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鬼异的十二生宵

发布者: 简浅 | 发布时间: 2011-2-15 13:17| 查看数: 2806| 评论数: 2|

一阵难以忍受的闷热,迫使我从沉睡中醒来,我睁开惺忪的眼,看了看床前的电风扇,这个偷懒的家伙,居然在我睡熟后,闹起了罢工,清闲地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怪不得那么热,我伸手想按下它的开关,可惜胳膊短了够不着,我又不想起身,只好以屁股为轴心,以风扇的开关为目标,将身子扭了个九十度,把一只臭脚丫子伸了过去,用脚大拇指搭在了电风扇最高档的开关上,用力地往下一揿,就听脚下传来“啪”地的一声,我知道启动电风扇的目的已经达到,这才将脚收回来,期待着一阵凉风来驱散身上的热量。我等了一会,没有感觉到凉风吹来,反而因为刚才的运动,致使身上涌出了更多的汗。

我再次抬眼望去,却见那位懒惰的风扇依然顽固地立在那里,根本没有转动。怎么了,我生气地爬起来,这才发现电风扇的指示灯根本没有亮。“糟糕,电风扇坏了。”我下床走到电风扇面前,伸出手在风扇的底座狠狠地击了一掌。

我这台风扇属于鞭挞型系列,常常在运转过程中突然停顿,而在我的一拍之下,这才恢复运动。可这次失灵了,我那一掌含怒而发,力度不小,手掌都麻了,可风扇却是巍然不动。一气之下,我扬手准备再击一掌,不料,我的手扬得过高,碰到了墙上壁灯的开关,“嗒”地一声脆响,令我不由自主的朝壁灯看了一眼,壁灯也没有亮,我这才恍然大悟,不是电风扇的错,原来是停电了。

哇,炎炎夏日停电,这可是人生的悲哀。只是,我无论如何的悲哉哀哉,也无法让电送来,使电风扇启动,现代化既然指望不上,只能乞助于大自然的馈赠,我打开房门,希望外面能够吹来一阵风,驱驱身上的热量,遗憾的是门外没有吹入期望的风,反而涌进了一股股难以抵挡地热浪,我只能将打开的房门又关上。

我的住房是一个单间,只有一个小小的窗户,空气不流通,平常只有依赖电风扇才能给自己带来凉意,此刻停了电,里面就如一个闷罐笼,根本呆不下人。

午睡是无法继续下去了,我心里只有一个愿望,立即逃出这蒸笼般地空间。尽管极不愿意,我还是迈步走在了毒烈的日头下。

我虽然走出了门,却是盲无目的,由于久旱不雨,河流水位下降,已经无法启动水力发电,而火力发电又因原煤供应紧张,电厂派人拿着现金四处买煤,却因煤炭供不应求,无法买到,因此市里只得采取限电措施,压缩生产供电、办公用电,只保证居民晚上的生活用电。

有道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我租住的房间是电业局的宿舍房,当市里用电紧张,到处都陷入停电的恐慌之际,唯有我这里成为特区,从没停过电,为此我为自己的先见之明沾沾自喜,可现在这里的特区格局被打破,也开始停电了。唉——,真是苦也!

我抬头望了望,只见天空湛蓝湛蓝的,万里无云,四周寂静寂静的,连树叶也不肯动一动,平日里川流不息的车辆,仿佛也害怕烈日的曝晒,不知都躲在哪个角落里了,唯有不知疲倦的知了,才偶而知了知了的鸣唱几声,更增添了沉闷炎热的气氛。

脸上奔流的汗水,钻入了我脆弱眼睛里,就在我用手揉眼的时候,我的记忆让我突然想到了一家其名为军人茶馆的茶馆,不仅这军人的名字令我为之心动,而且还因为这位老板神通广大,居然能够在柴油极为金贵的情况下,成为唯一的一家自行发电的茶馆,故而其生意十分的兴隆与火爆。

找到了行走的目标,我便从树底下,墙边的阴影下穿来穿去,这一穿越,让我重拾当年当兵的感觉,一九八九年,我作为一名特种兵,参加了对越自卫反击战的一次军事行动,那次在热带丛林中穿越,可比现在闷热多了,只是那时自己年纪还小,体内又燃烧着一种激情,因此,根本没有感觉到累,离开部队十多年,远离了血与火的磨练,过惯了养尊处优的生活,身体也变得娇贵起来,居然这么一点点热也受不了,看来今后不能再这么轻松下去了,还得恢复过去的锻炼,不然可真的会变修的。

我一路行走一路感慨着,一阵嘈杂的声音打乱了我的思绪,闻声而望,却见不远墙角的树荫下,围着一堆人,正唧唧咕咕地吵嚷着。这些人真奇怪,大热天不躲在屋里纳凉,围在这树底下干什么。

好奇心的驱使,令我的双腿不由自主的往那堆人迈去。还有三五米的距离,就听见一个粗声粗气的男声说道:“一百八卖不卖,不卖就算了。”说话的是一位年约四十的男子,留着披肩长发,长着一脸大胡子,皮肤黝黑黝黑的,看起来倒象一位常年在野外写生的画家。

“什么东西一百八还不肯卖?”我心里暗自嘀咕,疑惑地抬眼看去,就见一位大约三四十来岁的农村妇女,手里提着一个蛇皮袋,站起身正准备走。

“喂,这位大姐,你袋里装的什么东西,能看看么。”我这喜欢追根究底的毛病,此刻又犯了,我产生了急于揭开蛇皮袋中之谜的冲动。

那妇女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生就憨厚普通的大众脸,额头上有块淡淡的红色胎记,尽管她刻意用长发遮挡,可依然时不时的显露出来。听我这么一问,她十分紧张地前后看了看,似乎异常的胆小怕事,她用犹豫不决的眼神,盯了我一阵,好像有些拿不定主意。

人丛中走出一位五十来岁的秃顶男人朝妇女道:“拿出来给这位同志看看吧,看样子他不像是政府的人,说不定还是位识货的买主呢。”

妇女听秃顶男人这么一说,这才蹲下来,将蛇皮袋放在地下,手伸进蛇皮袋里面,眼睛十分警惕的四面张望一圈,那种神秘兮兮地神态可吊足了我的胃口,把我的好奇心从心底里都勾了出来,我有些急不可耐地大声说道:“别磨蹭呀,快拿出来看看。”

妇女被我的声音吓得一怔,茫然看着我,似乎听不懂我说的话。

那位秃顶男人走上前,弯腰推了那妇女一下,道:“你发什么呆,快把东西拿出来噻。”

妇女这才清醒,急忙双手将蛇皮袋里的物件捧了出来。

我一看那东西好像是一个球形的玉雕,直径大约在18—20厘米左右,上面沾满了黄泥和污泥,我拿起地下蛇皮袋,将那尊玉雕擦拭了一番,玉雕上的图案基本呈现出来,似乎有祥云、山石、古松等,还有极具动感的十二生肖动物,偶然看去还真是栩栩如生。我用手端起来,沉甸甸的,大约有20来斤重,感觉到有一股温凉之气从手上直透心底,我身上的燥热之气顿时一扫而净。翻过来发现底部有着“大明宣德年制”篆印。天啦,难道还是明代的古董。想到这里,我暗自摇了摇头,这自然是不可能的,倘若真是明代的玉雕,那价值至少在五十万元以上,根本不可能为眼前这位农妇所有,肯定是伪劣产品了。于是我问道:“这玩意多少钱。”

那妇女看了我一眼,细声地说:“400元。”

“什么,400元。”看到这玉雕上面十分精致的图案,我觉得这东西即便不是玉雕,而是普通的石雕,其价值也在五百元以上,怎么只要400元。

就在我思忖之际,那位秃顶男人显然会错了我的意,说:“刚才有人出了180元,没卖,你还出高点看行不行呢。”

听了这话我随口说道:“200元行不行,不行就算了。”我站起来,装着要走的样子。

秃顶男人朝那位妇女道:“你看怎么样,总不能还将这东西拿回去吧,你不是讲你的崽还等着钱交资料费么。”

那妇女看了我一眼,想了想仿佛是下了极大决心一般,说道:“好吧,卖了算了。”

我从身上掏出200元递过去,将蛇皮袋接过来,问妇女:“这东西你从哪里来的?”

妇女回答说:“这是我男人打井时挖出来的,本来想等忙过这一阵,拿到省城去卖,可是我崽伢子要钱买复习资料,一时手头紧张,只好将它卖了。”

秃顶男人走过来,用手摸了摸玉雕:“咯东西只怕是汉白玉的啰。”

我一笑:“哼,200元买个汉白玉的,哪有这么好的事,这玩意如果是个石雕的我就心满意足了。”我虽是应付而言,可说的却是心里话,我哪敢存有用200元买汉白玉雕的奢望,真的只要是一尊石雕,我就如愿足矣,看着这生动的图案,我觉得十分舒适,尤其是拿在手里时那种似曾相识的奇异感觉,让我体味出一种深深的缘分,于是,我提着这尊所谓明代玉雕兴冲冲地往军人茶馆走去。

最新评论

简浅 发表于 2011-2-15 13:20:21
当我提着蛇皮袋走进茶馆后,才发现里面的人很多,我朝里看了一阵,竟没发现空位子,这自然得拜停电之赐,人气才如此之旺。当然,这里的收费也不低,能够走进来的,不仅是有闲阶层,还应是有钱阶层。而我本是临时起意往茶馆来的,身上只穿了一件皱巴巴的汗衫,手上又提着一个蛇皮袋子,这模样有点象街上捡破烂的,与茶馆里的气氛颇不协调。因此,我站在里面还没有一分钟,一位服务员就走过来嚷道:“去,去,去,这是茶馆,不是饭馆,进来干嘛。”声调里充满着一种鄙夷和蔑视。

我这人生来吃软不吃硬,况且当过兵的人本来就火气旺,我看见里面已是座无虚席,原本想等身上的汗息了就走,可见服务员这种态度,我的火气“蹭”地一下冒了起来。

我将手中的蛇皮袋往地下一放,用一种无赖的口吻说:“我进的就是茶馆,怎么啦。”

服务员看我的态度蛮横,口气一软:“对不起,没有座位了,请上别的地方吧。”

既然惹发了我的火气,就不可能轻易平息,服务员的口气软了,我的口气却硬了:“我看上这里了,我就站在这里等。”

服务员见我放横,不敢再招惹我,无可奈何的说:“好,好,那你就在这里等等吧。”说着便走开了。

不一会两名保安走上前,朝我凶狠地吼道:“出去,出去,不要到这里捣乱。”

“捣乱!”我从身上掏出一张老人头一扬:“老子花钱来喝茶,怎么是捣乱。”

这一位保安仗着牛高马大,伸手朝我一推:“走,走,别啰嗦,叫你出去就出去。”

“哼!”我心里冷笑一声,暗忖:“要动粗,就看你们有没有这种本事了。”我暗纳一口气,双脚不丁不八的站了个立桩。

那位保安原以为在他的一推之下,会把我推出门外,岂知我一动没动。他哪里知道,我三岁时,外公就教我站桩,不到六岁,一个寻常的大人就无法推动我,何况现在已练了几十年功夫,别说他一个人,就是再多十来个这样的小伙子,也别想推动我半分。

只可惜这位保安,不知天高地厚,见没能将我推动,不知收手,反而叫另一位保安上来,联手来推我。

两位保安的举动,引发了心中的怒火,我得狠狠教训教训这两个家伙,让他们长长见识。我暗暗运起了沾衣十八跌的功夫,这可是我外公的独门功夫,也是我的拿手好戏,当年对付越南的特工时,就凭这一招,未满十八岁的我,一人生擒了三名越军重量级的特工人员,为此还得到了军部的嘉奖。眼下用来对付这两个保安,自是游刃有余了。

就见两名保安在接触我身体的一瞬间,仿佛遭遇了雷击车撞一般,身躯被甩出两三米远,并重重地跌落在地上,一动不动。

这一下可引起了茶馆的骚动,坐在那里悠闲品茗的茶客们,纷纷站起,朝我看来。这时,一位大腹便便的老板模样的人物,急匆匆地赶上前来。

“啊,是刘兄弟,这几年你去了哪里,我到处打听,都找不到你。”老板隔老远就朝我伸出了手。

“你是——”听对方说得如此亲热,而且的确有些面熟,但一时之间仍然无法记起他是何许人也。不过雷公不打笑脸人,既然对方示好,我当然不会继续施恶下去,只得伸出手礼节性的握了握,同时打开记忆的储存,急速地从中搜寻对方的信息。

“顺德兄弟,你不记得了,我是原来战友餐馆的老陈呀。”对方继续提示。

“战友餐馆。”哦——,我的记忆顿时变得清晰起来。
简浅 发表于 2011-2-15 13:20:52
三年前我还是市里一家大厂的保卫处长,一位战友前来看我,我带他逛街,看见一家“战友餐馆”,为了重拾战友的情结,我们走了进去,谁知酒兴正浓时,来了几个混混在餐馆闹事,这位陈老板软语相求,对方还是不依不饶,我在旁边看不过去,愤而出手将混混们教训了一顿,令混混们心胆俱寒,逃之夭夭。

陈老板感激不尽,拿出一瓶茅台招待我们,还当场表示:战友餐馆随时欢迎我,而且对我永久免费。我不想沾人家的光,从此不再光顾。不久企业改制,我辞职干起了自己的事业,从此走南闯北四海为家,这家餐馆乃至这位陈老板都从我的记忆中模糊、淡忘。

此刻听他提起,这才重新拾回,忙道:“哦,是陈老板,这可应了一句老话,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真对不起啦。”

显然,陈老板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忙道:“兄弟,是我的人狗眼看人低,不知高低,我在这里代他们赔罪了。来,进来坐吧。”说着,拉着我的手往里面走去。

既然是熟人,我就只能放他们一马了,路过两位保安时,我因两手不空,只得用脚在他们身上各自踢了一下,解了他们的穴道,两名保安这才爬了起来,灰溜溜地走开。

陈老板还是那么热情:“兄弟,今天怎么有空,光临敝茶馆,这几年你到哪里去了,我曾上你单位找过你,可你已经辞职走了。”

我是爽快人,不喜欢虚套,见陈老板说话还实在,便如实回答:“今天还不是因为停电,家里太热呆不下,这才想找个地方打发时间,谁知走了进来,你们保安见我穿得不雅,手里提了个蛇皮袋,因此将我当作捡破烂的,要赶我走。”

说到这里,我笑了笑说:“看来今后出门还得注意形象,因为现在只重衣衫不重人的势利眼太多了,我得吸取今天在你这里的教训。”

陈老板尴尬地说:“罪过,罪过,这说明我的工作人员素质太低,不过,在兄弟面前我可不能说假话,这两个保安的确没有经过任何培训,他们一个是我的小舅子,一个是我的堂弟,也是为了给他们一碗饭吃,这才让他们来干保安。”

陈老板说到这里,推开一个雅间说:“来,兄弟,今天这个包厢专归你用。为了弥补我的过错,我给你办一张卡,你无论什么时候来,都给你免单。”

我连忙推辞说:“不敢,无功不受禄,我可不能享受你这种特殊优待。”

陈老板佯怒道:“兄弟我可是对你一片真心,你不给我面子就是瞧不起我,我这里条件还可以,你看还有电脑上网呢。”

听说能够上网,我的心里一动,我正想查查今天买来的宝贝呢,于是我就坡下驴,说:“我可是却之不恭,受之有愧了。”

“这算什么。”陈老板十分诚恳地说:“三年前我就想结识你这个朋友,倒不是你给我解了围,而是因为我看你是个重情义的侠义之人,值得一交,只可惜那次以后,你就再没到过我的饭店,我还特意到你们厂找过你呢,你怎么就辞职了呢。”

“唉,一言难尽,厂里搞改制,我既无技术又无文凭,想想留在厂里很难找到自己的位置,与其让别人淘汰我,不如自己出来闯荡一番来得痛快。”

“那你——?”陈老板话没说完,手机就响了,忙掏出手机:“好,好,我就来。”

我说:“陈老板,你去忙吧,我在这里上网查点资料。”

陈老板无奈地点点头:“好吧,我去看看就来。”说完,匆匆而去。

我打开电脑,趁着启机的时刻,我将那尊玉雕拿出来,又仔细地看了一阵,于是我根据玉雕的特征,在百度搜索栏上打上了“大明宣德十二生肖玉雕”的字样。不一会跳出了一系列栏目,我点击第一栏的《在线鉴宝-卓克艺术网-大型艺术类门户网》,出现了六个图案,和我购买的玉雕十分相似,再看对物品描述:球状浮雕以十二生肖为主及浮云,花草,仙桃,金元宝。栩栩如生,雕刻最深处达2.2cm.,底板近似椭圆,极大直径15cm,极小直径13.6cm,底板厚1.8cm,其中央4×4cm区域刻有“大明宣德年制”的六个字篆体字。

我心中一喜,不错就是这玩意,于是急不可耐地往下看去,只见一位叫三藏居士的写道:“且不说这件东西是什么,三藏先猜这件东西怎样出现的:在街边的显眼处或是菜市场、墙角,一个貌似农民的人蹲在地上,脚前铺张报纸或是布包之类,上面摆着这个物什,对好奇路人言:俺也不知是个啥,家里挖地挖出来的或是家里传下来的云云。大致场景如此。”

看到这里,我的脸上一热,不错,这玩意的购买过程,的确和他描述的一模一样,看来这东西是一个骗局。不过,我本来就没奢望这是什么古董,只要是个石雕,其愿足矣,可是只怕连这个愿望也无法实现。

我急忙往下看去,只见有人写道:“合成树脂的,里面是沙子。”哇,真凄惨,看到这里,我仿佛被人当胸击了一拳。

我心有不甘,又翻开一栏,看到一篇题为《明朝玉雕”现原形260元买教训》报道,全文如下:

“昨天,有位观众给我们打来电话,说是有位民工把施工中挖出的一件珍贵文物卖给了他,在他看来这文物非常有价值。

昨天下午,在苏站路,记者找到了这位姜先生,他说,这件大型汉白玉雕是民工从老房子里挖出来的,他觉得非常珍贵,于是一番讨价还价,最终花了260块钱买了下来。

记者看到,这个汉白玉雕体量较大,上面雕有十二生肖,底座上的印章上还能隐隐约约看到“大明宣德”字样,通体斑斑驳驳的污渍,确实也有古旧之感。看来这样的珍贵文物应该引起重视了,正在这时,姜先生一个做玉石生意的朋友刚好来到,看了后,他有点怀疑。

于是,大家就对这珍贵文物琢磨了起来,一琢磨问题就来了。在底座附近有一个看上去像是伤疤的地方,这位先生用手一扣,居然破了,原来是一层很薄的树脂材料,里面填充的全是湿的沙子。而那个壳用火一烧居然能着。看来所谓珍贵文物完全是假的。姜先生是花了260块钱买回来了教训。

有关人士说,现在这类骗局很多,一般的市民绝对没办法辨别,所以大家千万别有贪便宜的心思。”

看到这里,我恍然大悟,我也成了另一个姜先生,我无心再看下去,“啪”地一声关闭了电脑,忍不住冒出一句粗话:“他妈的,我被那个农妇骗了。”

说真的我倒不是心痛这两百元钱,我虽非有钱阶层,可是区区两百元还不在话下,如果那钱真的是给农妇的儿子买学习资料,就是让我白送也心甘情愿,事实上我每年资助战友的儿子所花费的费用,就高达数万元,又岂能在乎这两百元呢。我所气愤的是,我曾作为一名特种兵战士,经过了特殊训练,当年越军特工人员玩的诡异花招,都没能逃过我的眼睛,可今天却被一位貌似老实巴交的农妇所蒙骗,想想这事心里就憋气,可还不能说,说出来会令我的朋友们笑掉大牙的。

唉,我受骗了,而且还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