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英语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中国人要在非洲当酋长,总共分几步?

发布者: 麦田守望者 | 发布时间: 2020-9-18 11:26| 查看数: 101| 评论数: 0|



作者:发财金刚

来源:不相及研究所(ID: buuuxiangji)

提到非洲酋长,很多人脑海都会浮现出大草原上的原始部落里,强壮黝黑的非洲人头带羽状头饰,脸上画着象征部落精神的图腾刺青,身上披着兽皮,后面有一大批拿着鸟枪长矛的卫队。

或许这确实是过去非洲一些部落酋长的形象,但如今,这种刻板印象要改改了。



图片来源:孔涛的twitter@Engr.Kong Tao

非洲黑人的祖先们也不会料到,进入21世纪,来自亚洲的黄种人会进入非洲大陆,上演属于他们自己的权力游戏。

今天,非洲酋长这个群体里出现了越来越多操着普通话和地道中式英语的黄色面孔,中国人拿起了酋长的权杖。



图片来源:孔涛的twitter@Engr.Kong Tao

来自河南濮阳的35岁中国小伙孔涛就是新晋崛起的非洲酋长之一。

2019年4月21日,孔涛穿上尼日利亚酋长的服装,在当地部族的注视下,接受尼日利亚部吉瓦地区土皇穆萨授予象征权力的证书和权杖,并加冕他为“WAKILIN AYYUKA”酋长,寓意为“工程领袖”。

加冕仪式结束后,在部族人的簇拥下骑马巡视了封地。隔天这条消息就传回了中国,并登上新闻头条。



图片来源:孔涛的twitter@Engr.Kong Tao

在成功学铺天盖地的时代,孔涛以自己的亲身经历重新诠释了另一种成功,叫做到非洲当酋长。

这种跨越国家和民族的身份跃升,拓宽了国内无数网民的想象力,羡慕之余很多人也在想,凭什么他能在非洲当上酋长。

过去酋长在非洲国家确实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力,但是如今尼日利亚已有现代行政体制,酋长主要体现在影响力上,尤其是在农村地区享有很高威望。

酋长分为三个等级,一级酋长由国家元首批准,二级酋长由内阁领土部长批准,三级酋长则由州长批准。尼日利亚实行酋长终身制。



2010年,刚从北京交通大学硕士毕业,年仅25岁的孔涛被中国铁建中土公司录用。进入集团不久,他便被公司派驻到阿卡铁路项目和阿布贾城铁项目。

十年来,他把尼日利亚视为自己的第二故乡,跟随公司的项目,为当地人修路、架桥、铺铁轨,还盖房子,参与当地铁路运营。当地人为了感谢他的付出,便授予了他酋长的头衔。

在非洲大地上,孔涛并不是唯一的中国酋长,光是在他们单位,就有四个酋长。这些中国职工获封酋长的原因,都是因为对当地建设有杰出贡献。



图片来源:新华网

孔涛的同事李庆勇也是一位在当地赫赫有名的酋长,他的获封时间比孔涛还早4年。

2015年8月15日,时任中铁建中土尼日利亚有限公司总经理的李庆勇,身着红黄相间传统服饰,在尼日利亚拉各斯州伊柯洛杜市,被土王萧托比授予“博巴索纳”酋长的称号,“博巴索纳”在当地的约鲁巴语中意为“皇家筑路匠”。

在加冕仪式上,土王萧托比亲自授予李庆勇博巴索纳酋长王冠和项链。李庆勇凭借对当地交通事业的杰出贡献,戴上了酋长的王冠。



加冕仪式前,李庆勇(左)同土王卡比卢·阿帝瓦力·萧托比(中)夫妇合影。图片来源:新华网

中国人支援非洲,除了基建,还有教育。在教育界唯一一位获得酋长殊荣的,是来自厦门大学的教授余章宝。

身为纳姆迪·阿齐克韦大学孔子学院的中方院长,他代表厦大前往尼日利亚从事文化教育事业,因传播中国文化,为当地培养大量人才,在2019年9月12日被授予酋长称号。



当地加冕仪式宣传广告

加冕仪式上,土王在广场圈划一个册封吉祥地,将余章宝领入其中就座,并祝福祈祷。当地人簇拥着余章宝,并纷纷将手轻放在他的脑袋上,仿佛要从他体内召唤神秘远古部族力量。

接着土王为他授予酋长服、佩珠、手链、酋长帽,最后授予象征酋长权柄的象牙。从加冕酋长的那天起,当地人都尊称余章宝为“EZI OYI 1 UNIZIK”,意为“大学第一友”。




与前面的酋长相比,来自浙江温岭的干嘉璇走的是另一条道路。

2008年来到非洲后,凭借自己灵敏的商业嗅觉,干嘉璇只身来到尼日利亚并通过从事木材和农产品进出口挣得了第一桶金。

之后他不仅投资当地产业,带动就业拉动经济,还做了诸多善事。




去年11月2日,科吉州土王穆塞斯·安东比决定册封中国青年干嘉璇为终身制可世袭的“GBELUNIYI OF BAGIDO LAND” 酋长,并为他举行授封加冕仪式。

土王穆塞斯·安东比身佩特制项链、手链、帽子、权杖等信物,盛装踏上红地毯。在民众和媒体见证下,1000多人参与干嘉璇的酋长加冕仪式。

除此之外,干嘉璇还拥有酋长专属汽车牌照,交通警察、军队在道路上设卡时可以免检免扣,通行无阻。




图片来源:温岭日报

同样通过经商在非洲风生水起的还有来自浙江诸暨的张光宇,2019年4月25日获封为尼日利亚卡诺州首位华人酋长,同时还是西非最大的民族豪萨族首个获封的外国酋长,这个酋长还是世袭的。

加冕仪式上,当地德高望重的皇室代表为张光宇戴上象征分封酋长权力的头巾、披风,并授予金色权杖。

册封后,张光宇骑上骏马开始游行,华人骑士队、皇家马队、警察卫队随行。当地警车开在浩浩荡荡的队伍最前头,紧随其后的是10个戴着紫色头巾、骑着高头大马的骑士,而张光宇则在簇拥中缓缓前行,接受当地人的祝贺。



在尼日利亚卡诺州生活已经超过15年的张光宇靠饮料贸易起家,通过多年的打拼,他在当地中国人和本地人的圈子里极具声望。

这几年来,由于尼日利亚的中国商人逐渐增多,出现了尼日利亚本地商人和中国商人在生意上的纠纷。张光宇被授予酋长,尼日利亚当局正是为了让他担起责任,负责管理华人社区的事务,协调非洲商人与中国商人之间的各种纠纷,重现以前古老部落酋长的职责。




酋长同款日历

而福建福清人郑岳峰当上非洲酋长的传奇故事都可以直接写本小说了,就叫《重生之非洲酋长》。

现任尼日利亚福建总商会副会长的郑岳峰,同时还是当地约鲁巴族土皇亲自“册封”的酋长。在达到这个人生高度之前,他曾是一名三进三出福建省榕城司法强制隔离戒毒所的瘾君子。




2015年,第三次从戒毒所出来的郑岳峰,在老乡的帮助下远渡重洋前往尼日利亚发展,经过几年的折腾,他在当地成立了自己的金矿公司。因为出资帮助尼日利亚当地学校的建设,被当地的尤罗巴族土皇封为“酋长”。

“这个称号对我其实更像是一种荣誉。”郑岳峰当上酋长后,没有忘记当年戒毒所里给他提供帮助的警察。今年新冠疫情爆发后,国内口罩紧缺,他立马调动自己在尼日利亚的资源,将1万个医用一次性口罩寄给他曾经待过的戒毒所。

郑岳峰的人生实现了逆风翻盘。





中国第一位在非洲当上酋长的上海人胡介国,也是抵达非洲后才迎来人生第二春。

在上海当过七年英语教师的他,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跟随父亲前往尼日利亚经商,不按照父亲安排的继承纺织业,自作主张投身餐饮行业。



他就像电影《布达佩斯大饭店》里的那个门童,进入尼日利亚当时最大的酒店工作,从基层干起一步一步做到了饭店总经理,之后还获得老板赏识,拿到了饭店的股权,攒到了人生第一桶金。

1997年,他斥资800万美元在尼日利亚首都拉各斯兴建金门大酒楼,在当时这家酒店是全非洲最豪华的。



2001年,大酋长埃米尔正式任命胡介国为终身制酋长。当了酋长之后,胡介国拥有了不少特权,他拥有有关部门特批的由他全权指挥的近百人的武装警卫队,这些人员由胡介国亲自挑选,但工资由当地政府负担。他还能以酋长的身份和政府谈判为同胞争取更多的权益。

同年,3名中国外交官员在尼日利亚被匪徒劫持,胡介国亲率警卫营救,一路追到边境把人救回来。

按尼日利亚的法律,胡介国是受封部落最高领导人,而该部落实行一夫多妻制,但胡介国与妻子恩爱一辈子,从未行使他的选妃特权。



随着中非合作的深入,深谙两种文化的酋长胡介国,开始担任尼日利亚总统的特别经济顾问,负责帮助尼日利亚国内中小企业的发展,他开始频繁地往来于亚非之间。

西装革履,彬彬有礼,讲一口流利牛津英语的胡介国说他这个酋长在尼日利亚的地位,跟英国的爵士差不多。



授予中国人酋长在尼日利亚当地引起了不少争议,有人认为这是在糟践传统,有人则认为是在拥抱时代变化。

当地人常说,今天的中国就是明天的尼日利亚。在当地握住酋长权杖的中国人,就像握着方向盘,在中非文化交融碰撞的前沿掌控着某种微妙的平衡。

非洲这片土地就是那么神奇,也许多年以后,中国酋长们的后代站在高处瞭望非洲大地的时候,将会想起父辈获封酋长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最新评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