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英语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为什么收废品可以比买金币更赚钱?

发布者: 麦田守望者 | 发布时间: 2020-7-25 16:51| 查看数: 52| 评论数: 0|



作者:陈嘉禾

来源:本文原载于《证券时报》

许多人都说,投资的时候要买好资产,要买最好的公司、最棒的投资项目、未来长远发展最好的风险投资项目,等等。但是,就像你没法通过到银行买个金币、出门再卖掉赚钱一样,在投资中,并不是买好的东西就一定能赚到钱:购买的价格同样重要。

金币固然是好东西,中国发行的熊猫金币、美国发行的鹰洋金币、加拿大发行的枫叶金币,拿在手上都同样的金光闪闪。但是,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从银行买它们再转手卖掉,没法成为一个好生意呢?

事实上,没人能通过到银行刷信用卡买几个金币、然后倒手卖掉,就获得一定的利润,哪怕黄金是这个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贵金属。原因很简单,因为银行卖给你的价格,已经是一个和当时金币等价、甚至还要贵一点的价格。当估值上无利可图时,哪怕资产质量再好,金币也没法让倒卖它们的人赚钱。

反之,废品收购者却总能赚到一点利润,让自己生存下去。在改革开放刚开始的二十年里,许多收废品的人走街串巷,从人们手中买下一点不用的废品,回到废品收购站卖掉,就能赚个生活费。现在,随着经济的发展,走街串巷收废品的人越来越少见了,但是废品回收仍然是个巨大的行业。

为什么废纸、废酒瓶、废电池,这些其貌不扬的废品,反而能让收购它们的人赚到利润呢?因为收购废品的人,是以比废品本身价值更低一些的价格,去收购这些废品的。因此,他们也就能从这一买一卖中,赚到属于自己的利润。

银行出售的金币,和街头收购的废品,这两者的质量判若天渊。但是,从银行买个金币出来倒卖赚不到钱,倒卖废品却能赚到钱,其中的不同,就在于交易者获得了不一样的价格。

在证券市场上,事情也是一样。有的企业虽然有最好的资质,比如最强的盈利能力、最高的利润率、身处最有前景的行业,但是估值实在太高,也就难以成为优秀的价值投资标的。反之,有的企业虽然资质平平,利润率不高、行业发展也不快,但是估值却极度低廉,它们也就未尝不能给投资者带来丰厚的利润。

在2000年美国科技股泡沫和之后的市场走势中,这种“好公司买的太贵了也不容易赚钱”的现象,被演绎的淋漓尽致。

自从1959年罗伯特﹒诺伊斯发明了集成电路以后(诺伊斯也是英特尔公司的创始人),人类文明逐渐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电子和信息化时代。在上世纪最后一个10年里,这个新时代诞生了一些伟大的公司:生产计算机芯片的英特尔公司(Intel),开发操作系统的微软公司(Microsoft),和在芯片和操作系统之上搭建起在线购物平台的亚马逊公司(Amazon)。在2000年时,它们都是当时的行业翘楚。即使到了今天,这三家公司仍然如日中天。

但是,尽管是如此优质的公司,在2000年的美国科技股泡沫中,它们因为被卖了一个非常高的价格,结果直到多年以后,当时在最高点购买它们的投资者,才能看到自己的投资回报打平。

根据Wind资讯提供的复权股价数据,在2000年美国科技股泡沫结束以后,亚马逊公司的股价要到9年以后的2009年,才超过2000年的高点。微软公司则到了2014年才收复失地,而英特尔公司则更惨,其股票价格直到2018、也就是整整18年以后,才高于2000年的最高股价。

即使在科技股泡沫以后整整20年里,我们的个人电脑里的处理器,其主流配置都一直是英特尔的产品,但是在2000年最高点买入英特尔公司股票的投资者,仍然忍受了长达18年的痛苦。

要知道,这三家公司,还是在2000年科技股泡沫之后的多年中,仍然在激烈的商业竞争中胜出的赢家,其股价的恢复尚且需要如此之长的时间。而对于那些在之后的商业竞争中落败的公司,比如网景公司(Netscape)、雅虎公司(Yahoo),它们的投资者的回报,就更加糟糕。而在激烈的商场中,成者王侯败者贼,本来就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哪怕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投资者,要说自己看企业的长远发展从不走眼,恐怕也是在吹大牛。

再以内地投资者熟悉的中国石油为例,在内地股票市场,中国石油这个股票差不多要成了“亏损”的代名词,许多投资者还对2007年这只股票在上市当天48元多的价格记忆犹新(我仍然记得当时办公室里同事们激动的欢呼声)。而到了2020年,中国石油的后复权股价,已经跌到了6到7元。而这种巨幅的价格下跌,完全是由于估值的改变、或者说2007年过高的估值造成的。

根据Wind资讯的数据,在2007年时,48元的中国石油对应着高达12倍以上的市净率估值,而到了2020年7月,这个数字只剩下大约0.7倍左右。实际上,从2007年到2019年,中国石油的财务报表、盈利和分红,仍然给投资者带来了大约144%的复权每股净资产增长,年化增速约8%,并不算一个太低的数字。但是,当初不顾超高估值买入的投资者,却因为巨大的估值改变而亏损严重。

即使是黄金这种贵金属本身,当其价格远高于开采成本时,也很难给投资者带来好的回报:恰如在银行买金币出来卖赚不到钱一样。

从2001年到2011年,黄金走出了一个长达10年的大牛市。根据Wind资讯的数据,伦敦现货黄金每盎司的价格,从2001年的大约260美元,上涨到了2011年的最高1,921美元。但是,1,921美元每盎司的价格,却大大超过了当时的平均开采成本。结果,2011年伦敦现货黄金创下的高峰,直到9年以后的2020年7月都没有被突破:2020年7月的伦敦现货黄金,也只不过在1,800美元附近交易。

有意思的是,尽管投资的估值与资产的质量同样重要,但是我们平时听到“某某资产多么优质”、“某某公司多么有前途”的讨论,要远多于“某某资产目前交易的估值怎样”。打开你的浏览器、手机APP,看看有多少文章在讨论“某某股票多么有前途”、“某个新开盘的楼盘位置和配套多么好”,又有多少文章在讨论“某某股票现在的估值如何”、“某个楼盘的交易价格相对周围住房的租金比例怎样”,你就会明白我的意思。

那么,这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人们更热衷于讨论资产的质量、而不是资产的价格?我想,主要的原因有两个。

一方面,对于一种资产的质量讨论,显然很容易产生话题、容易吸引眼球。一家公司又出了新的产品、攻占了新的市场,一个股票又有巨大的利润增长,一个行业要产生巨大的变革,这些都是容易吸引眼球的话题。这些话题不仅仅有趣,而且可以写成不需要专业知识也能读懂的“小说体文章”。于是,这种讨论就很容易受到读者的簇拥,而信息的发布者也更愿意发布这样的分析,以便获得更多的阅读量。

而另一方面,对一种资产的估值计算,则是枯燥无味、同时却需要相对专业一点的财务知识才能看明白的东西。同时,估值的变动又是缓慢的:一个股票今天的市盈率是10倍,可能3个月以后也只不过变动到11倍,非常无聊。反之,企业的经营却常常有好听的故事可以讲。于是,无怪乎为什么大家总是喜欢讨论资产的故事,却鲜有人喜欢分析资产的价格了。

在两千五百年前的春秋时代,吴国的末代君主夫差,也曾经面临一个“花便宜的价钱买差东西还是花大价钱买好东西”的选择。结果,夫差做出了错误的选择,导致了吴国的灭亡。

当时,夫差战胜了越王勾践,勾践臣服,亲自侍奉夫差三年,夫差志得意满,准备北伐中原,争名于天下。要知道,在当时的中国,文化和经济的重心在中原的齐、鲁、晋等国(位于今天的山东、河南、山西一带),要想在历史上扬名立万,留下春秋霸主之名,必须到中原的战场上一分高下。而对于背后处于今天浙江省境内的越国,不要看今天浙江是一个经济发达的大省份,在春秋时代可是一个又穷又破的蛮荒之地,就算灭了越国,估计也没几个人知道。

越国兵少国弱,灭之容易但是没人知道。齐晋两国兵强马壮,与之征战劳师费力,但是一旦成功则可以名扬千古。换做是你,你选哪一个?是选没名气但是有实惠的便宜货,还是努力一把,把钱包掏干净,买个能得瑟一辈子、光宗耀祖的奢侈品?

按照当时越国谋臣范蠡的说法,吴王夫差这个人“智寡才轻,好须臾之名,不思后患。”又笨又没水平,喜欢名声,不思考长远的利益。这么一个君主,碰上这么一个“用贵的价钱买个大买卖”还是“便宜的价钱买点实惠”的选择,毅然决然的选了前者。吴国大臣伍子胥力谏不成,被夫差赐属镂剑,自杀而死。

结果,吴国劳师远征,惨胜齐晋,与诸侯会盟于黄台,在历史上留下“春秋五霸”之名。(春秋五霸有几个版本,其中一个版本在比较靠后的位置里,有吴王夫差。)但是,劳师远征、国内虚弱的吴国,随即被越国所败。

越王勾践最后围困夫差于秦馀杭山(今天苏州市西北的阳山),勾践不忍杀死放过自己一命的夫差,许诺给他几百户人家,流放他到一个偏远之地甬东(今天浙江省的舟山岛),以终其天年。夫差想到曾经强于天下的吴国,多少代基业毁于自己之手,不忍再生,遂拒绝了勾践的好意,伏剑自杀。临死之前,夫差长叹道:“吾以不用子胥之言至于此,令死者无知则已,死者有知,吾何面目以见子胥也!”我不听伍子胥的进谏,以至于有今天。如果死后无知还好,若死后有知,我如何面对伍子胥于地下啊!

从古代的夫差到现代的科技股泡沫,到底是花大价钱买好东西、还是便宜的价钱买一般的东西,这个问题困扰了古往今来的无数决策者。但是请记住,“贵上极则反贱,贱下极则反贵。”在投资中,资产的质量其实与价格同等重要,而“买的又好又便宜”也永远是价值投资的不二法门。

在“好”与“便宜”这两者之中,投资者不可以忽视其中任何一个因素。而当其中一个因素足够强大时,它的影响也会掩盖另一个因素的作用。非常优秀的资产如果价格不合适,也很难给投资者赚到钱,而如果一个资产十分平庸、但价格异常优秀,常常也是有利可图的:这就正像到银行买金币出来卖没法赚钱,但是靠收购废品却可以谋生一样。


最新评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