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英语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金一南:临大难,气要盛

发布者: 麦田守望者 | 发布时间: 2020-4-24 12:11| 查看数: 390| 评论数: 2|



作者:金一南 国防大学教授

来源:致良知四合院(ID:zhiliangzhiSHY)

01

新冠病毒,会成为世界的分水岭吗?

今天不管是领导还是普通人,从企业家到职工都面临着严重的考验,2020年的形势对我们来说是猝不及防,大多数人都没有想到这个形势的变化,几乎是全部人都没有想到一个新冠病毒对全世界产生这么大的影响。其影响的力度,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现在国际政治中有这样一个说法,就是把世界划分为新冠之前Before COVID-19和After COVID-19,就是新冠之前的世界和新冠之后的世界。

西方的政治家和思想家们认为,新冠之前的世界和新冠之后的世界完全不一样,新冠病毒(COVID-19)成为分水岭,不管是国际政治、国际经济、国家关系、和平发展。

我们今天实际上进入了after COVID-19这样一个环境,就是新冠之后的世界。

我们今天讲了这样一句话:“灾难是共同的”。全世界没有任何国家能够幸免,大家都一样,并不是说你可以看别人笑话。

还有另外一句话“努力是各自的”。有的国家走出来了,有的国家走不出来,为什么呢?他的应对措施、重视程度完全不一样,采取的举措和全民的响应完全不一样。

美国知名学者福山,他认为自由资本主义是人类历史的终结。

然而,他最近讲“决定应对疫情表现的关键性决定因素,并不是政治体制的类型,而是该政府的能力,以及更为重要的是,对政府的信任。”

“比起政治体制的类型,最终起决定性作用的是民众是否相信他们的领袖,以及这些领袖执掌的是不是一个有能力、有效率的政府。”

02

“我们不想出这个头,但是已出头了”

前美国助理国务卿坎贝尔说,美国作为超级大国,靠的不仅仅是财富和实力,更靠它绝无仅有的三大法宝:

第一,国内有条不紊和卓有成效的治理;

第二,能够为世界各国提供公共物品;

第三,引领各国应对危机的能力和意愿。

“美国面临的麻烦是什么?美国正在经历对自己优势的再次考验。目前的成绩是不及格。如果美国真的丢掉自己的三大法宝,取而代之的将是中国。”

全世界都看到了,国内有条不紊和卓有成效的治理,能够为世界各国提供公共物品,引领各国应对危机的能力和意愿,这简直是在说中国。

但是坎贝尔总结的,这是美国作为超级大国的绝无仅有的三大法宝,今天变了,这种变化对我们来说很意外,因为我们并不想扮演世界领袖的角色。

中国现在对世界提出:

1.我们有效完成治理;

2.我们对各国提供公共物品,包括口罩、呼吸机、各种医疗物资;

3. 我们的示范,我们派出医疗队,事实上已经在引领各国应对危机。

但是,树大招风。东亚、特别是中国抗疫的成功,必然树大招风。我们出头了,你说我们想出这个头吗?我们不想出这个头,但是已出头了。

疫情防控中,中国给世界树立了一个所有国家都无法达到的成功标杆,这个标杆是如此鲜明和刺目,以至不少国家如鲠在喉,只能咒骂否认它的存在。

要中国道歉、要中国赔偿、指责中国是疫情的发源、指责中国统计数字不实、指责中国隔离措施违反人权人道、指责中国援助他国是为了宣传。近期随着中国的示范作用增强,随着中国援外力度增大,对中国的指责一浪高过一浪。

从一个侧面说,这就是树大招风,必然达到了这样的结果。

你做的东西,你这个做法,别人都很难达到这样的地步,为什么他们能达到呢?肯定是谎言、假的、他们的数字有假等等,而且他们是发源地,让他们赔偿等等,指责全来的。

03

领导者应对危机的三个原则

我们今天面对世界,不管对领导者还是对民众来说,领导者包括党和国家的领导者和地区的领导者,和企业的领导者,我们要做到最重要的就是三块儿:1.控制事态;2.承担风险;3.实现转换。

1.  控制事态

危机发生了,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你想它也好、不想它也好,它来了,危机中你的原则,为什么要控制事态?不是争取最好的结果,而是避免最坏的结局。

当一个重大危机发生的时候,我们看见一些领导者往往趋向于无所作为,因为不做没有风险,做就有风险。

但是在危机中不一样,你不做有更大的危险,我们说危中必须积极行动,积极不一定保证你成功、能够有效控制,但是不积极肯定失控。

我再引用一个解放军开国大将陈赓讲的,“枪声一响,再好的应对方案作废一半。”

我们平时搞了各种各样的危机应对方案,等到真正的危机来的时候,你就能明白,实际行动和你理论规划和挂在墙上的东西,和你家玻璃板底下的东西还完全不一样。

一定要有应变能力,不要以为你做好了方案就没问题了,“枪声一响,再好的应对方案作废一半。”

美国的《Science》(《科学》杂志)讲当中国COVID-19疫情爆发最初50天内传播,对传播有效的阻断,武汉封城起了最大的作用,“让感染者总数减少了96%,对遏制疫情作用极其重要。”

我们可以想一下这个措施,如果当时武汉不封城,蔓延当时刚好赶上中国的春运、春节,人员流动最频繁的那段时间之内,如果不及时、有效地阻断和隔离,对我们的影响是灾难性的。

有一句话“利益抉择是危机处理中最艰难复杂的过程。简单道理:有所失,才有所得。总想一无所失,最终一无所得。”

武汉人民做出了重大牺牲,这就是以小局保大局,这不是损失吗?这是损失。

武汉是九省衢的地方,武汉是一个交通枢纽、物流枢纽、人流枢纽,对全国的交通影响、经济恢复影响都很大,武汉又是大学城,武汉又是科研基地,对中国的影响非常大。

但是这个时候总想一无所失,最终一无所得。这就是我们讲的在决策中必须要注意的问题。

2.  承担风险

决策要控制事态,必然要承担风险。领导者的领导岗位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必须能够承担风险。承担风险对领导者的要求其实没那么复杂,就是一句话“站出来,让别人看见你”。

我们在危机中、危难中往往出现了一个什么样的现象?领导者出现什么样的现象?躲起来,让别人看不见我,因为我一说话,可能有失误,我决策可能有失误,让人揪住,我还不如躲起来,那是最大的失误。

湘军悍将胡林翼讲过一句话:“气不盛者,遇事而气先慑,而目先逃,而心先摇;平时一一秉承,奉命惟谨;临大难而中无主。其识力既钝。其胆力必减,固可忧之大矣。”

气不盛的人平常看不出来,“平时一一秉承,奉命惟谨”,随时请示汇报,这个人很老实、很本分、很好用,但是“遇事而气先慑,而目先逃,而心先摇”,这样的人“临大难而中无主。其识力既钝。其胆力必减,固可忧之大矣”。

用今天的话讲就是没有担当精神。担当者就要气盛,气不盛无法担当。

危机应对中的领导者,既要调动物质力量,又要调动精神力量。危机中的精神力量,很大一部分表现为领导者自身的领导力量。

那时候你不要企图靠别人,靠班子、秘书、助理提供精神力量,你的企业、你的地区、你的单位,主要精神力量来源就是你,你能给单位、员工提供什么样的精神力量?

我们说物质力量、精神力量相互配合、相互补充,却无法相互取代,你不要以为你有强大的物质力量就可以,不一定的。

包括这回,你即使有充分的医疗资源储备,你有充分的司机,你有充分的运输工具,你也不一定行,为什么呢?这是物质力量,跟精神力量还不是一回事。

就是你能不能产生调动相应的精神力量。物质力量、精神力量相互配合、相互补充,这是危机中的领导者必须注意的。

3.  实现转换

西方有这样一句话“真正的问题是无法解决的,只能实现因势利导。”

新冠病毒没有抗体,产生了抗体以后可能还会出现变异。但是问题得不到解决,我们就不行动了吗?你如何实现有效转换?当真正的问题不好解决的时候,怎么才能在这个过程中完成利弊的转换呢?对我们来说,无疑也是一个大的考验。

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长罗宾·尼布来特说“新冠疫情可能是压倒经济全球化的最后一根稻草,中国不断增长的经济和军事实力,已经激起了美国两党与其斗争的决心,意图强行推动中国与美国高科技和知识产权脱钩,并试图迫使欧盟仿效。”

美国人有过表示,当新冠病毒刚刚在中国发生的时候,美国的商务部长罗斯就讲了,“中国的疫情有助于产业向美国回归。”

他一开始就是看我们的笑话,他一开始讲了这个。而现在美国库德洛讲了,他发出美国企业大量回迁的号召,建议美国企业搬回来,而且所有费用由美国政府支付。政治家的号召就能回迁吗?全球化的进程能够由总统、总理、商务部长、财政顾问来决定吗?

全球化是一把雨伞,可以人为撑开、收拢吗?完全不是这样的。

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讲:“中国是世界上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包括39个大类、191个中类、525个小类)的国家,形成了门类齐全、独立完整的工业体系。”

这是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统计的,中国是世界上唯一拥有联合国所有产业全部分类的国家,唯一的。别人都有缺陷,中国什么都有,门类齐全。

从今天看,我们有很大的优势,而且这个也决定我们在未来的发展,我们今天的经济体量: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全球第二大消费国、全球第二大吸引外资、全球第一大制造国、全球第一大贸易国、全球第一大外汇储备国。

2018年中国制造业占全球比重29.4%,世界第一,将近30%。2025年,我们制造业比重要上升到40%以上。

当然我们高精尖还缺,我们高技术、高科技还缺,包括光刻机、芯片制造等等,这些都是我们的短板,但是中国正在急剧赶上来,这让世界感到惊叹。

中国今天拥有最多的工程师、最多的大学毕业生、最多的熟练工人,而且最齐全的产业门类,这是中国今天形成的优势。

我们在抗疫新冠疫情之中,之所以能够在短时间内取得最大优势,不仅仅源于全国统一行动的制度优势,我们集中力量办大事的能力强,中央政府有令,一竿子插到底,大家都听。

同时也因为医疗物资的产能相对充足的产业优势。我们的口罩在疫情发展之前一天几百万个产能,后来迅速上升到几千万、上亿,中国的产能上来了。

04

复工后没有订单,怎么办?

我们现在复工了,没有订单,因为什么呢?疫情重创了全球产业链,欧洲、美国订单纷纷在撤单,虽然很多企业复工,没有单子,这是很大的问题。

我们今天已经全球化了,资源全球化、生产全球化、市场全球化,当那边感冒,我们这边也不得不跟着打几个喷嚏,因为什么呢?他没需求,我有产能,但是我的产品呢?产品的需求受到了影响。

这是我们今天面临不小的问题,复工以后没有订单的问题,如何走出困境?

进入3月份,很多企业由于欧美订单消失无法复产、甚至面临倒闭,但也有一些企业,订单不但没有下降,还有较大幅度增长,比如苏州、重庆等地的电子制造业。

究其根本,是因为在这些地方已经形成了产业链集群,电子制造相关的配套零部件,超过80%是本地生产的。

这种集群化的生产模式,降低了从全球采购零部件所带来的风险,在疫情时期更突出显现了竞争力。

西方讲的全球化最多,以前就是全球化,生产要素、生产资源、市场全球化配置。

现在全球化出现了什么呢?当然因为人为的隔离、各种各样的防疫措施,确实导致全球化、全球的生产链产生问题,确实出现了退波的现象。

有一个新的概念:产业链集群。一个国家、一个地区开始考虑了,自我形成这样一个内需的市场,内需产业链供应。

也就是说,那些我国产业链集群比较完整的行业,才会在这次疫情中产生订单,一些跨国公司也才会将其本来拟在其他国家生产的订单,转移给中国的这类工厂。

所以产业链集群化是这次疫情中全球产业链重构的重要特征,中国已形成或将形成的产业链集群,是吸引全球高端制造业落户中国的基础。

怎么样应对未来?内需提升,局部自我可以循环。

产业链如重庆和苏州,当他们达到80%产业链,就能够自我小链路、自我小循环的时候,订单就越来越多。

而且当你受外界影响越来越小、越来越少,形成了产业链集群之后,产生了正反馈,你的订单会变得越来越多,因为你的市场是可靠的,不会出现这样的现象。

黄奇帆讲,新冠肺炎疫情是人类的灾难,但也是全球产业链转型升级的机会。

中国要抓住欧美部分产业停摆、经济衰退的机会,加快“引资补链”,在珠三角、京津冀、长三角、成渝双城经济圈等地区,重点打造一批空间上高度集聚,上下游紧密协同、供应链集约高效、规模达几千亿到上万亿的战略新兴产业链集群。

当中国接纳全球产业链、打造产业链集群的过程,将会获得大量的国际低成本的资金支持。”大家的流动性提那么高的时候,热钱干什么?到哪儿去获取利润?“我们抓住机会,做到“引资补链”、“引资扩链”,加速完成中国四大经济圈的产业链集群建设。”四大经济圈就是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成渝双城经济圈,完成四大经济圈的产业链集群建设。

随着疫情发展,更多外商将会看到中国产业链市场的发展前景,愿意将资金投给准备加入中国产业链集群的企业,这种趋势将为中国带来资本市场的发展和建立产业链的百年不遇的历史机遇。

《孙子兵法》讲:“故,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

一切都是动态的,社会是动态的,发展是动态的,灾难是动态的,胜利也是动态的,“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谁能够因敌变化而取胜,谓之神”,真正的高手在变化中取胜,真正的高手在动荡中取胜,真正的高手在灾难中取胜。

习近平主席讲:“中国经济是一片大海,不是一个小池塘。狂风骤雨可以掀翻小池塘,但不能掀翻大海。”

中国经济的规模无疑是条大船,这个船非常大,这个船的抗击能力很强,我们的船上今天有些人张皇失措,套救生圈的,用救生艇的,都有,但是我说你们的救生圈、救生艇放到海里要被淹死的。

你看我们的船,中国的体量非常大,我们的基础非常强,我们今天有灾难是眼前的,度过这个调整期,有效调整,就能够摆脱出来。

05

金一南教授观点

1.  改变源于意外

我们很多人都不喜欢意外,凡事料事如神多好,我们能够规划未来多好。但是,改变是源于意外的,意外不是设计出来的。

人的一生,一个企业经历的过程,一个国家、一个社会经历的过程,都有很多意外,你说哪个意外是设计出来的?你突然发生了交通事故、突然得病了、突然间下雨了、突然之间你的产业链出现问题了,这都是意外,意外不是设计出来的。

我们的改变是因为人的惰性,个人惰性发展到企业的惰性、社会的惰性、国家的惰性。为什么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呢?安乐很好,产生惰性,而且人是天生趋利避害的,能懒何必那么勤呢?我能不做何必去做呢?

有意外你必须得振奋,你必须得发奋起来,你必须得调动全身的力量,没有意外是不行的。人的退化,往往从害怕意外发生时开始。

有人讲了,年轻人不怕意外,有意外他有恢复的资本,老年人怕意外。

我觉得不一定,你说我们今天举一个很极端的例子,你说特朗普怕吗?特朗普的应对,不管是真话还是谎言,交叉在一起,怼媒体、怼记者,骂这个、骂那个,他在意外中展示了他强大的意志能力,他对稳定美国国家的国民情绪也起到一些作用,不管是谎言也好,真的、假的全来。

所以,为什么美国死人那么多,疫情发展得那么严重,特朗普的支持率还在上升?有些时候他就拿他的精神状态稳定社会不要慌乱,排除意外的因素。

人的退化,往往从害怕意外开始。

2. 所有东西皆已知,奋斗精神早就冥灭

什么都知道了,还奋斗干什么呢?你为什么要奋斗?正因为存在不可知,正因为我有成功的可能,也有失败的可能,我有前进的可能,也有倒退的可能,所以我要奋斗。如果什么都知道了,还奋斗干什么?

3. 没有外部刺激,任何物种都会衰退

为什么浴缸里放条黑鱼?黑鱼的追杀使那些小鱼挣扎力、活动力空前顽强,没有外部刺激,任何物种都要衰退。

不要把意外当作坏事,这回的新冠病毒对所有的国家、所有地区、所有人、所有企业、所有领导者都是一个意外,一个重大的意外。

有些人在意外中衰落了,有些人在意外中焕发出前所未有的能力,社会等待意外拯救。

你在意外中能发挥出什么呢?你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你有那么大的潜力,你被激发出来了,谁激发的?意外激发的。

我们讲改变源于意外,为什么不要怕事呢?你不要以为都是灾难。灾难的另一面带来了什么?我们可以看见,现在疫情正在促使下一阶段的产业更重视数字基建、云服务、物联网、远程链接。

与其他国家比较,中国恰巧正在5G研发、数据中心、物联网等数字基建上进一步加速。相较其他国家,未来的整个产业基础设施的优势,必然会得到进一步加强。

恩格斯讲:“没有哪一次巨大的历史灾难,不是以历史的进步为补偿的。”

灾难不是摧毁一切,灾难中有凤凰涅盘,灾难中有很多新因素在生长,灾难中摧毁的东西不一定都是灾难的,灾难中要摧毁很多腐朽的问题,本来已经朽掉了,要摧毁它。

06

结语

我们无法规避灾难,“非典”我不想要、新冠病毒我不想要,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我不想停工,我不想退订单,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它来了。

我们的选择是它来了,道路由我们选择,我们怎样应对、前进、获胜,主动权操之在握。

很多因素我们无法左右,但是我们的命运依然能够左右,我们能够通过我们的努力、奋斗,通过充分利用中国现有的给企业发展提供所有有利因素,我们一定能够从灾难中挣脱出来,获得更大的发展。

灾难不由我们选择,道路却由我们开辟!


最新评论

muye520 发表于 2020-4-25 21:54:31
不错,我们不想出这个头,但是已出头了
kevincen 发表于 2020-4-26 00:05:55
一场疫情,让世人看清了很多事实。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