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美国又去炸叙利亚了,叙利亚到底惹谁了?

发布者: maitian | 发布时间: 2021-3-5 13:36| 查看数: 134| 评论数: 0|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来源:九边(ID:ertoumu893

就是这两天美国又把叙利亚给炸了,后台有小伙伴让博主给讲下这事的前因后果。

其实这次军事行动跟叙利亚关系不是特别大,主要是针对伊朗的。美国想简单向伊朗示下威,可是又不敢去伊朗炸,那样他们之间的麻烦基本无解了;于是跑到叙利亚炸了下它境内的伊朗势力,教训了伊朗,又恰到好处不至于完全翻脸。

估计叙利亚内心崩溃了,拜托,你们那俩搞事,跑我地盘上轰炸来了,还有王法吗?还有法律吗?

事实上并没有。如果有,中东那些领导人和美国的所有决策者都够枪毙20次了。

叙利亚内战从2011年就开始了,打到现在,国内都快被打成废墟了,稀碎一地。但是很多小伙伴都说对叙利亚这个国家不是很熟,那今天就来讲一下,把这事的前因后果都说清楚。

1

无奈的叙利亚

首先,叙利亚有个天生的缺点,那就是地理位置不好。

一句话说,就是美丽的叙利亚坐落在一个欠揍的地方。

叙利亚虽然只有湖北省那么大,人口也不过2000多万,但是却位于五海三洲之地,妥妥的战略要地,历史上就打来打去没完没了。到了现代进入石油时代,叙利亚又是中东这个油库和欧洲的链接枢纽,看起来更欠揍了。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以前就被到处倒手,谁强谁揍它;到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又被倒手给了法兰西。

1946年,叙利亚人终于获得了独立,但是缺乏一个强有力的中央政府,国内政党多如牛毛,而政党内部的派系更是比牛毛还多,再加上无数的境外势力,天天都比三国还乱。

从1946到1970年的24年间,叙利亚一共发生了21次政变,平均每年0.87次。老百姓到最后都习惯了,如果今年没发生政变,那肯定是在酝酿政变;过完年大家就放下手头工作,翘首以盼等政变,弄不好还跳脚大骂,怎么还不政变?是不是你们偷摸政变了?

而这一情况的扭转来自于1970年政治强人阿萨德的上台,也就是现在的那个阿萨德他爹。

阿萨德家族属于阿拉维教派。如果不知道什么叫阿拉维,也不要紧,只要知道这玩意被归在了什叶派;如果不知道什叶派是个啥,更不要紧,就记住他们在中东是少数派就行了。什叶派人口大约是叙国内人口的12%,妥妥的少数派。

中东地方不大,矛盾挺多。主要有俩矛盾,一个是阿拉伯世界和以色列之间的冲突,另一个就是逊尼派和什叶派的冲突。英国把中东拆得比猪肉摊子上的猪肉都碎,并且塞了一个以色列回去继续捣乱,目的就是要形成如今的格局。

那个阿拉维派人少,所以长期被占多数人口的逊尼派歧视和打压,只能混迹在社会的底层,要么是贫农,要么是仆人,活得相当惨。

那为啥出身少数派的阿萨德能掌握政权呢?这跟法国人有关。西方殖民世界几百年,武力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一堆殖民小技巧,比如要在一个地方扶持代理人,肯定是找少数派。少数派势单力孤,得势之后依旧岌岌可危,只能是依赖殖民者撑腰,容易控制。

于是出身少数派的军事强人在法国人的支持和自己奋斗加持下,竟然慢慢爬上了叙利亚头目的位置。

1966年,在叙利亚的第13次政变中,表现优异的阿萨德被授予了国防部长,成为了实权大佬。

跟其他中东大佬一样,在1970年末,阿萨德发动了“纠正运动”,把权力道路上的最后一块拦路石也抓了起来。

到了第二年三月,作为唯一的候选人,阿萨德以99.2%的得票率当选为叙利亚总统。两个9的纯度显然让阿萨德不太满意,就进一步抓了抓思想工作,之后的得票率就变成了99.9%。

1967年的第三次中东战争,苏联人认识到了经营中东的重要性,开始大量援助埃及和叙利亚,向埃及、叙利亚两国分别提供了17亿美元和10亿美元的军事援助。

阿萨德上台之后更是紧紧抱住了苏联这条大腿。1971年到1978年之间,阿萨德七次访问苏联,就像是每年去述职一样。从那时候起,叙利亚就被认为是苏俄的地盘。

叙利亚本来跟埃及和苏联走得都很近。然而在1972年,埃及和苏联掰了,埃及驱逐了苏联的军事顾问,还邀请叙利亚组建阿拉伯人自己的反以阵线。不过经历过阿拉伯联合共和国的阿萨德非常清楚,埃及相比于苏联就是个弟弟,人家苏联有坦克有飞机有导弹,你埃及有啥?木乃伊啊。

经历过考验之后,叙利亚跟苏俄的关系更紧密了,被西方默认划到了苏俄地盘里。

苏联人觉得这个儿子忠心耿耿,跟反骨仔埃及不一样,所以更加迅猛地给叙利亚发武器,顺便还发了3500名军事顾问。

随着80年代后期苏联的经济持续低迷,对叙利亚的支持变得有心无力。加上国际油价涨不上去,叙利亚的日子那是相当不好过。1984年,叙利亚国内有7000多名苏联的军事专家,而从1985年往后,这个数字只能维持在4000左右。

苏联这条大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瘦了下去,阿萨德觉得靠人不如靠己,就在1986年跟伊拉克重新修复了关系,然后又在黎巴嫩问题上占了不少便宜。

随后阿萨德进行了一波经济改革。到90年代,农业的迅速发展和产油量的提升使得叙利亚GDP增长率到了7%,缓解了当时内忧外困的局面。阿萨德成功地给自己的政权续了命。

既然苏联靠不住了,凭借自己的小身板恐怕不是美帝恶势力的对手。于是1991年的海湾战争就成了叙利亚的投名状,主动靠近美国,积极配合美军的行动,端茶倒水、牵马带路,指哪打哪,绝不含糊。

不过跟美国的关系一直也不温不火,叙利亚索性继续强化跟俄国的关系。

尽管阿萨德各种讨伐异己,但是社会整体很稳定,因为那时候叙利亚也在搞计划经济,老百姓都在国企里上班,有不少人收入不高但也不至于过不下去,怨气并不大,没人跟着反对派搞事,整体还算稳定。

2

乱局初现

2000年阿萨德死了,但是他的政权没有完犊子,继承人是他的儿子巴沙尔·阿萨德。

巴沙尔是阿萨德的二儿子,从小到大,他并不是继承人。他哥哥都一直被当作太子培养,而巴沙尔则继承了他爸爸小时候的梦想,想当个医生。他很小就去伦敦攻读医学博士,受了全套的西式教育,这哥们和他老婆都操着一口流利英式英语。英国一度很喜欢这对夫妇,还准备给他们授个爵士来着。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多说一句巴沙尔他老婆。这女人其实算英国人,出生伦敦,从小接受英国教育;嫁给巴沙尔之后,本来准备在英国继续上班,然后莫名其妙就回中东过上了刀口喋血的刺激生活: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在1994年,巴沙尔的哥哥死于车祸了。王储没了,巴沙尔被紧急召回叙利亚,学习开坦克。

老子开飞机,儿子开坦克,舒克贝塔一家亲。

一个拿手术刀的就这么突然握上了坦克方向盘。反正握上了,这就是标准的储君培养流程,军方和情报部门,总得控制一个。蒋经国当初就是军警宪特一把抓。

老阿萨德去世的时候,巴沙尔只有35岁,还是顺利接班。

巴沙尔接手的叙利亚情况并不好,体制的僵硬导致八年时间从国外流进来的外资只有10亿美元。

而叙利亚在黎巴嫩的驻军也招致国际上越来越多的谴责和制裁。阿萨德的遗产清单里,有专门给宝贝儿子留下的生化武器,那反而成了叙利亚被制裁的把柄。

不过也算穆圣在天有灵,保佑叙利亚,巴沙尔也并不是啥玩意不会的富二代菜鸡,毕竟一个不想当总统的坦克手不是好医生。

上台伊始,巴沙尔就开始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从国外弄钱、建设民生工程,顺便释放一些政治犯,全国范围搞打老虎拍苍蝇的活动。最重要的,叙利亚以前是计划经济,现在也要走市场经济的道路了--这件事我们非常眼熟。

这一波操作让叙利亚的经济走出了一根大阳线。2005-2008年,叙利亚的外贸每年以20%的速度增长,国内生产总值更是从240亿美元飙升到405亿美元。到2009年,叙利亚开始申请加入WTO,巴沙尔雄心勃勃地想要把首都大马士革打造成区域金融中心。

但是叙利亚以前搞的是一种类似苏联那种国企性质的经济模式,现在要搞自由经济了,也搞了一轮大下岗,下岗那些人痛苦不堪。当时的操作太过激进,大量老百姓直接就被抛到社会上去了,国家不给兜底,所以痛苦不堪。

不仅如此,跟苏联当初的改革一模一样,叙利亚的改革也造就了一个巨大的官僚资本阶层,也就是以前管工厂的是官僚,现在工厂私有化了,官僚直接变成经理,并且还跟其他官僚保持联系。唯一受害的就是被裁撤的普通老百姓。

比如2009年的时候,叙利亚就拥有2100多万人口,有工作的人群中又有七成人每月收入少于100美元。

按照当时的汇率,100美元是683块人民币,当年我国的人均GDP是26179块,你们体会一下叙利亚人民的收入水平。再加上2008年的经济危机,一波暴击把叙利亚推到了火山边缘。

更离谱的是,失业率一度达到了恐怖的20%,全国有70万户家庭没有收入,受波及的人群达到了350万。这就相当于国内有350万个火药桶,一旦被外界加热,就会爆炸。

这也是江湖上一直流传的一句话,国家转型期是最危险的,往往不转会死,一转死得更快。大清就是改革失败死掉的。

改革期没有不乱的,如果这个时候没爆掉,挺过去,可能就好了;压不住,就直接崩了。

事实上当时被“阿拉伯之春”摁在地上摩擦的几个国家都有这个问题。看似经济增长贼快,但是很多民众生活问题并没有什么实际性的改善,而且大量年轻人到了城里,却提供不了工作,这种情况很容易发生大乱子。

更关键的是,巴沙尔接受西方文化熏陶,觉得政治方面的放开,允许反对声音的成立和存在,就能提升幸福感,所以在政治上也放得很开。这一时期被西方国家称之为“大马士革之春”。

但是巴沙尔很快就发现自己太年轻,自己在英国看到的那些东西,到了中东的土壤上开花结果,长出来的却是个怪物。一顿折腾后,本来以为会过上英国人一样的生活,没想到国内也越来越乱,情急之下,这个曾经的西方信徒又对反对派开始了镇压。

他哪知道,英国早期也经历过一波又一波的动乱以及砍掉国王脑袋的革命,持续折腾了几百年才确立下来了现在的体制。这条路哪有那么容易。

但是革命的种子已经埋了下去,这波人迅速转入了地下活动,并且跟西方搭上了线;西方也着急彻底摧毁这个俄国在中东的最后一个堡垒。双方一拍即合,钱和顾问就上来了。

不少老百姓对政府意见也很大,觉得跟着现在的政府吃不上饭,不推翻你留着过年?

3

外部格局

在对外方面,巴沙尔一心继承老爹和美国交好的政策,但是天不遂人愿,先是911,然后又是伊拉克问题,让两国关系彻底破裂。

当时美国政府天天放话要打叙利亚,又是经济制裁,又是外交制裁。

被美国整得睡不好觉的巴沙尔,想尽一切办法通过各种手段给美国暗送秋波,但是美国知道叙利亚跟俄国伊朗的关系,所以对叙利亚的各种示好无动于衷。

看着跟美国一直没啥进展,所以巴沙尔在2005年的时候就亲赴俄罗斯,请求普京大大能支援自己一下,看在两国交好这么多年的份上,务必拉兄弟一把。下图是他们夫妇2005年冬天在俄国: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此时普京已经领导俄罗斯人民奋斗了五年,非常担心如果继续在中东问题上一味退缩,俄罗斯就连牌桌都上不了了。

更关键的是,叙利亚作为中亚枢纽,资源国的很多能源管道都是从这里通过的,如果叙利亚丢了,俄国今后脖子上又多了一道枷锁,越过越憋屈。

所以叙利亚就成了俄罗斯眼里最后的阵地。普京先是免除了叙利亚七成的历史遗留债务,剩下的还给叙利亚办了按揭;其次加强了两国贸易往来。从2004年到2008年,双边贸易额增长了十倍。

从此,叙利亚跟着俄国混上了,也彻底把西方给得罪了,事情也滑向了没法解决的境地。

4

革命

2010年,阿拉伯之春爆发。这股“倒春寒”很快就光临了叙利亚。

2011年1月,叙利亚爆发了大规模的反政府示威活动。示威过程中发生冲突伤亡,以此为借口,八月份的时候,西方各国先后发布声明,要求巴沙尔卷上铺盖牵上狗,麻溜地下台滚蛋。

这个要求遭到巴沙尔拒绝后,西方开始到处煽风点火,训练军队。到了2012年下半年,各方支持的力量迅速拿起武器,开始了混战。战火席卷整个叙利亚,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打成了一锅粥。

跟利比亚一样,想尽快解决叙利亚问题,西方世界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己上,快准狠地把执政党干翻,然后搞个自己的代理人上去。

2011年9月,故伎重演的西方诸国在联合国想要通过对叙利亚不利的提案。除了俄罗斯投了反对票之外,兔子也罕见地投了反对票。

我们知道,联合国五大善人都拥有一票否决权,我兔在否决权的使用上一向非常谨慎。从1971年至今,在国际事务上一共只使用过13次,但是仅仅在叙利亚问题上,我兔就用了6次。支持力度称得上空前,绝不绝后就很难说了。

既然五大善人里有俩都左拦右挡,那就只能扶持代理人打了。

美国、土耳其、沙特等国争相向反政府武装提供支持。

看起来叙利亚是在搞一场内战,实际上已经演变成大国博弈的平台。跟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的西班牙内战似的,苏联和德国都派出了部队直接参战,各国也都派出志愿兵前往西班牙。咱们教材里的白求恩大夫,他是加拿大人,先去参加了西班牙内战,失败后,才来到中国。

所以叙利亚内部几十个派系基本都有背景,比如打响反抗第一枪的就是土鸡支持的“叙利亚自由军”。

叙利亚变成了一个大棋盘,各个武装就是棋子,而大国们就是下棋的人。

当然,巴沙尔跟他爹经营了几十年的叙利亚也有不少朋友,比如上文说的什叶派之弧。有钱的出钱,没钱的出人。

以什叶派领袖自居的伊朗,除了派遣军事顾问、雇佣兵、志愿兵,还给与了大量的经济援助。伊朗为了支持叙利亚可以说下了血本。

在乱局当中,恐怖组织也来搅局。基地组织的一支分舵ISIS自立门户以来迅速地壮大,并且一度受到美国和土鸡的支持,这俩本来是准备把这支黑暗力量变成手里的一把利剑。ISIS一度控制了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大片区域,领土超过10万平方公里,区域内人口达到1200万。

更过分的是,这个组织一度想建国。这个行为相当的过分,简直打了所有国家的脸--我们围剿恐怖分子这么多年,竟然还把你们剿灭成一个国家了?

最过分的是,尽管美国和土耳其私下里没少支持ISIS,但是这个ISIS竟然是个原教旨组织。后来它基本失控了,尤其美国没法控制,跟土耳其倒是一直勾勾搭搭。

2014年,美国在伊拉克拉开了打击伊斯兰国伟大事业的序幕,之后又在叙利亚境内支持敢打敢冲、脑子单纯的库尔德人,组建了库尔德武装。

在反恐过程中立下汗马功劳的库尔德人,实力逐渐膨胀了起来,仗着跟美国人交好,又有美国驻军,奋斗的目标也从保卫家园变成了裂土封疆,准备弄个自治区,自己说了算。

这个想法得到了美国民主党大佬们的支持,毕竟中东只要更碎一些,就能更乱一些,乱了才有操作空间;大家都铁板一块,第一件事就是把美国赶出去。再把那个图放上来,库尔德人的地盘就在叙利亚、伊拉克和土耳其三国边境附近: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所以一旦叙利亚的库尔德人自治成功,那一带的库尔德人都会起来闹事,尤其土耳其境内的库尔德人必然也起来闹,足够把土耳其搞得鸡飞狗跳精神崩溃生活不能自理。

既然能搞倒土耳其,一心想遏制土耳其在中东坐大的俄罗斯也对库尔德人寻求自治表示了支持。美俄两大强权竟然达成了共识,库尔德人奋斗千年的建国梦竟然在天边若隐若现。

不过土鸡不愿意啊,你俩搁这儿干哈呢?在我家门口扶持个流氓是准备骚扰我媳妇吗?

奥巴马时期土耳其不满意也只能忍着。到了川总上台,尽管任期只有四年,事没少办,其中就有他跟土耳其做了什么交易,把库尔德人卖了一个好价钱。

美国人刚从叙利亚撤军,土鸡便挥师南进。对叙利亚北部地区的库尔德武装一顿猛捶,从叙利亚北部地区硬生生划出来一个与以色列国土相当的安全区域,库尔德人的千年建国梦又一次被大国给粉碎了。

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俄罗斯也没有闲着,重建了在叙利亚的军港和空军基地,随后又修建大型后勤基地,又是派战机又是送顾问,态度非常坚决。

说到这里大家可能纳闷了,一个破基地,至于嘛,大这么兴师动众,划得来吗?

其实到这个时候,已经不是划不划得来了,而是普京必须强硬,因为俄罗斯周围的那些传统势力范围都蠢蠢欲动,比如乌克兰、格鲁吉亚,甚至最亲密盟友白俄罗斯也不安分,如果普京虚了,可能其他边境国家也跟着崩了。

所以保住叙利亚是俄罗斯的一种态度,给周围的人看的,老子尽管不如以前,但是谁要惹上门照样打断他的腿。这样反而能减少冲突,这就叫以战止战。

2013年,叙利亚政府军弄出了“化学武器事件”,美、法等国政府趁机想对叙动武,俄罗斯赶紧跑出来当和事佬,一通斡旋之下稳住了局势。

2015年是巴沙尔的至暗时刻。在反政府武装和伊斯兰国的夹击下,政府军和反对派在几路对线中都失败了,伊斯兰国的武装甚至已经开到了大马士革的郊区,巴沙尔政权危在旦夕。

巴沙尔明白单纯依靠自己和什叶派的穷兄弟,就只有完蛋这一条路走,赶紧再去找普京大大。

2015年9月30日,应邀前来的俄罗斯对叙境内的“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目标发动空袭。在俄空天部队支援下,叙政府军不仅把反政府武装赶出了大马士革,而且一举扭转了战争的颓势,可以说,普京力挽狂澜,救下了叙利亚。不过在国外一般认为是兔子和俄国一起努力的结果。

到2017年3月,俄罗斯宣布从叙利亚撤军。这期间,俄方共动用60000多名军人,消灭了87500多武装分子,帮助叙利亚收复了95%的领土,测试了包括战机、地对空导弹系统和巡航导弹在内的两百多种新武器。

2016年底,叙政府军攻克反对派的大本营,战争局势逐渐变得明朗起来。而且不知道川总跟普京搞了个什么协议,美国人迅速溜了,相当于进一步确认了叙利亚是俄国的地盘。

其他国家眼瞅大局已定,减少了对叙利亚反对派的投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反恐上。

这下伊斯兰国算是寡妇死儿子--没指望了。

参与军事打击“伊斯兰国”的国家超过了20个,地球上几个话事人非常难得地联合在一起搞同一个项目,这谁能顶得住?

最终在2017年,这个破组织被干死了。

不过这个组织更像“比特币”这样的去中心化组织,组织头目没了,那种思想却变成了这个世界的一部分,鼓励越来越多心怀不满的人去搞坏事。

多说一句,跑去叙利亚参加极端组织的欧洲人,大部分都是中东移民到欧洲的“移二代”。他们的父母跑到欧洲,他们出生在欧洲,接受了欧风美雨,可是跟社会格格不入,欧洲社会也不完全接纳他们。这些人心里持续压抑,很容易被极端思想给洗脑。比如当初有四个德国汉堡公民投靠了本拉登,他们几个是完全西化的中东移民,所以根本没受到怀疑;后来他们去操办了劫持飞机的操作。

根据2014年欧盟披露的数据,当时欧盟至少有2000多人前往叙利亚。其中一大部分都是参加了极端组织;而且这些人呈现了低龄化的趋势,主要集中在30岁以下。前往叙利亚的武装人员来源国就达到了恐怖的83个,遍布世界各地,除了南极洲没有派企鹅去之外,剩下的各洲都有人员卷入其中。

事实上对欧洲国家来说,最糟糕的是这些被洗脑后的人一旦回国,会在国内继续折腾。

2015年法国就发生了多起由叙利亚回国人员发起的恐怖袭击事件。伊斯兰国虽然完蛋了,但是清除恐怖余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也算是西方国家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5

没有结束的结束

到了2019年,叙利亚政府军胜利的迹象已经非常明显,和平的曙光已经展露。

二战之后,中东地区是战火最多的地区,民族冲突、宗教冲突充斥在中东的各个角落。当然,地下埋藏的石油资源也是引发冲突的巨大的原因之一。

中东人一再自己先陷入内乱,然后再招来更大的麻烦,超级大国介入,把他们国家炸个稀巴烂。像极了晚清到民国那一段,我们自己乱做一团,让列强一波又一波地上门劫掠。

叙利亚这事看着好像问题不大了,但是一时半会且完事不了。

记得上文我讲过印度的那个“印度寡妇理论”吧,在印度农村,寡妇地位非常低,一旦被强奸,大家就觉得她是个破鞋了,谁都敢去搞一下;越搞地位越低,最后去报警,可能会遭到警察强奸。

国家也一样,如果一个国家战乱不止,大家习惯上就觉得这个国家已经是个破烂了,既然已经破成那样了,我再踢一脚没啥问题吧?

比如这次美国为了逼迫伊朗,就去把叙利亚炸了。叙利亚心里估计一百万只草泥马奔过,然而并没有什么用。你都烂成那样了,西方国家觉得战机油钱都比炸毁的建筑贵,人家都不抱怨,你抱怨啥?

所以吧,一定不要乱,尤其不要自己先乱了,那样真是万劫不复的操作。


最新评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