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英语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这个女人的朋友圈,我不敢看”

发布者: 麦田守望者 | 发布时间: 2020-7-7 11:53| 查看数: 88| 评论数: 0|



作者:星言

来源:十点读书(ID: duhaoshu)

强者自救,圣者渡人。



♬ 点上方绿标可收听洞见主播素年锦时朗读音频



看到央视的一条视频,22分钟,从第一秒起就让我又震撼又鼻酸。

视频里那个女人,叫张桂梅。

她戴着眼镜,满脸皱纹,头发稀疏,不施粉黛。

她的脸上,刻尽了沧桑与疲惫,而眼底却写满了坚定与骄傲。

我想跟你分享的,正是这个63岁女人的故事。

这个女人的朋友圈,我根本不敢看,因为里面的每一幕,都让我止不住泪目。

01

12年前,张桂梅在云南丽江,创办了华坪女子高级中学,这是全国第一所全免费的公办女子高中。

12年后,这里即将送走它的第十届毕业生。

这个贫困县也从没有几个女孩能上大学,到本科率82%,全丽江排名第一。

节目采访里,记者问张桂梅:

“你这个是学校,是专门给贫困地区的女孩子上的高中,对吗?”

张桂梅却说,我们不提贫困两个字,我们就叫大山里的女孩儿。

“因为我觉得,贫困对女孩子来说,也是一种隐私。”



那一刻,我泪流满面。

这是我听到的对女孩子最柔软的善意,和坚定的保护。

一路走来,没有人知道张桂梅为了这个大山里的女校,做了多少疯狂的事儿。

17岁那年,张桂梅离开东北,到云南支边。

她和丈夫同在大理白族自治州喜洲镇第一中学任教。

那时她以为,喜洲会是她一生的归宿。

然而,1996年,丈夫患胃癌去世,张桂梅伤心欲绝。

于是,她逃离了那个让她又爱又痛苦的地方,来到了丽江华坪县民族中学教书。



可是,命运的打击总是接二连三。

从大理到华坪不到一年的时间,张桂梅的身体也出了问题。

她被查出子宫内有一个快五斤重的肌瘤。

查出病的那一天,她从医院走到学校,不远的路程,她走了很久。

那时候她想,自己应该也是活不长了。

因为之前给丈夫治病,张桂梅根本没有多少积蓄治病。

却没想到,学校和县里知道了她的情况后说:“别怕,再穷,我们都会救活你!”

然后,全县的人给她捐钱帮她治病。

很多山里的妇女兜里只有路费的五块钱,可还是慷慨地捐给了她。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张桂梅感动到不能自已,她心里暗想,“她们救活了我,我必须为这个县城做点事儿!”

而这件事儿,就是教育。

02

在民族中学的时候,张桂梅发现,有的女孩读着读着书就不见了。

后来她跑进大山里,走到女孩的家里才知道,这里的姑娘十几岁开始,就只有一个宿命:

嫁人,生孩子,干活儿,再生孩子。如此往复,没有出路。

张桂梅决定,她要筹建一所免费女子高中。

但当她提出自己想法的时候,很多人是反对的。

有人说,什么年代了?还硬性把男女分开。

有人说,别扯了,办一所女高,哪有你想象的那么容易啊!

有人说,全免费?哪有钱啊,你这想法太疯狂了!

可是,别人越说不行,她就越想干。

为什么她会这么坚决?

因为她看到了太多生了女儿,就丢弃到福利院的悲剧,也看到了太多重男轻女家庭里的偏心。

张桂梅说,女孩子受教育,可以改变三代人!



“你想,如果她有文化,她会把孩子丢掉?生了姑娘我就丢?她不会!”

她办女子高中的初衷,就是要解决“低素质的母亲,低素质孩儿”这种恶性循环。

家访时,她看到家长把高三的姑娘留在家里干活,把小学和初二的学生送到县城里来补习。

她问他们母亲:“你脑子有病吗?你姑娘是高三要高考的,你不送她去补习,反而送儿子去补习?”

结果对方只回了一句,因为他是儿子。

多么轻飘飘,多么理所当然的一句话!

正是因为这种重男轻女思想根深蒂固的存在,才让那些大山里的姑娘根本没有机会走出来。

她们被祖辈的思想同化,妥协,甚至连她们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样是对的,然后一生委屈在那个山沟沟里。

后来,张桂梅带出来的一个女孩,从浙大毕业,来到城市里工作,结婚生子。



当年她被母亲抛弃,而现在,她不但没有把女儿丢掉,还把她打扮得特别漂亮,教育得特别好。

你看啊,这就是教育的力量,改变一个人的思想,就能改变几代人的人生。

03

建高中,从来不是一件容易事儿,首先要解决从哪里弄钱的问题。

一开始,张桂梅像乞丐一样到处筹钱,别人看到她的反应都是:骗子。



“有好手好脚你不干活,说个普通话,戴个眼镜你就出来骗钱花?!”

从2002年到2007年,张桂梅每年寒暑假都奔波在到处筹款的路上,然而总共才筹到了一万块钱。

这离办一所学校的钱,差得太远太远。

天无绝人之路,就在她快要放弃的时候,她在北京开会时遇到了新华每日电讯的一个女记者。

因为女记者撰写的“我有一个梦想”的报道,张桂梅的故事被全国人知晓。

四面八方的支持纷至沓来,丽江市和华坪县也各拿出一百万,帮助张桂梅办校。

2008年8月,华坪女子高级中学建成,9月开学,张桂梅担任校长。

从2008年建校到现在,1645个大山里的女孩,从华坪女高走进大学,她们有的考到浙大,有的考到厦大,还有武大,川大等等。

而这里很多学生,大学毕业第一个的工资,全部都自愿捐了回来。

这世界最动人的事,就是那些曾经被帮助过的人,心怀感恩,再去反哺社会,帮助更多的人。



对于张桂梅来说,重病时,给与她关怀的领导她记得;没钱时,给与她经济支援,哪怕只有几块钱的人,她也记得。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

张桂梅是这样的人,而她教出来的女孩子们,也变成了这样的人。

04

12年来,张桂梅没有自己的家,学校就是她的家。

她带着记者参观她的“家”,其实就是学校三楼宿舍里的一张小床,紧挨着宿舍门。

记者问,“您干嘛守着门口啊?”

张桂梅说,“有什么事儿,我第一个跑出去,可以挡点儿什么。”



挡点儿什么呢?

也许是半夜钻出来的蛇或是虫子;也许是闯进来欺负女孩子的坏人;也许是要把女孩带走,回去嫁人生子的父母......

张桂梅,像一座堡垒,斩断了贫困和愚昧的传递,又像一座桥梁,连接了知识和山沟里的姑娘。

张桂梅这一生,少年丧母,中年丧夫,一生无子。

因为长期的操劳,她的身体每况愈下,患上了肺气肿,肺纤维化,小脑萎缩等11种疾病。

她把生命献给了这个学校,献给了这个贫困县,更献给了这些山里的女孩子们。

有人问她,你都丝毫没有自己的生活了,那你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呢?

她说:“我这辈子的价值就是,不管怎么着,我救了一代人!不管她们是多还是少,毕竟她们后面走得比我好,比我幸福就足够了。”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这才是真正的教书育人,才是真正的人间伟大。

05

我们这个社会里,有人十年寒窗,只为走出大山,圆祖祖辈辈一个梦想;而有人却冒名顶替毫无悔意,偷走别人的一生。

有人为了别人的孩子,与传统和愚昧对抗;而有人却为了自己的孩子,暗箱操作瞒天过海。

有人在大学里挥霍四年,混混沌沌度过少年时光;有人背负着整个村子的希望,在一平米的课桌前在拼命向上。

这世界有太多太多的姑娘,她们活在层层高山下的村落中,活在农间地头的辛苦中,活在生儿子养儿子给娘家赚钱伺候丈夫的“义务”中。

如果没有张桂梅这样的人,她们也许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外面的生活可以多丰富美好,不会懂一个女人活着,真正的价值到底在哪里。



张桂梅,真正走进了贫穷,也真正让里面的人从贫穷中走了出来。

强者自救,圣者渡人。

这世界也许有很多不公,但总有一份善良让人泪流满面。

这世界也许有很多冷漠与丑陋,但总有一束光能为我们照亮前路。

这一路也许灰暗坎坷,但总有燃灯者与你并肩。

感谢张桂梅,这样的人值得登顶热搜,被更多人看见。


最新评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