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中国的潜力与选择

[复制链接]
麦田守望者 发表于 2019-12-1 13:06: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查看: 38|回复: 0


作者:王林

来源:正和岛(ID:zhenghedao)

导读:持续数十年的推动国际贸易自由化的趋势已经开始逆转。全球化正因民粹主义、狭隘民族主义和保护主义承受重压。新的变化已促使企业重新思考和调整它们在全球的布局。这些变化可能最终会比逆全球化更强大,进而重塑全球贸易格局。

在当下这个创变的年代,我们遇到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领导人在创变方面有一段论述:

国际经济合作和竞争局面正在发生深刻变化,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和规则正在面临重大调整。经济全球化表面上看是商品、资本、信息等在全球广泛流动,但本质上主导这种流动的力量是人才、是科技创新能力。

一、特朗普将使世界出现四个大变化

创变者的理论有几个重要节点:

史蒂文斯的“供应链理论”;

迈克尔·波特的“价值链理论”;

熊彼特的创新理论。



现在领导人提出一个全新的更高阶段理论——系统创新论:不仅要有新理念新思路,而且要有系统思维、全局规划、总体统筹。

因为现在的“创新”,是世界大国的争抢高地之一。五个争抢高地是:

第一块,创新。美国为什么打压华为?就是因为华为在创新上走得太猛了,而5G是未来必争之地。

第二块,链条。现在的世界企业竞争,不再是点对点的竞争,而是链条对链条的竞争。美国打压华为,就是要打断华为的供应链条。

第三块,金融。美国坚持美元霸权,中国正在努力打破这一局面。所以才有了上海的石油期货市场,有了“一带一路”市场,现在俄罗斯、日本等很多国家已经开始用人民币结算。

第四块,文化。世界的竞争也是文化软实力的竞争,所有的制度都诞生于文化。

第五块,军事。现在军事博弈已经到了完全白热化的程度。

面对这五个竞争高地,世界有2种选择。

第一个是特朗普的做法,就是将WTO边缘化,以政治干预经济,以区域性代表全球性。这里面最不应该的就是,高举着市场化、自由主义经济大旗的美国,居然为了一个华为,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用政治力量,来打击企业。

特朗普是商人,讲交易的艺术,就是要把政治施压打出来。现在,美、日、欧等地域性协议正在签订,目的是取代WTO。按照特朗普的思路,未来将出现四大变化:

第一,重造经济联盟。

第二,全球产业链重组。一下子把中国这样一个占全球总量百分之十几的供应链断掉,产业链必然重组。

第三,重建金融体系。如果中美贸易战往金融战上来引,是非常危险的。因为中国外贸大量的结算都是用美元进行。除了美元霸权外,有27亿用户的Facebook,已宣布要建立以区块链为底层逻辑的数字货币,这很可能是美元霸权的加强版。

第四,如果特朗普方案成功的话,最后一定是重启军备竞赛。因为特朗普已经宣布成立第六军种,就是太空军。

第二个前景,就是中国的选择。就是领导人提出的坚持走经济全球化道路,坚持改革WTO体制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未来究竟是哪种结果,取决于中美谈判的结果。两国的判断,将决定全球下一步的走向。我十分希望中美之间能谈成一个协议。这里面的道理在哪里呢?

全球最有影响力的就是G20国家,而G20的关键国家是G2。

“G2”概念是美国学者提出来的,就是中国和美国。中美两国合则两利、斗则两伤,因为有太多的互补:中国出口,美国进口;中国储蓄,美国借支;中国制造业强大,美国服务业占先;中国有市场,美国有技术;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债权人,而美国是中国最大的顺差国。



中美两国应该在经贸上协商互补。小平同志曾经讲过,回首几十年,凡是和美国搞好关系的国家,都富强了。领导人上任以后,第一站访问的就是美国,领导人讲,和美国有一千个理由搞好关系,没有任何一个理由搞不好关系。



现在中美两国出现摩擦,主要是周期性问题。中国处在长周期的上升期,美国已经开始在长周期中回落,中国在短时期内下降,美国在短时期内上升。这种复杂的局面,给中美谈判带来了种种困难。

二、中美有差距,但靠的很近

对标美国,中国还是有差距的。

下面这个图来自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康奈尔大学、欧洲共商管理学院共同发布的2018年《全球创新指数》。



在126个经济体中,中国排名第17位。创新指数第1名是瑞士,美国是第5名,中国上升地非常快,这是第一次进入全球20强。



第二个角度,如果看创新指数单项排名。在统计的80个指标中,大家可以注意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排名靠前的有中国和中国香港。



第三个指标,大国创新能力状况。进入全球GDP前10的经济体,按照创新重新排序,中国排到第6。

中美两国现在其实靠得很近,中国的优势如下:

第一,市场规模。中国有23万亿美金,国际购买力的评价,中国高于美国。但是在增速方面,我们还有一些小的问题,人均总量不足。

第二,中国的通用基础设施水平比较高。我们到美国之后就会发现,美国的通用基础设施太差了,他们的高速公路、地铁都比较落后,这点中国占优势。

第三,中国的知识型员工多于美国。在21个小类指标中,中国排名全球第一的有两项,其中一项就是知识型员工。

第四,知识成果产出数量多。技术专利中国现在成了第1,美国第6;工业设计中国是第1,美国第61;商标注册中国第3,而美国第86。2017年,中国专利申请有38.2万件,授权发明专利42万件,大于美日欧总和。



第五,科技创意类产品出口规模比较大。这个里面我们对比两个方面,一个是高科技产品出口中国第1,美国第7;创意类产品中国第1,美国第34。

三、中国VS美国的弱势

优势讲完了。我非常强调的是,大家要关注中美两国在创新指标体系中,中国的弱势在哪里。这就是我们下一步要改进的地方,我们说:缺憾即空间。

第一,从支持创新的制度环境看,营商环境差距比较大。

这个可以从5个角度来看。



1.监管质量。这个美国排名第17,中国是第87,排名太靠后了。举个例子,就像有机农业,很多做有机农业的企业家发现,自己的产品很难卖出去,为什么?因为市场上因为监管不到位,存在大量伪有机农业企业,导致好产品卖不到好价格,导致了“劣币驱逐良币”的过程。

2.法治水平。现在中国排在第75,而美国是第14。

3.解除雇佣成本。现在中国法律对企业的约束很大,企业要解聘一个员工,至少是4万的对账。中国企业的雇佣成本是全球第105,但美国解除雇佣成本是全球第1。一些企业在困难时期,没办法减少员工以求得生存。

4.开办企业便利度。现在中国已经好很多了,排名全球第73位,美国第42。

5.注销企业便利度。这个差距很大,现在你一要注销企业,税务局就要来查你所有东西。我们在开办企业和注销企业2个方面,还有大量工作要做。

第二,从支持创新的基础设施来看,在通讯信息基础设施方面差距很大。



信息通信基础设施中国全球第45,美国第10。而准入方面,中国第75,美国第17。通讯技术使用上,中国排名65,美国全球18。

第三,从创新的主体看,对中小企业金融支持差距较大。



我们的小微企业,听起来很容易获得贷款,但实际上很难得到贷款。银保监会提出“一三五”要求,就是很难落地。美国中小企业融资非常容易的,综合排名第一。



在这之间,中美最大的区别是:

中国企业融资往往是间接融资,到银行贷款,但银行也是企业,当然要考虑风险。

美国的资本市场发育很快,美国人一有好的想法,风投马上就跟过来了。中国的风投成交数量全球第22,而美国世界第一。

第四,从创新的方式看,融合创新差距较大。



美国非常强调融合创新,而中国在这方面差距很大。产业集群发展中国排名第26,美国排名第1。

中国最大的问题是,高校和研究所的研发成果不能迅速产业化,而美国的企业、研究机构往往就设在大学。现在华为也学会了,把大量的研究机构就设在大学里面,在这一点,我们要赶上。

第五,从创新的成效看,高质量创新成果差距较大。



这方面差距太大了。美国三项全是世界第1。这是我们科研人员的问题。

四、未来中国的动能,在哪里?

那么,未来中国的动能,在哪里呢?

第一个是,巨大的经济体量和规模。

第二个是,中国经济结构调整正在度过阵痛期,已初见成效。



第三个是,内需市场。

2018年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8万亿元,增长9%,领先6.6%的GDP增速。伴随着全球数量最为庞大的中等收入群体快速崛起,迅速增长的国内市场成为中国经济长期可持续增长的根本依靠。

第四个是,动力结构。

这方面以深圳为代表,发生了巨大变化。中国早已从第二产业拉动转向了第三产业拉动。即便如此,中国服务业占比与发达国家仍有20个百分点的差距,这意味着以第三产业拉动的中国经济,仍有巨大的发展空间。



但我要强调的是,中国最强的动力是更大力度的改革开放。

现在,全球贸易体系正在被重新调整。持续数十年的推动国际贸易自由化的趋势已经开始逆转。全球化正因民粹主义、狭隘民族主义和保护主义承受重压。新的变化已促使企业重新思考和调整它们在全球的布局。这些变化可能最终会比逆全球化更强大,进而重塑全球贸易格局。



汇丰银行的首席经济学家写了一本书,叫《世界不是平的》。对弗里德曼那本畅销书的《世界是平的》予以反驳。

书中讲:成功的全球化不能仅仅是一个市场为导向的过程,它还必须包括思想与制度的跨境支持,这种价值观念层面的全球化有助于承担对彼此的义务和责任。

格林斯潘曾说:“是市场力量在管理整个世界。”这就是为什么特朗普要花费大力气,对中国造成这么大的伤害的原因。

特朗普作为所谓民选总统,他的压力就是要保护就业,他想寻求美国优先,并且筑起贸易壁垒。因为华为事件,使得全球企业现有的供应链,罕见地充满了浓厚的政治担忧。

特朗普以一国之力打压一个中国企业,算什么英雄?但是,他就动用了这样的力量,美国国防部也动用了,国家安全局也动用了,美联储也动用了,商务部也动用了。

所以,中国企业都应该考虑产业链重组。这方面,中国有很大优势,当务之急就是补链、强链,把我们的产业链补好、强好。

我对富士康和郭台铭先生没有任何成见,但是我对他的一句话有点不以为然。郭台铭讲,若需要,富士康可以撤走生产线,把产能向全球其他国家转移。

我们算了一笔账,富士康中国大陆28个城市有47个厂区,占地9259公顷,富士康往哪撤?现在曹德旺在美国招工都招不到,招来的有些是70多岁的老人家。

特朗普要供应链重组,说制造业要重新回归美国,容易吗?是一句话的事吗?富士康能走吗?当然,郭台铭现在说他不走了,富士康也下了官方文件说不走了。

五、未来,中国不再是沉睡者!

未来最重要的就是中国企业,企业家们一定要记住:我们一定要从商业模式创新走向技术创新,就是硬创新。

一些软创新,实际上是很容易被攻破的。

我举一个例子,本月13号,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突然宣布:豁免来自中国的双面太阳能组件25%的关税。我们简直不敢相信,美国一遍用关税猛打中国,一边又进行豁免。这是为什么?

因为这一天中国科创板敲钟上线。因为中国的双面太阳能组件,有全世界最好的技术,有全世界最强的生产力,以及最高的性价比。美国没有办法。

当你能够让你的对手没有办法的时候,你就有办法。

所以这一点就不是美团、拼多多这样软创新的企业可以做到的,中国的企业家要在这一点上下大工夫。

作为一个世界级企业家,任正非先生有三段话让我印象最深:

我们在全球化的定义里也有一句话,就是“利用全球能力和资源,做全球生意”。

不盲目追求“为我所有”,要构建“为我所知、为我所用、为我所有”的能力组合。

我们应当组合世界上最优秀的资源,和优秀厂家结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我们就会变得更优秀。

任正非表示,由于美国采取的措施比预计的严重,华为未来两年将会“减产”,每年销售收入将下降约300亿美元,“今年和明年的销售收入都会在1000亿美元左右,2021年可以重新焕发出生机,重新为人类社会提供服务。”

听完这个讲话,说实话,我心里很欣慰。因为,一个星期前,记者问我:“你认为华为困难时期有几年?”我说,3到5年。这篇文章转发应该过100万了。这个判断跟任正非的判断是一样的。

任正非认为,未来两年,华为将需要进行很多产品的切换,从美国产品转为非美国的产品,这需要时间,需要磨合,还需要时间的检验。但他认为,在完成这一步后,华为将变得更加坚强,成为一只“打不死的鸟”。

所以,从科技的角度来看,未来二、三十年人类社会将演变成一个智能社会,其深度和广度我们还想象不到。

越是前途不确定,越需要创造,这也给千百万家企业公司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会。公司该思考:面对困难重重,如何去努力前进?机会重重,危险也重重。企业如果不能扛起重大的社会责任,坚持创新,迟早会被颠覆。

就像任正非所说,华为正在本行业逐步攻入无人区,处在无人领航、无人跟随的困境。华为跟着人跑的“机会主义”高速度,会逐步慢下来,创立引导理论的责任已经到来。

但现在很多企业就是机会主义,别人做了我去模仿,别人做了我去跟随。机会主义在后发的初始阶段是可以的,但是绝对不能够对机会主义产生路径依赖,一定要有自己的模式、自己的成果。

我告诉大家:

在第四次工业革命来临时,中国不再是沉睡者、旁观者、落伍者和追赶者而是第一次有了与世界强国一道引领潮流的机会。

在共和国成立100周年的时候,中国一定是世界经济总量第一大国!中国将真正实现炎黄子孙站起来,中国将成为世界一支绝对不能忽视的力量!但是,这其中还是需要我们的努力。

最后,我用任正非的一句话来结尾:

“领先世界是要流血流汗的,你这个时候说汗不要流,血不要流,然后你又领先世界,我认为是没有可能性的。”

确实是这样。毛泽东同志长征时,在打下天险娄山关后,写了一首词——《忆秦娥·娄山关》,我们来重温一下:

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

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谢谢大家!


上一篇:关系再好,也不要透漏自己这3个秘密
下一篇:庄子:忘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