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移动社区

搜索

与旧日情人重逢,他写下一首凄美艳词:读不懂的都笑了,读懂的都哭了

发布者: scarecrow | 发布时间: 2024-6-20 22:13| 查看数: 34| 评论数: 0|



来源 | 诗词世界

作者 | 叶寒

落拓江湖常载酒,十年重见云英。

依然绰约掌中轻。

灯前才一笑,偷解砑罗裙。

薄幸萧郎憔悴甚,此身终负卿卿。

姑苏城上月黄昏。

绿窗人去住,红粉泪纵横。

这首词名叫《临江仙·逢旧》,作者吴伟业,号梅村。

没错,就是写下那首有名的《圆圆曲》,写下“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 ”的吴梅村。

《圆圆曲》里,他对陈圆圆的身世与遭遇,倾注了深切的同情。

这是出于一个正直文人,对一个弱女子的怜惜与理解。

而在《临江仙·逢旧》里,吴梅村逢的“旧”,却是他的昔日情人卞玉京——秦淮八艳之一。

词里的他,不再是一个旁观的文人,而是一个面对旧日情人,满心愧疚与后悔的负心人。

那是崇祯十五年的春天,两人初次相遇。

当时吴梅村的堂兄吴继善,即将到成都做官,亲友安排了酒宴为他践行。

酒宴上,请来了秦淮河畔有名的美女,其中,就包括绝代风华的卞玉京。

众人觥筹交错,喝到尽兴处,少不得写些诗词。

诗琴书画无所不能、擅小楷、通文史的卞玉京,自然不会被众人放过。

她轻挽衣袖,执笔落墨,写下诗作《剪烛巴山别思遥》:

剪烛巴山别思遥,送君兰楫渡江皋。

愿将一幅潇湘种,寄与春风问薛涛。

作为一篇应景之作,已是极好。一时间,满座宾客尽皆倾倒。

同样动心的,还有吴梅村。

吴梅村年少成名,是崇祯朝榜眼,早早任翰林院编修,深得崇祯赏识。

卞玉京对这位才子早有耳闻,今日见到了,更是芳心暗许。

她是那种敢爱敢恨的女子,喜欢了,就必要求个明白结果。

她寄书简给吴梅村,表示自己欲托付终身,大胆而坚定。

而吴梅村,他既不接受,也不反对,而是装作听不懂的样子,将卞玉京晾在半空。

其实吴梅村并非不懂,而是有太多犹疑,太多顾虑。

一是他已有妻室。

虽说在当时男子三妻四妾也属寻常。但卞玉京毕竟是歌伎,两人身份悬殊,他怕父母反对,也怕世人嘲笑。

二是据说当时国舅田弘遇要来金陵选妃,已经看中了陈圆圆和卞玉京。

在权势面前,吴梅村还是胆怯了,选择辜负那份真心。

在卞玉京的住所,他凄然地吹了半夜曲子,然后怅然离去。

说到底,情感里所有的怯懦犹疑,无非是爱得深与爱得浅的分别。

爱得深,才能如卞玉京般,抛下女子所有的矜持与自尊,大胆表白,忍受着被拒绝、被伤害的巨大风险。

爱得浅,才会如吴梅村般,畏首畏尾,舍不得放弃,又没勇气争取,徒然深情,只感动了自己。

许多年后,吴梅村与卞玉京重逢,那也是两人的最后一次见面。

他写下《听女道士卞玉京弹琴歌》,写下《临江仙·逢旧》,也写下心中无穷无尽的后悔与愧疚。

此时明王朝已经灭亡,清兵南下后,吴梅村长期隐居不仕。

卞玉京却没有入宫,先是嫁给了一个世家子弟,后来又辗转出家,披上道袍,号玉京道人。

再次相见,他落魄江湖,她却依然那样绰约多姿。

两人在灯前互诉衷肠,再续往日缠绵。

他满心都是悔意,把自己比作薄幸萧郎,这一生终究辜负了那女子的款款情深。

这本该是一幕秾丽冶艳的场景,却莫名地显出几分悲凄。

或许,也不是“莫名”。

乱世里,彼此都尝尽了人间苦辛。

情爱虽不曾忘记,但已回不到最初。

本该为重逢欢笑的,读懂了才知道,人生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不是你还爱着我,我还爱着你,就能在一起。

由“灯前才一笑”,到“红粉泪纵横”,由“笑”到“泪”。

相逢之日,也是离别之时。

那是他们的最后一次见面。

康熙七年(1668)九月,年逾花甲的吴梅村前往无锡拜谒卞玉京墓。

伴着萧萧落叶,他写下《过锦树林玉京道人墓并序》:

紫台一去魂何在,青鸟孤飞信不还。

莫唱当时渡江曲,桃根桃叶向谁攀?

(节选)

孤零零的坟头前,他老泪纵横,掩面痛哭。

人总要在永久失去后,才知道失去的东西是怎样珍贵。

我也想知道,假如人生有重来一次的机会。

再面对那一封大胆而坚定的告白书简时,他会不会做出同样选择?

是仍旧左右摇摆、游移不定,徒然令心爱人伤心,令自己后悔;

还是选择不顾一切地大胆一次,哪怕结果不如人意,至少求一个问心无愧,求一个痴心无悔!

最新评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