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英语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抗疫护士自杀:我没见过地狱,但现在的意大利医院可能比地狱可怕

发布者: 风中麦田 | 发布时间: 2020-3-29 12:19| 查看数: 357| 评论数: 1|

作者 | 周冲

来源 | 周冲的影像声色(ID:zhouchong2017)



意大利正进入至暗时刻。

前两天,威尼斯一名护士,本在新冠定点医院工作的。很不幸,她出现发热症状。

后来回家。

回家前,她已接受新冠检测。结果没出来。

在家隔离呆了两天后,不知道是因过于痛苦,还是抑郁,该护士跳Piave河自尽。



享年49岁。

她离去以后,意大利医疗界震惊。

疫情蔓延,早已令他们压力山大。

现在同行感染自杀,兔死狐悲,每个人都难免悲恸。

一个接受采访的意大利医生说,从医40年,从未见过这样的状况。



不止医生,这是“所有人都没有见过的灾难”。之于意大利,如同第三次世界大战。

医疗资源耗尽。

系统崩溃。

病人却如潮水般涌来。

医院里,乌乌涯涯,全是“末日般的景象。”

代价、成本、伤亡,都惨重无比。

据报道,意大利一所医院每天收治50到60位肺炎患者。

“他们中大多数情况都非常严重,需要输入大量的氧气。”

因患者太多,医生们不得不做一道艰难的选择题:

谁生?

谁死?

没办法。ICU资源根本不够,救了一个,另一个就会被拖延。

谁进ICU?

谁置后?




医生必须抉择。

这种抉择惨痛得近乎无人道。但在当下,它就在发生。也不得不发生。

首先,年纪非常大的老人被放弃了。

再接着,病患还是暴增,抢救年龄线再度下降。

随着患者越来越年轻,被放弃的生命,也越来越多。



在意大利,死亡成了疫情下的家常便饭。

3月12日。

贝加莫市。

因离世的人太多,医院太平间已超负荷。



当地教堂也用来收容遗体。

牧师决定,一天只敲一次丧钟。

否则来一具,敲一下,丧钟必然整日不停,人们如同面临末日。

但很快,教堂也放不下遗体了。

医院里尸体成堆。



棺材没有了。



墓地每30分钟就要举行葬礼。



火葬场24小时运转,都处理不了数量庞大的遗体。



“一代人在短短两周里就没了,我们从没见过这样的事。”

病人走得那么快,简直猝不及防。

很多时候,家属将病人送进医院,就是永别。

他们没有机会再见。

也没有机会告别。




因为新冠病毒传染性过强的原因,病人离世后,会马上密封,进行土埋或火葬,根本见不到爱人、家人最后一眼。

意大利因老龄化严重,新肺的死亡率已达8%。

3月13日,有人上传了一段视频。

视频中,网友比较了2月9日与3月13日《贝加莫日报》的讣告版面。

2月9日的讣告是1页半。

3月13日,却变成了整整10页。



触目惊心。

丧葬公司也成了重灾区。

很多员工感染,人手完全不够,遗体暴增,急需运输,但就是运输不了。

一名88岁的老人感染,在家死去。

因急救电话一直占线,他一直没等到救援。

最后痛苦地咽气。

老人去世一小时后,救护车才到。但只见到老人的尸体。

因没有棺材,无法拉走。

只有将他的房间锁上,避免家人进入。一直等到有了棺材,才再次前来。

可以想见,在这个过程中,家人有多恐惧,又有多悲伤。

但这不是孤例。

一个那不勒斯的男子,发布视频,说就在他身后,50多岁的姐姐已死去36小时。

“我的姐姐昨晚去世了,可能是因为感染了(新冠)病毒,我从昨晚开始就在等待答案......”

可是,她生前没有等到检测。

也没有等到救治。

后来舆论发酵,当局才对尸体进行检测。结果是:阳性。

姐姐临终前,为了救她,他曾对她进行人工呼吸。

“我可能也感染了病毒。为了让我姐姐活下去,我还试着给她做人工呼吸……”

在视频末尾,他悲怆无比地说:“我们完了......意大利抛弃我们了......”

9日凌晨,一名意大利男子死于家中。因新冠肺炎。但遗体被拒收。

直到11日,他的遗体才被运走。

在这期间,妻子不得不和已逝的丈夫共处一室。



数小时后,妻子绝望无比,在阳台上高声呼救。

但“没有人能靠近她,没人能帮助安慰她......”

因遗体运输系统几近瘫痪,意大利不得不出动军车,将70多具尸体,运往其他地方火化。




当15辆军车,从大街上浩浩荡荡穿过,你想不到,它竟是用于运送大批市民的遗体。

真是魔幻。

可魔幻已成现实。



现在,意大利各医院的医生,都处于超负荷状态中。

他们每天必须工作12小时以上,回家时间不到几小时。

要面对的东西也特别多。

1 ,救治压力。

2 ,心理压力。

3 ,感染风险。



可以说,牺牲最大的,就是医护人员。

最危险的,也是医护人员。

他们都是普通人。也怕,也担忧,也有家人和孩子。能坚守岗位的,真的都是英雄。

武汉金银潭医院的院长曾接受采访,说:

“大概是1月12号到15号之间,有一天突然走了50多个卫生员。

他们看到病人来得那么多,医护人员防护这么紧密,很害怕。

虽然我们对卫生员也是要求全部做三级防护,就像对自己的员工一样,因为他们污染了也会污染我们的同事嘛。

但有些人还是很害怕。

我们总共100多个卫生员,走了一半。

还有当时临时聘用的18个保安,有一天突然全部不来了。”

而张定宇院长本人,也曾感到恐惧:

“大概20号还是21号晚上,也是很晚了,我自己一个人开车回家。

那时候我已经看到了很多死亡,而且不知道那些重症是怎么发生的,不知道怎么就朝着那个方向走了。

我就感到很恐惧,开着车,眼泪就夺眶而出,很害怕......”

在病毒面前,每个医护人员都在生死交战。

中国是。

意大利也是。

因感染性过强,意大利医护人员也纷纷中招。

准备不足,资源缺乏,能力不够,他们应对无措。



后来不得不用简单的防护措施,去应对凶险重重的疫情。口罩、手套、防护服,大多做不到100%精密。

一个意大利华人的父亲,疑似感染。

打了急救电话后,几个医护人员来了。都戴着普通口罩。

而患者和家人,则戴着FFP2(与国内N95等效)口罩。

医护人员马上问:“你们还有没有这种口罩?”

他们资源匮乏到这种程度。理所当然,代价非常非常大。

据统计,意大利医护人员的感染率达到20%。

至少有3654名医护人员感染。

至少有17名医护人员离世。



而这所医院里,至今没有康复者。



截止3月22日,仅出现一例好转。

更坏的消息还在到来。

感染数据仍在激增。

拐点遥遥无期。

30-40岁的年轻病人增多。

死亡率居高不下,24小时新增死亡793人。



意大利市民称,现在整夜整夜,都听到救护车的声音。

达观自由如意大利人,也终于潇洒不起来。

医生整夜做噩梦。

一睡着,就会惊醒。



亲人逝去的家庭里,幸存者更是痛入心扉,以泪洗脸。

这样的家庭越来越多。

截止3月22日4:24,意大利的确诊人数是53578。

死亡人数是4825。



4825啊!

这是怎样惊人的数据。

但贝尔加莫的市长表示,死亡人数与实际情况有很大差距。



许多人在家里死去,或在医院死去,却因没有检测,不计入新冠肺炎的死亡之列。

他们是数据之外的人。

连离世,都被忽视。

在街头,一个老人接受采访。



“你害怕吗?”

老人哽咽落泪。

而意大利巴里市长,看着空空荡荡的街头,同样泪奔。



疫情之下,每个人都在受苦。

每个人都备受威胁。

生活大乱,内心大乱,经济大跌。

终结不知何时。

拐点不知何日。

最严重的是,我们在用千千万万的生命,为这场全球性疫情买单。

在一家咖啡店里,意大利人问一个中国留学生,你怎么看待疫情。

她说:“他们是一个个不应该这样死去的生命。”

是的,本不该。

本不会。

本不至于......

可它就是发生了。

无数人都在这个春天痛哭。

每一个数字,都是一场惊天悲剧。

但既然已经发生,那就全力应对。相信意大利在举国防疫+中国援助下,能挺过这个难关。

也祈祷明日之后,疫情隔离墙都能拆除。

你我都能自由呼吸。

*作者:周冲,2015年离开体制,放弃公职,从事自由写作。出版《我更喜欢努力的自己》等多部畅销书。本文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周冲的影像声色”(zhouchong2017),这是一个文艺而理性的公众号,以文艺的笔调,以理性的思维,剖析人间事与人间情


最新评论

kevincen 发表于 2020-3-31 00:03:13
it's horrible.  god bless you.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