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英语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一个人最高的境界:半得圆满

发布者: Iloveenfamily | 发布时间: 2020-7-23 14:14| 查看数: 39| 评论数: 0|



作者:安歌

来源:念怀读书会(ID:cihuai_dushuhui)

他落发为僧,却不满寺庙规定。

他蓄发还俗,却不喜红尘俗世。

他称为“苦吟派”代表,却雄心壮志“十年磨一剑”。

他就是被称为“郊寒岛瘦”的“诗奴”的贾岛。

每到除夕,贾岛会把一年所写的诗歌放在一起,烧香,洒酒,礼拜,然后痛饮,狂歌。并写下:“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知音如不赏,归卧故山丘。”

直到晚年,贾岛才做了小官,死后家里只有古琴一张,病驴一头。但难得可贵的是,他这一生都献给了诗歌。

1

半僧半俗半红尘

贾岛出生在安禄山的老巢——范阳。安史之乱后,范阳被藩镇所占据,长期处于半隔绝的状态。

年少时,贾岛家境贫寒,屡次参加科考,可始终榜上无名,无奈之下,只得落发为僧,法号“无本”。

“无本”就是无根,没有来处,也没有归处。

一个无根的人,本该四处漂泊,随遇而安,可被迫出家的贾岛却身在佛门,心在红尘。

枯燥的寺庙生活,养成了他孤僻冷漠的性格,给了他淡泊名利的心态,喜怒不形于色的沉稳,也给了他足够的时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吟诗诵词,打磨佳句。

与此同时,也给他带来了非常多的困惑。

当时有规定,寺庙僧人午后不得出寺。

一般的僧人对此都并无异议,出家修行,本就要在晨钟暮鼓中修身养性,磨练自己。

可对心系红尘、向往自由的贾岛来说,这简直是违背人性,可他人在寺庙,又不得不遵守这项规定。

于是,心不甘情不愿的贾岛,开始写诗吐槽:

晴风吹柳絮,新火起厨烟。

长江风送客,孤馆雨留人。

古岸崩将尽,平沙长未休。

不如牛与羊,犹得日暮归。

对他来说,落发为僧只是为了生存,清幽佛门只是写诗的一处地方,所谓修身修心更是与自己无关,只有写诗才是自己该做的事情。

于是,他在庙中也想诗,在外面也想诗,日复一日的沉浸在对诗的喜欢,和对现实的不满中,直到有一天,在思考“僧推月下门”一句中,“推”和“敲”两字中哪个更为恰当的时候,巧遇了韩愈。

韩愈与他一见如故,结为布衣之交,还劝他还俗再参加科举。

本就厌倦了寺庙生活的贾岛,即刻回去办理了还俗的手续。

可惜的是,他之后的种种经历,与他想要的截然不同。

后来人常用“半僧半俗”来形容贾岛的一生,这四个字所说的,其实并不仅仅是贾岛入佛门,又进红尘的这段经历,更是他在期间的种种心态:

无论是在佛门,还是在俗尘,他从未有一刻安心的活于当下。

人在佛门却向往红尘自由,人在红尘却常怀一颗禅心,这样的贾岛,不仅错过了佛门的清幽安宁,也错过了俗世的三千繁华。

人生短暂,眨眼即逝,如果永远惦念着自己得不到的远方,就会错过眼前的美色美景。

无论何时,无论何人,活于当下,都是人生最好的活法。

2

半痴半醉半清纯

最好的人生,要半梦半醒。太过清醒,会举步维艰;太过糊涂,会虚度人生。

可这对一心写诗,不谙世事的贾岛来说,实属不易。

蓄发还俗后,贾岛再次参加科考。

他原以为,这次有了韩愈的支持,终于可以榜上有名。

可不料,韩愈因为“谏佛事件”,触怒唐宪宗,被贬为潮州刺史。

缺少了背后靠山的加持,贾岛屡试屡败。

有一次参加科举,贾岛面对试题,行文如流水,自信十足,直到最后的赋诗,题目要求以“蝉”为诗。

看到这个题目,贾岛突然联想到了自己多年的经历,一时间悲从中来,挥手写下《病蝉》一首:

病蝉飞不得,向我掌中行。

拆翼犹能薄,酸吟尚极清。

露华凝在腹,尘点误侵睛。

黄雀并鸢鸟,俱怀害尔情。

短短几句话,说尽了自己多年郁郁不得志的内心苦闷,也点明了自己多年怀才不遇的原因:黄雀乌鸦,赃官害民。

好诗佳句,只可惜,考场从不是给个人抒发情感的场合,也不是谈论政治的最佳时机。

果然,科举后不久,贾岛因为“吟病蝉之句,以刺公卿”被评为“考场十恶”,彻底断了自己的科举之路。

长庆年间,天下大赦,韩愈回到长安后,在镇州兵变中立下大功,深受皇上信任。

贾岛也跟着沾光,在京城谋了一份小差事。

《菜根谭》中有这样一句话:大聪明的人,小事必朦胧;大懵懂的人,小事必伺察。

喝酒要到三分醉,七分醒;做事要做七分严,三分松;只有该精明的时候精明,该糊涂的时候糊涂,太过精明讨人厌,太过糊涂让人烦,只有分清时机,审时度势,才能在这个社会上走的长远。

可贾岛,偏偏糊涂的在错误的时间,作了一首清醒的诗,葬送了自己的全部前途。

人生一世,清醒容易糊涂难。

真正的聪明人,都懂难得糊涂。

3

半好半坏半人生

几年后,贾岛“苦吟”的名气渐盛,“苦寒”诗风也为众人所知。贾岛也成为了著名的苦吟派诗人的代表。

什么叫苦吟派呢?诗人们为了一句诗或是诗中的一个词,会不惜耗费心血。相传,贾岛曾用几年时间才创作了一首诗。他望着诗热泪盈眶,心疼自己,也高兴不已。

恰逢一年,宰相裴度新居落成,许多朝廷显贵都纷纷登门祝贺,官居末尾的贾岛自然不在邀请名单上。

这一日,贾岛路过裴府门前,瞥见里面亭阁楼台,花红柳绿,心里一时泛酸,于是赋诗一首:

破却千家作一池,不栽桃李种蔷薇。

蔷薇花落秋风起,荆棘满亭君自知。

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这首诗很快就传到了宰相的手里,宰相心有不爽,但无奈贾岛官太小了,一时找不到把柄,所以暂先暗记在心。

过了几天,贾岛到城外寺庙中写诗,逐字推敲,沉迷其中。

这时候,突然有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闯了进来,拿起他的诗叫就读。

贾岛的好状态被打断,十分生气,便冲着中年男人一顿大吼:

你这种满脑肥肠的人,一看就不是懂诗的人,放下,出去。

来人听到他这么说,不仅没有感到惊慌,反而瞪了他一眼,拂袖而去。

这个男人,就是微服出游的唐宣宗。

贾岛赶走了唐宣宗,出了气,才突然意识到对方的身份;而唐宣宗此时也在回宫后,把这个事告诉了宰相。

新仇旧怨之下,宰相给唐宣宗出主意,把贾岛贬到外面去。

第二天,正好贾岛上折请罪,唐宣宗便把他赶出了京城,去长江任主簿。

上任后,贾岛依旧手不释卷,留下了《寻隐者不遇》《暮过山村》等诸多名篇。

三年期满,贾岛调任普州司仓参军。

又三年,病逝,终年六十四岁。

4

国学大师季羡林曾说:“人活一世,就像作一首诗,你的成功与失败都是那片片诗情,点点诗意。”

这句话,就像是贾岛一生的缩写:

前半生半僧半俗,入世后半痴半醉,为人处世半聪半拙。

有人叹他一生苦闷,有人笑他只会苦吟。

可是,贾岛一生为了自己所喜爱的诗词用尽全力,不让一步,至死方休,这份坚持和执着,又何尝不是一种收获。

很多事情,大多数福祸相依,半利半弊。

人生一世,本就是半苦半甜,半好半坏。

酒饮半酣正好,花开半时偏妍。

与其非要较真专研,倒不如放松自己,好好享受一下这百年苦乐半相参的美好人间。

作者:安歌。本文首发慈怀读书会(ID:cihuai_dushuhui),因书明理,以慈怀道,转载请联系出处。


最新评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