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活着》中三句话,写透人生三重境界,看懂才算没白活

发布者: scarecrow | 发布时间: 2021-1-22 12:24| 查看数: 133| 评论数: 0|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作者:洞见·许朝暮

学会珍惜当下,方能不负此生。



♬ 点上方绿标可收听洞见主播云湾朗读音频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听过这样一句话:

“如果你已经体会过命运的无常,就一定要读一读余华的《活着》。”

《活着》讲述了一位叫福贵的老人,生命中所遭遇的不幸。

年少轻狂,败光家业;中年失意,丧妻丧子;老年凄凉,孑然一身。

他历经世间沧桑,痛失所有希望之后,没有颓然倒下,而是坦然接受命运给予的福祸,找到了活着的意义。

在他坎坷却昂扬的一生里,我们可以窥见人生的三重境界。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少年去游荡,蹉跎岁月。

徐福贵是远近闻名的富家少爷,也是游手好闲的浪荡子。

父亲恨铁不成钢,训斥他没有光宗耀祖。

福贵却不以为然,凭什么放着好端端的日子不过,去想那些累人的事?

父亲管不了,母亲劝不住,他一见钟情娶回来的妻子家珍,也拴不住他的心。

家珍生下女儿凤霞,又怀了儿子有庆,福贵却嫌弃她怀孕的样子难看,三天两头就往城里的妓院里钻。

路过老丈人家门口时,他还嚣张地骑在青楼女子的背上向老丈人问好,老爷子颜面尽失,差点气出病来。

为了点醒福贵,家珍特意为福贵做了四道各不相同的菜,每道菜的下面都埋了四块形状大小相同的肉。

无非是想告诉他,女人表面看起来各不相同,本质上没什么区别。

道理福贵都懂,但他就是管不住自己的欲望,填不满内心的空虚。

母亲爱着,妻子疼着,家有良田百顷,福贵无忧无虑,终日纵情享乐,沾染上了赌博的恶习。

他屡屡输钱,没钱了就偷母亲和家珍的首饰,后来干脆赊起了账,不知不觉间就掏空了家产。

最后一次赌博时,家珍大着肚子跑来找他,跪在地上求他回家。

可他已经赌红了眼,不耐烦地训斥道:“你给我滚回去。”

福贵忘记了家珍肚子里的孩子,当众对她拳打脚踢,把她扔到了大街上。

那天,家珍哭着走了十多里夜路,独自回了家,福贵也输得一塌糊涂,败光了财产。

仗着未来还长,福贵不加节制地享乐,终究自食恶果。

正值芳华时,谁不曾像他一样,以为前方是坦途,相信身后有退路,只想仗剑走天涯。

但人生是一场春种秋收的过程,只有耐得住寂寞,才能守得住繁华。

该奋斗时只顾潇洒快活,未来必将颗粒无收,缅于安逸、耽于享乐,今后要加倍用泪水和汗水偿还。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中年低头掘藏,扛起责任。

一夕之间,福贵就从富家少年变成了穷光蛋。

父亲气得大病一场,卧床三天不起。

为偿还赌债,父亲变卖了地产和祖宅,几代人积攒的财富仅换来了三担铜钱。

福贵挑着沉重的铜钱去城里还债,一路上走走哭哭,悟到了赚钱的千难万难。

紧随贫穷而来的,是接二连三的打击。

一家人刚搬进村头的破茅屋,父亲就因体力不支摔死在了村口。

父亲死后十来天,岳父便上门宣布与福贵家一刀两断,敲锣打鼓地抬着轿子将家珍接了回去。

好端端的一个家,像被砸碎的瓦罐一样四分五裂。

母亲头发都白了,还要蹒跚地迈开一双小脚,学着干从没干过的体力活。

女儿凤霞才五岁,也天天跟在奶奶身后一起去挖野菜。

福贵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决心痛改前非,为体弱的母亲和年幼的女儿遮风挡雨。

他低声下气地向龙二求来五亩地,没日没夜地在田里耕作,不小心用镰刀把手脚割破流血也不喊疼。

虽然日子过得又苦又累,但福贵的心里很踏实,母亲也常劝他:“人要是活高兴了,就不怕穷。”

半年后,城里的家珍生下了有庆,她割舍不下丈夫和女儿,带着有庆一起回来了。

一家人终于团聚,福贵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但好景不长,福贵的母亲积劳成疾,他去城里找郎中时,被抓去当了壮丁。

战场上,每天都有人横死在荒山野岭,枪炮声、惨叫声成了他挥之不去的噩梦。

看到逃跑的同伴一次又一次被抓回来,他吓得不敢反抗,跟着队伍风餐露宿,一路向北。

后来,福贵被解放军释放,赶了几个月的路,风尘仆仆地回到了家乡。

一别两年,物是人非,母亲早已去世,凤霞因高烧变哑,当初夺走自己家产的龙二,也因“地主”身份被枪毙。

从战争中拣回一条命,又阴差阳错逃过一劫,福贵大难不死,更加珍惜身边的亲人。

只是日子照样过得辛苦,为了让有庆上学,福贵将凤霞送到别人家做了女儿。

几个月后,凤霞思念父母和弟弟,深夜偷偷跑回了家。

福贵也舍不得女儿,可家里穷得揭不开锅,他只能强忍眼泪把凤霞送回去。

回城那天,他背起凤霞赶路,凤霞的小手紧紧攥住他的肩膀。

那一刻,福贵的心底涌出了无限温情,以及身为父亲的责任感。

他不愿再做生活的逃兵,带着凤霞原路返回,并郑重地承诺:“就是全家都饿死,也不把凤霞送走。”

此后,福贵努力养家糊口,起早贪黑下地干活,挑着担子进城卖菜,把一双儿女抚养长大。

嚣张跋扈的浪荡少爷,被生活和岁月打磨成了负重前行的赶路人。

一个人迈向成熟的转折点,就是风霜雨雪来袭时,发现无人可依,无处可退的时候。

父母日渐老去,无力为我们守住安逸;孩子尚且稚嫩,需要靠我们顶住风浪。

于是,唯有把人生从“任性”过渡到“责任”,把自己活成参天大树,方能筑起整个家的屋檐。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老年做和尚,淡看生死。

身处时局动荡、物质匮乏的年代,福贵一家的生活举步维艰。

凤霞不能说话,却勤劳能干,除了洗衣做饭、操持家务,还能跟他们一起干农活。

有庆年纪还小,却乖巧细心,天不亮就起床割草喂羊,再跑二三十里路去上学。

享过短暂吃穿不愁的福,也受过长期忍饥挨饿的苦,幸好身边有彼此的陪伴。

然而,接踵而至的灾祸,逐渐熄灭了这个家希望的火苗。

家珍因劳累和营养不良,患上了软骨病,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福贵只能含泪把家珍接回家照顾。

有庆在读五年级,被学校叫去给难产的县长夫人输血。

医生为讨好县长,把有庆的血抽干了。

噩耗传来,福贵心如刀绞,发疯似地到医院大闹一场。

看着有庆瘦小冰冷的尸体,福贵一夜白头。

但儿子没了,还有女儿,还有家,生活总要继续下去。

他和家珍为凤霞张罗了亲事,把她嫁给了在工地干活的二喜。

婚后,二喜把他们当亲生父母一样孝敬,主动帮忙翻新茅屋、打理农活。

凤霞找到一个好归宿,家里也多了半个儿子,苦日子眼看就要熬出头了。

不料,凤霞生孩子时,因难产大出血死了。

家珍悲痛欲绝,病情加重,没过多久也撒手人寰了。

二喜独自拉扯着凤霞留下的儿子,也在一次施工事故中意外离世。

几年后,年仅7岁的外孙,也因吃毛豆噎死。

倏忽之间,身边的亲人一个个悄然离去,只剩福贵一人形单影只留在人间。

此时的福贵,苦得连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了。

经历了大起大落,看遍了世事无常,福贵最终也看淡了人间生死。

家珍去世时,他平静地说:“她死的很好,死得平平安安,干干净净的。”

之后,他买下一头待宰的老牛,取名为“福贵”,在凄清的岁月中与它相依为命。

每当夕阳西下,福贵就会牵着牛回家,边走边唱:少年去游荡,中年想掘藏,老年做和尚。

这一生明媚也好,潦倒也罢,暮年回首,方能明白功名利禄都是过眼云烟,爱恨嗔痴终将云淡风轻。

幸福与苦难交织,悲伤与欣喜错落,就是平凡人生的常态。

正如余华所说:

“活着是一种过程,生命只是活着,无论幸福或者不幸,都需要我们去经历,去面对,活着,生命才有意义。”

万物生死共济,不去计较得失,在有限的生命里努力活着,就是最大的幸运。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卡耐基说:

“人生如行路,一路艰辛,一路风景,你的目光所及,就是你的人生境界。”

生命就是一场绚烂又短暂的轮回,从破土而出,到光彩夺目,最终残落回泥土。

年少时,我们为自己而活,不惧天高地远,跋山涉水地四处闯荡。

中年时,我们为他人而活,顶住狂风骤雨,步履维艰地匍匐向前。

晚年时,我们只为活着而活,看淡得失成败,从容豁达地姗姗离去。

在岁月的变迁和生活的磨砺中,我们终将完成摆脱稚嫩、走向成熟,再拥有豁达的过程。

前路漫长又未知,无论正处于哪个阶段,去用力奔跑,去放声大笑,学会珍惜当下,方能不负此生。

与朋友们共勉。


最新评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