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英语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日本泡沫时代亲历者:盛世是如何终结的

发布者: 麦田守望者 | 发布时间: 2020-5-4 21:40| 查看数: 323| 评论数: 0|



作者:吉田麻奈

来源:千渡文化(ID:river_heights)

导言

始自《广场协议》的泡沫经济

日本央行的过度宽松货币政策

留下一地鸡毛

大背景下的日美贸易摩擦、深入人心的黄祸论和对日本及亚洲的歧视

催生出泡沫的文化

正文

在不夜城的繁华街市上挥舞着万元面值的钞票,公司的普通员工争抢着乘坐出租车,哪怕行驶距离只有几十米,也会递出万元大钞,不要找零,一付理所当然的派头。每到圣诞节和情人节,市内酒店的套房都会客满为患,讲究情调的情侣,都想在能观赏到夜景的床上,裹着浴袍,开瓶香槟,度过浪漫一夜。那时候的我还在念大学,一星期当上一两次家教,就能赚到几十万日元。我的同学大多都有驾照和自己的汽车,不少人开着奔驰、沃尔沃这样的外国车到处跑,也有人开着RX-7、SKYLINE GT-R这类跑车在公路上一路狂飚。

迪斯科文化的鼎盛期间,女大学生和白领女性都是一头发尾齐平的长中短发,身着紧身衣裙,在“王公”(MAHARAJA)一类宫殿风格的迪斯科舞厅里彻夜狂欢。姑娘们成群站在大理石砌成的台子上,随着西洋音乐的节奏起舞,自己的衣物露点走光也满不在乎。男人如果穿着品味低下,会因不符合着装要求而被门卫拦在门外。即便如此,他们会向身穿笔挺黑西装的门卫递出高额小费,强行进入。那是一个有钱几乎就能搞定一切的年代。

那个年代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大家那么有钱?为什么社会那么浮夸?距今已过去30多年,如今回想起来,依然仿佛是一场梦幻,是一段毫无真实感的疯狂泡沫年代。

1

始自《广场协议》的泡沫经济

日本的泡沫时代,指的是20世纪80年代后期到90年代初这段经济发展强劲的时期。严格来说,就是从1986年12月起到1991年11月止的这51个月。在这段时间里,日本的股票、土地和房地产的价格与实体经济发生脱节,一路畸高,光是东京山手线以内的土地价格,就足以买下整个美国的所有土地。1989年12月29日当天的日经平均股价,录得18957.44日元的历史最高纪录。后来便将这段时期称作为“泡沫经济”,意即缺乏实业支撑、有如泡沫一般膨胀起来的经济。在强劲的经济形势下,所有人都认为当前正值“经济繁荣”的鼎盛期。政府的官方说法是第11次景气循环的扩张期,也就是战后以来第11次“景气触底登顶再触底”这一循环周期的前半段。

这段泡沫经济的出现,源自于日本政府和日本央行的经济刺激计划。若按时间顺序描述,先是1985年9月22日,在五大发达国(5G)的财政部长与央行行长会议上,发表了基于联合干预诱导日元兑美元升值的协议,即所谓的《广场协议》。这是美国为了稳定因80年代前期金融政策而发生波动的美元行情,以捍卫自由贸易为借口,专门针对美国的最大贸易逆差国日本和德国,在发达国家的大力主张下订立的协议。消息公布24小时后,1美元所能兑换的日元金额已从原本的235日元跌去近20日元。

原本为了防止日元贬值考虑实施货币宽松政策的日本央行,此时认为仅凭协作干预不会出现日元升值美元贬值的结果,就没有下调基准利率,而是实施了诱导短期金融市场加息的货币紧缩政策,日本史称“高目放置”政策。此措施的实施,无论是对大藏省(财政部)还是对相关国家,日本央行都没有在事先给出说明。

日本央行的算盘是通过进一步推动日元升值美元贬值来稳定美元的弱势地位,加上长期国债利率在利率前景看空的背景下发生了暴跌,因此打算修正这一形势。当时的情况无从预判美国财政赤字削减的发展方向,日元升值的结果并不明朗。他们的判断是“凭借一定的日元升值方针,努力纠正我国经济的最大问题即对外贸易失衡,是眼下最为重要的政策议题”。结果就是日本在此后的数年间通胀率持续走低,1987年相比上一年更是录得了负值。结果导致作为日本经济支柱的出口业受到极大打击,东京、大阪的中小企业陆续倒闭。

2

日本央行的过度宽松货币政策



1986年,因高目放置(货币紧缩)政策而遭到日本国内外指责的日本央行,又转头开始实施大规模的货币宽松政策。基准利率遭到下调。但是日元升值美元贬值的势头并没有因此中止。1987年,在七大发达国(G7)的财政部长和央行会议上,为了中止《广场协议》引发的美元贬值,又发表了《卢浮宫协议》,此后日本进一步降息,但在这种通胀率和基准利率双双陷入低迷的过度宽松政策下,伴生货币幻觉的股票、房地产领域陷入了投机狂潮,由此导致了泡沫经济。

日元升值美元贬值的势头仍在延续,收购美国资产、海外旅行热潮、日本工厂向东南亚地区迁移、日本企业直接投资东南亚热潮陆续涌现,这也成了亚洲经济发生奇迹般增长的促进因素。

这场泡沫经济自《卢浮宫协议》之后,直到1988年左右才开始为世人所清晰认知,但在当时完全没有人意识到这是一场泡沫。通过大众媒体传播开来的房地产增值宣传,引发地价异常上涨,和采用强制手段逼走住户强买土地的暴力集团有牵扯的“土地投机商”,预见地价高涨而倒卖土地的“土地贩子”,开始成为日益严重的社会问题。

1990年,日本政府为了打压畸高地价,实施了行政指导和总量管制,转向了果断的货币紧缩政策。金融机构接到通知,要将房地产贷款增长率控制在总贷款增长率以下,根据这个通知,很多已经发放了贷款许可证明的也要停止贷款,甚至工程施工到一半的项目也遭遇了中断贷款,银行和金融机构在全国各地都采取了提高贷款门槛、削减贷款数量的操作。此外,日本央行还自1989年起间歇上调基准利率,加强对房地产税的征收,出台土地交易登记制度,逐步加强对所得税的征收等,先后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

出台这些如此迅猛的货币紧缩政策、压制地价政策的结果,就是让不断膨胀至极限的土地泡沫在1990年秋到1993年这段期间,突然就彻底破裂了。1991年春,经济学家高尾义一(当时供职于野村综合研究所)预测“照这样下去将会发生战后最大的经济衰退”,他的上述悲观预测一经公开发表,股价随之暴跌,到1992年8月时,东京证交所上市股票总市值仅余269万亿日元,相比1989年底的611万亿日元足足跌去了一半还要多。

泡沫经济崩溃后,日本政坛也立刻陷入了混乱。1992年,自民党及经世会会长、人称自民党“老大”的金丸信,因“佐川急便暗中献金事件”被迫辞去议员职务,小泽一郎组建新党,加速开展政界改革,随着细川政府成立,在战后执政了38年的自民党首次下台,该党55年来建立的势力格局就此坍塌。细川内阁很快因金钱丑闻倒台,随后上台的羽田内阁仅仅在位64天,创下日本战后第二短纪录,再之后的村山内阁在阪神淡路大地震灾害中被指缺乏领导能力,也被人骂其无能。政界的断档使得日本在泡沫经济破裂后再没能得到任何明确的政治领导,导致日本从此进入了长期的经济低迷期,史称“失去的二十年”。

3

留下一地鸡毛

泡沫经济破裂后,早前的金融机构丑闻开始逐渐曝光,层出不穷。政府在最初采取的方针是不能让大型金融机构破产,但从1995年起,方针开始转变为“让应该退出市场的企业退出”,1995年8月,兵库银行成为日本战后首间宣布经营破产的银行,接着其余金融机构、证券公司也相继破产。

多间证券公司由于存在口头达成的金融犯罪性质的营业特金合同,也就是所谓的“握手合同”(营业特金业务,通常指金融机构吸引散户买入理财产品让资金进入股市的业务,由于当时日本法律上不允许金融机构承诺收益率,所以这种业务并不会把收益率写入合同,通常的方式是双方私下约定,因此日本人把保证收益率叫做握り、中文的意思是握手——编者注)致使亏损额扩大,为了填补亏损,便试图采用“弃置”(飛ばし,将出现估值损失的有价证券转售给其他企业,以防亏损出现在表内的做法)等违法的欺瞒手段,但是1997年到1998年间又发生了亚洲金融危机,一切都为时已晚。

北海道拓殖银行(拓银)、日本长期信用银行(长银)、日本债券信用银行(日债银)、山一证券、三洋证券等大型金融机构纷纷倒闭。银行和证券公司永不倒闭的神话,就此崩塌。当时每天的电视新闻都会播出企业社长在记者招待会上痛哭陈情“员工们是无辜的”的画面。1991年到2003年间,倒闭银行181间,1992年到2002年间,存款保险公司向救济金融机构支援的资金总额超过25万亿日元。

日本金融机构的信用一落千丈,日本的银行在海外募集资金时被要求支付更高的利息,也就是谓“日本溢价”。日本企业在海外持有的资产也纷纷售出。譬如三菱地所在泡沫时期以2200亿日元收购的洛克菲勒中心,在泡沫经济破裂后,14幢大楼中有12幢最后是以半价售出的。

企业对大学毕业生的招聘人数从1991年的最高点84万人缩减至1997年的39万人,进入了史称“就业冰河期”的年代。只要拥有一定学历、任何人都能找到工作的“学历神话”就此破灭。企业倒闭带来的失业人口和企业缩减经营规模导致的裁员人数不断增加,自战后持续至今的“终身雇佣神话”也一并破灭。

从经济繁荣鼎盛期直接坠入经济衰退最低谷的日本,在1998年这一年里,自杀人数自战后以来首次超过3万人。

日本政府和日本银行低估了泡沫经济破裂的影响,在对应上表现迟缓。他们本应在90年代前半期预见到这场危机并予以对应,但此期间的政权职能却陷入瘫痪,泡沫破裂后的政策也是一片混乱。

对经济复苏的时间点预估判断错误、从经济刺激措施到经济压制措施转换过程过快的事情再次发生。1996年到1998年间执政的桥本龙太郎政府实施了货币紧缩和零息政策,但随后上台的森喜朗政府又推行货币宽松,取消了零息政策。1996年,投入6,850亿日元救助金融机构的预算案遭到了国会与媒体舆论的一致反对。但也有人认为,如果能在早期就投入资金,就能阻止问题进一步扩大。此外,1997年的消费税从3%上调到5%,也被认为推出的时机尚不成熟。

还有在1995年,前所未有的巨大自然灾害阪神淡路大地震、奥姆真理教地铁沙林毒气事件等无差别恐怖袭击先后侵袭日本,因此媒体认为日本人一蹶不振的心理落差与此也有一定关系。

4

大背景下的日美贸易摩擦、

深入人心的黄祸论和对日本及亚洲的歧视

泡沫经济与泡沫破裂,以及其后的经济衰退期“失去的二十年”,究其原因和起点,一切源自《广场协议》已成定论,但如果仔细分析此协议的背景,以黄祸论为基础,在欧美深入人心的日本威胁论却也脱不了干系。日本依靠经济增长和技术革新获得了强大的国际竞争力,1965年以来,日美两国之间的贸易收支发生逆转,美国陷入了长期性的对日贸易逆差。美国经过多次强硬的贸易谈判,迫使日本接受了对美出口的自主管制。1972年到1977年间,纤维、铁铜、彩电的出口相继遭到了出口管制。日本还陆续接受了扩大美国牛肉、柑橘进口数量等多种不利的贸易条件。不仅如此,在70年代的石油危机背景下,日本小型汽车对美出口急剧增长,当时作为美国支柱产业的汽车业陷入低迷,销售疲软,不得不扩大裁员,美国大工会以及国会里对日强硬派议员当中发出“日本是在对我们出口失业”的反对声十分强烈。

在这种反日的声浪中,1981年里根政府上台,在新一届政府的强大压力下,日本在同年4月于东京开展的日美贸易谈判中,同意对美汽车出口进行大规模的自主管制。接着,两国又在半导体产品和超级计算机领域发生了对立和知识产权问题上的冲突。美国启动了超级301条款,试图将日本高科技产品驱逐出美国市场,史称“日美高科技摩擦”、“超级计算机摩擦”。当时,在底特律有美籍华裔工程师被误认为是日本人而被白人殴打致死,在IBM商业间谍事件中有日籍工程师遭到不当逮捕,相继发生了多件因歧视日本人(亚洲人)而导致的情绪化事件。

然而,如此仍未能修正贸易失衡,于是美国才试图凭借《广场协议》这种对汇率的联合干预来修正贸易失衡的问题。可是,汇率干预并没有缩小美国的贸易逆差和经常项目赤字,反而令其越来越高。

其后,日本听从美国要求,先后在1986年以来的10年间拨款430万亿日元用于公共投资,实施旨在扩大民间投资的大规模放宽管制措施,结果导致经济泡沫出现,并在最后发生破裂。纵观这段历史,日本的经济泡沫破裂与失去的二十年,可以说是完全没有对美国说不;在贸易政策、金融政策上对其言听计从的结果。也有人将这视作为日本对美国的“经济败仗”。作为泡沫经济负面遗产的不良债权,主要被美国的秃鹫基金(指那些通过收购违约债券,通过恶意诉讼,谋求高额利润的基金——编者注)分食一空。据说账面价值达20万亿日元的资产,被它们以3万亿日元的价格收购,从中获利1亿日元。

5

催生出泡沫的文化



泡沫经济与泡沫破裂,对日本的社会世态产生了各种各样的影响,从而引发了形形色色的社会现象和热潮。日本人自古以来奉行的以辛勤劳作为正途的价值观就此坍塌,到处弥漫的是一股用金融和资产轻松赚钱才是聪明方法的风潮,全社会引发了空前的金融技术热潮。人们不仅仅追求股票收益的上涨,还引发了一种社会现象的出现:就是利用股票、土地周转增加的资本利得,再将由此获得的堪称不义之财的资金用于购买投机属性的股票或艺术品、奢侈品,从而掀起了一股连普通百姓都被卷入其中的大消费热潮。这种消费升温,便催生出了文章开头所描写的那种几近疯狂的泡沫文化。

而对这种消费升温起到了促进作用的,则是大众媒体的存在。在大企业的赞助下获得了充裕资金的媒体,毫不吝惜地豪掷巨额制作费,制作出一部又一部富丽堂皇的电视节目和电视剧。由当红年轻女演员主演、毫无日常生活气息的《东京爱情故事》等情感题材的电视剧被称作为“偶像剧”,在当时蔚为风潮。在这类电视剧中出现的奢侈品牌、高级餐厅、豪华酒店和生活方式,成为年轻女性们争相效仿的对象。

在这种充满泡沫气息的生活中度过青春期的年轻世代,他们的生活感、价值观、情怀与老一辈们迥然不同,瞧不起努力与汗水,盲目乐观,责任感薄弱,甚至反以这种轻浮感为时尚。他们也被叫作是“新人类”。最有代表性的形象,就是留着一头发尾平齐的长发、身着紧身连衣裙或西装套裙的美貌女子,有如女王一般,以同时拥有数名男朋友为傲,将“车友”(开着高级轿车接送自己的男朋友)、“饭友”(带自己到高级餐厅用餐的男朋友)、“礼友”(送自己奢侈品牌礼物的男朋友)这样的新造词挂在嘴边,华丽出场。对于正牌男友则有着“三高”(学历高、收入高、身材高)这样的硬性要求。另一方面,男性群体则是以得体穿着阿玛尼等名牌衣物、形象时尚的青年创业家、年轻企业家这样的“年轻总裁”为理想形象,霸道强势,身边围满物欲高涨、模特级别的美女。他们在当时最有名的王公迪斯科舞厅、高级餐厅等场所均拥有独享的贵宾室。

在这样经济繁荣背景下,民间企业的业绩也一路攀升,就业市场变成了前所未有的卖方市场。1991年的有效求人倍率达到1.40倍。同年大学毕业生相关数据的最高数值则达到2.86倍。名牌大学毕业的求职者成为了各家企业竞相争夺的对象,出现了学生在大三时就被企业录用的“青田买卖”(青田い,本意为稻苗尚青时就买下,被用来形容学生没毕业就被录取——编者注)现象。汇报了学生的企业,会在对手企业的面试日当天,将学生们隔离在高级度假酒店等处开展“隔离旅行”,在高级餐厅里举办餐会等,力求不被其他公司抢走自己的内定员工。在这段时期里被录用的企业员工,在求职过程中没有经历过激烈竞争,因而在后来被叫作是“泡沫入社世代”,认为他们是一群工作能力不足、没有出息的员工,遭到藐视。

另一方面,也有一些年轻人没有沾染上泡沫经济的轻佻浅薄气息,这样的年轻人在当时被冠以“根暗”(指性格阴暗——编者注)的蔑称,成为他人欺凌的对象。在认真、质朴的品质被贬斥为“根暗”的风尚下,没有泡沫般轻佻浅薄的情绪、没有所谓“根明”(指性格开朗——编者注)情绪的“根暗”青年们,有的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1992年,在泡沫经济破裂的同一时期过世的歌手兼创作人尾崎丰,尽管创作的歌词充满压抑感,却深受广大民众的喜爱,正能说明在华丽泡沫般的青年文化背后,依然有着根暗文化的存在。处于这种根暗文化漩涡中的年轻人称作为“御宅族”,御宅族的动漫爱好者同样为数众多,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为世人所知。这些面对他人不以姓名相称而是用“御宅”(本意为“您”、“贵府”——编者注)招呼、不擅长人际沟通的动漫爱好者,构成了一种存在于暗处的独特文化,在当时仍被视作为一种难登大雅之堂的文化。

1989年发生的东京琦玉连续幼女诱拐杀人事件的犯人宫崎勤(后被判处死刑——编者注),因为完全符合这种“御宅族”青年的形象,使得御宅族在一段时期里给世人留下了行为不端的负面印象。

6

泡沫破裂催生出的文化

泡沫经济在1991年到1993年间发生崩溃,以从70年代就见诸文学作品成为热门话题的“诺查丹玛斯预言”为代表的“世纪末”热潮纷沓而至,原本轻佻浅薄华而不实的“硬冲文化”(イケイケ文化)突然反转,变成了悲观厌世吊儿郎当的价值观四下蔓延。与经济泡沫破裂后,企业赞助的社会公益活动随之减少,投入文化领域的资金无法收回有一定关系,加上个人薪资下降,消费文化就此陷入了低潮。对企业和社会的信赖感双双跌入低谷,此前以企业为中心的集体意识逐渐淡薄,但是个人的责任感依然低下,依赖心强烈的年轻人无法适应社会,“家里蹲”(引きこもり)现象作为一项社会问题开始显露出来。置身于泡沫破裂后就业冰河期的年轻世代,成为了“家里蹲”的主要人群。在他们身上,泡沫发生前那种对未来的期待与希望,自我表现欲,基本都不存在,相当想得开。而对眼前一切觉得是合理存在的另一面,面对比自己年长的世代,他们有时候却又抱持着一种嫉妒、自卑的心情。

人心的涣散,致使逃学、欺凌问题变得更加严重。泡沫破裂后时期的少女们,原本一直观望着比自己大上一辈、身着紧身衣裙的女大学生们深受男性娇宠的华美生活,为了追求一时的奢华或自我肯定感,开始参与美其名曰“援助交际”的卖春活动。不良少年袭击中年上班族的“大叔狩猎”(おやじ狩り)事件也频频发生。

成人文化方面,演员石田纯一爆出“不伦恋也是文化”之语,渡边淳一描写不伦恋的小说《失乐园》成为畅销作品,掀起了一股对不伦恋充满向往、表示宽容的风潮。整个社会弥漫着一种对认真、道德、信用感到失望、自甘放弃的氛围,教育领域也很少再说“加油”这种话语,开始施行回避竞争的“宽松教育”。



虽然面对竞争、努力和现实中的人际摩擦感到无措,但因为内心总是习惯于依赖他人、对人撒娇而诉诸于恋爱的年轻人越来越多,随着全球互联网的日益发达,逐渐滋生出即便是家里蹲也能在虚拟世界中进行交流、从事工作的环境。这样的世态与环境催生出了沉迷于网络游戏、动画这些虚拟世界的年轻世代,进而奠定了后来的“酷日本”(CoolJapan)这项亚文化产业的基础。

进入2000年后,小泉政府发起的“无圣域结构改革”(聖域なき構造改革),总体上可以说是让日本暂时摆脱了泡沫破裂导致的经济发展停滞。

然而这场改革彻底改变了日本传统的产业结构,导致了大批非正规员工的出现。短期来看失业率虽有所下降,但长期来看,却成了低收入群体、产业空洞化等问题出现的肇因。工人的工资不见上涨,劳动剥削催生出螺旋式通缩,结果导致社会分化为“赢家”和“输家”这两个截然相反的群体,贫富差距日益扩大。这种尚未完全到位、缓慢进行中的经济复苏方针,却因为雷曼兄弟的轰然破产,又遭到沉重一击,就此进入了一段新的“失去的十年”。后来接连发生的日本东部大地震、福岛核电站事故等前所未有的大型灾害,更凸显出民主党政府的束手无策。再加上欧洲经济的衰退等,一系列状况接踵而至,日本经济再也没有看到明确的复苏前景,就这样持续至今。


最新评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