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转【灵异】诡异的蓝

发布者: 谢琼 | 发布时间: 2007-4-14 10:57| 查看数: 5752| 评论数: 14|



  我这个人,无聊的时候喜欢自己坐在客厅,手里捧这一杯啤酒,一口一口的慢慢喝,好象那是葡萄酒一样。你看了一定感觉很恶心。

  宝宝出事那天,我就是这么自己坐在客厅里喝啤酒,电话铃疯了一样响起来,我很反感的责怪着打电话的人破坏了我努力为自己营造的气氛,但是又害怕是主编大人又来了新的采访命令,只得接起电话,很冷淡的问了一句:“谁啊”

  “寒,宝宝出事了……”

  电话那边的人声音有气无力的,我听不出是谁,我也没心思去想他是谁,手里的杯子掉在地上,绽开一朵很漂亮的玻璃花……

  宝宝是我这辈子不娶,下辈子也要娶的女人,很遗憾,三年前,就在我们将要结婚的前一天晚上,她在回家的路上被人杀了,手法很残忍,从背后砍了20多刀,我想不出谁能和宝宝这样和善的人有这么大的仇,她从来连鸡血都不敢看,我想那晚,她看着自己的血,一定吓的哭了。

  那晚,我看着她的尸体,用眼泪把她背后的伤口添满…………

  这几年来,一直有几个无聊的女人追求我,我都没理她们,同事们都说我是一个很冷淡的人,呵,没错,我就是一个冷淡的人,从三年以前。

  不过昨天晚上新来的编辑倒是很让我注意。

  我就坐在饮水机旁边,那个姑娘去接水的时候,只用一只手接水,用杯子卡住接水口,另一只手无聊的在半空中晃来晃去。

  这个动作,和宝宝很象。

  “哦,你好,我是咱报社的记者”

  “你好,我是新来的,编辑,我刚毕业,请多指教”她很大方的伸出手来让我握,我灿灿的伸过手去。

  “呵呵,你这人很保守啊”

  “嗯?是吗?”

  晚上我回到家,很久没有睡着,那个姑娘,眼神,长相,动作,都和三年前的宝宝好象。

  多年以来,一直为人冷淡的我已经变的不善与同事交流,跟谁说话都跟采访似的。哎,是啊,也忘了问她叫什么。

  第二天一早,我第一次这么早的就来上班,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个姑娘,她好象对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吸引力。但是我的却不愿意承认。

  报社的人陆陆续续的来的差不多了,才见到她推门进来。

  她很没有时间观念吗?我自己暗暗想着,或者是她从不喜欢早早的去上班,她总是在家里磨磨增增的化淡妆,把无味的早餐当作宴席一样的繁琐,拖延着最后一点时间。

  我心忽然很激动的喊了一声:“宝宝!”头脑一阵阵的热。

  她猛的回过头来,看着我,眼里满是模糊……

  “你……你还……”我猛的拉起她的手,微微感觉她的手有些颤抖。

  她半晌没有动弹,似乎有些害怕,不过我在我眼里,那时是一种似曾相识的眼光。

  “小寒!你干什么啊!把人家吓着了”

  明子一把把她从我手里拉走,还安慰着她:“别怕啊,小寒这人有点神经,呵呵,虽然平时有点冷淡,不过人还是不错的……”

  他们进了里边编辑室,一扇门把我挡着外面,一屋子记者都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我,有的似乎还有些窃笑,我没有理会那些平时被我冷落的同事,跑到编辑室门口,深深吸了口气,推门进去。

  明子还在和她说话“我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他以前还挺乐观一个人,自从……”明子忽然收住话,好象是看见我进来了。

  我走过去,陪了一脸笑“哎,那个,刚才,对不起啊,我有点失态了。”

  那个姑娘慌忙站起来,一副很阳光的笑脸,淡淡的透出一丝不解的神情:“哦,没事的,认识一下,我叫贝贝。”

  “哦,我,我叫曲清寒,你叫我小寒就可以。”

  明子拉着我往外走,一边跟贝贝说着“贝贝,那你先忙吧,我和他出去采访了,今天还一堆任务呢。”

  “哦哦,你们去吧。晚上见”

  我也回头笑笑“晚上见,记者就是这样,一天到晚在外面跑。” 

  明子陪我出了报社,却没有去H县做采访任务,而是在门口给主编打了个电话请了一天假。

  “我靠,你小子不要奖金啦”我抬手揍他

  “先别说奖金了,你今天怎么了。”

  “我……明子,你发现没有,贝贝和宝宝真的很像,好象一个人一样。”

  “像只是像,可是宝宝已经……我不是故意要提这事的,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实总要接受。”

  “没事,我只是脑子发热,她们……”

  “我先带你看看我家。”说着他就要拦计程车。

  “看什么看啊,我不是经常去啊”

  他没理我,拦了一辆车就开向他家,一路上不停的抽烟。

  到了他家,他打开门,把我推进去。

  “你自己看。”

  我走进卧室,和平时一样,凌乱的有些不象话,他也没个女朋友,房子里从来都是乱乱的,墙上的酒渍还是我们在他家喝酒时候弄上的,我们经常一边喝酒一边打闹。弄的脏悉悉的,他都懒的收拾。

  等等……墙上……那些酒渍怎么和以前不太一样了,不是那么污黄了,泛起了点点朦胧的红,好象……像……

  “明子,这……怎么弄的啊,这墙像崩了血似的,多恶心啊。”

  明子从兜里掏出来一片纸递给我,“不知道,昨天晚上回家时候就这样,晚上亮着灯,红的更厉害。你再看看这个。”

[ 本帖最后由 谢琼 于 2007-4-14 11:00 编辑 ]

评分

参与人数 1鲜花 +50 收起 理由
david + 50 4-14发贴状元,奖励50元

查看全部评分


最新评论

谢琼 发表于 2007-4-14 10:58:04
我接过那片纸,展开,上面是女孩子的清秀的字迹:告诉我,曲清寒是谁?

  我心里有点慌,把纸装在自己兜里。在那片纸进入裤子兜里的时候,感觉毛骨悚然的,像装个了迷你尸体一样。

  “早上我看你那样,以为你叫鬼上身了呢。”明子胆子比我大些,最少他能控制住自己。

  “你猜这是怎么回事?”我不知所措,此刻我只有他一个可以信赖的兄弟。

  “你以前得罪过谁没有,他在吓唬你?我想。”

  “我从没对不起谁,除了……”

  “好了,我们不说宝宝的事了,说实话那不关你的事,谁也不知道她那晚会出事啊”

  “可是我怎么也不能原谅自己……”我忽然有点想哭。

  明子走过来拍拍我,安慰着:“好了,过去的事,不提了”

  我稳定了一下情绪,对明子说,“这会我心里太乱,我得安静会,自己想想,我先走了。”

  明子回身送我出去,拦了辆车把我送到车里,“寒,回家休息会,别乱想了,别理这事了。”

  “嗯,我先走了。”

  车,风一般离开明子家门口,在路上飞驰。

  我回到家,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没心思再去客厅里捧着杯子喝啤酒,思绪很乱。不知道是难过还是恐惧,这时候正威胁着我的神经。

  电话铃,响的很不是时候,我浑身松软,真的不愿起身去接电话,干脆就在床上躺着,和电话在做抗争,但是电话很顽强,终于吵到我头疼,让我不得不去接。

  懒懒的趴下床,走去客厅……

  “谁啊……”我声音很冷淡,希望让电话另一边的人,知道我的不快。

  电话那边响起了一个苍老的,有气无力的声音:“寒……宝宝找到你了吗……”

  “什么?你是谁?你……”我打了个冷颤,猛的精神起来,电话却直接挂断了。只有听筒里还响着“嘟嘟”的盲音。

  我拿着电话,脑海里满是刚才那个有气无力,苍老的男音。

  “寒,宝宝找到你了吗……”

  这声音,似曾相识,特别熟悉,只是我想不起来。

  我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啤酒,没用杯子,直接对着瓶口喝起来,喝的很猛,冰凉的啤酒沫压着嗓子快要令我窒息,但是手还是倔强的不肯放下来。

  宝宝……贝贝……神秘的电话人……

  他们,到底,有什么联系,还是根本没有……

  “明子,我是寒……”我喝完一瓶啤酒,才想起来这时候应该给明子打电话“你在哪?”

  “我在家上网呢,你怎么了,怎么声音这么虚?”

  “你出来下,来母亲广场。”

  “出了什么事?”

  “别管了,你快去,我这就去,到了再说。”

  明子好象还有什么要说的,我没等他开口,就挂断电话,收拾一下凌乱的头发出了家门。

  到了母亲广场的时候,我远远的看见明子已经在茶座那等我了,他抬头看见我,放下手里的咖啡,冲我招招手。我走到他旁边的位子坐下来。

  “到底什么事?这么急?”明子又要了两杯啤酒,回头问我。

  “我……我刚才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

  “谁打的?”

  “别打断我,听我说完,电话那边是一个我不认识的人,他说话的声音很苍老,而且很没力气,像是……像是个病人,我听着那个声音好熟悉,就是想不起来在哪听过,他只跟我说了一句:寒,宝宝找到你了吗?就挂了,连问一下的机会都没给我”我接过服务小姐端来的啤酒,一口气喝掉大半杯。放下杯,看见明子一脸的疑惑。

  “真邪乎,你没发烧吧?”

  “我很清醒,我现在还能回忆起那个声音。”

  “那……如果不是有人故意要吓唬你的话……你说那个声音你很熟悉?”

  “嗯,特别熟悉,我记不起来了,但是我绝对听过这个声音的。”

  明子端着酒杯但没有喝杯子里的酒,看起来是在思考。

  “我们得先弄清是谁打的电话。”良久,明子才说了一句。

  “我不想去弄清这些事,我只想以后安静点,安静的活,安静的死……”

  明子忽然变的有些莫名的愤怒“可是这些事真的太……像是恐怖片,我们都在害怕,谁也别骗谁,我现在真是有点相信世界上有鬼了!真可能宝宝就变成鬼了!”

  宝宝……宝宝……我的思绪猛然飞到三年前的那个夜晚,宝宝……

  “明子,我想起来了,那个声音!三年前宝宝出事那晚……打电话通知我的人,就是他!”

  明子没稳住手,杯掉到桌子上,里面的酒流出来,顺着桌面趟了下去。

  “你确定?那三年前那晚给你打电话你怎么不问问是谁?”

  “那时候我听到宝宝出事,没心思想别的了,我当时都差点晕过去,后来,也想过,不过想可能是警察吧,也没在意过……”

  “奇怪,他是怎么知道宝宝出事的?”

  “明子,这些事和贝贝有关。”

  “你怎么知道?”

  “我感觉,自从贝贝出现以后,才出了这些事情……”

  “那不一定啊,巧合呢,昨天新来的编辑不只她一个,我怎么也想不出这事能和她有关。”

  “她和宝宝很像!”

  “如果你执意要这么想,谁都没办法,但是,我劝你,清醒一下,不要头脑发热,我们慢慢来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明子说完,起身去结帐。
谢琼 发表于 2007-4-14 10:58:32
我跟了过去,“但是这是生活,不是恐怖小说,主人公随便找点线索就能调查出真相,我们怎么去搞清?”

  明子忽然转过身冲我笑:“你付钱,我就告诉你怎么去弄清。”

  我愣了一下,也笑了,抬手给了他一拳……

  明子把我从一片迷茫中拉回了现实,消失了好久的笑又回到脸上。

  在外面呆到很晚,没有坐车,一路溜到家门口,犹豫了一下,还是开门进去了,家里还是以前一样凌乱,没人帮我收拾房间,每样东西都是乱摆的,一点艺术感也没有。几张报纸和采访纲要胡乱的在地上躺着,走路觉得碍事就把它们踢开,多年以来已经习惯了,以前,最少三年以前……

  那时候,宝宝每天都来家里帮我收拾房间,把每样东西都摆好,天天跟我要钥匙太麻烦,后来她干脆配了一把我家门的钥匙,每次我出去采访回来,总是能看到家里东西摆放的整整齐齐,整个房间一尘不染的,那时候我感觉宝宝就是我的天使,是上帝赐给我的,我发誓要好好珍惜她。

  可还是……结婚的前一晚,宝宝坚持要把工作做完再请假,那天她忙到很晚,我打电话给她叫她忙完了来我家,我准备了一桌子蛋糕——宝宝最喜欢吃蛋糕——想给她个惊喜,然后就自己在客厅拿啤酒当红酒喝的等宝宝回来。

  11点那会,宝宝还给我打了电话,声音很急促,要我去接她,我说叫她自己来,又不是不认识路,我推脱说有事要做,就挂了电话,其实是自己犯懒……然后,一个小时以后,再见到宝宝,就是那具血淋淋的尸体了。

  三年之间,我一直都不能原谅自己,当时我甚至没等宝宝把话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宝宝……对不起……

  我看着电话,深蓝色的,仿佛又听到了那晚宝宝的声音

  “小寒,快来公司接我……快……快来……”

  “我有事啊,你自己来吧,又不是不认识路,乖哦”

  “小寒…………”

  “乖喽宝宝,一会见”

  “嘟——嘟——”

  我想着那些事,心里一阵阵撕心的痛,窒息一般的感觉,屋子里一片寂静,让无奈的我哭的很无声,眼泪一点一点打在沙发上面,绽开一朵朵水花,就像那年打在地板上的玻璃花一样破碎。

  就在我无声哭泣的时候,电话铃再一次响起,我镇静下来,起身去接电话,我心里暗暗发誓,如果是那个神秘人,这次,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问清楚,他到底是谁,为了宝宝……

  我接起电话,小心翼翼的问:“谁啊?”很怕他会挂断电话。

  “是我……”

  那个声音,没错,就是那声音!苍老,有气无力!

  “你到底是谁!到底是怎么回事!告诉我!”我很激动,有点控制不住情绪。

  “你自己知道的,我就是想问问,宝宝找到你没有……”

  “没,宝宝,她已经死了三年了,还是你打电话通知我她出事的,你……应该是你的。”

  “是我打的电话,不过她回来了,她就在你身边……”

  “谁?她回来了?你骗我!我不相信鬼的,你别骗我,你到底是谁!”

  “呵呵,呵呵,呵呵……”

  “你说话啊,你说……”

  电话又一次被他挂断,我对着听筒里的盲音无奈的拍着自己的头。

  宝宝就在我身边……是贝贝,一定是她,明天,我要去上班……

  第二次早早的来到报社,坐在门口等着贝贝出现,直到过了汇报的时间,一直没等到她出现,明子陪我在门口等了一会,劝我进屋上班,也许宝宝请假了,明天再说。

  我点点头,回屋里工作,我在办公桌前整理着昨天散落的一大堆资料,听着旁边的同事聊天。

  “那个新来的小编辑,叫贝贝那个,今天就走了。”

  “是吗,怎么刚来就走啊,跳槽跳得也太快了吧”

  “什么跳槽啊,她跑个小地方去了,往下跳。”

  “晕了,那是干什么啊,自找苦吃。”

  “是不是叫曲清寒吓着了?哈哈!”

  一屋子人都在笑,连明子也笑,我低头整理资料,脑子里却满是杂乱:贝贝走了,走了,她为什么走,她真的是宝宝吗?我不信鬼!只是那个电话,又让我对自己的科学思想很不自信。

  我整理好纲要叫上明子出了报社,去坐中午到H县的火车,好把昨天的任务做完,路上,明子不停的问我关于神秘电话声音的事。

  我没理他,脑子很乱,我在想怎么找到贝贝,又不知道找到贝贝有什么用,明子他不相信贝贝跟这事有关系,他不会帮我,我不想跟他说,我不停的抽着烟,不停的想着杂乱无章的事。

  我们要去的是H县的一个很偏远的小镇子,下了火车还要坐汽车走一段很险的山路,汽车是明子在火车站临时租来的。一辆破旧的吉普车,轮胎上的划痕把胎印盖的模糊不清,还有在和明子讨价还价的车主,让我看着就有种不安全的感觉。

  我拉过明子小声问了句:“这破车行不。”

  明子倒是很不在乎,“没问题,好车它倒走不进去山路,你就放心吧!”

  我没多问,毕竟他在外面跑采访好几年,经验比我多。

  车主修车加油,忙到下午6点多才启动车子,从进来山路开始,不停的颠簸,车厢晃的我浑身不舒服,我捧着纲要没完的看,除此之外,再也找不到别的事做。明子倒是挺香甜的睡了,这样晚上暗访时候好有点精神。
谢琼 发表于 2007-4-14 10:59:16
不知不觉的天都已经黑了,我问问车主,他说还有大约一半的路程,我靠在坐背上慢慢闭上眼睛等待。

  恍惚中,我又回忆起三年前的晚上,宝宝电话里虚弱的声音——“小寒……快来公司接我……快……快来……”“小寒……”“小寒……”

  “宝宝——!”

  我从梦里惊醒过来,看见车子停在一片村庄附近,司机在车前面开着前盖修理着什么。明子还在酣睡着,一点醒的意思都没有。

  我走下车,看了一眼表:九点三十五分。

  “怎么了?到了?”我问司机。

  “没有,还远着呢,车坏了,今晚够戗修好了,你们最好去那个村子找个地方住,我去借点东西修车。”司机忙着,头也没抬一下。

  我心里抱怨着明子找了这么一辆破车,回车里拍了拍他:“嘿,明子,明子,醒了醒了,车坏了,我们去找个地方住。”

  明子慢慢睁开眼睛,眼里一丝气息也没有,话也不说一句,就走下来,样子好怪。

  我走在前面,他在后面跟着,一步一步走的很慢,我不停的回头催他快点,他却不抬头,不说话,好象还在梦里没缓过劲来。

  “小寒……来接我……”

  是宝宝的声音!三年前那个晚上宝宝细弱的声音!就在这一片黑暗里传到我的耳朵里!

  我猛回过头,身后,除了明子,没有一个人。

  “宝宝!宝宝!我听到宝宝在叫我!”我一把抓住明子,冲他喊着。

  明子晃了晃头,似乎刚刚醒,疑惑的看着我,“行了你,快走吧,你睡晕了。”

  “明子,你……”

  “什么你啊我啊,快走啊。”

  “可是我真的听到宝宝了,她叫我去接她!”我眼里忽然湿湿的,心一阵阵撕痛。

  明子和刚才不一样了,叫风吹精神了,摇摇头,拉着我向村子走去。

  我听到宝宝在叫我,明子他刚才睡的晕,他也许没听到,可是我真的听到了。很清楚的声音。

  一阵敲门声把我从痛苦中拉了回来,清醒了的我擦了擦脸上狼狈的泪痕,站在明子后面。

  门开了,出来一个40岁左右的中年农村妇女,脸上皱纹很多但不凌乱,声音挺慈祥的:“你们有什么事吗?”

  “大娘,我们是记者,晚上车坏在那了。”明子指了一下远处的车,“今晚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在您家里借宿一夜,我们可以给钱的。”

  老大娘忙一闪身让开条路,嘴里说着:“哎,给什么钱那,谁没个有个困难的时候,快进来吧,房子不大,可是屋子挺多的,你们别嫌寒碜。”

  我们不断的道着谢,跟着老大娘进了屋子,她领我们去了后院里一间不是很小的屋子,里面摆设很齐全,但是灰尘很多,像是好久没人住过了,她要给我打扫干净,我和明子执意要自己来,要不也太麻烦人家了。

  我们简单的擦拭一下桌子上的灰尘,换上了大娘刚送来的干净的床单,就躺下来了,明子在车上睡的很足,也不怎么困了,跟我说着明天采访的事,而我没什么心思回答他,有一句没一句的应着,脑子还是刚才黑暗里宝宝的声音。

  我确定那不是幻觉,我很清晰的听见了,很贴切真实的声音。

  就在我迷米糊糊将要睡着时,那个声音……宝宝……她又在叫我……

  “小寒……小寒……你来接我……”宝宝虚弱的声音,在不大的屋子里回荡,碰撞在墙壁上砸回到我的耳朵里。

  “宝宝,我去接你……”我半睁着双眼,从床上往下爬,朦胧的眼里还浸着一点泪,但是我没有哭的感觉,我只想要去接宝宝,思绪很不清楚,爬到床下,那个声音没了,我也猛然的清醒过来,心里还是隐隐的疼。

  不过我发现自己趴在地上,一身的泥土,脸上也是脏脏的,眼里满是泪痕,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听到那个声音我都会哭,我似乎控制不了自己,我会心疼……

  我从地上爬起来,环视了一下黑暗的小房间,几件简单的家具摆着,显得房间里空荡荡的,另一张床上,明子睡的像死猪一样,一点没给吵醒……他真的听不到宝宝说话的声音吗?

  我听到了,尽管声音很小很虚,但是很真实。我确信。

  我出了屋子,去院子里找点水把身上洗洗,也在想着宝宝到底在哪和我说话,说实话,我这时候反倒没有害怕的感觉了,心里很高兴,因为宝宝和我说话了,那个我思念了三年的女人跟我说话了。尽管我知道她已经死了,我受过的多年教育也让我知道鬼在世界上是不存在的,但是这一刻里,科学,在我的眼里倒成了骗小孩的把戏。

  那个声音有点阴森,我不在乎。

  深夜了,院子里空荡荡的死一般寂静,在角落里有一口农村家家都有的井,用辘轳打水的那种,我过去把桶绑好,放下去提了半桶水上来,也找不到个盆子,就用桶洗了洗脸,随便沾点水擦了下衣服。

  一点困意也没了,环视一下这个农家小院。

  院子不小,深夜里,月光照着,很适美,我在主屋的窗子后面找个小板凳坐了下来,想想这几天奇怪的事,想想宝宝她是不是鬼。

  就算她是鬼吧,我还爱她,如果她真的出现了,我还要爱她,爱到我也变成鬼,爱到我们都做鬼做到烟消雾散。

  只是不知道她还认不认识我,我兜里还装着明子几天前给我看的纸片,我掏出来借着月光看:告诉我,曲清寒是谁?
谢琼 发表于 2007-4-14 10:59:51
是宝宝写的吗?她不认识我了吗?那她刚刚怎么还叫我小寒?

  好乱!不早了,该睡了吧。

  我站起来准备回去睡觉,无意间看了主屋——老大娘住的那间房间——一眼,啊——窗子对面的墙上……挂着一张照片……是宝宝的……是宝宝的照片……宝宝的爸爸好几十年前就去世了,她妈妈……也在三年前宝宝出事那时候病死了,我还记得当时是我在医院照顾她老人家最后的日子,这偏远的村庄,怎么会有这么一位老大娘会摆放她的照片……

  照片是彩色的,上面宝宝正站在一座楼前一脸阳光的笑着,难道她不知道宝宝死了?

  怎么回事?我越来越乱,有种抬手想敲门的冲动,但还是放下了,太晚了,明天一早,我要问清楚。

  适夜,几乎没能入睡……

  早上,我听到院子里有了点动静,像是大娘在打水做饭,我一咕噜起了床,跑到院子里,看见大娘在从井里提水,我过去帮忙。

  大娘回头一看我,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哎,你看看,麻烦你了不。”

  “呵呵,没事大娘,对了,大娘,宝宝……嗯……大娘,你还有什么亲人啊?”我一点一点的套话。

  大娘愣了一下,忙又陪上笑脸,“嗨,哪还什么亲人啊,哎,老喽,老伴死的早,孩子……哎,不提了,不提了,就我自己喽,我给你们做饭去吧。”

  明子不知什么时候睡醒出来了,正听见我们说话,忙说:“大娘,不用了,我们还得赶早走,您别忙了,我们这就走,还得谢谢您呢。”

  大娘擦了一把汗,笑着说:“你们也够累的了,这年月,谁不拼死拼活的赚点钱哦……”

  明子拉着我就出门,一边不停的道谢,一边赶时间一路快走。

  我不想走,我还不知道宝宝的照片怎么会在这里,出了门,我就拉住明子,小声跟他说:“明子,你自己去行吗?就帮我一次,下次任务我自己做,我有事,我就不走了。”

  “什么!?”明子瞪大了眼睛,一脸的疑惑“你想去哪?”

  “哪也不去,就在这里,昨天晚上,我看见大娘的房间里摆着宝宝的照片!真的!”

  “她认识宝宝!?”

  “不知道,我早上没问出来,你就拉我出来了,我想再回去弄清楚,你先去采访好吗?”

  “嗯,要不咱都不去了,再请假……”

  “别,这任务都耽误一天了,再请假,主编不吃了咱,我自己可以了,你去完成任务。”

  “那你自己注意吧,我走了。”明子说着去村子外面找昨天的车主去了,我回身又进了院子。

  我回到院子里,大娘看见我,愣了一下,又朝我身后看了一眼,像是想看看明子是不是也回来了。

  “大娘,那个人呢,先回报社了,车修不好了,我留在这里一两天。”

  “哦哦,没事,近来吧,我给你做饭。”

  大娘还是像刚见面那么热情,把我让进昨晚的房间,去了厨房。

  昨天匆忙也没仔细看看这间屋子,我坐在床上环视房间,似乎是一个女孩的房间,淡粉色的窗帘,床头有一张小桌子,桌面上很整洁,摆设也很简单,一个卡通杯,还有一本加着锁的本子,像是日记。我拿起这个本子,封面上还有一个清秀笔迹的英文签名:LILY,翻过本子,后面和前面图案一样,只是没有了签名。

  上面挂着的是一把很小很小的金色的锁,最不安全那种,只有小孩子才会用这种锁锁日记,小孩子们天真的相信这个装饰品能锁住他们的秘密。

  刚放下本子,大娘忽然进来,来喊我吃饭,我忙起身出去,大娘让开身子闪开路,自己没出去,她走进房间里,把桌子上的日记本拿起来,疑惑的看了我一眼。

  “怎么跑这来了?”

  “我不知道啊,我一来就在这的。”我感觉到有点麻烦,声音里都透着无辜。

  大娘没吭声,把本子拿在手里出去了,我也跟出去,的确有些饿了。

  吃饭的时候大娘还是很客气,不停的和我聊着家常,当我问到我住的是不是她孩子的房间时,她只是敷衍的嗯了一声。再不言语了。我自讨没趣,便低头吃饭,不再问她什么。但是我感觉到了一丝不对。

  吃完饭回到房间,我查看了一下手机信号,还好,能打通,我给明子打了一个电话,把这些事情跟他说。

  “大娘为什么不肯说她孩子的事,她一定是有个孩子。她为什么不说?”

  明子在那边半天没出声,过了一会,他慢慢低声的说:“我猜……她的孩子死了或者失踪了……”

  我一惊,“有什么根据?”

  “你自己想想,她孩子的房间好久没人住满是灰尘,你说过,她一看见那个日记本脸色就沉下来,大娘就算认识字,农村生活平平淡淡,谁会去写日记呢?一定是她孩子的日记本,她看到本子,想起孩子就伤心了……”

  有道理,我挂断电话,半躺在床上盯着中午猛烈的阳光。

  她和宝宝有什么关系……她是宝宝的亲人?宝宝的妈妈去世的时候我一直在她身边,她家里的亲戚都在,当时,也没见过这位大娘啊。

  宝宝……大娘……

  “啊———”

  院子里忽然传来一声惨叫,是大娘的声音!

  我慌忙跑出去看看,走出屋门,院子里没有一个人,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很静,阳光还是很强,很刺眼。
谢琼 发表于 2007-4-14 11:00:21
 我走到大娘的房间门口,朝里望望,屋子里也没有人。

  大娘呢?她刚才不是刚刚在院子里喊了一声吗,很恐怖的叫声,可是她人呢?

  猛然间,背后的空气似乎凝固了,有点轻微的喘息声从背后传来,尽管是正午大白天的,我后背还是一阵发凉……

  我想我应该猛的回过头,可是脖子很不听话的慢慢扭着,看到的是依然空荡荡的院子……

  墙角……那是……

  墙角的一小片黑暗里,蜷曲着还在发抖的大娘,她把头缩进两腿间,好象看见了什么害怕的东西。

  我跑过去拉起她,“大娘……你怎么了。”

  她两眼无神,嘴唇泛着一丝丝惨白,缓缓站起来,拉着我的手半晌不放开,她嘴里发出的是极微小的颤动的声音:“作孽啊,这真是作孽啊……”

  “大娘,你说什么。”

  她呆呆的看着我,不说话了,紧闭着嘴,不再发出一点声音。

  我把着她的肩膀晃晃她,“大娘,你刚才怎么了,什么东西把你吓成这样?”我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她。

  大娘忽然哭了,像小孩子那样哭的很无助,声音很小,眼泪连成了串,泣不成声的呜咽着:“我受够了,那孩子她作孽啊,她……我受不了了……我这是干了什么啊……这么害我……”

  我听不懂她的话,看着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到底被什么东西吓成这个样子?我出来的时候院子里什么东西也没有的啊。

  大娘忽然抓住我,死命的拽住我的衣服,怕我逃跑似的,“孩子,你是文化人,你懂的多,你救救我……我一个乡下老太太,我受不了这么折腾……”

  我慌忙扶着她进了主屋,坐在床上,一侧的墙上,依旧挂着那张宝宝的照片……

  “大娘,你慢慢说,你 怎么吓成那样了。”

  大娘拉住我的手,低着头,把墙上的那张照片摘下来拿到怀里,紧紧抱着,不再吭声了,好象刚才没有被吓到一样,把我当作空气。

  我有点尴尬的不知道该做什么,小心的又问了声:“大娘,您说啊,什么东西吓到您了?”

  她摇摇头,也不看我,仍然抱着照片,“没什么,我老了,老糊涂了……你回去吧,吓着你了吧……”

  我很无奈的出去了,怎么也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到底有什么东西能把人吓成那样,她刚才是在向我求救,可是在屋里又抱着宝宝的照片不跟我说了。

  这里面,有一点问题……

  已经下午了,明天我就要走了,我必须把这个大娘和宝宝的关系弄清楚。

  到了吃下午饭的时候,大娘已经恢复正常了,好象中午的事没发生一样,吃饭时一个劲给我夹菜,似乎是想我把中午的事忘了,不让我在意。

  我嘴里含着饭咽不下去,我必须要说了,最后的机会了……

  “大娘,您屋子里挂的那张照片里的女孩是您什么人?”我鼓了鼓勇气,把话问出来。不管结果怎么样,我不能放弃机会。

  大娘脸色一变,放下饭碗,看着我又不说话。

  “大娘,您别不说话,我跟您说实话,照片里的女孩,是我的未婚妻,是我老婆,您懂吗?我一直很奇怪,她的照片怎么在你的屋子里面。”我激动了一下,说话声音很大。

  她很明显的愣住了,一脸的不可思议,“真的?”

  “我当然不会拿这事骗你,大娘,您告诉我,她是您什么人?”

  “她……是我的孩子……这孩子,找到对象了也不跟我说,也不叫我见见……哎……也是,谁会叫人见我这个丢人的妈啊……”

  “您?是她妈妈?可是……”我的脑浆都快凝固了。

  她没等我把话说完,就接上去,“是,给她丢人的妈……那……那事你知道吗?”她抬头看我,问的很小心。

  这个乡下女人是宝宝的妈妈?但是那个死在医院的呢?她又是怎么回事?

  那事?她小心的问,一定是宝宝死的事……

  “大娘,您是说三年前……”

  “哎……孩子,你知道那就没什么了,孩子啊……从那晚她逃回家来,我这条老命就没消停过啊……你说说,孩子……贝贝这孩子这是干什么啊……三年了……”大娘低头抹着眼泪。

  贝贝!照片里的人,这大娘的孩子,不是宝宝,是贝贝!

  可是贝贝三年前到底有什么事?她那晚逃回家来?她为什么逃回来?她三年前也发生了什么事!或者……?

  我没说话,我记得大娘这人很警觉,我要让自己继续错下去……

  大娘哭哭啼啼的:“哎……从那晚她逃回来,我经常就在院子门口看见死的那个孩子,血淋淋的啊……可是再一转眼,又不见了,这是鬼啊……是贝贝杀的那个孩子来找我索命来了……她知道我是贝贝的妈妈啊……”

  “什么!”

  我猛的站起来,脑子里一片空白……贝贝……三年前一个晚上杀了人,逃回家里……她……杀了宝宝!宝宝是贝贝杀的!

  大娘看见我的反常,吃惊的看着我,我没理她,就那么站着……

  贝贝……她为什么要杀宝宝……她为什么……
谢琼 发表于 2007-4-15 11:47:59
怎么没人看这样的小说呀??
l1015 发表于 2008-8-5 00:05:37
是你自己写的吗?
谢琼 发表于 2008-11-9 10:35:17
不是的...是我转的
bluefairy315 发表于 2008-11-22 22:04:38
看呢,继续转吧。期待着。
谢琼 发表于 2009-1-3 13:26:15
我记得我转完了,是看他写完了之后我再转的。
bluefairy315 发表于 2009-1-3 23:55:40
我记得我转完了,是看他写完了之后我再转的。

谢琼 发表于 2009-1-3 13:26


要不再转一次?我没有搜到这篇小说。
z2856800 发表于 2009-1-5 16:29:05
没有结尾啊~~~~ 楼主继续!!!!!
韩国 发表于 2009-8-4 10:16:18
呵呵 很不错啦 可是好像没有结尾
董宙灰 发表于 2011-9-7 21:47:50
供应铝合金电缆,诚招代理商18656709726

铝合金电缆  铝合金电缆采用高延伸率铝合金材料,在纯铝中通过加入

铁,稀土等材料,并经过紧压绞合工艺及特殊的退火处理,将合金铝中的

空隙"挤压"干净减少截面积,使电缆具有较好的柔韧性。这种铝合金电缆

安全性能和机械性能也相当于甚至优于铜芯线缆。比如,当其表面与空气

接触时,可形成一种薄而坚固的氧化层,能耐受各种腐蚀。即使在长时间

过载或过热时,也能保证连接的稳定性,实现同样的电气性能。此外铝合

金电缆还具有强大的经济优势,其直接采购成本比铜电缆低20%-30%,一

般建筑安装施工费用可节约15%以上。供应铝合金电缆,诚招代理商

18656709726 企业文化:厚德载物,坤合无疆。以德之精神取信于天下,

用坤之胸怀海纳百川。滋养于德而生,立根于坤则大。德坤,诚信、包容

。企业宗旨:以客户中心型创新服务 永续推动绿色电气发展企业核心价

值观:责任重于泰山 信用成就百年

供应铝合金电缆,诚招代理商18656709726

铝合金电缆铝合金电缆桥架世德铝合金电缆铝合金电缆生产厂家铝合金电缆标准

电力电缆安徽欣意铝合金电缆电力电缆的型号电缆标志桩电力电缆型号

铝合金相比于纯铝,由于加入了特殊成分和特殊的加工工艺,极大的提

高了抗拉强度,且延伸率提高到30%。(2)超强的弯曲性:铝合金电缆安

装时的最小弯曲半径大于7倍电缆外径即可,远远优于GB12706的“电缆安

装时的最小弯曲半径”——12倍至20倍电缆外径。(3)优异的低反弹性

能:铝合金电缆比铜缆反弹性能少40%。(4)优异的抗蠕变性能:铝合金

导体的特殊合金与热处理工艺大大减少了金属在受热和压力下的“蠕变”

倾向,相对于纯铝,抗蠕变性能提高300%。 4、抗腐蚀性能铝在空气中很

快的生成一层厚度约为2×10-4mm的致密氧化膜。防止内部的金属被进一

步腐蚀。而铜不能生成氧化膜,所以污染物会停留在表面,进一步向里腐

蚀,腐蚀一段时间后,雨水冲刷,将氧化物都冲走,新的污染物又积聚,

重新腐蚀新的金属,而铜没有氧化膜,导致铜的氧化很快,金属流失很多

。铝合金导体中由于加入了稀土金属,在化学性能方面,进一步提高单纯

以铝为导体的金属材料的耐腐蚀性能,减少了不同金属之间的电位差,因

为电位差越大,腐蚀会越严重。加入的其他金属元素均是可允许的金属配

对,减少由于电位差而引起的接触腐蚀。二、阻燃性能现在高层建筑的火

灾发生时,浓烟是火灾中致命的杀手,大量的浓烟吸入人体内会造成死亡

,吸入少量的浓烟可能会导致昏厥,影响逃生,所以国家相关消防部门、

建筑管理部门明文规定使用低烟无卤阻燃电缆。我公司生产的YJHL8、

YJHL8Y型(铝合金带连锁铠装电缆)铠装电缆采用铝合金导体、阻燃硅烷

交联聚乙烯绝缘、铝合金带连锁铠装结构(或增加低烟无卤聚烯烃护套)

,能实现阻燃IA级、耐火IA级,且低烟无卤。具有极佳安全性能和经济效

益。三、安装特性铝合金带连锁铠装电缆和铜缆相比,更像是将金属导管

和电缆集成了在一起。实际应用时省去了穿管的工作,在电气设计明敷,

可以省去桥架,这样给业主方降低造价,给总包方节省工时、缩短工期,

给国家节约钢材,减少污染和能源浪费。由于铝的密度约是铜的1/3,所

以在同等载流量下,铝合金电缆比铜缆重量轻一半。对于高层建筑来说,

垂直敷设的难度和工作量大大降低,给施工人员减轻劳动强度,能够缩短

工期,节省人工成本,同时也减少由于电缆过重造成的本体潜在损失。铝

合金铠装使得电缆的弯曲更容易。铠装电缆的弯曲半径可以达到7倍的电

缆外径。如此之小的弯曲半径使得建筑内部布线非常方便,转弯灵活,尤

其对于一些旧建筑改造等工程,原有空间非常狭窄的情况下,能很容易的

将电力输送到更多房间。而对于PVC护套的铠装外线电缆,可以轻易绕开

障碍物,较小的弯曲半径施工更容易,节省电缆长度。而铝合金铠装是非

磁性材料,即使存在三相不平衡电流,也不会产生涡流,能减少线路的损

耗。四、节能环保性能节能减排是推进经济结构调整,转变增长方式的必

由之路,是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的必然选择。采用铝合金为

导体材料,同样载流量下,电缆的重量只是铜缆的一半,运输、安装过程

中的碳排放量减少,YJHL8、YJHL8Y型铠装电缆敷设不用桥架、钢管,节

约大量的钢材。另一方面,铝合金的回收率非常高。再生铝是节能、环保

型产业,再生铝的综合能耗只是电解铝的5%,而再生铜的综合能耗则是冶

炼铜的18%。 通过以上对比可以看出,铝合金电缆弥补了纯铝的不足,在

电气性能达到铜的基础上,更轻便、更柔韧、更节能、机械性能、安全性

能及经济性能远远超过铜缆。国外应用40年的产品和经验,完全可以复制

到我们国家。利用我国丰富的铝资源制造铝合金电缆,以满足工业与民用

配电的需求,是符合科学发展的需要,是利国利民的好事。五、材料成本

及安装成本的比较 在实现同样性能的前提下,铝合金电缆的直接成本即

电缆本身的成本比铜缆节约约35%,由于铝合金电缆的弯曲性能更好和重

量更轻,可以免桥架或减少桥架用量,安装成本能节约20%~50%。铝合金

电力电缆全国总代理,咨询热线:18652038645铝合金电缆铝合金电缆桥架世德铝合金电缆铝合金电缆生产厂家铝合金电缆标准

电力电缆安徽欣意铝合金电缆电力电缆的型号电缆标志桩电力电缆型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