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英语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超棒的英语学习网站快速提高英语水平YY语音频道,免费学习本广告位招租

社区广播台

查看: 78|回复: 0
收起左侧

【双语】Winter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5 13:43: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When icicles hang by the wall

And Dick the shepherd blows his nail

And Tom bears logs into the hall,

And milk comes frozen home in pail,

When Blood is nipped, and ways be foul,

Then nightly sings the staring owl,

Tu-who;

Tu-whit, tu-who: a merry note,

While greasy Joan doth keel the pot.

When all aloud the wind doth blow,

And coughing drowns the parson’s saw,

And birds sit brooding in the snow,

And Marian’s nose looks red and raw

When roasted crabs hiss in the bowl,

Then nightly sings the staring owl,

Tu-who;

Tu-whit, tu-who: a merry note,

While greasy Joan doth keel the pot.

0?wx_fmt=jpeg.jpg

冬之歌

威廉•莎士比亚

冰往条条悬挂在岩梢,

牧羊人老李吹他的手爪,

老唐把木柴抱进了厅堂,

送来的牛奶冻在路上;

手足有冻疮,路又不像样,

枭鸟鼓着眼睛,夜:在唱

荒唐!

荒唐,荒唐,调子倒满响亮!

正在搅拌砂锅,那油垢的蒋。

寒风四处吹个不停,

咳嗽声淹没了牧师的讲经,

众鸟栖息在雪地的巢,

玛良的鼻子冻成朵红海椒;

酸林檎在钵子里啾啾地响.

枭鸟鼓着眼睛,夜:在唱

荒唐!

荒唐.荒唐,调子倒满响亮!

正在搅拌砂锅,那油垢的蒋。

(郭沫若 译)

冬之歌

威廉•莎士比亚

当条条冰柱悬挂在墙上,

牧羊人狄克在呵手取暖,

当汤姆抱柴走进厅堂。

牛奶送到家冻在桶里面,

当手脚冻僵,路途难行,

猫头鹰瞪着眼在夜间长鸣:

突喔!

突维!突喔!唱得多快活,

满身油的约翰正搅着汤锅。

当寒风阵阵不停地呼啸,

咳嗽淹没了牧师的经声,

当众鸟敛翼栖息在雪巢,

玛丽的鼻子已冻得通红,

当野果在烤锅里咝咝作响,

猫头鹰瞪着眼在夜间歌唱:

突喔!

突维!突喔!唱得多快活。

满身油的约翰正搅着汤锅。

(顾子欣 译)

0?wx_fmt=jpeg.jpg

冬之歌

威廉•莎士比亚

当一条条冰柱檐前悬吊,

汤姆把木块向屋内搬送,

牧童狄克呵着他的指爪,

挤来的牛乳凝结了一桶,

刺骨的寒气,泥泞的路途,

大眼睛的鸱鸮夜夜高呼:

哆呵!

哆喴,哆呵!它歌唱着欢喜,

当油垢的琼转她的锅子。

当怒号的北风漫天吹响,

咳嗽打断了牧师的箴言,

鸟雀们在雪里缩住颈项,

玛利恩冻得红肿了鼻尖,

炙烤的螃蟹在锅内吱喳,

大眼睛的鸱鸮夜夜喧哗:

哆呵!

哆喴,哆呵!它歌唱着欢喜,

当油垢的琼转她的锅子。

(朱生豪 译)

冬之歌

威廉•莎士比亚

一条条晶莹的冰柱在墙边高悬,

牧童狄克对着自己指头呵气取暖,

汤姆把一块块木头往屋子里拿,

牛奶一桶桶挤满,结着冰拎回家。

寒气逼人血快冻僵,道路泥泞而又肮脏。

那目光闪闪的猫头鹰,夜夜高唱:

哆喂!

哆唔!——多么欢快的曲调!

沾满油污的琼正搅动锅中菜肴。

漫天的北风不停地在狂吼怒号,

咳嗽声淹没了牧师的陈腐说教,

鸟儿在雪中缩成一团,动也不动,

玛利恩的鼻子看上去又红又痛。

啤酒杯中煎好的海棠咝咝作响,

那目光闪闪的猫头鹰夜夜高唱:

哆喂!

哆唔!——多么欢快的曲调!

沾满油污的琼正搅动锅中菜肴。

(田乃钊 译)

0?wx_fmt=jpeg.jpg

冬之歌

威廉•莎士比亚

一条条冰柱挂在墙檐前,

牧羊人狄克在哈气暖着指尖,

汤姆背着圆木往大厅里搬送,

牛奶冻结在桶里提回到家中,

手脚冻僵,道路泥泞不堪,

夜猫子瞪着眼睛唱了起来,

“图——惠特!图——呼!”叫声多么快活,

这时满身油垢的琼正搅动着热锅。

风儿在大声呼啸,

咳嗽声淹没了牧师的说教,

鸟儿在雪中趴着不动,

玛利安的鼻子冻得通红,

烤热的酸苹果在酒碗里咝咝作声,

夜猫子瞪着眼睛唱了起来,

“图——惠特!图——呼!”叫声多么快活,

这时满身油垢的琼正搅动着热锅。

(王逢鑫 译)

冬天

威廉•莎士比亚

条条冰柱悬挂在墙上,

牧人迪克蜷着手指呵气取暖,

汤姆把一堆堆木头扛进厅堂,

桶里的牛奶在途中结成冰砖,

道路泥泞,血管冻得痛痒,

目光直楞楞的枭鸟在夜间歌唱,

突喂、突呜!多耐听的乐腔,

两手油污的蒋搅着锅中的奶浆。

当狂风不断地咆哮,

咳嗽声淹没了牧师的说教,

鸟儿卧在雪中缩着颈项,

玛莉安的鼻子冻得皮开肉绽,

酸果在锅中煮得嘶嘶地叫,

目光直楞楞的枭鸟夜间在歌唱,

突喂、突呜!多耐听的乐腔,

两手油污的蒋搅着锅中的奶浆。

(周永启 译)

0?wx_fmt=jpeg.jpg

冬之歌

威廉•莎士比亚

当一条条冰柱悬挂在墙上,

牧羊人狄克呵着冻僵的手指,

汤姆将木头搬进他的厅堂,

凝固成冰的牛奶运回屋子,

血液不能畅流,道路泥泞难行,

猫头鹰却瞪着眼在夜中歌吟:

“哆噜!

哆喴,哆噜!”——歌声多么欢畅,

肥胖的琼忙着把她的沸锅搅拌。

当寒风呼啸着阵阵吹起,

牧师的说教淹没在咳嗽声中,

鸟雀们在雪地里缩紧羽翼,

玛利恩的鼻子已冻得通红,

烤熟的山楂在酒碗里咝咝冒泡,

猫头鹰却瞪着眼在夜中呼叫:

“哆噜!

哆喴,哆噜!”——歌声多么欢畅,

肥胖的琼忙着把她的沸锅搅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提示
随便
看看

精彩
图片

帖子
导读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