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快速提高英语水平本广告位招租

社区广播台

查看: 109|回复: 0
收起左侧

对填志愿和上大学谈点经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12 13:19: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疯二

来源:卢泓言(ID:kuweidaoben)

今年的高考结束了。填志愿、上大学、以及之后的出国和工作是互为因果的一连串事件。先说说我的经历,给学子们一点建议,读者可以以此来鉴别我的建议是否可取。

我是96年高考,当年是先填志愿后考试,最先确定的是城市。我是铁了心要去北京的,冥冥中有一股牵引力想去首都、中心。逻辑上讲,首都的好大学最密集,天子脚下肯定跟其他城市大不一样。

专业我也是确定的,在计算机和做记者之间斗争了很久。然后确定做记者,当时全凭感觉。也没有问任何的师长,后来才知道我是在硬理性和软理性之间做出了选择。物理世界是硬理性,1+1=2。人类社会是软理性,人永远是自私和无私的矛盾统一体。写字影响人心,写代码构建虚拟世界,显然前者更激发了我的潜在能量。

然后是选学校,我若正常发挥是可以上北清的,不过退而求其次,第一志愿填的是人民大学。

这里考虑有两个:一个是万一发挥失常,每年都有人失常,我不能保证自己一定不失常。如果非上北清不可,压力越大越可能失常。我即使失常上人大分数线也是问题不大,人大也在名校之列。

还有一个考虑是专业,北清有大量理工科。但我不想再读理工科,我想读文科。为做记者做准备,万一低分进了北清被调配到边缘的理工科专业。会浪费大量时间在没兴趣的知识学习和考试上。人大都是文科,即使被调配的专业也都是文科,这是保底,因为当年人大新闻在四川不招理科生。于是填了热门的国际经济,当时想学经济也可以做记者的。

经济学的特别在于它是文理交集,左右圆融,经济学研究的是人的行为。可是建模型需要高等数学。尤其是统计学和经济计量学,很硬,很难学。

后来我的考分比北清录取线多三十分左右,这个分数是很难进最热的或者我想进的专业的。被调配进二流理工类专业的可能性较大,而这个分数在人大四川生源里是很高的,于是我如愿进了第一志愿,国际经济专业。

那一年高考,我有两个填北清的同学都发挥失常。其实每一年这种事都会发生,只是不知道是谁,他们都没有选择复读,而是进了很差的二本。我没有问他们为什么不复读。如果是我,我会选择复读。可能他们不选择复读的这种心态,跟他们发挥失常有关系,不够柔韧。

如果再来一回,我还是会第一志愿填人大国经,这个选择是不错的。为了我认定的专业,在学校上做了不大的妥协,总体是稳中求进的。

到了北京,知道人大跟北清是有很大差距的。虽然在文科领域人大跟北大是不相上下的,但是人大总体的知名度和能量级是跟北大有距离的。核心原因是北清是理工科很强,而理工科跟全世界是接轨的,所以可以发国际的paper。然后综合排名和国际知名度就上去了,人大只有文科,而文科跟全世界是不太接轨的。1+1=2全世界都认,可是法律、经济、人文这些东西大家都不一样。

人大四年在课堂上的收获微乎其微。基本可以忽略,能上人大这个级别的学校的人,在高中三年自学能力就过关了。大学里那些课根本不用老师教,肯定有能给你启发的好老师。但是算不上大师,你对他没有五体投地的钦佩。

这反映出一个问题,人大没有大师。能让人开天眼的那种大师,至少在本科生授课老师这里面没有,我们接触不到,全校有选修课和各种讲座。请北清和社会上的高人来,名气很大title牛得不行,可是依然没有大师,我很郁闷。

唯一让我感觉开天眼的一次,是人大已经退休的老校长黄达一次讲座。他一直戴着墨镜,像个黑老大,下面黑压压一千多人。

我给你举一个例子,感觉一下什么是开天眼。黄达说“春运这么难搞为什么一定要搞?”第一、春运是大课堂,沿海的打工族回西部去把市场经济这个东西教育给他们的亲友;第二、春运是转移收入,沿海的人把工资带回去孝敬亲友;第三、春运能把中国的家文化保持住,这是立国之本,是社会稳定的基础架构。

可惜、可叹,黄达这样的人,整个四年我就接触过这么一次。如果没有系统的长期的熏陶,开出来的天眼过几天就给闭上了。

插一句话,有个印象很深的事。当时有个年轻有为的老师。他问我们“都说你们是应试教育选出来的。可你们自己想想,你们在你们的那帮高中同学里是真正出色的吗?你们有这个自信吗?”回答当然是有,这让我对应试教育这个事有了比较笃定的认识。

应试教育是有死板的成份在,可是他一样能选拔人才,只要规则清楚了,人才就会适应这些规则。不管它是死的还是活的,而且人才能够把这些规则对自己造成的副作用降到最低。死读书的人一定考不过活读书的人。考上名校的那些同学基本都是同时也调皮捣蛋、有主见、不会随波逐流、灵活多变的人。

可惜,在人大我没有遇到开天眼的大师。那这四年是不是白费了?也不是。首先他是敲门砖,无论工作还是出国。这个毕业证能帮你背书,能省掉你自我证明的麻烦。这也是一种社会机制,你得适应和利用。

其次,大学是半个社会。那么多同学背井离乡吃住在一起,也是一个江湖。在这个圈子里为人处事、摸爬滚打、吃苦头。提前为进社会交学费,而且学校越好,越是在中心城市,同学越是人精。可学习的越多,吃的苦头越多。为什么在大学要进社团,因为社团就是社会,进社团是吃苦头去的。

相对于北大的散漫和骄傲,以及出工程师的清华。人大一直传说是个出县长的地方,说好听是务实。说不好听是世故,所以我这种自由散漫的人在人大混的很不如意。当时有点后悔没有去北大。不过再转而一想,即使进了北大最后还是要出社会,那在人大好好磨炼也是好事。

找工作,当时北京有大把的好企业和好工作。可是一般前提是北京户口优先,所以只要你是北京人,好工作真不愁。外地人要去争为数不多的留京指标。可是留京指标主要看的是四年的考试成绩。这个比较没劲,激不起天之骄子们太大的热情。所以最后留京指标一般是落到早就想一定要留在北京的人手里。而大部分更有闯劲、更有自负的同学走了三条路:出国、考研、去深圳。

说到这里,为什么深圳能出华为、腾讯、大疆、华大、平安?基本顶梁柱都在深圳。我早有切身感触,因为留京指标,因为深圳敞开给户口,因为深圳没有本地人。来了深圳就是深圳人,北京的大学生里最不服气、最敢闯一把的人。自然去了深圳,那些没能留京也没能出国和考研的“边缘”人。到了深圳这个远离北京上海的“边缘”城,两个边缘碰到一起了。

我在深圳呆了几个月就拿到奖学金去新加坡国立大学读硕士了。在这里我开了天眼,出国留学实在很酷。

不是哪个大师跑出来给我开了天眼,而是这个社会本身给我开了天眼。因为它跟你生活了23年的那个社会完全不一样。不是说它更先进,而是完全不一样,不一样本身就是给你开天眼的大师。

举一个例子就够了,我去小档口用人民币换坡币。小老板拿了人民币就直接给我了坡币。我好奇的问“你为什么不检查一下是不是假钱?”小老板愣了一下反问我“你为什么要骗我?”新加坡那个社会跟我们太不一样了。

不一样之所以是开天眼的大师,是因为他让你意识到原来世界可以不是你习惯的那样,可以有另一种方式,可以有选择。于是你脑袋里的定见完全被打破了,不再教条、不再紧张,而是放松的面对各种可能。

如此这样的不一样是在太多了,就不举例了。总之,几乎每一件事你都可以遇到跟经验完全不同的遭遇。某种程度上出国留学几年深入另一个社会的经历会让你体验到真正的自由。

新加坡国立大学的授课老师的素质要比人大高出一个数量级。这是很容易理解的。这些老师大部分都是欧美一流名校请回来的亚裔。他们自己是几十年在国外开过天眼的人,东西合璧左右逢源。

举一个例子就够了,有个教授peter跟一个学生搞得不开心。学生在考试之前去给自己的导师投诉。说“不管我考的如何,peter都会给我不及格。他不公正。”有一科不及格就意味着这个学生会被停掉奖学金卷铺盖回国。他的导师就去问peter。peter直接说“不管他考的如何。我都给他不及格。因为he is a bad guy。”导师就没说什么了,然后这个学生又投诉到院里面。结果也是一样,他那门考试没及格,卷铺盖回国了。peter则毫发无损,后来又干掉了一个中国来的学生,后来还去了另一所大学的商学院当院长。

peter也是一个给我开天眼的大师,我们不是习惯了“对事不对人”吗?可是他偏偏就要“对人不对事”。而且院里的老师也支持他,他认死理。人品是第一重要的。没有人品,其他都免谈。我们中国不是自古以来就说道德如何如何重要吗?不是说不要做衣冠禽兽吗?可是你看看人家一老外。才是真正的把这个做到了。我们呢,说说而已啊。

上了新加坡国立大学,让我对人大的感官有所提高。本来以为北清的全球影响力大大高于人大。所以北清的文科学生留学的选择也会大大优于人大。不过实际不是这样,在新加坡国立大学的理工科专业的学生。多数都是国内二流学校的人。因为北清等等的学生都去北美了,不过商学院的学生基本来自国内几所大学:北清、人大、北外、复旦、上海交大、浙大。因为即使北清的人去海外念文科尤其是商学院也是很难。第一、老外自己就喜欢读这些科目,空位置不多,跟留京指标类似。第二、文科不像理工科总是1+1=2,跟西方接轨有难度。第三、老外也对中国的大学有了解。不是只知道北清。

我本来更倾向于北清这样的综合大学,氛围更包容,影响力更大。不过后来看美国一些名校的主张。他们更看重有专长而不是面面俱到。比如普林斯顿重在理论科学。耶鲁重在法律,MIT重在tech,只要一所学校真有其所长,可以一俊遮百丑,想来这是未来的方向。

现在互联网发达了,似乎也能随时接触国外的东西。但留学依然无法替代。它提供的身临其境的经验,深入骨髓的体验,是看电影、网聊甚至夏令营不能比的。

我后来接触过很多拿着家里的钱出国留学的人,大部分人脑袋里都是屎。我经历过的那些刻骨铭心的感悟似乎在他们身上从来没发生过。后来我明白,自己拿奖学金或者打工挣钱留学,跟拿着家长的钱留学,完全是两回事。就跟自己用脚走路爬到山顶跟坐缆车到山顶一样有本质的区别。

一种是要生存,一种是度假,一种有内在的动力去学习,一种根本没有内在的动力。所以这两种人过的完全不是一种生活,这两种人也活在不同的圈子里。头一种圈子是相互学习,后一种圈子就是酒朋肉友、相互攀比、相互拖累。

最后说找工作。可惜,即使在国外硕士甚至博士毕业后。大部分人也是不知道自己的事业方向的。也就是不知道自己的兴趣所在的,他们普遍是随波逐流。师兄师姐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哪里钱多去哪里。哪里有工作就去哪里。国外能呆就呆,不好呆就回国。跟行尸走肉有什么分别。

所以其实如果你一开始有自己坚定的兴趣和事业方向。你就赢了99%的人。因为你一直在这个方向积累。其他人只是半路出家。你是专业的,其他人都是业余的。

毕业后我回国做了记者。16年,一直做自己喜欢的事。

看当年的同学,基本有这么几条规律。第一、找到工作只是第一步。之后发展如何跟这个人的个性密切相关。敢闯的、有个性的、有主见的显然更有后劲。虽然他们一般都有一段时间会很落魄。第二、留在国外的人很多在多年后都想回国。那毕竟不是自己的国家。第三、大部分人至今没有找到自己真正的兴趣。他们也许会说爱上了自己的工作。不过言不由衷居多。

经历说到这里,最后点出几条关键建议。

从填志愿开始,找到自己的兴趣无比重要。追风口是追不上的,也是得不偿失的。找到兴趣,无论什么时候都不晚。

以兴趣为中心选择专业和学校,兴趣第一,再兼顾学校。

有一个开你天眼的大师实在太幸运,但可遇不可求。一旦发现了就要抓住不放。

留学是开天眼的最佳方式。不过要自己挣钱交学费。

中国人的事业根基还在中国。


上一篇:拒绝新事物,是废掉一个人的开始
下一篇:【关注】全国260城将实现交通一卡通互联互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随便看看 精彩图片 帖子导读 联系管理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