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美国史诗《白鲸》:做一根点燃自己命运的火柴

发布者: x-kai | 发布时间: 2022-12-8 13:30| 查看数: 54| 评论数: 0|



鲍勃·迪伦在诺贝尔奖致辞中说道:“对我影响最深的有三本书,第一本就是《白鲸》。”

《白鲸》被誉为美国文学史上最伟大的小说,是美国青少年的必读书目。

作家麦尔维尔汪洋恣意地写了近六百页,故事却特别简单:

主人公亚哈是一个捕鲸船船长,在一次捕鲸行动中,被恶名远扬的白鲸莫比·迪克咬掉一条腿。

从此,他开始了狂热的复仇之旅,满世界追击白鲸莫比·迪克,最终与其同归于尽。

亚哈的行为看似偏执,实则是不肯向厄运低头。

他从心底发出呐喊:“他们都以为我疯了,可我就是要做点燃自己命运的火柴!”

这声呐喊直冲云霄,欲与命运试比高,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美国人。

读罢美国史诗《白鲸》,我顿悟了:厄运不可怕,可怕的是一蹶不振。

如何面对命运中的意外,是每个人的人生必修课。



在厄运的痛击面前,挺直腰杆

故事的叙述者是年轻人以实玛利。

每当烦闷愁苦,他就想要出海逃离社会,当一个自由又勇敢的水手。

以实玛利最终下定决心,踏上了去港口的路,也开启了他的心灵之旅。

路上,他意外结识了一个食人族捕鲸手,也跟着上了裴阔德号捕鲸船。

在19世纪初的美国,捕鲸是热门行业,冒险与财富并存。

无数胆大的年轻人扎进这个行业,狂热地追寻着珍贵的抹香鲸油。



但裴阔德号上的气氛似乎大为不同。

初来乍到,以实玛利就一遍遍听说了船长亚哈的江湖传说:

亚哈像一个孤僻的暴君,不喜与人交谈,即使是自己的妻子。

他发号施令时专横独断,却能带领大家战无不克、收获颇丰。

有巫师预言,亚哈会手足残疾,迟早自取灭亡。

他不信邪,却果真在上次捕鲸时,被一头凶猛的白鲸咬掉了一条腿。



这怪人点燃了以实玛利的好奇心,可身为船长,启航仪式他也不露面。

终于,一次甲板值班时,以实玛利看见了本尊:

他活像一个正在燃烧的人,面庞饱经风霜却冷酷无情。

那笔直向前的凝望中,充满无畏的勇气和倔强的意志。

他用抹香鲸腭骨做成假肢,撑起自己的身子,却一点也不像个刚刚残疾的人,反而散发着君王的威严。

以实玛利想起一个船员曾说的,“假肢就是亚哈的桅杆,他何时都不缺桅杆。”

亚哈向桅杆上的瞭望者们喊道:“睁大你们的眼睛!如果看到了一头巨大的白鲸,就拼命喊,喊到肺炸了为止!”

以实玛利顿时明白:亚哈的这趟航行,就是为了复仇的,而且至死方休。



年轻人随即被老船长的怒火深深震撼,他想起路上那些遇到丁点儿痛苦就哀嚎的人。

那些人只会颓废地借酒消愁,表面上还活着,实际上早已死去。

老船长内心装得下宽广的大海,遭此厄运仍然能咆哮如雷。

政治家蓬皮杜说:“命运就是对一个人才能考验的偶然。”

厄运是人生的试金石,它考验你、磨练你,不放过任何一个人。

弱者承受不了打击,匍匐在厄运的脚下呻吟;强者则会把挂彩当作勋章,向厄运发起挑战。



选择反抗,才是真正的自由与强大

亚哈在甲板上来回踱步,伴随着他的思考,假肢发出笃笃声。

他内心笃定:白鲸就像无来由的一堵墙,堵在自己面前,它有着凶残的恶意,把自己变成了一个止步不前的笨水手。

亚哈憎恨这不可解释的命运,对大副说:

即使白鲸是从犯,命运是主犯,我也要把仇恨发泄在白鲸身上。

哪怕是追到大地的两端,地球的四极,不干掉它我誓不罢休!

大副心里计算着航行的收益,嘴上说:

向一个哑巴畜生复仇太疯狂了,它纯粹是出于本能才伤了你。

这种疯狂恐怕亵渎了神明,亵渎了命运!

当时的美国受宗教影响,流行宿命论,即人生来就是渺小的,必须遵从上帝和宿命的安排。

亚哈说:“命运压在我身上,给了我件苦差事。但我不管什么亵渎神明和命运,反抗和复仇才是我的本性。”



贝多芬曾说:“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它休想使我屈服!”

亚哈让大副把全体成员叫过来,这在海上可不是个寻常命令。

他在众人面前掏出一枚金币,再用锤子把金币钉在了桅杆上,宣布第一个发现白鲸的人可以拥有金币。

见多识广的捕鲸手们听了亚哈对白鲸的描述,不约而同地想起了那头恶名远扬的白鲸——

莫比·迪克。

不少船只和水手在这头畜生面前吃了亏,大家都觉得船长的复仇过于疯狂,他被怒火蛊惑,已经不再清醒。

亚哈在捕鲸手的标枪上洒满烈酒,说:

你们是害怕莫比·迪克了吗?复仇是我的本性,所以我是自由的,谁能主宰我?哪怕是命运,我也要反抗到底!

亚哈点燃了整个裴阔德号的斗志,激情和勇气漫过了甲板,大伙干起活来也更带劲了。



深夜,以实玛利仍然沉浸在船长旺盛的生命力里。

他知道,亚哈正承受着身体和精神的双重痛苦。

亚哈不是疯了,而是在向自己的宿命宣战,凭什么不能反抗这轻飘飘的宿命?

这种在厄运前的狂妄,不仅没有让亚哈失去力量,反而拥有了一千倍的力量。

正如哲学家尼采所说:“凡是不能杀死我的,都会使我更强大。”

厄运咬掉了亚哈的一条腿,他便装上一根假肢,誓死复仇。

亚哈诠释了人的自由意志,他没有任厄运摆布,而是选择了斗争的姿态。

厄运往往无来由降临,选择反抗才是真正的自由。



一个人可以被毁灭,但无法被打败

海面上船只来来往往,每次裴阔德号与其他船只相遇,亚哈并不寒暄,上来就问:

你们见到那头名叫莫比·迪克的白鲸了吗?

回答通常都是否定的,直到有艘船指明了大致方位。

亚哈等待得够久了,立刻下令前往。

仿佛是宿敌之间的心灵感应,他第一个发现了白鲸莫比·迪克。

莫比·迪克像一座海面上的雪山,巨大且恐怖。



亚哈放下三艘小艇,带着最好的捕鲸手,开启了长达三天的追击。

白鲸拍起一阵阵海浪,小艇随着起伏瑟瑟发抖。

白鲸像一只温和而残忍的猫,逗弄着刚抓到的老鼠。

亚哈忍受不了这种嘲弄,不停投掷标枪,却被白鲸咬碎了小艇的船板。

亚哈和水手们跌进海里,只好先游回大船。

大副突然想起了关于亚哈终将自取灭亡的预言,劝他赶紧收手。

亚哈回答说:“有些人死在退潮里,有些人死在浅滩上,有些人则死在洪水中。”

海明威曾写过:“一个人可以被毁灭,却永远不会被打败!”

亚哈重整旗鼓,又开始了新一轮追击,这一次,他站在最中间的小艇,迎难而上。

有了上回的经验,水手们利用小艇的轻便,与大白鲸周旋搏斗。

一根根标枪接连射中大白鲸,大白鲸也恼羞成怒,持续反击。

终于,亚哈用标枪射中了大白鲸的眼睛。



大白鲸陷入了彻底的疯狂,击沉了所有大大小小的船只。

故事的最后,亚哈和他的宿敌一起沉没在无边的大海里。

整个裴廓德号也为他们陪葬,只剩下以实玛利——这个故事后来的讲述者。

亚哈的故事无疑是场悲剧,但悲剧往往更能凸显人在命运面前的伟大。

不信命,不认命,我命由我不由天。

因为命运不可解释,就应该默默忍受吗?亚哈偏不!

他以肉体凡胎,与大自然搏斗,与宿命抗争。

郑板桥有诗云:“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输赢本身早就不重要,顽强不屈的精神足以惊天地、泣鬼神。

亚哈鼓舞着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教会他们勇气、自由和挑战。



其实,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头莫比·迪克。

捕鲸人把它看作危险,躲避它;亚哈把它看作宿命,反抗它。

大家的心里都存在着一个自己所恐惧的东西,是我们命中注定的坎。

面对莫比·迪克的姿态,就决定了你的一生。

人生没有如果,每个人都要学会如何面对自己的命运。

究竟是真正做到了顺其自然,还是恐惧懦弱,我们需要问问自己的内心。

《白鲸》则给读者注入了清醒剂和强心剂。

与其像书中的路人甲一样哀嚎不公,不如学习主人公亚哈的绝地反击。

在厄运面前做个硬骨头,是谓勇气;在无从选择之时选择反抗,是谓自由;对着命运主动出击,是谓挑战。

困难难免,愿你能学会亚哈的“狂妄”!

作者 | 金白,一个喜欢讲故事的人。

主播 | 闻悦,爱唱歌的主持者,公众号:闻悦来了。

图片 | 电影《白鲸》剧照


最新评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