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移动社区

搜索

海参崴为什么不被清朝重视?

发布者: wangxiaoya | 发布时间: 2020-10-26 12:52| 查看数: 104| 评论数: 0|



作者:潘文肖

来源:地缘谷(ID:Geo-Valley)

吉林将军所辖的吉林腹地,驻防清军仅3000余人,所需要的米粮仅靠松花江流域的内河运输就可以满足。即使海参崴地位重要,海港优良,清朝统治者也没有动力再去开辟天津至海参崴的运输线 。



校/傲慢的上校 画/听风者 画/地缘谷

符拉迪沃斯托克,是位于东北亚地区的一个港口城市,是俄罗斯远东的经济中心和军事重镇。然而,它还有一个更响亮的名字―海参崴。海参崴在1860年以前,曾是乌苏里江的重镇,也是中国东出日本海的前进基地,更是整个外东北的门户所在,战略位置十分重要。



1899年的海参崴





然而,让人疑惑不解的是,作为天然良港的海参崴地位虽重要,但是在清朝的统治时期却丝毫没有存在感,行政级别甚至低于宁古塔、齐齐哈尔、珲春等内陆城市,这又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呢?

东北封禁体系下被忽视的海参崴

1644年,清军入关,清朝的权力中心从东北向关内转移。但是,作为满洲龙兴之地的东北依然受到清朝统治者重点关注,清朝对东北地区采取了有别于关内省份的封禁政策。清廷对东北的封禁,始于康熙年间,在乾隆时期严厉推行。

清朝在东北设置三个将军辖区,严格管理东北事务





清朝的柳条边就是为了不让关内移民开采

“大清龙脉”的长白山,保护长白山的“参山珠河之利“不被破坏。

为首者枷两月,鞭一百





图源.shutterstock

在封禁政策之下,清朝对生活在东北的各民族,采取分区的管理政策,这也导致了东北各地的人口流动减少。人口流动减少,意味着贸易的萎缩,运输的崩溃,对于海参崴等沿海港口的打击便显而易见。

除此之外,在封禁的政策之下,造成了整个东北经济的落后,甚至是停滞。清朝在人为的阻止了清朝初年自关内向东北的移民大潮之后,东北的人口增长变得十分缓慢,劳动力严重匮乏。无论是近现代工业时代还是封建经济时代,劳动力的多寡,直接决定了经济发展的水平,人烟稀少的东北便难有发展的机会。东北经济的滞后,直接导致了海参崴缺乏广阔的经济腹地,这也是海参崴作为一个天然良港而无法崛起的根本原因,相应的也就不能获得统治者的重视。

而在东北封禁之前,为对付台湾的郑氏政权,清朝在1655年,下令沿海省份“无许片帆入海”,到了1661年,更强行将苏、浙、闽、粤、鲁等省沿海居民分别内迁三十至五十里,设界防守,严禁逾越,实行迁界禁海。

郑成功击败荷兰殖民者,收复台湾





在此影响之下,东北与国内其他沿海省份的海上贸易被迫中断,本身就没有存在感的海参崴更是陷入困境。直到1683年,清政府方才放开海禁,东北与关内沿海各省的贸易方才兴盛起来,海参崴也逐渐恢复了生机。然而,海参崴作为一个渔港的命运也没有被改变。

在东北封禁体系建立之初,由于沙俄的入侵,北部边境变得动荡不安。边境的不安定,致使清朝将主要精力放在驱除沙俄之上。但是,要取得战争的胜利,就要解决兵力补充和后勤保障这两大难题,然而茫茫荒原和冬季长时间的大雪封路,使得兵力的运输和后勤的保障难上加难。

雅克萨之战,还依靠了当地的关外女真民众的人力

和船只来运送大炮和粮饷,

即便如此,还是要用水路运输避免消耗





为了保障后勤运输,清朝统治者下令勘察道路,却发现黑龙江流域发达的水系对运输大有帮助,更重要的是,便于运输红衣大炮等重型武器。有赖于内河水系的发达,清军最终确定以水路为主的运输策略。吉林乌喇、瑷珲、墨尔根等内陆城市因靠近黑龙江,便于水路运输,都先后成为黑龙江流域的政治及军事中心。海参崴由于远离边境,又处在黑龙江流域之外,也就被清朝所忽视。

1685年-1688年,清军为了反击侵略,夺回被沙俄占领的雅克萨,发动了两次对沙俄的反击战,沙俄战败,被迫签订了《尼布楚条约》,东北边境暂时稳定下来,沙俄对东北的侵略也被遏制。

签订《尼布楚条约》





战争结束以后,来自北方的军事威胁减轻,清朝便将主要的精力放在了守护和开发东北之上,照常理推测,身处战略要地的海参崴应该迎来发展的机遇期,然而,海参崴却依然没有摆脱小渔港的命运,这又是什么原因呢?

有清一代,特别是皇太极时期,满族通过吸纳鄂伦春、达斡尔、鄂温克、赫哲等边疆民族加入八旗,壮大了满族共同体,从而增强了自身的军事力量,为夺取全国政权奠定了条件。因此清朝统治者在定鼎中原之后,对东北少数民族的管理尤为重视。

八旗分为正黄旗、镶黄旗、正红旗、镶红旗、

正白旗、镶白旗、正蓝旗、镶蓝旗;

后期因为分封土地世代受袭,战斗力直线下降





八旗军队在三藩之乱中糟糕的表现,使清朝统治者更加寄希望于来自东北少数民族的兵源可以提升清军的战斗力。因此,为了更好的招抚各少数民族,必须在接近各民族聚集地的地方建立起管理机构。于是,处于交通要道、又深入边疆腹地的宁古塔和齐齐哈尔,便成为了吉林和黑龙江的军事政治中心,崛起为东北边疆的新兴重镇。

同时期的齐齐哈尔却发展起来





另一方面,远离蒙古族聚居区,也是海参崴不受重视的重要原因。

清代初期,满清虽然宣称满蒙共治天下,但是自始至终也没有放弃对蒙古各部的戒心。在准噶尔部崛起之后,这种发自内心的恐惧更是日益加深。

康熙二十九年,清军在乌兰布通大败准噶尔军队,当年黑龙江将军的治所就迁至靠近呼伦贝尔草原的墨尔根,以防止准噶尔军队对漠南蒙古再次袭扰。康熙三十五年,清军与准噶尔军队在昭莫多再次爆发激战,噶尔丹再次被击败,仅率数骑逃脱,从此一蹶不振。

清军在乌兰布通大败准噶尔军队





昭莫多之战后,清朝确立了对漠北蒙古的统治。在此形势之下,加强对漠北蒙古和漠南蒙古的统治成为了清朝的首要任务。康熙三十八年,为了便于对蒙古地方的管理,清朝把黑龙江将军的治所迁移到了紧临通蒙要道的齐齐哈尔。这也就是身处苦寒之地的齐齐哈尔可以受到重视,而海参崴被忽视的原因所在。

从瑷珲到墨尔根再到齐齐哈尔,逐渐靠近蒙古





远离渤海运输线,海参崴愈加衰败

清朝初年,东北地区经济凋敝,农业生产滞后,清廷在反击沙俄期间,所需要的粮饷,大部分是由天津卫经渤海海运至盛京(辽宁)三岔口,再依靠辽河、易屯河、松花江所组成的内河运输网运抵黑龙江抗俄前线。在战争结束后,清朝统治者意识到了内河水运的优势,便推动内河运输的进一步发展,最终成为东北地区最为主要的运输方式。

雅克萨之战结束之后,清廷为了充实“龙兴之地”,对关外继续实行单向的海运粮米接济政策。此后,为接济东北,关外的米粮大量涌入东北。自天津至盛京的海运也日渐兴盛,拥有广阔运输腹地和天然良港的锦州便迅速崛起,成为了东北的沿海贸易、航运和金融中心。而此时身处日本海沿岸的海参崴却依旧默默无闻。

清朝时期飞速发展的锦州





在关内米粮接济东北的形势下,吉林所需米粮相对较少。吉林将军所辖的吉林腹地,下设吉林、宁古塔、三姓、白都讷、阿勒楚喀五个副都统和珲春专城驻防,驻防清军仅3000余人,因此,所需要的米粮仅靠松花江流域的内河运输就可以满足。即使海参崴地位重要,海港优良,清朝统治者也没有动力再去开辟天津至海参崴的运输线。况且,恶劣的海况和落后的航海技术,在如此遥远的海路距离,更是让清廷望而却步。



在俄国人手里,却成为西伯利亚铁路的最后一站





清朝康熙末年,东北地区的农业逐渐恢复,除满足本地的需求之外,渐渐有了盈余。但是清朝却依然坚持东北粮食(特别是大豆)禁止外运的政策。随着东北大豆等粮食产量的激增,清朝也不得不放开了对大豆外运的限制,东北的粮食大规模运往关内各省。至此,东北与内地粮米海运贸易流向发生了根本改变,由之前关内输往东北变为东北输往关内各省,两地之间的海运也日益繁荣。处于辽河入海口的营口港又取代锦州,成为了东北的沿海贸易和航运中心。

显然内河航运比较方便





东北丰收的老农民





因此,远离渤海运输线的海参崴自然不能参与两地的运输,自然也不会受到清朝统治者的重视,也就丧失了发展的机会。

19世纪中叶,清王朝陷入风雨飘摇之中,对东北的封禁也日益松弛。加之黄河下游灾害频繁,山东、河北的难民便冲破封禁涌入关内,东北各地人口迅速增长。

数不清的山东人在广场上,期待实现闯关东的梦想,

当时的山东不仅兵灾匪祸严重,更有外国军队入侵,

相比之下,东北算一处和平的膏腴之地





海参崴由于渔业资源丰富,也吸引大量难民涌入,并逐渐成为了乌苏里江沿岸的重镇。即使如此,清政府也没有因此改变对海参崴的态度,反而因流民大量涌入而担心威胁统治。所以,在沙俄入侵前夕,海参崴依然没有摆脱渔港的命运,也没有从根本上获得清朝的重视。

1910年的海参崴,还有许多中国渔民舢板在此捕鱼贩卖





第二次鸦片战争时期,英法联军直逼北京,沙俄则趁火打劫,在1860年与清政府签订了《中俄北京条约》,侵占了我国海参崴在内的乌苏里江以东地域,海参崴的命运就此改变。

咸丰皇帝逃离北京,在避暑山庄批准了《北京条约》





该条约后边界就成了这样





在清朝统治时期不受重视的海参崴,在被沙俄侵占以后,却迅速崛起为沙俄在远东的经济中心和贸易中心,这真是让人扼腕叹息。

飞速发展起来的海参崴





海参崴金角湾大桥





图源.shutterstock

现如今,海参崴依然是俄罗斯在远东的第一大港,而失去了海参崴的吉林也就只能望洋兴叹了。


最新评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