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移动社区

搜索

女到中年,靠谁都没用

发布者: 麦田守望者 | 发布时间: 2020-10-31 15:43| 查看数: 63| 评论数: 0|



作者:洞见·梦舒

成年人的世界,哭和笑都不是情绪,而是武器。



♬ 点上方绿标可收听洞见主播亚楠朗读音频



很多金庸迷都说,金庸笔下的女主中,最爱的是黄蓉,最惋惜的也是黄蓉。

爱的是《射雕英雄传》里那个娇俏少女,古灵精怪,敢爱敢恨。

惋惜的是如此精彩的女子,到了《神雕侠侣》,竟变得多疑猜忌、自私护短,宛如一个普通的庸俗妇人。

连倪匡都扼腕痛惜:“少女时代的黄蓉那么可爱,一到中年就非常不可爱了。”

可真正到了为人妻为人母的年龄,才明白了原来那些不可爱的背后,都是中年黄蓉的举步维艰。

原来 “蓉儿”和“郭夫人”之间,隔的不仅是岁月,更是生活。



没了指望,就把自己活成倚靠。

初读《射雕英雄传》时,特别惊讶黄蓉识人的果断和随性。

只因一顿饭的慷慨,她就认定了萍水相逢的郭靖是忠厚之人,从此托付终身。

因为江湖上的传言,她相信洪七公秉性正直慷慨。

明知道对方武功盖世,却敢当面耍小花招。

她精心烹制出一盘盘美食,引诱得洪七公向往不已,又自觉欠情。

终于如黄蓉所愿,向郭靖传授了绝世武功。



可到了《神雕侠侣》中,黄蓉再不复少年的明决爽快。

除了父亲、丈夫和女儿,她似乎对任何人都心存猜忌。受她猜忌最深的,就是杨过。

杨过的生父杨康生性狡诈,又是间接死在黄蓉手里,黄蓉对杨过一直怀有戒心。

她虽同意收养杨过,却对杨过百般提防,逼得杨过不得不转投全真教,遭遇不少磨难。



初读时只觉得黄蓉多疑而可厌,读到后面,才明白她的苦心。

为少女时,黄蓉有足够的底气肆意天真。

因为她的父亲是黄药师,师父是洪七公。

无论遭遇多么险恶的处境,总有两大高手在后面作为依靠。

然而人到中年,黄药师远走江湖,洪七公早已逝去。

再无人为她遮风挡雨,反而是她要殚精竭虑,去护住憨厚依旧的丈夫,莽撞冒失的女儿。

因为偶然的机会,杨过得知父亲因黄蓉而死,就满怀怨恨,阴谋刺杀郭靖夫妇。

郭靖只顾沉浸在重逢的欢乐中,坚持与杨过同榻而眠,毫无防备。

若非黄蓉保持警觉,及时洞察阴谋,也许一家人都将丧生于杨过剑下。



网上曾有人说:

“如果说中年男人的艰难是周围都是依靠他的人,却没有人可以让他倚靠,那么中年女人的艰难就是满屋子都是要她照顾的人,却无人可以照顾她。”

前段时间读杨绛先生的《我们仨》,不禁感慨万千。

杨绛原本家境优越,是娇宠的小公主。

嫁给钱钟书之后,发现丈夫虽然才华横溢,但是生活自理能力很低下。

杨绛一边坚持自己的创作和学术研究,一边勇敢挑起家庭的重担。

她对花费精打细算,对丈夫和女儿细心照料,这才保障了家庭顺利运转。

连婆婆都赞她:“笔杆摇得,锅铲握得,钟书痴人痴福。”

杨绛曾骄傲地说:“我最大的功劳,是保住了钱钟书的淘气和那一团痴气。”

一腔深情的背后,是一日日被烟火琐事磨出来的坚强和刚毅。



少年时,谁不是恣意明亮,率性而为。

长大了才晓得,原来所谓的岁月静好,只因有人替我们负重前行。

可岁月如风流逝,父母一日日老去,再无力护住这方寸世界。

儿女尚且稚嫩,唯有躲在我们的羽翼下才能安然成长。

已无人在高处遮风挡雨,只能把自己活成参天大树。

再无人在前方保驾护航,便让自己掌舵去乘风破浪。



磨平少年的性子,过稳中年的日子。

去掉主角光环后,《射雕》中的黄蓉其实是个任性而跋扈的少女。

她年幼丧母,十几年来与父亲黄药师相依为命,黄药师对她极是疼爱。

可黄蓉却因为父亲的几句呵斥,就负气出走,丝毫不顾黄药师会因此伤心焦急。

柯镇恶是郭靖的大师父,对郭靖恩重如山,郭靖对其十分敬仰。

后来因为误会,性烈如火的柯镇恶视黄药师为仇敌,又骂黄蓉是“小妖女”。

黄蓉虽然看在郭靖的份上,在混战中救他脱险,却始终冷嘲热讽,句句直戳心窝。

更是迁怒抬柯镇恶的两名官军,对他们肆意打骂。



然而到了《神雕》里,黄蓉的行事却收敛了很多,甚至变得有些迂腐和懦弱。

她明知道杨过和小龙女情深似海,也打心底认为,小龙女这般夭矫不群的人物,本不应受世俗规矩所束缚。

却因郭靖反对,也担心别人的嘲笑,还是苦口婆心劝小龙女离开:

“要是你与过儿结成夫妻,别人要一辈子瞧你不起。……过儿呢?别人也要瞧他不起。”

因为此时的黄蓉已经知道,挑战世俗的路有多崎岖难行。

作为一个负责任的长辈,她打心眼里希望自己看重的年轻人,能走得更加平顺。

她爱女心切,救走砍伤杨过的郭芙。

行事时虽十分果断,心中却很是愧疚。

对外人谦卑说出:“全因小妹没有家教,把女孩儿纵坏了。”

换做少女蓉儿,大约宁可蛮缠到底,也不会向外人低头。

可中年的郭夫人已经明白,强词夺理并不能改变真相。

反而是真诚而合理的退让,才有可能解决问题。



《神雕》里的黄蓉,已很少逞口舌之快。

她对朋友谦和,对敌人温文,偶有反击,也只是绵里藏针。

她行事也不再恣意妄为。大多数时候,黄蓉总是再三斟酌,顾虑重重。

看似消磨了锐气,不复少年时的恣睢痛快。

其实是稳妥了心智,去沉着应对真正的难题。

这时的黄蓉,像极了身边那些在职场和生活中艰难跋涉的中年女性。

最常说的是“算了”,最多做的是“忍忍”。

遇到难搞的客户,也不再火冒三丈,而是平心静气,继续沟通努力。

碰到不公的领导,也不会拍案辞职,而是沉着做事,等待下一次机会。

看不惯长辈的生活习惯,已经学会闭眼不看,心中不烦。

改不掉猪队友的种种“恶习”,不知不觉中自己也“同流合污”,颇得乐趣。

当初大过天的意气,到头来都在琐碎烟火里磨圆了棱角。

既然让一尺能风平浪静,便不值得锱铢必较,徒增怒气。

若是退一步就海阔天空,倒不如变通行事,从容自在。



撑不住,就哭一场渡己;熬过了,就微笑去渡劫。

《射雕》里,黄蓉最大的烦恼,莫过于郭靖虽然爱她,却要遵守承诺娶华筝。

在少女的心中,这是迈不过的天堑。

她一度以为:“他这样待我,难道我能活得久长么?”

然而到了《神雕》时代,黄蓉身兼妻子、母亲、前任丐帮帮主三个职责,每日里忙碌不堪,早顾不上谈情说爱。



女儿又鲁莽又冲动,终身大事需要仔细考量。

丈夫一腔孤勇坚守襄阳,繁多军务都要靠她筹谋划策。

丐帮现任帮主鲁有脚忠诚却平庸,所有帮中大事仍然需要黄蓉坐镇。

更糟糕的是,小女儿郭襄刚刚出生,就在战火中落入敌手,吉凶未卜。

丈夫却因身负守城之责,不能出城寻找。



心力交瘁之下,黄蓉大哭一场。

然而哭过了,她终究踏上寻女之路。

一路上,又是合纵连横,又是装疯弄鬼,终于在千钧一发之际,救回了女儿。

之后,她又马不停蹄赶回襄阳同丈夫会和,继续抚养儿女,抗击敌人。



这才是中年女人的人生,总有无数的事要忙,总有无数的关要闯。

每一日都是苦苦煎熬,可每一时都要勉力前行。

想起了前段时间,在武汉地铁口,那个坐地痛哭的职场妈妈。

连续加班一个月,身体和精神已经疲倦到崩溃。

工作做完,突然不知道做什么。

想释放下情绪,却又害怕吓到3岁的女儿。

只有在女儿看不到的地铁站,面对陌生人的拥抱,她才放下顾虑,大哭一场。

擦干眼泪之后,她仍然微笑做回那个坚强的妈妈,可靠的妻子,称职的员工。

成年人的世界,哭和笑都不是情绪,而是武器。

小孩子才奢望有骑士来拯救公主,成年人早就知道,再泥泞的沼泽,都要靠自己跋涉。

外有工作忧心,内有家事煎熬,老人需要照顾,小孩必须教养。

即使再难,也不敢穷,不敢病,不敢死。

每天早起用微笑给自己打气,假装一切都尽在掌握。

直到被最后一根稻草压垮,才卸下伪装,大哭一场。

用眼泪冲刷掉所有的绝望,再重新积蓄起力量,继续微笑前行。





小时候读神话故事,发现无论多厉害的神仙,每隔若干年都要渡劫。

渡过了就更上层楼,渡不过便灰飞烟灭。

长大了才知道,人生比修仙更难。

工作,婚姻,育儿,养老,哪一道都是中年女人躲不过的坎儿。

却没有所谓的修仙心法,能指引你正确前行。

进一步未必是前途似锦,也许只是平凡地活着。

可退一步就是峻岭绝壁,只能背负责任,勉力向前。

中年女人的世界里,早就没有了岁月静好,每一天都是劫后余生。

然而即使身在谷底,也要徒手劈开一条路。

就算已经跌入深渊,也要努力凿来一道光。

木心说:“所谓深渊,下去,也是鹏程万里。”

别沉溺痛苦,别恐惧未来。

你只需笑对生活,终能越过风雨,迎来晴空。


最新评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