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移动社区

搜索

李清照最撩人的一首词,短短41字,欲说还休,读来令人心动不已

发布者: 风中麦田 | 发布时间: 2024-7-4 21:22| 查看数: 64| 评论数: 0|



来源 | 诗词世界

作者 | 胡子雯

你的第一次感受到爱情发生,是在什么时候?

对于郭襄来说,是十六岁生日那天,盛大的烟花雨中,杨过朝她徐徐走来,宛如一个盖世英雄。

对于宝玉来说,是他初见黛玉之时,心头便被一阵强大的宿命感占领,只说:“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

初次心动,是爱情的蹒跚学步。

它朦朦胧胧,摇摇晃晃,却最纯粹,最撩人。

那种陌生又汹涌的感情,像一只蚂蚁,从脚底一直爬到心脏,勾得人心里直发痒。

也许是一场普普通通的大雨,也许是一次平平无奇的日落,因为心跳得太快,眼睛也会被覆上浪漫的滤镜。

正如歌中唱道:最美的不是下雨天,是曾与你躲过雨的屋檐。

而对于李清照来说,一架秋千,一枝青梅,便是她最早的爱情启蒙。

《点绛唇·蹴罢秋千》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

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

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

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让我们一起回到千年前,宋哲宗元符三年(公元1100年),越过红墙碧瓦,去到李清照家的院落中。

花团锦簇间,隐约可见一个娇小的身影,如翻飞的蝴蝶一般,随着秋千起落。

裙裾飞扬,人比花娇。

来不及细细观赏,在秋千上玩耍的少女已经失去了兴致,站起身来整理裙装。

掌心有隐隐可见的红痕,想来是荡秋千时抓得太紧,少女的肌肤,总是吹弹可破的。

身后的秋千还在随着惯性摇晃,她悠悠叹了一口气,轻拭着额头上细密的汗珠。

气候不算凉爽,纵使露珠还挂在花叶间,太阳却已经悄悄地越爬越高。

它可不懂什么叫做怜香惜玉。

香汗透过薄纱外衫,在阳光下泛起点点光晕。

静谧的院落中,只听见少女急促的呼吸一点点平缓下来。

安静不过须臾,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便渐渐清晰起来。

还未等少女反应过来,男人的谈笑声便穿过回廊,越逼越近。

慌乱的表情霎时就占据了少女微红的脸颊:“哎呀!来不及了!”

只见她急忙套上袜子,连鞋都顾不得拿,便急匆匆往反方向的拱门跑去。

方才荡秋千时,发髻便已经松散了,奔跑间只听得咣当一声,一只金钗自乌发间滑落,摔到地上。

千年前的封建社会里,爱情,是不允许被自由追求的。

礼法,高墙,曲折的院落,妄想将它牢牢锁住。

但对于爱情的向往,是杀不死的。

越压抑,越是疯长。

待到她气喘吁吁地跑到拱门后站定,惊魂未定般拍了拍胸口,却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夹杂在人群之中。

“哦,是他呀!”

那个曾在梦中出现的人,也来了吗?

要不要看一眼呢?就一眼,应该不会被发现吧。

少女悄悄地探出头,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一般,心虚又急切地找寻着那个身影。

果不其然,她一眼就找到他,脸颊上烫烫的,宛若朝霞。

下一秒,他不经意一瞥,对上了那双炽热又羞怯的眼睛。

少女一下子更加慌乱了,想要缩回头去,却是欲盖弥彰,只好随手抓住脸旁的一枝青梅,装模作样地嗅起来。

我可没有在看你哦,少自作多情了!

她不敢再抬眼,只等人声渐渐远了,才长舒一口气。

好丢脸啊,被他发现了。

但回过神来,却又忍不住微笑。

想必他,也是有一点喜欢我的罢,不然他的眼神,为何如此温柔?

一颗心被提起来,像荡秋千一样,上上下下,不得安稳。

十六岁的李清照,正深陷于这种甜蜜的烦恼之中。

关于李清照的爱人,只有赵明诚这一个名字为人熟知。

我们已经无从考证,那个人究竟是谁。

也许他们自此一面,再没有后来;也许他们有过一段短暂的爱恋,却无疾而终;也许这就是她与赵明诚的初见。

但唯一能够确定的是,那一瞬间的心动,是真的。

中国人的爱,向来是含蓄的,委婉的,有时候隐晦得叫人着急。

有一次,王家卫让演员们翻译”I love you”,大家都脱口而出“我爱你”。

王家卫说:

怎么可以这样讲话?应该是“我已经很久没有坐过摩托车了,也很久未尝试过这么接近一个人了,虽然我知道这条路不是很远,我知道自己不久就会下车,可是,这一分钟,我觉得好暖。”

字字不提爱,字字都是爱。

而诗词中也同样如此。

纳兰容若会说: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李商隐会说: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

元稹会说: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而李清照说: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他们把爱藏在雨中,藏在风里,藏在白雾皑皑的山崖,藏在一枝含苞欲放的青梅间。

遮遮掩掩,欲说还休。

但相爱之人,自会懂得。

因为爱是藏不住的,你掩住了嘴巴,它也会从眼睛里跑出来。

很久之前读过一段话,印象很深刻:

有些人觉得爱是性,是婚姻,是清晨六点的吻和一堆孩子,或许爱就是这样。但你知道我怎么想的吗?我觉得爱是想触碰却又收回手。

爱是别人眉来眼去,我只偷看你一眼。

纯粹的,羞怯的,不谙世事时的心动,比一千遍我爱你,都更加珍贵。

也许多年以后,你已经白发苍苍,不记得那个第一次令你心动的人,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子。

但被心动击中的感觉,却永远不会忘。

正如晚年时的李清照,经历了国破家亡,虚情假爱,已不再是那个天真少女。

但那枝青梅,在她的记忆中,始终会有一席之地。

最新评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