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英语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天才、淫乱与精神病:起底高氏家族

发布者: xkai2000 | 发布时间: 2020-7-13 14:04| 查看数: 95| 评论数: 0|



作者:最爱君

来源:最爱历史(ID:solovehistory)

在生命的最后几个月,一代枭雄、东魏实际控制者高欢拖着病体,率军十余万围攻西魏的玉壁城(今山西稷山西南)。

东魏大军围攻了50天,城就是攻不下来。士卒战死和病死,竟高达七万人。高欢内心忧愤,十几年来,他以数倍于对方的强大兵力,与死对头、西魏实际操盘手宇文泰打过四五场大战,结果败多胜少,只能眼看着西魏慢慢坐大。

史载,一颗流星坠落在东魏军营,所有的驴开始长鸣,士卒惊惧。高欢的坐骑也受到惊吓,失蹄,将他摔下马。

东魏大军撤退。凛冽寒风中,病倒了的高欢回到他的大本营晋阳(太原)。

西魏这时散布谣言,说他们的守城大将韦孝宽已将高欢射杀,以此瓦解东魏人心。

为了稳定人心,高欢强行拖着病体,公开露面辟谣。在与军政权贵的见面会上,高欢专门让手下大将斛律金唱起《敕勒歌》,他自己也跟着唱:

敕勒川,阴山下。

天似穹庐,笼盖四野。

天苍苍,野茫茫。

风吹草低见牛羊。

唱着唱着,高欢老泪纵横。

一个多月后,这个南北朝时期的枭雄人物走到了生命的尽头。高欢死之时,正好碰上日蚀,他说:“日蚀其为我耶?死亦何恨!”

这一年是公元547年,离中国北方统一仅有30年,离隋朝实现大一统42年。不过,历史的凯歌是以高欢家族建立的王朝的覆灭为代价的。

胜利不属于这个高傲而疯魔的家族。

一切的伏笔,高欢在世时皆已埋下。只是他自己并未意识到,他既是成就、也是埋葬整个家族的那个人。



▲北朝的一对死敌 纪录片截屏

01

一个小兵的成长史

乱世出枭雄。魏晋南北朝是中国历史上最乱的时期,也是群雄并起的时期。

公元六世纪二十年代,随着六镇起义击垮了北魏的朝局,武人集团开始主导历史的走向。

尔朱荣算是最早得势的大枭雄,一度控制了北魏实权,但最终只是成为那个时代的一颗流星。真正影响历史的“双子星”,在尔朱荣麾下冉冉升起——高欢和宇文泰,这两个人后来崛起为割据掌控中国北方的“双子星”,也是彼此大半生的劲敌。

虽然历史最终以宇文泰家族奠基的西魏-北周-隋朝,作为中国大分裂时期的统一出口,但说起来,高欢的发迹比宇文泰更早,实力也比宇文泰更强。所以高欢及其家族的故事,本质上是一个攒了一手好牌,却把一手好牌打烂的故事。

高欢的起点其实很低。史书说他原籍渤海蓨县(今河北景县),但也有学者说这只是他当年为了结盟河北豪族而“伪冒士籍”,他并非出自汉族,而是鲜卑人或高丽人。

按照正史记载,高欢的祖父高谧,官至北魏侍御史,因犯法流放到怀朔镇(今内蒙古固阳南)。

怀朔镇是北魏六镇之一。六镇是拱卫北魏政权的中坚力量,六镇武人集团一度地位崇高。但自北魏从平城(大同)迁都洛阳之后,六镇拱卫都城的职能大大降低,以至于军将的选派都十分随意,这埋下了日后六镇起义的根子。六镇甚至成为一些被贬谪官员的流放地,高谧就是因此来到了怀朔镇。



▲北魏六镇图

高欢出生时,其家族已在怀朔镇生活三代,“累世北边,故习其俗,遂同鲜卑”,成为鲜卑化汉人。高欢有个鲜卑名,叫“贺六浑”。

高欢是六镇中最底层的人,最早做了一名边兵,具体负责城门站岗。他长得帅,又有才,但无法升职,因为按照规定,当个小领导——队主的条件是,你必须拥有一匹属于自己的战马。他家穷,买不了战马。

家族遗传的帅气,此时成为他的隐形资本。据说他在站岗的时候,被路过的当地鲜卑豪族女儿娄氏看上了,两人很快结婚,而高欢依靠妻子的彩礼买了一匹战马,终于当上队主,实现了社会阶层的首次上升。

随后,高欢成为一名通信兵,往返于六镇与都城洛阳之间。他的眼界一下子被打开了。

据《北史》记载,高欢有一次从洛阳回到怀朔镇后,“倾产以结客”。亲友对他突然散财结交朋友的做法表示不解,是你老婆家的财产不香吗?

高欢却说,我在洛阳正好遇见禁军造反,直接烧了他们头儿的宅子,朝廷吭都不敢吭一声。这样的朝廷,还有希望吗?守着财物,又有何用?

敏锐的高欢从一起动乱,预见了北魏的末路。史书说他从此有澄清天下之志。尽管此时他还只是一个小军官,但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很快,“轻财重士”的高欢结交了许多同阶层的朋友,打造了一个前途无量的朋友圈。

这些人跟他一样,都是怀朔镇的低级军官或官吏,但他们相互期许,“苟富贵,勿相忘”。只要军中无事,他们便聚在一起,或饮酒高论,或外出狩猎,俨然是一个小集团。

他们中有司马子如、刘贵、孙腾、侯景、尉景等人,后来基本都成为高欢成就霸业的左臂右膀,被称为“高欢七友”

02

从尔朱荣到高欢

公元524年,六镇起义爆发,北魏的权力格局重新配置。

高欢随着六镇降户进入河北地区。北魏镇压六镇起义后,将六镇子弟20余万人迁入河北地区,以便控制,但实际上整个局面已经失控。

在群起的杜洛周、葛荣、尔朱荣等武人集团之中,高欢经过好友刘贵的推荐,最终选择了投奔尔朱荣。

尔朱荣第一次见到高欢,对这个仅比自己小3岁的破落子弟并无好印象。直到有一次,高欢跟着尔朱荣去马厩,正好有一匹烈马在里面捣乱。尔朱荣让高欢把它驯服。高欢三两下就把烈马整得服服帖帖,技法从容娴熟,完了还对尔朱荣说:“对付恶人,也得这么办。”

尔朱荣颇为震惊,开始意识到高欢是个高人,遂将他请入室内,让他发表时事观点。

高欢问尔朱荣,您养这么多马,究竟想干什么呢?

尔朱荣说,你只管说出你的意思。

高欢说,如今天下大乱,但这正是您的时机。您只要打出“清君侧”的旗号,以讨伐嬖臣的名义起兵,霸业可举鞭而成。这就是我贺六浑的意思。

尔朱荣大悦。

两人从中午谈到半夜。

自此,高欢成为尔朱荣的首席军师和心腹。尔朱荣曾公开表示,能代替他统领全军的人,唯有贺六浑(高欢)。

在尔朱荣称霸北方的过程中,高欢与他的旧友出了很大的力气。尔朱荣的劲敌葛荣,就是被高欢的好友侯景生擒了。

公元530年,尔朱荣仅带着贴身随从入洛阳,遭北魏孝庄帝派人刺杀而死。一代枭雄窝囊死后,他的军队由其堂侄尔朱兆掌握。

但高欢已经不想再替尔朱家族“打工”。他对做职业经理人不感兴趣了,他要自己拉军队创业。

他瞄准了葛荣战败后被尔朱荣收编的军队。这支军队以怀朔镇人为主,虽然归降了尔朱荣,但经常受尔朱家族的嫡系兵欺侮。尔朱荣死后,高欢一方面以同乡关系相号召,另一方面诈称“尔朱兆要把你们当奴隶”,惊慌之下,这支军队集体奉高欢为主,希望在他的带领下“当家做主”。

刚刚缢死孝庄帝、掌握北魏朝政的尔朱兆,对造反成瘾的六镇降兵头疼不已,就向高欢问计。高欢趁机说,您只要选一个心腹之人去统领六镇降兵,再有叛乱发生,拿将领问罪就好,不能每次都杀掉大批士兵。

尔朱兆问,谁能当好这个统领呢?

当时一起在座饮酒的贺拔允赶紧接口:我觉得高欢挺好的。

高欢佯装大怒,起身一拳打得贺拔允门牙落地,大骂道:“太原王(尔朱荣)在世时,说怎么样就怎么样,现在太原王死了,天下事都听大王(尔朱兆)的。你是什么东西,大王没发话能轮到你说三道四!”

尔朱兆很感动,趁着酒劲宣布高欢为六镇降兵的统帅。

高欢心中大喜,担心尔朱兆酒醒后反悔,于是赶紧冲出大营对众人宣布:“我受命统管六镇降兵,都到汾东受我号令。”

在极短的时间内,六镇降兵集结到高欢麾下。

自此,高欢终于白手起家而拥有了一支属于自己的军队。史载高欢为人深沉,擅长权谋。果然名不虚传。

但高欢要脱离尔朱兆并与之对抗,实力还太弱。他采取的办法是跟河北地区的豪族结盟。当时的河北豪族,比如渤海高氏、赵郡李氏、范阳卢氏等,都有自己的私人武装,用于乱世中自保。这些豪族武装在动荡的年月里,逐渐发展为社会秩序的整合和稳定力量。

高欢出滏口(滏口陉,太行八陉之一,位于今河北邯郸市峰峰矿区)时,号令部下“倍加约束,纤毫之物,不听侵犯”。路过麦田,他亲自牵着战马步行,众将士见此,无不恪守军令,所过之处,秋毫无犯。这些细节,跟尔朱家族治军的粗暴,以及对汉人的仇视,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高欢因此获得渤海高氏、赵郡李氏两大豪族的青睐,与河北豪族武装的结盟初步形成。

在“创业”过程中,高欢整合了婚姻、朋友、乡里、联盟等多种力量,慢慢攒了一手好牌,组建起自己的政治军事集团。随后,正式与尔朱氏决裂。

经过两场决战,公元533年,尔朱兆兵败自杀,控制北魏朝政七年时间的尔朱氏彻底垮台。

高欢亲自将尔朱兆厚葬,然后进入洛阳,另立新帝,即北魏孝武帝元修。孝武帝即位后,封高欢为大丞相、太师。

北魏大权事实上已掌控在高欢手中。

这一年,高欢38岁,霸业成了。

03

高欢霸业的余波

对高欢而言,接下来的历史只是自己建立霸业的余波罢了。

高欢视孝武帝为傀儡,孝武帝却视自己为真正的君王,双方的矛盾一触即发。

公元534年,孝武帝假称南伐梁朝,频繁调兵遣将。高欢听到风声,感觉不妙,迅速调集20万大军,也以南伐梁朝为借口,从晋阳向洛阳进军。

孝武帝无力抵抗,仓促投奔关中,成为宇文泰借以自立、对抗高欢的一张政治底牌。而当孝武帝的政治功能完成之后,第二年年初就被宇文泰鸩杀了。或许他至死才明白,宇文泰是一个隐藏得更深的高欢。

在此期间,高欢和宇文泰先后另立元氏皇族成员为帝,北魏分裂为东、西两魏。



▲东魏、西魏、梁朝,三国鼎立

高欢选择的是年仅11岁的元善见——北魏孝文帝的曾孙,立为孝静帝,并从洛阳迁都邺城。这一下,孝静帝成为了真正的傀儡皇帝,军国政务皆归晋阳大丞相府。

从尔朱荣开始,就以“太原王”身份坐镇晋阳,遥制朝廷。高欢继承了尔朱荣的政治遗产,继续将表里山河、易守难攻的晋阳作为政治军事基地。与此同时,他把六镇军士从河北迁到并州、汾州一带,用于拱卫晋阳。

高欢本人长期居住在晋阳,只派心腹在邺城管理朝政。他和他的儿子高澄,在晋阳开启了长达16年的霸府统治。

史学家谷川道雄认为,邺-晋阳两都制表现了保持权威的旧王朝与新兴的军阀势力并存的状态。高欢父子的霸府统治过程,就是一个以权力不断克服旧权威,并不断强化新权威,从旧政权中逐渐生成新政权的过程。

不过,如同曹操和司马懿一样,高欢也只是做到了无冕之王,并没有触碰伸手可及的改朝换代工作。捅破那一层窗户纸,都是由他们的儿子来完成。

高欢控制东魏后的主要精力,都放在怎么吞并老对手宇文泰操盘的西魏上。这一野心勃勃的计划,却遭遇了西魏强有力的抵抗,毫无进展。10多年间,在双方正面交手的四五场大战中,东魏徒然占据兵力和国力优势,却败多胜少,眼看着西魏一步步上演以小博大的逆袭戏码。甚至在高欢死后30年,高齐反而被宇文周吞灭。

何以至此?

从高氏家族自身分析的话,高欢时期就给东魏-北齐埋下了两颗雷——胡汉矛盾与腐败问题。

04

高欢埋下的两颗雷

创业之初,高欢为了发展壮大,与河北豪族结盟,并采取了一些融合胡汉的措施。但当东魏政权稳定地控制了河北地区之后,高欢转而开始抑制汉族豪强,使得河北世家大族在东魏-北齐政坛上只能充当配角。这与宇文泰在关中吸纳本地豪族打造关陇军功集团,缔建胡汉共同体的做法,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同一个时代的两大枭雄,在对待鲜卑化与汉化的根本态度上,决定了谁能最终被历史拣选中。

高欢当然清楚,在那个年代,民族矛盾可以决定一国的存亡。所以在实际的统治过程中,他总以“两面派”的形象来调和民族问题。

号令军士时,对着六镇鲜卑人,他就说:“汉民是汝奴,夫为汝耕,妇为汝织,输汝粟帛,令汝温饱,汝何为陵之?”

而对着汉人,他就改口说:“鲜卑是汝作客,得汝一斛粟、一匹绢,为汝击贼,令汝安宁,汝何为疾之?”

事实上,这种“巧妙”的姿态并不能掩盖高欢军事政治集团对汉人的利用与歧视。史载,在东魏北齐,“鲜卑共轻中华朝士”。

高敖曹出身渤海高氏豪族,以勇猛善战闻名,被高欢委以大都督之职。但在鲜卑化色彩浓重的东魏政坛上,高敖曹常常感觉不自在。某日,“高欢七友”之一的刘贵与高敖曹在一起,有人进来禀报说,治河溺死了很多人。刘贵回了一句:“一钱汉,随之死。”(汉人不值一个钱,死了就死了。)高敖曹闻言大怒,拔刀要砍刘贵。刘贵吓得跑出军营,在侯景等人解围后,事情才平息下来。

高欢自己也不信任汉人,对待高敖曹亦不放心,怕他的军队中全是汉人,刻意给他安排千余鲜卑兵,进行“掺沙子”。临死前,他特别跟儿子高澄交代,谁是鲜卑人,谁是敕勒人,这些人“终不负汝”,而谁是汉人,这些人可能有异心。

高欢将他封闭式的民族理念,传导给了下一代,使得东魏北齐的鲜卑化违背了民族融合的大势,在持续不断的内斗中走向了终点。

腐败也是高氏家族政权败亡的催化剂。而高欢生前纵容并见证了贪腐的弥漫。

史载,高欢本人“不尚绮靡”,“雅尚俭素”,他的刀剑鞍勒,绝无金玉之饰。但当年跟着他一起创业的朋友圈、婚姻圈中人,却没有这种自制力。在霸业既成之后,这些人成为勋贵,贪贿聚敛、荒淫败德、卖官鬻爵,如同家常便饭。《资治通鉴》记载,“孙腾、司马子如、高岳、高隆之,皆(高)欢之亲党也,委以朝政,邺中谓之四贵,其权势熏灼中外,率多专恣骄贪。”

尉景是“高欢七友”之一,也是高欢的姐夫。此人极为贪婪,不管在中枢还是在地方,都索贿成性,毫无廉耻之心。高欢每每提醒他不要太过分,尉景充耳不闻。

有一次,高欢与几位亲戚聚会。席间,高欢的妹夫厍狄干突然请求去担任御史中尉。当时厍狄干已官至太保、太傅,高欢问他为何反而要去当纪检小官。厍狄干说,要去捉拿尉景治罪。高欢一笑了之。

然而,面对高欢的劝诫,尉景总是振振有词:“我止人上取,尔割天子调。”你连皇帝的整个天下都“贪”了,我贪这点儿根本不算什么。一句话怼得高欢只能笑而不答。

眼看着东魏的风气被这些功臣勋贵带坏,而高欢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朝廷上的有识之士嗅到了危机重重。杜弼向高欢陈述反腐的必要性,希望能够引起重视。

谁知道高欢摆出一个刀槊阵,两边的士兵举着刀、槊,引着弓,命令杜弼从中间穿过。杜弼走了一遭后,吓得汗流浃背。高欢大笑,说:“矢虽注不射,刀虽举不击,槊虽按不刺,尔犹亡魄失胆。诸勋人身犯锋镝,百死一生,虽或贪鄙,所取者大,岂可同之常人也。”

反正在高欢看来,勋贵贪腐都是他们冒着生命危险打天下后应得的回报。他只要求勋贵们对他和他的家族保持政治忠诚,其他一概放宽不管。

不仅如此,高欢还有一个更奇葩的纵容贪腐的理由。他曾对杜弼说,贪腐是历史遗留问题,现在三国分立,我如果厉行反腐,就会逼得功臣宿将们都去投奔关中的宇文泰,或南方的萧衍。

从高欢为贪腐辩护的这番理论来看,他虽然称得上是一个权谋大师,在大乱世中白手起家实现霸业,但他的政治视野还是十分有限,治理国家的能力比较欠缺。做一个草莽大哥没问题,还能让底下的弟兄们过上为所欲为的生活,但做一个国家的领导人则有待训练。

高欢长期战斗在一线,以外战掩盖了内忧,然而,他的儿子们很快就要面对他遗留下来的国家乱局。

05

高齐王朝的建立者

公元547年,52岁的高欢病逝。他的长子高澄以大将军、大行台的身份,控制东魏政权。不过,权力在传到第二代的过程中,并不太顺利。

高欢临死前就预见了侯景可能会叛乱。作为“高欢七友”之一,侯景对高欢一直服服帖帖。高欢对这名猛将也十分信任,“使拥兵十万,专制河南”,这样他才能够专心地用兵西魏。史书说,高欢给侯景写信,用的文句像加了密码,只有他们两人能读懂,就算是高欢的儿子们也看不懂。

但侯景服高欢,却不服高欢的儿子。

在双方失去互信的基础后,侯景率军投降梁朝,并与梁朝组成联军反攻东魏。

高澄不愧是高欢的儿子,或者说,高欢的儿子们都遗传了高欢的权谋天才。在形势十分不利的情况下,高澄使用了一记反间计,就瓦解了侯景与梁朝的关系,并成功将侯景这股祸水引向梁朝。最终,在梁朝境内爆发了震动南北的“侯景之乱”,梁朝日薄西山,东、西魏则趁势而起。

高澄稳定局面后,加紧代魏自立的步伐。东魏孝静帝逐渐失去人身自由,还常常被高澄辱骂为“狗脚朕”

549年,高澄到达邺城,与亲信密谋禅代事宜。谁知道历史跟他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就在代魏自立万事俱备的时候,一个厨子(膳奴)将政治天赋极高的高澄刺杀了。

高澄被刺,高氏家族的霸业可能遭遇颠覆。这时,从小被家族成员当作“傻子”的高洋出手了。

高洋是高澄的弟弟。与高澄从小就表现出过人的智慧不同,高洋显得很愚笨,常常遭到高澄的耻笑。连他们的母亲娄昭君都瞧不起高洋,后来听到高洋也要谋魏自立,公开反对说,汝父如龙,汝兄如虎,他们都没做成,你是什么东西,你也配?

只有高欢生前看出高洋与众不同,曾对人说:“此儿意识过吾。”

高洋被推到前台后,立马像换了一个人似的,镇定老练,连放了几个大招,一举稳住了东魏政局:

安定人心——高洋秘不发丧,隐瞒高澄已死的真相,对外宣称高澄只是受伤而已;

控制晋阳——在平叛、处理了刺客之后,高洋留下亲信镇守邺城,自己带队赶赴晋阳,将东魏的政治军事基地牢牢控制在手中;

更改政令——到达晋阳稳定政局之后,高洋立即召见晋阳的旧臣宿将,并宣布调整高澄执政时一些不合时宜的政策,借此树立个人权威。

孝静帝原本想着高澄已死,天意要重振元魏威权,还想弄出点动静。结果来了个更狠的角儿,一下子被镇得死死的。

尽管高洋的母亲娄昭君反对儿子行禅代之事,但高洋还是在掌权的第二年,即公元550年登上皇位,成为历史上饱受争议的齐文宣帝。从533年高欢控制北魏朝政算起,历经两代三人17年的努力,高氏家族终于取代元氏家族,建立起北齐王朝。



▲影视剧中的高洋形象

建立高齐王朝后,高洋表现出惊人的政治和军事天才。他实行了一系列改革,“留心政术,以法驭下”,极大地加强了皇权,并在制度、法律、经济等方面都有所建树。他重新整顿军队,挑选勇敢善战的鲜卑男儿充当中央宿卫军,由他本人亲自指挥;又从汉人中挑选勇武绝伦之人,充任边防军。

北齐立国不久,宇文泰率兵东渡黄河,高洋率领他亲手组建的新军迎战。史载,宇文泰望见北齐军容严盛,惊叹说:“高欢不死矣!”此后,北齐的军事力量一度超过了西魏-北周。

到此时,所有人才发现,他们眼中的那个“傻子”原来只是在装疯卖傻,以躲过长兄高澄的猜忌。就政治才干而言,高洋不在高澄之下;而就忍辱负重、韬光养晦等政治性格涵养来说,高洋则明显强过高澄。所以,父兄未竟的改朝换代大业,最终才在高洋手上完成。

不过,在将北齐带到一个高度之后,这个被称为“英雄天子”的开国皇帝彻底放飞自我,将家族和人性的恶释放了出来——纵欲、乱伦、酗酒、滥杀、内斗,连同高欢遗留的胡汉矛盾和贪腐成风,所有问题一起爆发,使得北齐成为了历史上臭名昭著的“禽兽王朝”。



▲北齐响堂山石窟佛像 图源/图虫创意

06

酗酒、淫乱与权斗

高洋前后在位10年,后期做了许多荒唐恶事,以至于唐代史学家李百药在《北齐史》中说,高洋是“淫暴”之君。

现在的一些史学家则指出,高洋前后的反差,可能源于高欢家族的精神病遗传。不仅是高洋,北齐几乎所有的皇帝都有类似的精神病态表现。

具体来说,高欢家族的精神气质表现为尚武好侠、嗜酒好色、智商较高、情商欠缺等。

高欢的子孙都具有卓越的军事才能,高洋就经常在战场上冲锋陷阵,身先士卒,表现十分勇猛。但另一方面,他也传承了父亲爱喝酒的基因。高欢“少能剧饮”,但他的自制力很好,做大事之后,饮酒必不过三杯。而高洋则经常纵酒肆欲,到他统治晚期竟然只喝酒不吃饭,最后饮酒过度而暴毙,年仅34岁。

从史书记载来看,高洋酒后往往表现出嗜杀和乱性等行为,史学家认为这是精神病发作的表现。比如,北齐重臣杜弼和高德政,都是高洋酒后借故把他们杀掉。这中间还掺杂着胡汉矛盾问题,杜弼、高德政都曾屡次谏言高洋,“治国当用汉人”,而整个高氏家族和鲜卑勋贵一直轻视和压制汉人,因此对此类谏言十分恼怒。借着酒精的作用,高洋在迷乱中想把这种矛盾一次性解决掉。

在清醒后,高洋总是对自己的滥杀后悔不已。这种于事无补的后悔情绪,恰好可以说明他是一个精神分裂患者。

酒色一体,淫乱也是高欢家族的一种病态。高欢本人就是一个人妻控。除了娄昭君和柔然公主算明媒正娶之外,他在控制东魏朝政后,先后收集了北魏孝庄帝皇后大尔朱氏、建明帝皇后小尔朱氏、魏广平王妃郑大车、任城王妃冯氏等元魏宗室后妃。

在这方面,高欢的儿子们比其父有过之而无不及。

高澄先后与父亲高欢的两个妃子私通。14岁时,与父亲的妃子郑大车私通,差点遭到废黜;后又与父亲的妃子柔然公主私通,并生下一女。他还曾强奸东魏大将高慎的妻子,造成高慎叛逃西魏,并引发东西魏之间的邙山大战。

不仅如此,高澄还多次调戏并奸污了二弟高洋的妻子李祖娥。

此事极大地刺激了高洋,故而高洋称帝后,公然强奸高澄的妻子元氏。在强奸元氏时,高洋直言不讳:“吾兄昔奸我妇,我今须报。”

同样的事,高欢的另一个儿子、北齐第四任皇帝高湛也做过。高湛在位期间,逼奸二嫂李祖娥,威胁她说:“若不许,我当杀尔儿。”李祖娥为了保护儿子,只好顺从。此外,高湛还奸污了齐孝昭帝高演的皇后、六嫂元氏。

仅高欢父子两代人之间,乱伦之事已经乱了套。

更变态的是,高洋、高湛还曾聚众淫乱。

史载,高洋曾将“高氏女妇无亲疏,皆使左右乱交之于前”。高湛在位期间,则曾把高洋的嫔妃以及几个功臣的女儿全部招入宫中,公开宣淫。

一直以来,史学家尝试着对高氏皇室的乱伦淫荡行为进行解释。通常认为,高氏家族自认为鲜卑人,并对汉化改革十分排斥,因而其观念中没有儒家文化所宣扬的纲常伦理,反而视娶弟媳、纳寡嫂等鲜卑民族习俗为正常之事。另外,高氏家族可能存在的家族遗传病,导致了他们的性格缺陷,容易做出正常人难以理喻的病态举动。

而隐藏在纵酒与淫乱的情色背后,是这个家族内部的无情与杀戮。

高欢在世时,即在有意无意之中对自己的儿子们进行无情而冷酷的权术训练。当他病重时,看到高澄面有忧色,便问为什么?高澄还没回答,他又问,是不是担心我死后,侯景要叛乱呀?高澄竟然回答,是。父子之间,关心政治权斗甚于人伦亲情。

高洋建立北齐后,面临着跟他哥哥高澄一样的困局:既需要宗室成员与怀朔勋贵来维持军政统治,又担心这些人的权势膨胀会对皇权构成威胁。

高洋执政后期的一项主要工作,便是对宗室诸王进行重点打压,希望为自己的儿子继位扫清障碍。他先后以各种理由逼死了自己的族叔、清河王高岳,以及自己的两个弟弟——上党王高涣和永安王高浚。

559年,高洋暴毙后,他的儿子高殷继位。

第二年,高殷的两个叔叔高演和高湛,便联合怀朔勋贵斛律金等人发动政变,废掉了高殷。而他们政变的理由,依然是打着胡汉分野的旗号,说担心弘农杨氏出身的辅政大臣杨愔独擅朝权,威胁到鲜卑人的利益,所以直接将其诛杀。

但一旦高演、高湛分别上台执政后,他们又都纷纷起用士族或出身寒微之人,来对皇族宗室和怀朔勋贵形成牵制,强化皇权。

在一轮又一轮的内斗中,宗室和勋贵遭到屠戮。

563年,齐武成帝高湛杀掉高澄长子、河南王高孝瑜。

566年,高湛又杀掉高澄第三子、河间王高孝琬。

568年,高湛跟其兄高洋一样,因酒色过度而死。

三年后,571年,他的两个儿子——继位的齐后主高纬与琅琊王高俨,在各自势力的支持下兵戎相见,最终高俨兵败被杀。

572年,在祖珽、陆令萱等亲信的怂恿下,高纬诱杀了怀朔勋贵中最有权势的斛律光,并以谋反之名,将斛律光灭族。

573年,高氏皇族最后的名将、兰陵王高长恭,因说了一句“国事即家事”,引起高纬的猜忌,随即赐毒酒命其自杀。



▲影视剧中的兰陵王高长恭形象

三年后,北周集全国之力攻打北齐。早已自毁长城的北齐,在决战中一败涂地。

577年,立国28年的北齐亡国了,北周统一中国北方。

镇守晋阳的北齐勋贵子弟家族4万户被北周迫令移至关中,显赫一时的高氏家族连同怀朔勋贵集团,随后消失在历史的烟云中。

接下来的300年,无论朝代如何更替,由宇文泰家族打造的关陇军功集团始终主导着中国的政局。与此形成对比的是,高欢家族及其军政集团完全淡出了历史的叙述,除了在唐诗中以淫乱亡国的负面形象出现:

一笑相倾国便亡,何劳荆棘始堪伤。

小怜玉体横陈夜,已报周师入晋阳。

——李商隐《北齐二首》(其一)

这首名诗讽刺的是齐后主高纬,说他认为自己的妃子冯小怜是绝世尤物,一定要让大臣们一起欣赏冯小怜的玉体。于是,选了一个夜晚,让冯小怜裸体躺在朝堂之上,供大臣开开眼。在这荒淫无边的时刻,北周的军队已经攻破了北齐的军政中心、高氏家族的老巢晋阳。

诗歌何其讽刺,历史何其荒诞。

或许,我们可以这样说,北齐之亡,亡于高氏家族的疯癫。

参考文献:

[唐]李百药:《北齐书》,中华书局,1972年

[唐]李延寿:《北史》,中华书局,1974年

[宋]司马光:《资治通鉴》,中华书局,1956年

唐长孺:《魏晋南北朝史论丛》,中华书局,2011年

黄永年:《六至九世纪中国政治史》,上海书店出版社,2004年

阎步克:《波峰与波谷:秦汉魏晋南北朝的政治文明》,北京大学出版社,2017年

陶贤都:《高欢父子霸府述论》,《青岛大学师范学院学报》,2006年第1期

薛海波:《北齐灭亡原因新论》,《东北师大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年第6期

李文才:《试评北齐文宣帝高洋之器识与才具》,《江汉论坛》,2011年第9期


最新评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