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高善文:也许需要花更多时间,我们才能适应后疫情时代的生活

发布者: 风中麦田 | 发布时间: 2022-12-6 15:15| 查看数: 39| 评论数: 0|



作者:关鹤九

来源:资识(ID:zishicom)

写在前面:

1、应对疫情就像应付洪水一样,最基本的原则是形势比人强。总体上是小步走,不停步,优化防控在路上。

也许需要花更长的时间,我们才能够适应后疫情时代的生活。

2、个人猜,明年的GDP增长目标应该设在5%左右。这个目标应该是有比较大的把握能够达到,同时为很多结构性改革留下了余地。

3、中国在2003年,政府就已经开始警惕房地产泡沫,2011年以后,防范或者打压房地产泡沫的政策一直都没有停,这跟当时日本泡沫形成的背景还是有很大的差异。

4、中国房地产投资占GDP比重的峰值出现在2013年、2014年,现在房地产占经济比重在一路下行。

2019年以后,房地产投资占经济的比重,比很多正常国家的比例都还要低一些。

5、即便是在现在,人民币汇率相对于长期合理的均衡水平都是存在明显低估的,更不用说前一段时间了。

6、在2035年达到中等发达国家的标准是有可能的,但需要付出很多的努力,特别是提高全要素生产率,要进一步扩大开放,进一步加强社会主义法制建设,进一步加强市场化。

以上是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12月3日在国际金融论坛(IFF)中发表的最新观点。

在本次交流中高善文就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明年的经济形势、房地产政策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高善文表示,即便是疫情过去了,也会在很长的时间里,对人类的活动产生影响,即便经济活动恢复正常,疫情留下的“疤痕”也需要比较长的时间修复。

谈及明年GDP增长目标,高善文认为应该会设在5%左右,有比较大的把握能够达到,同时也为很多结构性改革留下了余地。

在如何避免中国房地产重蹈日本上世纪房地产泡沫破裂的问题上,高善文通过两个事实说明了中国和日本的房地产发展其实有很大的差异。

同时,高善文还谈到人民币汇率的走势,在他看来,人民币汇率反向“破7”没有太多悬念。

以下是本次交流的全部内容,整理分享给大家。

01

需要花更长的时间

我们才能够适应后疫情时代的生活


问:什么时候可以摆脱疫情对经济的影响?

高善文:第一,奥米克戎在未来可能还会进一步变化,在致死率大幅下降的同时,传染性也急剧上升。

在这样的条件下,面对如此高的传染系数,应对疫情就像应付洪水一样,最基本的原则是形势比人强,无论是政府还是防疫专家,都很难去估计下一步疫情发展的情况。

总体上是小步走,不停步,优化防控在路上。

我觉得,明年下半年如果各项经济活动能大体恢复正常,就算不错。

以前,疫情对经济活动的影响主要在于大范围的封控,随着防疫措施的优化,封控会大幅度减少。

疫情对经济活动的主要影响是人们对于感染的恐惧,放开之后,如果每天的感染者包括无症状达到500-1000万,那么出门从事各种商业活动感染的风险是很高的。

这个时候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去出门去正常从事商业活动,直到这一波感染高潮完全过去。

因为中国曾经感染的人是非常少的,十几亿人口如果感染70%,差不多会有10亿人感染,现在的感染人数比这个量级要小得多。

如此大范围的一个感染扩散过程,不是政府能很好掌控的,也不是哪个专家能够预测的。

所谓形势比人强,就是说我们是被形势推着走一步看一步。

如果明年下半年能够达到大范围之内的感染结束,应该是不错的结果。

疫情对于经济的影响,实际上我们刚才的讨论都集中于在短期,但我们要注意的是即便疫情过去了,它对于经济,对于人类的心理,以及其他很多方面可能会有一些长久影响。

有一些专家把它叫做疤痕效应。

当疫情过去以后,它也会在很长的时间里,对人类的活动产生影响。

比如说它使得你更加不愿意去冒风险,会让你重新看待和估计生命的价值、自由的价值、享乐的价值和工作的价值。

另外,我们已经切实看到,疫情对于居民、对于大量企业的资产负债表造成了很大的损害,即便经济活动恢复正常,这些疤痕也需要比较长的时间修复。

如果考虑这些因素的影响,就不是明年下半年(可以结束的),也许需要花更长的时间,我们才能够适应后疫情时代的生活。

02

明年的GDP增长目标应该在5%左右


问  明年政府会把经济增长目标设在什么样的一个位置?你觉得可以达到吗?

高善文  政府明年会把经济设在什么位置,再过一两星期就知道了,我们现在都是在猜。

我个人猜的话应该设在5%左右,这个目标应该是有比较大的把握能够达到,同时为很多结构性改革留下了余地。

如果把经济增长目标设得太高,一方面面对各种内外的不确定性,在总量政策上压力太大。

另外一方面,新一届政府刚刚开始起步,也需要很多的精力在结构改革上做很多的工作。

考虑到这些因素,个人倾向于5%左右,有足够的余地。

而且,客观来看,即便能够在短期内使得人们的社会生活大体恢复正常,明年上半年(经济形势)可能还很难。

同时,房地产市场的问题也需要时间来调整和吸收。

另外,全球经济的减速,甚至是衰退,以及中国出口在明年会有比较大的下滑,这些看起来都是比较确定的。

这也使得如果设一个太高的经济增长率目标,那么宏观政策的回旋余地相对会有问题,结构改革可能也没有足够好的时间窗口来推。

03

中国房地产的发展

与日本相比有两个很大差异


问:什么样的政策能够帮助中国的房地产实现软着陆,避免日本上个世纪房地产泡沫破裂的覆辙?

高善文:我就讲两个事实。

日本90年代早期,房地产泡沫的破灭,确实对经济造成了非常大的影响,但是日本泡沫破灭有两个重要的背景。

第一个重要的背景是在房地产泡沫的形成过程之中,在房价大幅上升的过程之中,日本朝野大多数人都认为日本没有房地产泡沫。

但是中国从2003年开始,在过去20年的时间里,无数的学者和官员都一直在呼吁、在警惕出现严重的房地产泡沫。

2003年时,政府就已经开始警惕房地产泡沫;2011年以后,防范或者打压房地产泡沫的政策一直都没有停,这跟当时日本泡沫形成的背景还是有很大的差异。

而出现这种差异的原因,就是因为政府仔细研究了日本九十年代前后的泡沫,觉得我们一定要避免重蹈日本的覆辙,这是一个很大的差异。

第二,日本在房地产泡沫形成的过程之中,房价一直涨,房地产的需求量越来越大,各种各样的资金都纷纷进入房地产市场。

所以,房地产投资占GDP的比重就越来越高,从而在房地产市场上形成了大量的过剩。

过剩之后对房地产市场形成了很大的压力,对经济体系也造成很大的压力,这是它的调整路径之一。

日本房地产投资占经济比重,在1985年以后开始上升,1987年以后开始急速上升,基本上九十年代早期以后就一路下行,所以在泡沫形成的过程之中,日本经历了房地产投资的大幅度上升。

但中国房地产投资占GDP比重的峰值出现在2013年、2014年,现在房地产占经济比重在一路下行。

2019年以后,房地产投资占经济的比重,比很多正常国家的比例都还要低一些,这是第二个非常重要的差异。

04

反向“破7”没有太多悬念


问:如何看待明年人民币汇率走势?

高善文:人民币汇率反向“破7”没有太多悬念,应该是一个大概率事件。

人民币在现在的位置上相对于它的合理均衡水平,我认为是存在一定低估的。

而今年造成人民币急速贬值的原因,要么是在明显弱化,要么是在改善。

但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实,即便是在现在,人民币汇率相对于长期合理的均衡水平都是存在明显低估的,更不用说前一段时间了。

换句话说,各种导致贬值的因素都说得通,但是人民币超调了,它明显有从一个超调向合理水平去恢复和摆动的需求。

而且在这个条件下,保守的说它会有上下波动,会有很多不可预测的因素。

但是反向破7没什么悬念,这没什么可讨论的,只是说它以什么样的路径,会涨到什么水平。

比如说明年年底涨到6块几,这可以讨论,但今年肯定是跌多了。

05

2035年达到中等发达

国家的标准,需要付出很多的努力


问:二十大再次强调了2035年的远景目标,其中包括人均生产总值要达到中等国家发展水平。

如果我们做一个比较粗略的计算,假如说2020年到2035年人均GDP翻番的话,这意味着我们的潜在增速需要在15年中保持4.5-5%的水平,这样一个隐含的目标是否跟我们目前潜在产出水平相一致呢?

高善文:第一,现在的官方文件确实没有说2035年中等发达国家水平的数值目标是什么。

一些民间学者的猜测是以2020年的现价,根据通货膨胀再调整。

也就是说2035年的人均收入水平还原到2020年的价格水平是25,000美金。

但这个说法没有官方确认过,都是民间的计算结果,一般作为大家讨论的一个基础。

第二,中等发达国家是以美元计算。

所以,当我们计算从现在到2035年增长的时候,必须考虑人民币汇率升值的因素。

从现在到那个时候,假设人民币每年贬值2%,增长5%也不够。

这是第二个要澄清的结果。

从长期来看,90年代中期到2020年,人民币对一揽子货币剔除通货膨胀以后的实际有效汇率的年均复合增速大概是1.3%。

假设2020年到2035年,美元对一揽子指数剔除通货膨胀以后是不变的,当然这个很难说,假设它是不变的,都在100左右。

同时,假设人民币能够继续维持过去每年1.3%的增速。

这两点都能做到,那么未来的经济增速基本上不到4%就可以做到。

但有一系列的不确定性。

比如,人民币汇率未来是不是能像过去20多年一样,继续维持1%以上的一个实际升值?

在未来15年,美元一揽子指数是维持在100左右,还是说一下子升到150了?不知道。

那么,中国GDP的潜在增速从2020年一直到2035年是什么样子,也有不同的估计。

问题在于,中国是不是在未来能够继续重复东亚经济体曾经走过的路?包括全球地缘政治对经济增长的影响?等等。

把这些条件合并来看,确实需要付出很多的努力,不是手到擒来的。

特别是提高全要素生产率,要进一步扩大开放,进一步加强社会主义法制建设,进一步加强市场化。

在很多层面上都需要扎扎实实的做很多的工作。


最新评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