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最浓的年味,是汪曾祺笔下的《家人闲坐,灯火可亲》

发布者: maitian | 发布时间: 2023-1-25 12:15| 查看数: 30| 评论数: 0|



作者:许朝暮

来源:每晚一卷书(ID: JYXZ89896)

俗世烟火气,最抚凡人心。



♬ 点上方绿标可收听洞见主播亚楠朗读音频



春节已至,万象更新。

此刻,也许你正享受难得的团聚时光,与亲友闲话家常,共迎新春。

家人闲坐,灯火可亲;亲朋相聚,言笑晏晏。

这番其乐融融之景,不由得令人想起了汪曾祺先生的散文集《家人闲坐,灯火可亲》。

书中,他用细腻动人的笔触,描绘了阖家幸福的温馨画卷。

游子归乡,万家团圆,一家人围坐炉边,吃年夜饭、聊家长里短……

这世上,没有什么比一个温暖的家,更能抚慰人心。

最浓厚的年味,不过就是有家回,有饭吃,有盏灯火守候。

01

年味,是有家回的踏实

这两年,由于疫情的原因,大家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

甚至,有人只能暂时搁置思念,独自漂泊在异乡过年。   

然而,无论走得多远,飞得多高,对家的眷恋,始终烙印在每个人的骨子里。

今年过年,千家万户终于得以团圆。

有家可回,有人在等,让无数游子感到无比踏实。  

《家人闲坐,灯火可亲》中,汪曾祺就对儿时在家过年的场景念念不忘。

临近年关,他家的堂屋门口会装上一扇严实的木门,阻挡住寒风的侵袭。

床上拆了帐子,铺上厚厚的稻草,暖手暖脚的铜炉也装满粗糠,一烧就是一整天。

他的老家还有个习俗,大年初一那天,商人们要把东家的名帖,投到常有来往的别家店铺。

他每次帮开药铺的祖父盖名帖、投名帖时,便顿觉节日的喜气扑面而来。

散落在各地的乡亲,纷纷提着年货归来,鞭炮声、欢笑声连成一片,久久弥漫在大街小巷中。

汪家老小也围炉而坐,祖父喝着小酒,祖母做针线活儿,父亲则陪孩子们做游戏、摆弄玩具。

长辈谈笑风生,孩子追逐打闹,铜炉里的火也越烧越旺,定格成了无数人眼中最美的画面。

真正的年味,不只是贴春联、看春晚的喧闹,还有与家人相聚的欢喜。

家是寄托、是港湾,亦是每个人行走世间最坚硬的铠甲。

不管你在外面受了多大委屈,遇到多少挫折,只要一回到家,心里就舒坦了。

去年春节假期,朋友归乡时的心情特别糟糕。

她拿出大半积蓄,开了间店铺,可没干多久就倒闭了。

打算另谋出路的她,试着投了几份简历,也全都石沉大海。

可回到家后,节日的喜庆氛围,一下子就冲散了笼罩在她心头的乌云。

大年三十,她吃完团圆饭,陪爸爸妈妈看看春晚,跟爷爷奶奶唠唠家常。

第二天,她去亲戚家拜年,长辈们热情招待,堂哥堂姐也兴奋地与她寒暄。

剩下的日子里,她要么在大街上四处溜达,要么找聊得来的发小倾诉苦恼。

不知不觉间,她竟在温暖与热闹中,卸下了内心的负担,走出了情绪的低谷。

想起诗人穆尔说过的一句话:

一个人为寻求他所需要的东西,走遍了全世界,回到家里,找到了。

人有家可归,犹如帆船有了锚,置身狂风巨浪也不会迷失方向。

亲人的等候,爱人的拥抱,足以让游子熨平心里的褶皱,拂去满身的风霜。

那扇永远敞开的家门,就是我们最深的依恋,和最大的支撑。



02

年味,是有饭吃的温暖

汪曾祺先生曾说:“四方食事,不过一碗人间烟火。”

提及过年,自然离不开饭桌上的吃食。

《家人闲坐,灯火可亲》中,就有不少关于家乡美食的描写。

年前,汪曾祺的街坊邻居们,便开始轮流舂粉子,做蒸糕、搓汤圆,备上乌青菜、冻豆腐、咸菜等。

等春节到来,亲友相聚,家家户户就会将囤好的食材,做成当地的特色佳肴,一一摆上饭桌。

看似寻常的家乡菜,承载着浓厚的乡愁,深深嵌入了汪曾祺的记忆脉络中。

即使背井离乡多年,只要闻到故乡的味道,他就会想起儿时的美好。

因此,他自己成了家,为人父母后,也最重视逢年过节的家宴。

当儿女回家的那天,他一大早就出门买菜、做饭,用锅碗瓢盆奏出一曲“交响乐”。

紧接着,他一边麻利地将各色拿手好菜端上桌,一边翘首以盼地等待孩子归来。

然而,每次看到他忙前忙后,女儿都很不理解,何必为一顿饭大费周章?

直到他去世后,女儿才深有体会:最温馨的家庭氛围,莫过于一家老少齐聚,慢品红尘烟火。

《平如美棠》中的春节家宴,也令人印象深刻。

平如离家下乡期间,只有过年时才能回一次家。

春节前,他会拿着借来的钱,买上糯米、花生、菜油、咸鹅等。

随后,他用担子挑着100来斤的年货,历经长途跋涉,匆匆抵达上海的家。

一推开家门,迎接他的便是炉子里的热气,油锅里的沸腾,以及满屋的饭菜香。

席间,一家人吃到兴头上,美棠便唱起歌,平如吹口琴伴奏,孩子们则在一旁欢呼雀跃。

邻居老太太经过,忍不住感叹道:“没见过这么幸福的家!”

俗世烟火气,最抚凡人心。

一场热闹的家宴,藏着绵长的温柔;几道可口的饭菜,也埋着无言的深情。

正如《舌尖上的中国》中说:

“这是巨变的中国,人和食物,比任何时候走得更快,无论他们的脚步怎样匆忙,不管聚散和悲欢,来得多么不由自主。

总有一种味道,以其独有的方式,在舌尖上提醒着我们,认清明天的去向,不忘昨日的来处。”

外面的饕餮盛宴只能暖胃,家里的寻常饭菜却能暖心。

家人围坐的温馨,共享美食的愉悦,便是治愈孤独,赶走寒冷的良药。

当新年的钟声响起,能回家吃一顿团圆饭,哪怕只是一碗饺子,也是人这辈子最温暖的慰藉。



03

年味,是有人念的柔情

前几天,我带着家人一起,从外地开车回老家。

谁知,路上有些堵车,抵达时已是凌晨2点。

但我们还没到门口,就远远地看见家里灯火通明。

原来,得知我们回来,平时八九点钟就睡觉的父母,一直眼巴巴地站在门前等待。

看到车子驶进小巷,父亲赶紧上前迎接,母亲也连忙去厨房热饭。

原本萧瑟冷清的冬夜,瞬间就变得热气腾腾。

能有人爱,被人念,即是求之不得的人间至福。

至亲至爱的惦念,就像黎明前的一束光,让每个迷茫无助的人,找到了灵魂的归处。

晚年的汪曾祺,也曾这样守候过自己的女儿。

女儿有段时间总上夜班,常常熬到凌晨才能回家。

他便每晚都捧一本书,坐在客厅的灯下,静静地等女儿回来。

一听见女儿上楼的声音,他立刻将提前煨好的鸡肉或猪里脊下锅,看她吃完了再去休息。

而女儿不管忙到多晚,回家时看到亮起的那盏灯,内心就会不自觉地变得柔软起来。

人活一世,若是没了等你回家的那盏灯,便成了漂泊不定的浮萍。

很喜欢网上的一句话:

对于远走他乡的人来说,“回家”是最触动人心的字眼,而家里的人,是最让人牵挂的记忆。

被现实裹挟前行的成年人,早已把疲惫和麻木当成了余生的底色。

似乎只有过年回家时,才能在脉脉温情中,确信自己依然被好好爱着。

尤其是这两天,处处都洋溢着春节的喜庆,街上的行人也成群结队。

平时独自在出租屋里吃外卖的你,现在顿顿都能吃到热饭热菜,短短几天就胖了一圈;

平时深夜下班也无人等候的你,现在跟朋友出去玩得太久,都会有人打电话催你回家;

平时受了委屈只能咬牙硬扛的你,现在只是皱一皱眉头,父母也会关切地上前询问。

纵使世间风霜无数,与家人相视一笑,便能融化所有的辛酸和无奈。

珍惜当下的幸福,陪陪正在变老的父母,给爱人一个拥抱,与亲友见个面、聊聊天。

唯有爱,可抵岁月漫长,挡凛冽寒风,守护离巢的鸟儿安稳飞翔。





林语堂曾说:

“幸福不过四件事,睡自己的床,吃父母做的饭,和妻子聊家常,陪孩子做游戏。”

家对每个人来说,都是释放快乐的源泉,更是治愈身心的净土。

过去的一年,不管是喜是忧,是起是落,都已锁入岁月的年轮。

这个春节,请暂时放下生活的忙碌,热热闹闹地吃顿饭,欢欢喜喜地过个年。

故乡的炊烟,家人的欢笑,会为新的一年注入无穷的活力。

点个在看,祝大家新春快乐,阖家团聚,兔年诸事大吉。


最新评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