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英语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特朗普是如何搞垮美国的?

发布者: 麦田守望者 | 发布时间: 2020-6-28 14:13| 查看数: 197| 评论数: 0|



作者:ReadAbroad

来源:远读重洋(ID:readabroad)

2020年,在人类历史上,绝对是浓墨重彩的一笔。

这不仅是因为新冠疫情的爆发,更是因为号称“人类文明旗手”“民主自由灯塔”的美国,被一系列事件给扒了底裤。

谁也没想到,医疗技术全球领先的美国,如今新冠肺炎已经确诊230多万例,高居世界第一;死亡人数也超过了12万,已经超过了美国人在一战中的阵亡人数(116708人)。

现在,美国各地还在因为种族问题,上演大规模的示威游行,很多地方甚至发生了严重的“打砸烧”暴力事件。

然而,面对疫情的肆虐和抗议群众的诉求,美国总统特朗普并没有采取什么有效的措施。美国政府不但不想着怎么抗疫,也不管民众的诉求,反而不断甩锅中国,还干脆退出了世界卫生组织。

甚至,为了追求连任总统,特朗普已经完全不顾病毒的传播,开始在线下举办竞选集会了。这是准备给病毒送助攻的节奏么?



总之,2020年的美国,实在是让人大跌眼镜。

很多人心里可能也在犯嘀咕,这还是我们心目中那个完美的、代表人类最先进文明的“漂亮国”吗?

自由、民主的美国,为什么会突然陷入这样的困境呢?有一个人直接把矛头指向了现任总统特朗普。

这个人就是2001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最近,他出了一本书,在里面对特朗普那是毫不留情。

书的名字叫:“People, Power, and Profits”,直译过来就是“民众、权力和利益”。中文版翻译得比较直接,就叫《美国真相》



如果用更直白的一句话,来总结这本书的内容,那就是:“特朗普和共和党,到底把美国坑成什么样子了?”

我们可以从文化和经济,这两个大的方面来分析一下作者的观点。

01

特朗普是如何蹂躏美国文化的?

你可能经常看到特朗普攻击美国的新闻媒体,说他们是Fake News,假新闻。

这其实不算什么。除了媒体,美国的三大核心机构:高校、科学组织、司法部门,也都被特朗普糟蹋得差不多了。

我们都知道,教育是社会发展的原动力。以美国为例,硅谷之所以能成为全球科技创新的核心,就是因为有斯坦福和伯克利这两所顶尖高校提供教育和技术的支持。

同样,如果没有MIT和哈佛大学的存在,美国波士顿也不可能成为全球生物技术中心。

更重要的是,这些闻名遐迩的顶尖高校会让全世界最优秀的人才趋之若鹜。

1995年-2005年之间,由美国之外的移民者创办的企业,占据了硅谷新企业总数的一半以上,达到了52%。

2017年美国《财富》杂志评选的世界500强企业中,40%以上的企业由外国的移民者创立。

本来形势一片大好,特朗普需要做的只是:猥琐发育,别送。

但特朗普偏不,他在2018年的预算里就试图削减政府对基础研究的资助;在2017年共和党的税收法案里,政府还试图对一些美国的私立大学征税。

同时,特朗普还不断对国际留学生收紧签证,甚至公然说中国的学生都是间谍。

要知道,美国人工智能领域有30%的科学家是中国人,这招釜底抽薪的操作,实在是让人忍不住一脸问号。

面对特朗普这种明显送人头的操作,其他国家当然不会放过。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就在积极利用特朗普“反移民”和“反科学”的政治立场,到处挖美国的墙脚,只要科技人才肯来,我就给你送钱送房子送装备,解决一切后顾之忧。

除了教育系统,特朗普对美国司法机构的藐视,更是史无前例。

2018年,特朗普提名卡瓦诺为美国最高法院的大法官。这位卡瓦诺曾经先后遭到3位女性的实名公开指控性侵,所以这事儿在美国掀起了轩然大波。

但特朗普可不管那么多,最后他力排众议,还是让卡瓦诺成功当选美国有史以来最有争议的最高法院大法官。



另外,在美国华盛顿地方法院法官人选的提名上,特朗普还挑选了一位完全没有过任何实际审案经验的人选。

这就相当于,我要请一个健身教练帮自己练身材,结果来了个人说:我从来没健过身,但读了很多健身的书,要不我带你先试试?

结果可想而知,这位叫做马修·彼得森的候选人在法官提名确认的听证会上丑态百出,最后自己觉得太丢人,主动退出了提名。

特朗普的这一系列神操作,可以说把美国几十年经营的软实力,彻底给败光了。

02

对外恃强凌弱、对内“锄弱扶强”

不过,特朗普对美国文化的糟践,还仅仅只是打脸,目前看最多只是脸上无光。但是,他对美国经济的一系列神操作,那可真是让美国伤筋动骨了。

还记得吧,特朗普刚上台不久,就一顿操作猛如虎,发动贸易战、制裁华为,搞得中国猝不及防。

但搞来搞去,美国人发现,最后被坑的好像还是自己。

再加上今年遇到新冠疫情,导致美国第一季度的经济直接衰退了5%,国会预计第二季度衰退要达到38%。

美国当前的失业人口也达到4500万,人均储蓄率已经从8%上升到了13%。

地球人都知道美国人不爱存钱,是卯吃寅粮的主儿,但在肉眼可见的衰退面前,连美国人都开始勒紧裤腰带了。

可见,美国的家底再厚,也经不起特朗普这么糟蹋啊。

而这,还只是表面现象。作者认为,在这个表面现象背后,还有一个更深层次的原因,那就是美国长期以来实行的“自由市场经济”。

作者对“自由市场”的模式深恶痛绝,他认为正是这一经济策略,导致了美国工业空心化,让美国的贫富差距越来越大。

在他看来,一个国家的财富增长主要有两种方式:“创造财富”和“榨取财富”。

前者是“努力把蛋糕做大”,让所有人共同富裕;而后者是“少数人抢多数人的蛋糕”,是一种剥削,你可以看成是民众被资本割韭菜。



因为资本的投机性和剥削性,在没有政府干预的情况下,自由市场经济必然会走向“榨取财富”,而不是“创造财富”。

这个道理其实也很简单,想要为国家创造财富,那就得在基础设施、人才培养、技术产业升级等关键领域持续投资。但在这些领域,资本的投资回报周期会特别长,大多数资本根本就没有耐心。

相比于这些来钱慢的产业,资本更喜欢来钱快的金融业,但这么做的结果,就是美国的产业空心化。

产业空心化,又导致大量工人失业,进一步加剧了美国的社会问题。其中最严重的问题,就是不平等。

美国的《独立宣言》里最著名的话,就是那句“人人生而平等”了。但几个世纪过去了,美国的不平等问题却变得愈演愈烈。



在今天的美国,女性的工资水平只有男性的83%,黑人男性的工资只有白人男性的73%,西班牙裔男性的工资只有白人男性的69%。

但工资收入的不平等还是次要的,有一个不平等的问题大部分人可能想不到,那就是:健康的不平等。

美国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医疗卫生行业也非常发达。照理说,美国人的健康水平应该也是最高的。但实际上,美国人的预期寿命比其他大多数发达国家都要低。

根据美国疾控中心的报告,从2014年起,美国人的预期寿命每年都在下降。

不过有一个奇怪的地方是,美国的平均预期寿命虽然有点低,但美国富人的平均预期寿命却一点也不低。

实际上,富人和穷人在预期寿命方面存在很大的差距,而且这种差距还在不断扩大。

根据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的研究,在1970年到1990年这20年里,美国收入水平前10%的50岁女性和收入后10%的50岁女性,预期寿命的差距从3.5年,增长到了10年以上。

这还没完,201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安格斯·迪顿仔细研究了美国已公开的死亡数据,结果发现了一个更加令人意外的事实:

在没有受过大学教育的中年白人男性中,死亡率从1999-2013年呈现了明显上升的趋势,这和其他大多数工业化国家的情况相比,是完全相反的。

而且,最让人脊背发凉的是这部分群体死亡的原因。迪顿把这个原因总结为“绝望病”,也就是酗酒、吸毒过量和自杀。



这一点在作者看来,也毫不意外,因为中底层人民的收入水平停滞不前,再加上经济衰退,死亡率上升其实很正常。

这些不平等,归根结底其实都是财富的不平等。在美国,杰夫·贝索斯、比尔·盖茨、沃伦·巴菲特,这三位全美国最有钱的人,他们的财富超过了整个美国下层阶级财富的总和。

与此同时,今天有40%的美国人无法承担400美元的意外开销,比如车坏了要修,或者生病了要住院等等。

现在,美国的阶层也越来越固化,富人越来越富,而穷人则越来越穷。美国的很多富人,其实都是继承老一辈的财富。

比如,巴菲特、比尔·盖茨、特朗普这些赫赫有名的成功人士,基本都出生在非富即贵的美国上流社会家庭——

巴菲特的父亲是美国国会议员,8岁的时候就被老爸带去参观了纽约证券交易所;比尔·盖茨的父亲是著名律师,母亲是华盛顿大学的董事;特朗普的父亲是纽约的房地产开发商,特朗普创业的第一笔启动资金就是由父亲提供的。

他们之所以能取得巨大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并不是因为他们多么废寝忘食地工作,而是因为他们继承了大笔遗产。这一点在沃尔玛背后的沃尔顿家族,科赫集团背后的科赫兄弟身上,会体现得更加明显。

而这会带来另外一个更严重的不平等现象,那就是机会的不平等。

这也意味着,上一代人的收入和财富,会成为下一代人的财富,家族的优势会代代相传;而穷人家的孩子大概率会世世代代地穷下去,因为他们父母的收入和教育程度的限制,让他们无法走出贫穷的恶性循环。



哈佛大学曾经做过一个研究,研究人员发现:美国的下一代比父母挣钱更多的概率正在下降。

1940年出生的孩子,有90%比父母挣得更多,但今天这个比例只有50%。

一个很扎心的事实是:当今美国社会阶层的流动性越来越低,而这只会带来越来越多的不平等现象,体现在美国的政治、经济、教育、医疗、司法等方方面面。

而在这方面,特朗普显然是站在了资本这一边。最能代表他立场的一件事就是,他在2017年签订税改方案,取消了遗产税。

取消遗产税,最大的受益者是谁?当然是那些家财万贯的富豪了。

而且在作者看来,现在连美国最引以为豪的“民主”制度,也已经被资本所把控了。在资本的操控下,所谓的一人一票,背后的真相更像是“一美元一票”。

而所谓的“言论自由”,也成为了资本裹挟舆论最常用手段,这也导致民粹言论横行,让美国社会更加撕裂。

总之在作者看来,要解决美国的问题,就必须让资本受到政府的管控,而不是任由其作威作福。也因此,美国未来的走向,很大程度上还是由政治权力决定的。所以,2020年11月的美国大选就变得无比重要了。

03

拜登和特朗普相比,

究竟谁上台对中国更有利?

当然,美国人怎么管理自己的国家,跟我们的关系并不大;我们更关心的是,今年的选举中,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和特朗普相比,究竟谁上台对中国更有利呢?

这个问题,我曾经问过一位国际政治领域的专家。表面上看,特朗普对中国一直穷追猛打,又是发动贸易战、又是各种甩锅责难,中美关系跌入低谷。那么,如果11月大选换了拜登上台,中美关系会不会重新回暖呢?

我得到的答案是:不会,顶多只是面子上好看一点罢了。

因为在世界历史上,老大整老二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情,它是由一个国家的统治集团集体决策的,不会因为哪个人上台下台而发生质的改变。所以,我们还是要做好持续抗争的准备。

而拜登和特朗普之间的竞争,实际是背后的民主党和共和党所代表的利益集团和执政风格的竞争。



这里要插一句,《美国真相》这本书的作者斯蒂格利茨就是一位资深的左翼民主党人士,这也是为什么他在书中把美国的种种问题归咎于特朗普和他所代表的共和党,同时不遗余力地维护和推广民主党政策的原因。

那对于中国来说,民主党和共和党又分别意味着什么呢?简单来说,共和党奉行孤立主义,倾向势力收缩;民主党奉行多边主义,倾向势力扩张。

明白了这一点,我们再回过头来分析中美之间的博弈,那脉络就会清晰很多。

比如说,过去的4年,是共和党的特朗普执政,特朗普就倾向于势力收缩,虽然处处为难中国,但大多时候都是以美国本土利益为主,对美国的国际影响力并不是非常上心。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在特朗普任上,避免了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围堵;开始了“一带一路”的布局;和周边的一些国家,比如说日、韩、菲的国际关系缓和了很多,要知道这些国家可都是美国的传统盟友……

所以,共和党执政的美国,虽然看上去总是对中国很凶,但实际上却无意中大大助长了中国的国际影响力。

相反,民主党执政的美国,对中国的危险就隐蔽多了。

就拿民主党的奥巴马来说,虽然当时的美国政府,对中国没有现在特朗普政府这样明显的敌意,两国在经济上的合作也很融洽,但是在地缘政治上,奥巴马政府却时时刻刻都在围堵中国。

像“亚太再平衡”“TPP”这样明显针对中国的组织,就都是民主党执政的奥巴马政府推出来的。

可以想象,拜登一旦当选,民主党所代表的金融资本和高科技企业多半会重新主导美国的政策走向。美国也大概率会重拾多边条约、组织和联盟,修复和西欧、日本、韩国等盟友的关系,重振美国在全球的领导地位。

这对于中国来说,可能也不是什么好消息。但是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民主党执政虽然会在国际上围堵打压中国,但在经济上也可能是中国的机会。

事实上,如果我们回顾历史,就会发现中国经济高速增长、发展顺利的时期,大多时候也都是民主党执政时期。

比如说,正是民主党的克林顿执政时,中国加入了WTO,从此开始了经济的快速发展。

在奥巴马上台后,大量的美国资本开始进入中国,对中国的互联网产业帮助甚大,像BAT等企业,也都是在这段时间迅速崛起的。

所以,不管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执政,美国的政策对中国来说,都是有利有弊。



就像前面说的,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美国这个老大遏制老二是板上钉钉的,不管哪个政党上台,这个大的目标都是一样的。

只不过中国也可以利用美国两党的矛盾,以及两党在路线上的不同,寻找自己发展的机会。

从这个角度来说:究竟是拜登代表的民主党上台对中国更好?还是特朗普代表的共和党上台对中国更好?

答案是,有变化最好。

因为执政党有变化,就意味着美国的政策会出现矛盾,而这个矛盾就是中国发展的机会。

中国可以在共和党主政的时候,选择在地缘政治上积极进取;而在民主党主政的时候,顶住地缘压力,在经济发展上发力。

只要我们自己挺住,那不管是谁上台,美国对中国的围堵注定都是徒劳的。美国两党,也可能成为中国发展的垫脚石。


最新评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