的好友,但也是外人。

这小三的声音倒显得极为愧疚,“姐姐,对不起……”她立刻眼泪汪汪地盯着李子:“是你老公勾引我的,我是无辜的。”她几乎落下泪来:“他说你是黄脸婆,两个人在一起久了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所以……可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抢了别人老公,还能说不是故意的,这当第三者的是不是都习惯睁着眼说瞎话?

李子气红了眼,嘴唇微抖。我心里又急又气,怕她说不过小三,只好上前推小三,边推边劝:“你先出去,让她安静一下。她是病人,需要休息。”

门突然被推开,李子老公陈乔走了进来。小三见陈乔进来,顺势一倒,摔在地上。然后肝肠寸断地指控我:“你凭什么打人,我都已经说了对不起了,是我的错,是我不应该和陈乔在一起。我不应该勾引他,我不应该做第三者,我不应该……可是,我爱他,我没法子离开他……”她哭得再也讲不出话,那可怜楚楚的神情,直让我全身哆嗦。

最新评论

简浅 发表于 2011-2-10 12:28:01
十年(2)

TMD太会演戏了,不去演戏还真是浪费!

陈乔扶起小三,怒问我:“叶子,你干什么打人?不关她的事,是我不对,是我的错,跟她没关系!你就算和李子是好朋友,也不能不问是非的乱打人。”他睁大眼,怒气冲冲地问李子:“一会装病,一会打人,你到底有完没完?”

我懵了,这样都可以?简直比窦娥还冤!

李子气得几乎发了疯,不顾一切地扑到陈乔身上,又打又咬。陈乔用力摔开她,只说了句:“别发疯了。”就和小三扬长而去。

李子一屁股坐在地上,咬着唇,极力地忍住哭。我轻轻搂住她,安慰道:“想哭就哭出来。”

她看着我,用手指着天,发誓说:“我要是再为那个贱男人哭,我就不是人。”

我问:“那你准备怎么办?”

她咬的嘴唇都破了:“我要跟他离婚。”

我也不知道应该怎样去劝她。她跟他老公恋爱六年,结婚二年,八年的情,是不是当真说断就能断?可陈乔,现在被那个表面天真可爱的小三勾了魂,压根把李子当作是多余的。

我将她抱在怀里,什么话也不再问,什么话也不讲。她箍住我,由于压抑住哭,全身都在发抖。我眼里湿了,轻轻拍了拍她的头:“傻瓜,想哭就哭。”她手指死死地纠结住我的衣角,再也忍不住,呜呜的哭出声。

我哽咽:“下一个男人会更好,他不要你是他的损失。我包管他会后悔一辈子。”她哭得更厉害:“我到底有什么不好……”

说真的,李子真是个好女人,温柔,体贴,对父母孝顺,家里也打理的井井有条。唯一的不好是,用了八年的时间去全心全意投入一段爱情,曾经以为那是天长地久,曾经以为两个人可以白头到老。结果,爱情只是烟火,一倏的灿烂,换来遍地的残渣。婚姻只是坟墓,男人在争先恐后的爬出来,而女人躺在坟里,只是千羁万绊,只是生不如死。

这样的不好,很多的女人都有。
简浅 发表于 2011-2-10 12:28:19
十年(3)

回到家里,把李子的事跟老公说了。老公轻描淡述:“别理人家的事。”我说:“我能不理吗?你们男人是蛇鼠一窝,臭味相投。我必须学点经验教训,以后好对付你的外遇。”

我跟老公的时间比李子还要久,恋爱七年,结婚三年。我认为,我们能过一辈子,一辈子都像过去的十年,平淡如水,却相亲相爱。

有人说,爱情的升华,是从爱人变成亲人。

我坚信,因为老公不仅是我的爱人,更是我的亲人——血脉相连的亲人。

老公抱住我,微微笑道:“我可不是那样的人,你别胡思乱想。”

我笑了笑,手指却戳向他的心窝:“你敢,你要是这样,看我怎么收拾你。”他装作大惊失色,调侃问:“你会宰了我?还是……”他停了停,脸色暧昧:“咬我?”

我大笑,扯住他的衣领,抿了抿嘴:“先奸后杀,再奸再杀。”

他摸了摸我的头,眼里光采灼灼:“那敢情好。”

我说:“去你的。”

他笑道:“不和你玩了,我得去洗澡睡觉了,明天还得上班呢。”我“嗯”了声,拿着遥控开了电视,漫不经心地在转换电视台。听着浴室的哗哗水声,忽然觉得很安心。

这样的十年,这样的日子,过得好快。快到我几乎以为只有短短的一朝而已。可是,这样的十年,他都一如以往,真心待我,不用我操心半分。下班立刻回家,加班前会打电话通知,遇到什么事,都会跟我商量,烟酒不沾,脾气也好。

我用双手紧紧地抱住自己双腿,微微一笑,觉得很幸福。

在这样繁华处处充满诱惑的世界,至少我们,是最平凡最幸福的一对。茶几上的手机突然铃声大作,我看了眼,朝浴室叫:“老公,你的手机响了。”
简浅 发表于 2011-2-10 12:28:37
年(4)

他没出声,好像没听到。

我拿起手机,“我替你接了啊。”按下键,接通手机:“喂,你好。”对方没有出声,直接挂了电话。我莫名其妙。

老公洗完澡,见我拿着他手机,笑道:“又在查短信和通话记录?”他用毛巾擦头发:“你老公我就这么让你不放心?”

我随手拿起一个苹果,用力啃,将手机递给他:“有人打你手机,见我说话,就挂了。”我睁大眼,盯着他,戒备地问:“是不是小三?”

他给了我一记爆栗:“你大概让你朋友整疯了,我怎么会弄个第三者来烦你。”他翻看了来电显示,轻耸肩:“我不认识,可能打错了电话。如果你不放心,要不要回拨问问?”

我这才放下心,说:“不用了,你去睡吧。”他伸了个懒腰,柔情似水:“你也早点睡,别整天到凌晨才睡。”他搂着我,用指腹在我眼旁一摸:“你瞧你,黑眼这么重了,真成了国宝。”

我点头,嗔道:“知道了。”

别说我太神经质了,李子的老公找小三,也是毫无防备之下,整了李子一个措手不及。现在的小三无孔不入,无洞不钻,当面是人,背面是鬼,那手段高明的让人吐血。所以不得不堤防。

小心驶得万年船。

谁让男人变了心,就全部成了禽兽呢?

第二天一大早,李子的妹妹豆豆就往我家冲。豆豆,很漂亮,五官精致,一头咖啡红的长卷发。她愤愤地对我讲:“姐夫真是混蛋。”

我说:“那没办法,男人变了心,就好比被狐狸精勾了魂,魂都丢了,当然就是禽兽。”

豆豆格外地不甘心:“我姐跟了他这么多年,从他工资八百到现在工资八千,整整翻十倍的时候,他就变心。早干嘛去了?没结婚前怎么不变心?”她气愤极了,“真是彻底的王八蛋,和我前男友一个样。”

提起豆豆的前男友,那可是真的王八蛋一个,在和豆豆好的时候,顺便勾上了她两个女性朋友,顶要好的女性朋友。
简浅 发表于 2011-2-10 12:28:45
十年(5)

我冲了两杯咖啡,问:“你姐怎么样了?”

豆豆唉声叹气,“我姐夫不肯离婚。”

我将咖啡端给她,叹道:“毕竟这么久了,还是有感情的。”八年,人生有几个八年?有几个女人愿意将自己最宝贵,最年轻的八年托给一个男人?然后无怨无悔地当一个黄脸婆?

豆豆贼着眼,在我面上溜:“要不,我们想个法子对付小三。”

我说:“我可是偿过那个小三的苦,杀人不见血。”豆豆想了想,说:“那我们对付姐夫,首先,我们得收集证据,姐夫出轨的证据。”

我觉得可行,“对,可以向法庭申请离婚,还可以分多点财产。”

豆豆“切”了声,说:“他有什么财产啊?还不是那个破房子,还要按揭的。”豆豆突然想到了什么,笑得格外奸炸,眼里光亮泽泽:“小三是吧,我也有法子对付她。”

我口水猛咽,每次豆豆这副表情的时候,总得整出点什么事来——不好的事。我紧张地问:“你想干嘛?”

她只是得意地点头,“敢欺负我姐,我管叫她没好日子过。”她用手打了一下我的大腿:“姐妹一场,你帮不帮?”

我点头:“当然,你尽管算上我一份。”她笑得灿烂,意味深长地道:“既然她勾引我姐夫,我可以去找个鸭子充当阔少,反而勾引她。”她开始摩拳擦掌,仿佛胜利在望:“然后拍照给我姐夫看,让小三跟姐夫崩了,再让我姐一脚踹掉我姐夫。”

我口中的咖啡几乎喷了出来,这丫头估计是电视小说看多了,现在的小三哪有那么容易上当?如果这么好容易对付,那才奇怪了。

豆豆笑道:“叶子,是不是天衣无缝。”

我咳了几声,不敢苟同,我劝她:“豆豆,别惹事。你姐还不够烦吗?如果惹出什么血案之类的就不好了。”
简浅 发表于 2011-2-10 12:28:59
十年(6)

她问:“这样也不行,那样也不行,那我应该怎么办?”我叹了口气,只好说:“你先去查清楚小三的底细,看她以前是干嘛的,怎么认识的,交过几个男朋友,家里情况怎么样,缺不缺钱这些方面,都要调查清楚。”

她兴奋地抱住我,往我脸上猛地亲了口:“叶子,你实在是太聪明了,应该先调查清楚再行动,对,对,我怎么没想到。”

我啐道:“你这丫头,又不是同性恋,不用抱这么紧。”

她起身,急不可待地往门口走:“我先走了,办事要紧,叶子,有情况电话联络。”我说:“你小心点,除了调查,先不要惹什么事。”

她应了声:“好。”

中午吃饭时候,豆豆神秘兮兮地打电话给我,她问:“你猜我看到谁了?”我随口问:“谁啊?”她不吭声,我想了想:“是不是你前男友?”

她语气异常的凝重,“叶子,你要镇定,千万要保持冷静。”

我心想,你这丫头最会装腔做势了。我打趣地说:“我现在很冷静呢,有什么事你说吧,我扛得住。”

她还是有些紧张,说话吞吞吐吐:“你老公…唉…”

我心里一震,手微微发抖,“我老公怎么了?”

她说:“叶子,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她还是不敢讲,可能怕影响我们夫妻关系。我极力地镇定,可喉咙里实在紧的厉害,我轻咳了两声,说:“没事,你讲吧,大不了,是小三现出江湖。”

她大约还在想要不要说,过了好久,终于忍不住:“你自己来餐厅看。”她说了餐厅地址,我什么都来不及想就往楼下跑,一心在想,不会是那样,一定不会是我老公跟别的女人亲热吃饭的景象。

一定是多疑,我老公是出了名的好好先生。
简浅 发表于 2011-2-10 12:29:17
十年(7)

我叫来计程车,直接去那个餐厅,刚到餐厅门边的角落,就看到豆豆躲在那里东张西望。见我到,她连忙迎了上来,“叶子,一定不要激动,我跟你一起去扁小三。”

我顺着她指的地方望去,餐厅桌上,老公正眉开眼笑地跟一个年纪约二十左右的女人吃饭。我将指甲狠狠地掐进了掌心,却不觉的疼。老公依然旁若无人地跟那个小妹妹谈笑风生,小妹妹听得兴高采烈,目光灼灼地看着他。

我一动不动的看着老公,他笑容灿烂,目光灼热,亦如十年前看我一样,灼热得能刺痛人眼。

我心里翻江倒海的,突然难过,突然想哭。

豆豆抚着我的背,轻声道:“你一定要冷静,我经过这里,看到了你老公。这个时候他应该在上班。”她又说:“要不,你打电话问问。”

我点头,是应该问清楚,不要冤枉了他才好。我拿出手机,拨他的号码,他接听,声音依然是往昔的浑厚:“喂。”

我问:“你在干嘛?”

他说:“我在上班啊!”

我说:“那你叫我声老婆。”

他笑了笑:“你又发什么疯呢?”

我固执:“你叫我老婆。”

他声音温柔地安慰我:“乖,别闹了,回家再说。”

我用力地按掉电话,他竟然在别的女人面前,叫我声老婆都不肯。豆子又扯着我的衣袖,我一看,老公正叫侍应买单。我躲到角落,偷偷观察他的一举一动。他买完单,那女孩随他走了出来,亲热地挽上他的胳膊。

我哽咽地咬住唇,拼命想要忍住哭。十年的感情,他竟然这样待我。那泪,终于再也忍不住,生生地落了下来。我紧紧地揪住胸口,仿佛那里面,正有东西被一寸寸地吞噬,被碎得再也不能拼完整。

我一直以为,我跟老公的爱就像树一样,只是纯粹地存在,纯粹地生长。不是因为想要存在所以结合,也不是因为想要结婚所以结婚。我们是因为相爱而结婚,也是因为相爱而决定相守终生。
简浅 发表于 2011-2-10 12:29:30
十年(8)

我转过身,深深地吸了口气,对豆豆说:“我先回去了。”豆豆很担心地叫了我一声,我却充耳未闻,只觉太阳穴好像正在被人用极细的针在扎,一针,二针,无数针,只是拼命在扎,只是痛不可抑。

我必须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连哭都不可以。我必须镇定,必须弄清楚一切。

回到家门口,才猛然发现忘记带锁匙出门。我枯坐在门口,无力地勒住自己的手臂,只想流泪。

只是流泪。

老公下班回来,见我坐在门口,急急地扶我起来,问:“怎么了坐在这里?”

我面色平静,手心里却紧张的沁出了冷汗,我说:“没事,下午去看李子,忘记带钥匙了。”他轻叹,摸了摸我的头,“别想太多了。”

我点头,他掏出钥匙开了房,我径直走进去,连鞋都忘记换。他突然从身后搂住我,语气宠溺:“你到底怎么了?”

我咬了咬唇,忍不住问:“下午打电话给你,你为什么……”他恍然大悟,截断我,亲热地叫道:“老婆,老婆,老婆……”

我说:“你别贫嘴了,你下午到底在干嘛,连叫我声都不肯。”

他说:“举头三尺有神明,我要敢骗你,我不得好死。我真的在上班!”

我彻底心寒,男人一旦变了心,谎言就接踵而至。我语气恶劣:“我从十六岁认识你,到现在十年,你心里想什么,我……”

“你都知道。”他又打断我的话,叹了口气,渭然地道:“老婆,我真的在上班。你在上班的时候打电话给我已经不对了,现在还要瞎猜。”

我舌头几乎打结,“你……你……”如同被闷雷轰顶,这男人变心的时候,咋这么可怕?形同陌生人,一个自己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

好吧,他要玩,我跟他玩!我就装作不知道,我就装白痴。

天底下最大号的白痴!
简浅 发表于 2011-2-10 12:29:46
神秘女人

我掰开他的手,转过身,对他微笑,心里却冰的如同冰冻三尺。我说:“算了,相信你。”我将头抵到他胸口,那笑容再也无法保持,眼泪刷刷流了下来:“你不准骗我。”

他见我哭,惊慌失措:“我不骗你。”我哽咽:“这一辈子,都不准骗我。”

他直说好,我却不敢再相信。

如果我没有看见,如果只是听别人说。我一定会选择相信他。

有时候,只要坚持相信一个谎言,只要一直告诉自己那是真的。

那就会变成真的。

第二天,李子听豆豆说了我的事,立马跑了过来,一个劲地安慰我。她泪光闪闪,拉住我的手,哭着说:“我们有什么不好?这些臭男人怎么都这样。”

我笑了笑,语气尽量放轻松:“可能不是我想的那样,可能那只是同事。”我低下头,声音因为难过而变了音:“可能……只是无关紧要的人。”

李子愤怒:“我们要找他讲清楚。”

我摇头,只是难过,“我昨天旁推侧敲过了,他抵死也不认。他一直说他在上班,说我冤枉他。”

李子气红了眼:“那你怎么办?我这事还没完,你又弄出这事。”

我说:“得先弄清楚怎么回事,弄清楚他们发展到什么地步,或是那个女人是什么人。我不能光凭一个吃饭就冤枉他。”

李子也深表赞同:“怎么调查?”

我想了想,“要不请私家侦探吧。”

李子点点头:“也只能这样了。”

我问:“你老公真的不愿意离婚?”

她眼神闪躲,极力避开这个话题。我见她这样,也不好再问。只是说:“一切都会过去的。”她却哭倒在我怀里,语音凄凉:“他不肯离婚,也不肯离开小三。我说打官司,家里父母又不肯。四面楚歌,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她停了停,眼泪联成一线:“别人都不支持我就算了,连我爸妈都不肯。说好不容易熬成这样了,如果可以,尽量别离婚。”
简浅 发表于 2011-2-10 12:29:54
神秘女人(2) 

私家侦探请了,听说我是要揪小三,那侦探兴奋的好像地上捡到金。他说:一定是最好的服务,一定帮你密切监视你老公的一举一动,而且严格保密。

我想,服务态度都好,就是少说了一样,用最昂贵的价格来探老公的底。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三天以后,那侦探果然有模有样的交出了成绩。

那女人的出生年月,曾经做过些什么,都摊在了我面前。

我看着资料,天灵盖上打了一个霹雳,整个人完全懵了。

我一路到了老公上班公司的楼下,我抬眼看了下手表,嗯,五点半,正好是下班时间。我掏出手机,迫不急待地打电话给他,我说:“老公,晚上一起吃饭,好不好?”

老公说:“好啊。”

我撒娇:“你猜我现在在哪里?”

他想了想,然后说:“家里?”

“不对,再猜。”

“在逛街?”

“还是不对。”我摇头,“要不要给你点提示。”

“我猜到了。”他的声音倏地出声在身后,我转过身。他故意沉下脸,看着我:“难怪我猜不到,你真是阴险。”他笑着揽住我的肩臂,“今天怎么想到来接我?”

我心下有愧,当然,这话不可能说给他听。我只好说:“听说,你堂妹也在这里上班?”

他眉头微皱,“你怎么知道的?前二天刚到,我还想给你个意外惊喜。”

这惊喜倒是挺惊喜,可也几乎变成了意外。

我低下头,斜睨着他,笑道:“我打电话给你妈了,她告诉我的。”幸好我早有准备,给婆婆打了一个电话。

他说:“一会出来介绍给你认识,你几年前才见过她一面,只怕现在,都不认得她了。”

当然,如果认得,也不会有这样天大的误会。所以说,碰到老公跟别的女人亲热地在一起,第一件事,就是要查清楚女人的底,要不然,就糗大了!
简浅 发表于 2011-2-10 12:30:29
神秘女人(3)

堂妹随人流走了出来,看到我老公时,小步跑了出来,亲热地叫道:“堂哥。”老公指着我,“这是你嫂子。”

堂妹灿烂一笑,给了我一个拥抱:“好嫂子,我是范英姿,还记的吗?”她松开我,朝我扮鬼脸:“你跟我堂哥结婚的时候,有过一面之缘的小女孩。”

当然,资料上都写的明明白白。

我笑了笑,心虚地讲:“当然记的。”她说:“堂哥是经理,而我只是他的跑腿小妹。”她将脸凑到我面前,努了努嘴:“嫂子,你说是不是很不公平。”

我连忙道:“那应该请你吃饭,当作补偿。”

老公的手机这时又响了起来,他看了眼屏幕,眼神怪异,他接听电话,嗯嗯地讲了几句,就挂断了。他突然从皮夹里抽出几张百块的,递给我:“你们去吃,我还有事。”

我问:“谁找你?”

他笑道:“朋友”

我不甘心:“你讲好陪我一起吃饭的。”

他心急地看了下手表:“我朋友出了点事,进了医院,我真没时间。”他将钱塞到我手里:“乖,别不听话。”

英姿也趁机道:“嫂子,就我们去吧。正好,先逛街再吃饭。”

我无奈,只好点头。他说:“玩的开心点。”

那次是我平白无故冤枉他,是我不对。说到底,我不应该这样疑心他。男人有自己的社交,很平常。我应该放宽心才对。

我对英姿笑了笑:“走,我们去逛街。”

逛完街回到家,不知怎么的,好好的天竟然下起了大雨。我见老公还没回家,便打电话和李子聊天。李子知道是他堂妹时,替我松了口气。

晚上无聊,我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等他。指针在滴滴直转,我看着外头的滂沱大雨,看着时间,一颗心像油煎一样,只是焦灼,只是心急如焚。

他很少晚上十一点钟还不回来。我重新拨打他的电话,电话一直在响,却没人接。
简浅 发表于 2011-2-10 12:30:43
神秘女人(4)

会不会因为大雨所以出了什么事?

会不会是撞车了?

我心里像揣着面急豉,整个人处在极度担心恐惧之中。第二天一大早,他总算回来了,回到家时,整个人显的极度疲惫。

我将他扶到床上,问:“你一晚上都到哪里去了?打你电话也没人听。”他闭着眼,呀呀地随便敷衍。我替他脱了衬衫,裤子,可是却没有见他的手机。心想,难道是丢了?我将衣服放到洗衣机里,回到客厅就拨他的号码。

响了二下就接通了,是个女人的声音,那女人慵懒地“喂”了声。我礼貌地说:“您好,这是我先生的手机,不知道为什么会在你那里。”

她没有说话,过了一会,才慢慢地说:“他昨天可能忘记拿回去了。”

我猛地一惊,语气有些恐怖:“他昨天一晚在你那里?”

她说:“是啊,怎么了?”

我急急地问:“那你是谁?”

她呵呵地笑了两下,却什么也不说。我心里开始有不好的预感,但极力自持地问:“你现在在医院,你是他朋友?”

她笑了笑:“对,我现在在医院。”

我强力镇定,也陪着笑:“你在哪家医院,我好来替他拿手机。”她说:“不用了,他自己会来的。”

我语气有些惊谎:“他很累,我替他拿就行了。”

她却毫不客气地挂下电话。

我气的咬牙,再次打他的手机,岂料,那女人竟然关机!我想起上次误会他了,这次一定不能再鲁莽。

回到房里,由于等了他一夜,自己也累了,上床睡觉。我躺在床上,看着身旁的老公,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

他有女性朋友?这不出奇,奇就奇在为什么要陪那个女人一晚。我又不是三岁小孩,老公照顾别的女人一晚,这中间,一定有不妥。

而且似乎很严重!

我立马起身,走到阳台上,拨了那个侦探的电话。
简浅 发表于 2011-2-10 12:31:00
神秘女人(5)

醒来的时候,太阳都几乎落下了,我看着钟,从床上一跃而起。六点了,这么说,老公已经下班了。我赤着脚,跑到客厅,猛拨老公手机。

这次,是老公接听的。他叫了我一声“老婆。”然后似乎是在刻意压低声说:“我晚点回去。”

我哪里肯依他,却只是问:“你现在在哪里?”

他说:“我在医院,那个朋友病还没完全好。”

我害怕又弄错了,摆个大乌龙就不好,便问:“你朋友是男的还是女的?”

他停了停,没出声,似乎在犹豫,然后,他说:“是男的。”

他又在骗我?可是,我怕是自己胡思乱想,怕自己像个神经病一样疑神疑鬼。我说:“那你早点回来,别像昨天,一晚都不回家,弄的我担心死了。”

他有些感动:“老婆,我今天一定很早就回来。”

我对着话筒,笑了笑,眼里却迸出泪,我说:“老公,有一句话忘记告诉你。”

他声音温柔:“是什么?”

我却语音凄凉:“我爱你……”

电话那头的他没有出声,我飞快的挂了电话,心里想,一定又是一个乌龙,一定又是弄错了,一定不要怀疑他!

可他对我的欺骗,对我的不信任,每一样,都让我难过。

我摸着饿的直响的肚子,决定去吃东西,只要吃了东西,我就不会疑神疑鬼,也就不会…有这么难过!

吃完东西,一直在街上瞎逛,路边人来人往,无数的红男绿女手牵手,四周的手机专卖店,震震的极大声的放着音乐。我看着他们,发现自己与这些人完全格格不入。有多久没有打扮了?自从结婚以后,我完全像变了一个人,不爱打扮,一心只在家里等他回家。

天下间的什么事都不在意,好像唯有他,才是最重要的。

唯有家,才是最重要的。

路旁的人突然递了张名片给我,我茫然地接过,那人赶紧说:“小店刚开张,染烫特价,全部是最优惠价。”
简浅 发表于 2011-2-10 12:31:12
神秘女人(6) 

我看着他,像看在远在几里地的地方,只是恍惚。我问:“在哪?”这人微笑,连忙说:“我带你去。”

这家发廊很高级,有专门柜台放东西,一路走进去,旁边无数的位子上放着电脑,像是专为客人准备。漂亮的小姐给我打了一个请的手势,说:“欢迎光临。”

小弟将我领到了一个位子面前,问我有没有熟悉的师傅。我低下头,翻看着发型书,只是摇头。这时,有人在我耳边问:“美女,第一次来?”

我微微抬头,面前的小伙子很帅气,面容俊朗,个头高挑。他目光灼灼地看着我,笑容灿烂:“美女想做什么发型?”

那样灿烂的笑容,仿佛全世界都在他手里。

我将杂志搁在桌子上:“我要怎么做,才能够漂亮些。”

他十指修长,手指温柔地在我头上梳理研究:“你电头发应该很漂亮。”我微微一怔,不知道老公喜不喜欢。我陡地回过神来:“好,你拿主意。”

电头发,要好几个钟,我不知道这样漫长的时间应该怎么熬。中途,老公的号码终于显示在手机屏幕上,他似乎有些讶异地问:“老婆,你在哪里?”

我说:“在做头发。”

他问:“快好了?”

我说:“估计还要二个钟。”

他说:“那我来陪你。”

我摇头,突然想起他看不到,连忙说:“不用了。”他说:“我开车很快到。”他又保证:“二十分钟之内一定到。”

我还是坚持:“真的不用了。”

他不出声,过了一会,才轻轻地说:“老婆,我也爱你……”

这一刻,我什么都忘记了,神秘女人,谎言,似乎不重要了。我满心都是辛酸,仿佛又回到了结婚那时,漫天欢喜的红,红喜字,红被子,红床单,连喜糖也是红的。那样的山村小镇,那样的人头攒动。他悄悄在我耳边说:这一辈子,你都是我的了。
简浅 发表于 2011-2-10 12:31:24
神秘女人(7)

在车里,我们都不出声。他似乎想打破尴尬已久的沉默:“这头发做的不错,下次我也去那里剪。”

我极力微笑地答他:“是吗?”

他说:“你先睡,回到家了,我叫你。”

我笑了笑,“不如我们去医院看看你那位朋友。”

“不用了,她出院了。”

“呃?这么凑巧?”我不经意地笑,似乎除了笑,什么表情也做不出来。他看了我一眼,眼神复杂,他突然问:“你为什么不问她是谁?”

我依旧在笑:“你不是说她是男的?既然是男的,我为什么要问?”

他猛地踩了煞车,双手扶在方向盘上,死死地盯住我:“你真的相信我?”我心里一震,低下头,只是沉默,只是不出声。他似乎松了口气:“老婆,昨天晚上没回家,我可以解释。”

我双手在微抖,忽然之间害怕他的解释。

后面车的喇叭按的直响,他继续开车,笑着说:“他和女朋友分手了,所以想不开,自杀。”我“喔”了声,将目光移向窗外,隔了层玻璃,外面的一切都是影绰的,看不清。就像人,用泪眼看,那么,那个人就是模糊的。

模糊的不分明,模糊的人让人害怕。

害怕一眨眼就会失去。

我闭上眼,死死的闭紧。他以为我在睡觉,开了点音乐。他不知几时又停了下来,轻轻的叫我:“老婆,到家了。”

我“嗯”了声,却依然闭着眼,只是不想睁开,不想听谎言!他见我这样,停止叫我。自己下车,将我抱在怀里,然后直往家里走。

我躺在他怀里,静静的听着他的心跳。只是无力的想,我不要睁开,不要看那张充满谎言的脸。我宁愿我是瞎的,用我的感觉去感觉这个人,只是感觉他对我的好,不去想他可能有另一个女人,而那个女人已经开始准备搅乱我的生活。

十年的,我自认是幸福的生活。
简浅 发表于 2011-2-10 12:31:41
神秘女人(8)

进了房,他将我放在床上,动作温柔,似乎在呵护他的宝贝。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他接了,似乎怒气冲天:“你到底想怎么样?”

对方不知道说了什么,让他更是愤愤:“我警告你别乱来,你这次想死就死,我不会管你。”

我心里酸的几乎落下泪,我侧过身,极力地忍住快要流出的泪。

他压低了声音:“好,我现在就过来,我们把话讲清楚。”

屋里静了,静的什么声音都没有,像身在坟墓,一切都静的诡异。我打开灯,坐在床上,只是流泪。

房门突然被推开,我吓了一跳,抬眼一看,老公正站在门口。

他几乎冲到我面前,把我搂在怀里,问:“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哭了?”我抬眼,定在他面前,不可控制地流着泪。我突然发狠似的箍住他,死死地箍住,哽咽说:“因为见不到你,所以害怕。”

他笑了笑,摸了摸我的脑袋:“傻瓜。”他停了停,又道:“老婆,我得出去一下,你乖乖的呆在家里等我回来。”

我摇头,想要留住他,不顾一切的想要留下他。就像垂死的人,只是无力地想要抓住某样能救命的东西。

只是拼尽全力的想要抓住,不想松手。

我泪流满面:“老公,我们要个孩子吧。”

他声音嘶哑地应了声“好。”

起床的时候,意外的发现了十多条短信,其内容统一都是三个字:贱女人。我立马打电话给李子,跟她简单说了下老公的情况,并笑着聊起了短信。李子担心地说:“只怕真是小三。”

我说:“李子,我昨天想通了,只要他的心在我这里,只要他有心跟那个未知的女人了断,我就愿意装傻充愣,愿意原谅他,相信他。”我强调:“也就这一次,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她不敢相信地问:“你昨天真的留下你老公,没让他去那个女人那里?”我笑了笑:“当然,如果小三真要斗我,她得有十足的准备。十年的感情,我是不会轻易就放下的。”
简浅 发表于 2011-2-10 12:32:01
与小三PK(1)

李子说:“她在暗处,你在明处,你要小心。”

我笑道:“我不会在暗处,前几天已经要侦探跟踪我老公了,相信很快就有资料了。”李子闷闷地说了句:“还是你厉害,我当初就是太冲动了。”

李子当初就是冲动的跑去他老公公司大闹,弄的天下大白,弄的所有人都以为她是泼妇,结果可想而知,有部份人反而同情起小三,把李子这个受害人搁在一边。她老公连想回头的机会都被她抹杀掉了。

李子又问我:“你怎么处理短信?”

我说:“我会在老公快要下班的时候通知他,说有无聊的人,骂我做贱女人,还发了十几条短信。”

中午的时候,侦探找了我,在家咖啡店里见面。他将资料包在黄袋子里递给我,我爽快地给了钱。侦探在笑:“上次是错了,可这次是真的。”

我打了个寒颤,这次是真的…我手有些发抖,不敢掀开。

侦探见我这样,又说:“你有什么需要随时找我。”他递了张名片给我,“帮忙跟你朋友也推荐推荐,我们的保密原则是死都不透露给任何人。”

我眼睁睁地盯着袋子,喑哑应了声“好。”接过名片放入皮包。侦探临走时还说:“下次还有需要给你打个八折。”

我终于鼓起勇气拿出了资料,里头还有一大堆照片,是老公跟一个陌生女人上街的照片。

那个女人叫张琳琳,二十三岁。据侦探的调查,她跟老公大概认识一年左右。我猛地想起了几个月前,老公经常说要加班,当时的我,只是叫他路上小心,早点回家。现在想想,可能是在另一个女人家里。

我看了眼资料上的地址,电话,将照片这些全部收回袋里。

手机突然直响,我看了眼来电显示,心里一震,接听了。岂料电话那头的人却不出声。我知道是张琳琳,她故作神秘的,无非是想让我疑神疑鬼。

可现在,她的尾巴让我揪了出来,在我面前已经无所遁形了。

我对着电话慢慢地讲了句:“别烦我。”
简浅 发表于 2011-2-10 12:32:14
与小三PK(2)

我将短信和神秘电话告诉了老公,他脸色大变,然后支支吾吾地说:“可能是有人瞎捣乱。”

我不动声色,只是附和着说:“嗯,成心瞎捣乱。”我猜测老公跟张琳琳应该分手了,因为他没有找任何借口加班,甚至每天下班以后,飞一样的跑了回来,然后抢着做饭做家务。

我应该欣慰,因为只要这个男人肯改过,肯悔改,还是好的。这证明他心里真的有我,也放不下我。

放不下这个家。

他想我不知情,然后不留痕迹地瞒天过海,我就装傻,我就装白痴。

只要他肯回头,我愿意这样做。

谁让他已经成了我的亲人,从老公升级成了亲人,与我血脉相连的亲人。

只是让我意想不到的是,隔几天,突然在电梯里看到了张琳琳。她以为我不知道她是谁,微笑道:“姐姐好,我刚搬来的,住你楼下,我叫张琳琳。”

我眼睁睁地看着电梯的闪灯,心想,这丫好精啊,竟然专程跑到我楼下租了房。她估计是想来招知已知彼,百战百胜。

不过她肯定想不到,我已经知道她是谁。

而且准备来招反奸计!

我对她笑了笑:“你好。”

她又道:“我应该怎么称呼姐姐。”

我说:“叫我叶子就行了。”

她问:“几时有空约叶子姐一起喝茶?”

“好。”我看似不经意地瞎聊问:“你和男朋友一起住?”

她摇头,努了努嘴:“这山庄租金好贵哦,男朋友给的钱,可是他不住这里。”她双眼直直地瞅着我,眼里含笑:“我想,他偶尔还是会过来的。”

男朋友给的钱?她这句倒提醒了我。电梯到了一楼,我却不准备出去。她诧异地问我:“姐姐不出去?”

我极力保持脸上的微笑:“我忘记拿东西。”

她笑容灿烂地对我挥手,说:“拜拜。”
简浅 发表于 2011-2-10 12:32:34
与小三PK(3)

我亦是笑容满面,待电梯关上时,我才眼里喷出火地盯着电梯。心想,前几天你才骂我做贱女人,现在以为我不知道,亲热的一个姐姐前,一个姐姐后。

两面三刀的狐狸精!

去银行查了钱,才发现老公的户头上少了三万。看来张琳琳是拿了他给的分手费跑过来对付我。

行,你做初一,我做十五!

女人有时候为了家庭,什么事做不出来?

老公回家的时候,我一个劲地嗔他,我说:“老公,我们是不是准备生孩子了?”他笑着点头。我又嘟囔:“可你让我没安全感。”

他头都大了,抱着我问:“为什么这样说?”

我手指戳到了他胸口,温柔而略略使力地戳他。我说:“你银行的钱用的好快。”我又追问:“那些钱干什么去了?”

他眼色蓦地黯沉,低下头,不敢看我。

我却笑道:“好了,钱干嘛去了,我不问你。可是,我有一个要求。”

他松了口气,直说:“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

我双眼一亮,“是你说的哦,别反悔。”

他柔情似水地看着我,点头:“当然,老公什么时候有骗过你?”我说:“那以后,把你的钱全部交给我管,明儿一早,把你银行的钱也转到我银行。”

这么多年以来,我都不曾管过他的钱,可现在不同了。我不能让那狐狸精白白坑钱。她要了一次,一定还会要第二次,继而有无数次。

他看着我,想了想,然后在我额头上轻轻一吻:“好,如果这样你有安全感,我就答应你。”

我攀住他的脖子,抬起头盯着他,笑容亦无懈可击:“老公,谢谢你。”他微笑:“是我不好。”他突然有些感慨:“有时候,我真的觉的我是幸运的,因为这辈子找了个好老婆。”
简浅 发表于 2011-2-10 12:32:52
与小三PK(4)

我知道我没有他说的那么好,但至少,给了他足够的空间和面子。我将青春全部给了他,给了这个家。我不允许别人来破坏,来夺走我的一切!

老公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他看了眼,突然关机。我想,如果我是张琳琳,一定会气的马上找上楼。

果然不出我所料,十分钟后,门铃就响了。我争着跑过去开门,张琳琳站在外头,笑容灿烂:“姐姐,还记的我吗?”

“当然。”变成鬼也记的,我问:“有什么事吗?”

她脸上堆笑:“没什么事,只是想找姐姐瞎聊。”

我亦是笑的灿烂,“真是不好意思,我跟我老公准备烛光晚餐。”我停了停,又道:“所以,没什么空。”

她死皮赖脸:“我来的这里没一个亲人,只把姐姐当朋友了。”

我笑着准备关门:“真是对不起,改天吧。”我看着打着勉笑的她,用力关上门。老公问:“谁啊?”

我想还是给他个准备,不由道:“是楼下新搬来的,叫张琳琳。”

老公怔了怔,张大眼看着我,眼神惊慌。我笑道:“比我小三四岁,不过,这个女人我不喜欢。没啥事就攀亲带故的,你说她烦不烦?”

老公笑的勉强:“是挺烦的。”他又吞吞吐吐地问:“那个张琳琳,长什么样?”我道:“挺不错的,只可惜……”我欲言又止。老公眉头紧皱,问:“可惜怎么了?”

我哈哈一笑,凑到他面前,“只可惜像别人包的二奶,老公,你离这种女人最好远点。”我又威胁味十足地警告:“可不要跟这种人混在一起。”

老公舌头像是打结了,“呃,我……知道的……”他目光恍惚,突然说:“我下楼去买点东西。”

我想他是去质问张琳琳,问她为什么要搬来这里,问她为什么要接近我。我坐到沙发上,打开电视,“嗯,你去吧。”他快出门口的时候,我又大声吩咐:“十分钟之内回来。”我笑的不露痕迹,指了指墙上的钟:“我对时间的哦。”

他点头,说:“我很快就回来了。”

他几乎过了半个钟才回来,回来的时候,满脸的狼狈与灰败,手上也没提任何东西。男人,有时候是要为自己的过错买单。

他也不例外!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