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移动社区

搜索

泰国这两天乱哄哄的在闹腾啥?

发布者: englishfa | 发布时间: 2020-10-24 11:50| 查看数: 81| 评论数: 1|



来源:九边(ID:ertoumu893)

泰国我倒是去过好几次,公务在身,不是特殊癖好。不过说实话,对那个国家印象不太好。

第一次去泰国,当地的司机就跟我聊,他说他是印度华侨,印度有个唐人街,现在已经快空了,里边的人都跑东南亚去做中间商了。

我去了泰国才知道,那地方的华人多到离谱,大部分都是潮汕和福建的;那个英拉,她就有1/4的血统是广东梅州,也在潮汕附近。后来我查了下,泰国华人接近一千万人,这也太夸张了。

司机他们一家子在泰国、柬埔寨、越南和缅甸做导游相关业务。他说了个事让我印象非常深刻。他说如果单纯靠风景,这几个国家吸收不来这么多中国游客。这几个国家故意降低违法门槛,各种违法和半违法业务极其发达,每年大量“狩猎团”飞往这三个国家,一下飞机就有拉皮条的在机场接站。

柬埔寨主要是搞赌博,缅甸主要是搞毒品,泰国搞黄色,越南啥都搞。

政府也看得很开,把这些东西当做“出口创汇”的一条途径;老百姓看得就更开了,有钱不赚王八蛋。后来搜了下,泰国这么个跟四川大小差不多的国家,保守估计有三百万卖淫女,此外还有卖淫男,不男不女的等等,泰国人说是他们有9种性别,我也记不全。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相信,泰国是个很保守的国家,大部分老百姓不能接受女孩暴露在外的皮肤太多,却有这么多色情产业从业者,多么的讽刺。当然了,我们不该站在道德的制高点随地大小便,估计这种事对他们来说也很难以接受吧。

当然了,作为真正放飞想象力的地方,泰国不会只有这么点东西,不然没有竞争力。他们那边叫“鸡鸭鹅”,鸡鸭好理解,泰国还有他们的特色,“鹅”,也就是人妖。此外还有非常不合法反人类的一些东西,比如幼女幼童什么的,都是半放任状态。

说到人妖,又按捺不住八卦的心。

尽管这些年已经有大量的科研和统计研究成果,证实了一个长久以来的说法,“阉割有助于身心健康”。

男性雄性激素不仅会导致男性秃头、爱冒险死得早,还会引发心脏病等疾病,这也是为啥男的普遍比女性短命,年龄越大,男女越不平衡。

阉割后可以有效解决此类困扰。家里有猫的小伙伴肯定懂这个道理,阉猫可以多活那么几年。

但是泰国那些穷苦人家的孩子为了生计,阉割后本来可以艰苦一些,但是他们要注射大量雌性激素来维持女性性征,这些激素导致他们寿命普遍不太长。



上次我在微博提了一句变性人的话题,后台有个“妹子”,他在上海的夜店上班,他说我理解不太对,泰国人里“生理男性心理女性”的特别多,根本不想当男的,攒够钱就变性。

而且他们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比在中国当“赘婿”心理压力都小。他在杭州酒吧工作,非常喜欢中国,希望大家能够正确看待变性人。

此外那个司机还跟我聊了很多。这不好几年过去了,如今要写这篇“泰国为啥乱哄哄”的帖子的时候,到处查资料,突然发现泰国这几年变化非常小。本文写作的时候刻意避开了一些其他博主聊的比较多的内容,还请大家见谅。

1

这次在闹啥呢?

如果了解泰国,就知道这个国家有上街的传统。从我读高中那会儿,穿着黄衣服的“保皇党”和穿着红衣服的基层老百姓就轮番上街,几乎每次大选都没法让泰国老百姓满意。

究其原因,倒也不复杂,泰国是个极度两极分化的国家,分化程度在全世界范围内都能排得上号;分歧太大,基本达不成共识,可不就互相不承认对方的阶层代理人嘛。

不过泰国又是个佛教国,宗教麻醉,再加上热带国家,万物生长,很难饿死人,所以也就凑合着过了。

这个背景下,每次大选都出问题,总有一半人觉得选出来那人跟自己没关系。因为基本上不外乎选出两种人。

第一种是中上层的代理人,这种人觉得现在的两极分化状态挺好,大家就这样继续混呗。这种人一般会遭到穷人组成的“红衫军”的强烈反对,穷人希望政府有点政府的样子,为基层做点事,比如搞个基本的医保什么的。

另一种是下层代理人,类似他信英拉那种,要为人民服务,改变现在泰国的倒霉形势,但是为人民服务的钱从哪来?必然要对城市中产阶级下手,所以由城市中产阶级组成的“黄衫军”就上街了,闹来闹去。

每次都是“不承认选举结果”->“上街闹事”->“重新选举”->“另一伙人不承认选举结果”->“继续上街”,直到军人们跳出来说你们都别TM闹了,我来,军政府上台了。就这么个奇葩怪圈,自从泰国实施民主以来就一直这副德行,80多年了一点长进都没。

西方国家把泰国这种民主称为“婴儿民主”。婴儿就是宝宝嘛,宝宝不开心就要闹,完全没有“认赌服输”的觉悟。

不过这倒也难怪,美国搞民主其实是个过程。一开始只给那些有钱白人男性选举权,后来慢慢扩散到了妇女,再后来把黑人也纳入进来,有一个学习过程,大家都要学有钱的成年人着怎么搞民主,认赌服输,不能选完了就反悔。

另一方面美国一直在扩张,一开始向印第安人抢地盘,后来抢墨西哥,再后来抢欧洲,到最后把英国的铁王座都抢走了。整体而言,蛋糕一直都是扩大趋势,选谁问题都不大,每个领导当选后大家的情况都会变好,既然能变好,大家就不会叽歪。

这也是为啥两百年中,美国的大选基本上没出啥问题,除了南北战争前南方不承认林肯,其他时候都挺正常。

直到最近这些年美国资本家的蛋糕越来越大,剩下的人的蛋糕却越来越小,美国内部也出现了大问题,阶层分裂,各说各话,也分裂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

可见政治问题背后都是经济问题。

而整个泰国历史上,绝大部分时候蛋糕并没有变大,变大也是被一小部分人吃了,这就是为啥他们的老百姓好像很不讲理,每次大选完都不认账。

泰国总是正常几年就乱了,乱了就把军方给召唤出来。现在的泰国总理,就是军方的人,2014年政变,上台后修改了宪法,确保军方下一次还能选上,眼瞅是不准备下台了。

所以说泰国一直都是处于临界点上的国家,今年的新冠把临界点给打破了。

泰国是个极度依赖海外需求的国家,要向海外倒卖大米和橡胶来获取必须的外汇,顺便让外国人到泰国来旅游,才能维持基本的就业和财政。

今年全球经济进入霜冻期,大家买泰国的东西自然少了,而且也没人去旅游了,这种背景下,泰国经济可能是整个亚洲最惨烈的。

大家应该也发现了,新冠疫情最大的问题还不是“死人”——死亡率并不高,而是“对未来的不可预期”。各国都不知道这玩意会持续多久,也不知道到底会造成多大损失,大家的投资和消费都趋向保守。

这种情况让泰国的旅游业大幅度地萧条,中国游客不去了,日韩游客也不敢去,欧美自顾不暇。

这就让泰国的经济承受了前所未见的冲击,泰国所有的酒店、购物商场、旅游设施、旅游公司和色情行业全部大萧条,成千上万的商家倒闭;大量在城市工作的人员逃回乡下老家。为了写这篇文章,我还专门又给那个司机发了消息,他说现在泰国旅游业相关的80%的人都失业了。

泰国央行预测2020年GDP将萎缩8.1%,创泰国历史记录(比1998年金融危机时还严重),不出意外泰国将成为今年亚洲经济表现最差的国家。预计今年有840万人面临失业风险,泰国失业率已破历史记录。

泰国和四川差不多,人口和GDP都差不多,大家想想四川一夜之间多出来上千万失业人口啥造型?2008年金融危机,我国沿海企业大面积破产,当时才两千万人失业。

而且四川出点啥事,还可以让东南省份拉一把,或者找中央财政帮一下;这就是统一大国的优势,总有几个过得不错的,可以帮一下其他人。泰国去找谁?

这个背景下,泰国各个阶层的人都非常不满意,尤其是热爱闹事、今年一毕业就失业的大学生,想去拉皮条都没业务,心里充满愤怒却没地方诉说。

这股愤怒被另一股力量看上了。

众所周知,泰国的富豪阶层大部分都是华人,或者有中国血统,但是又和中国没啥感情,比如英拉兄妹。所有的富豪阶层都是要寻求政治上的庇护的,这也是为啥美国那边的富豪们热衷于投机总统大选。

泰国这边也一样,富豪们很愿意成立一些政党,然后让这些政党去参加大选,类似英拉兄妹那种,英拉兄妹本身就是泰国电信巨头,后来成立政党去大选。再提个“保护底层穷人”的口号,穷人自然会拥护。

这也是泰国的一景,穷人和大资本家成天混一起,这些穷人们每次扎堆出来都穿着红衣服,就叫“红衫军”。

而泰国的中产阶级讨厌每一个有利于穷人的政策(毕竟蛋糕不做大的情况下,那些政策成本需要他们承担)。他们倾向于“安于现状”,他们扎堆出现穿黄衣服,叫“黄衫军”。

资本家英拉在穷人们支持下上台,在2014年被黄衫军上街给赶下了台。



2014年之后,军政府上台,修改了宪法,堵死了其他政党上台的通道。

到如今老百姓水深火热,资本家想参加政治选举又被军方给堵着,大家都蠢蠢欲动。

这时候大家听说那个奇葩非主流杀马特国王在德国花天酒地,心情能好就有了鬼了。

年轻人们一开始对国王的反感在社交媒体上骚动,后来溪水凝结成小河,小河变成奔涌的大河,到最后,实在没法按捺内心深处想上街的冲动,在一些人的煽动下,于是就上街了。



看到这里,大家明白了,泰国和白俄罗斯一样,本质都是这几年的发展掩饰了他们内部的固有矛盾,发展稍微有点停滞,矛盾立刻被激发。

至于我看不少人说是美国在背后作梗,这个有可能,毕竟美国这些年坏事做得多了去了,多泰国一个不多。

不过可能性不大,毕竟泰国、巴基和菲律宾是美国在亚洲最重要的盟友。

从冷战开始,美泰关系就一直好的不得了,一起防着越南和中国。这也是为啥我们前面的文章说过,越南入侵了柬埔寨,美国跳得比中国都凶;它担心越南灭了柬埔寨,下一个就去揍泰国。事实上越南确实是这么准备的,只是被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给打断了。

泰国军队一直都是美国在亚洲的重要堡垒,很多部队是美军直接训练的,长期为美军提供军事基地。

所以美国去把泰国搞乱这事几乎不可能,除非有啥奇怪的隐情,自己要推掉自己的塔。此外咱们觉得美国在背后捣乱,泰国人有很多觉得我国有问题,因为闹事的群众背后大部分都是华人巨富。比如这次跳的最起劲的塔纳通,他就是个华裔企业家,尽管他非常反华。下图这个:



至于网上说泰国这次闹事跟之前香港的情况非常像,这个也正常。香港那事之后,全世界年轻人闹事都在学香港,打个雨伞,戴个自行车头盔,穿着雨衣,用社交媒体指挥集体行动。从“闹事效率”层面讲,这确实是当前最高效的手段。

2

群众想要啥?

与其说群众想要啥,不如说群众背后的势力想要啥。

我看不少文章说群众想限制皇室铺张浪费大手大脚,这个错的没谱了。皇室的钱那是私有财产,用时髦的一句话说,自己的钱爱咋花咋花,泰国老百姓对这个没意见。

多说一句,泰国王室钱多,主要是因为王室本身是泰国最大的地主,还在海外有大量投资,每年都有收益,比如咱们经常见的凯宾斯基酒店,泰国王室就是股东之一。别看泰国王室又封建又腐朽,财富密码懂得倒不少。

而且如果开了打劫皇室的先河,将来就会动资本家的钱,这是群众背后资本家们不能接受的。

群众只是发泄愤怒,他们背后财团是想利用这次机会给皇室和军队施压,解除对民间政党的限制,方便他们后续通过大选进入政府。

懂了这些背景,再看群众的诉求,就很清楚了。

第一条比较逗,说是要改宪法,这也是他们泰国的特色。

我在前文说过,泰国一直有个走不出来的怪圈,都君主立宪80年了,一直处于“正常几年、乱几年”的状态,最后都要通过军事政变来结束乱局。每次军事政变完,总要改一改宪法。80年19次军事政变,改了19次宪法,军方执政50年,民选政府才30年。

2014年,军方和黄衫军赶走英拉后,军方自己上台,为了巩固疗效,军方的人又修改宪法。具体内容比较繁琐,大家只要知道一件事就行了,这部宪法基本上确立了军方今后可以合法作弊,一直在总理位置上混下去。

这不转眼6年过去了嘛,去年大选中,军方在“宪法作弊”的前提下顺利过关,财阀和其他党只能是干瞪眼。

所以今年趁着这次经济下滑,大家心里不爽,反对派率先跳出来引导最激情的学生们闹事,然后进一步扩散,现在部分曼谷市民也都加入了进来。他们最急切的目标,就是废除宪法当中的“作弊条款”,确保下次大选他们能有机会。

群众的第二个要求也比较有意思,叫“修改君主立宪制度”。

注意了,是修改,不是废除。

泰国王室本身是没啥权力的,也就是泰王不能发号施令。有点像“二战”中的日本天皇,他不能直接给下边的人命令。一般大家开会的时候叫上天皇,他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偶尔问几句,下边商量完了形成决议后,他给盖章生效。但是天皇可以用他的影响力影响基层军官,因为基层军官们把他当神。

泰国也有点像。泰国是个坚定地走封建迷信道路的国家,绝大部分年轻人都要去庙里当几个月和尚,宗教把他们拿捏的死死的。

尤其是年纪稍微大点的老百姓,更是非常坚定,这辈子也就那样了。而泰国王室,是和宗教绑定在一起的,本身就是信仰的一部分,不能下命令,但是可以用影响力影响别人。

大家这两天应该没少看到关于泰国那个杀马特国王的奇葩事例,满脸酒色财气,像个街溜子似的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某同性恋酒吧里上夜班的。多说一句,泰国对同性恋极其宽容,电视台还有同性恋相亲节目,叫《男得有情郎》,尺度之大,叹为观止,大家在微博上搜一下,有视频,被雷到你精神出轨算我输。

再加上极差的个人形象(大片纹身、风骚的露脐紧身小背心),专横残忍(好几个前任老婆现在在监狱,7个孩子被放逐了4个),生活奢侈糜烂,泰国都成那样了,他跟一群娘们一直呆在德国度假,夜夜笙歌,严重影响到了当地德国老百姓的工作和学习。要不是给钱太多,德国人早就忍不了他们一伙了。



但问题是,这些影响了泰王在大部分泰国人心中的形象了吗?

有影响,但是也没那么大。正如天主教一直以来破事不断,依旧是世界上最大的宗教组织。套在泰国王室也一样,这几年名声败了不少,尤其受过教育的年轻人不喜欢这个腐朽玩意,但还有数量巨大的“保皇党”,他们根本不在乎泰王是个啥鸟人。多说一句,诋毁泰王是违法的,判刑非常随机,反正我以后不敢再去泰国了,而且我也不准备去印度了。

在泰国,穿黄衫的就是保皇党,这两天泰国各地已经爆发了游行示威,声援泰王,口号是“团结力量,保护王室”:



曼谷示威游行群众的诉求,如果在“保皇党”容忍范围内还好说,如果超过他们的容忍程度,立刻翻脸,又要上演当初红衫军和黄衫军的反复冲突。宗教这玩意很多时候没啥道理好讲。所以大家也不太敢直接要求泰国王室滚蛋,只能是要求皇室今后别掺和政治了。

如果皇室彻底不掺和了,有啥效果吗?

也不复杂,进入现代后,正儿八经的国家很少有军人跑前台来执政的事了,无论是观念还是法理上讲,军人都是给国家看门的,跑家里来做家长算啥?只有泰国这个奇葩还在这么闹。

但是我们讲,权力的本质是人心,泰国军人瞎闹的原因就在于皇室一直在给军方背书,皇室的一部分权威和合法性转到军方那里去了。有了皇权加持,军方得到了一部分老百姓的支持,心安理得地在那里混着。而且正大光明地不听政府的,只听国王的,匪夷所思。

现在泰国示威游行那些人希望把皇室彻底剥离出来,就跟日本天皇似的,皇室作为旅游景点,不再过问军政,最好把军权也让渡到政府。

估计这个诉求是在做梦,加进去就是为了讨价还价的时候被拒掉,就像你卖自行车标价1080,那80就等着对方讲价的时候去掉。

大家一定要把这个关系弄明白:

皇室有宗教加持,在信教的人眼里,皇室自带合法性和神性;

军队有皇室的加持,分了一部分合法性;

民选政府只在投票的那部分人心里有合法性;

泰国信教的人比信投票的人多,皇室当然比民选政府权威性大了。

啥时候大家不信教了,或者平时不再宣传皇室的神性,新一代人成长起来,泰国皇室也就成了日本皇室。

此外泰国工业和信息产业太弱,受过教育的人还是少,老百姓的主要成分是神棍,去宗教化任重而道远。

第三个诉求比较简单了,要求现任总理下台。

这个也比较难,毕竟上次英拉是被军方赶下台的,这个总理是军方出身,目测军方不会赶他。除非事情闹得太大,可能会被丢出去作为牺牲品,这在泰国历史上也是常规操作。

3

结果会咋样?

现在的游行规模肯定不太行,政府顶多在宪法修改那个问题上让个步,弄不好军方直接武力清场,泰国军方干这事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不过如果疫情继续,泰国经济进一步陷入大衰退,大量失业,老百姓没事干,又无聊,心中充满愤怒,需要找个人负责,威游行很可能会变得席卷全国彻底失控。

事情闹大了,这倒有可能逼迫军政府让步。

毕竟军方也不是无所忌惮,很多国家都发生过派士兵去弹压,士兵加入到群众里了。

所以这玩意本质还是民心。以往每次弹压闹事群众,都是依赖一批打另一批,就看这次泰国老百姓能不能形成统一战线了。如果老百姓继续分成两派闹腾,很可能会迎来军方的武力清场。

不过我并不觉得他们能改变啥。大家回顾历史就能发现,除非“淮海战役”那样百万级规模的战争,其他社会运动对社会的改变往往都非常缓慢。

甚至我们经常说的“五四运动”,在当时大家也没看出来对社会有啥翻天覆地的改变,只是多年后回过头,才发现改变的种子那时候已经发芽,二十多年后结出了果。

至于泰国人,我也不觉得他们这次能搞出什么幺蛾子来,他们唯一的出路是想办法做大蛋糕,提高市场对人才的需求,大家都去读书而不是去拉皮条,提高点基本觉悟。

可能再过几十年慢慢把那些糊涂蛋淘汰掉,完成反封建这个早就该完成的任务,泰国说不定能好那么一丢丢。

不过解决军人干政不是问题的关键。如果单纯解决了军方,不解决贫富差距,那泰国的未来毫无疑问将天天红衫军和黄衫军往死里打,连个拉架的都没,说不定从一个坑跳到另一个坑里了。

不管咋样吧,2020注定是悲催的一年,矛盾激化的一年,疫情就这样没完没了,越往后越艰难。如果疫情持续到明年,不知道还会出什么幺蛾子。现在真心有种感觉,在这样的年景,不出事就是最好的事。


最新评论

iamkenyeung 发表于 2020-10-25 04:59:07
beautiful country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