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一直被霸凌的我,遭遇勒索抢劫后,突然受到了霸凌者的“礼遇”

发布者: 风中麦田 | 发布时间: 2022-12-6 13:15| 查看数: 62| 评论数: 1|



文/艳若桃李

前几天,湖南的小蒋上了热搜。

这个3年前曾被15个同学霸凌群殴的初中生,在疼痛难忍中,用一把折叠小刀捅伤了3个同学,案件经过多次开庭审理,最终,他被判为正当防卫,无罪释放。

看着各大媒体上都在报道这个消息,我的内心翻起了浪花。



我叫王坤,20多年前,我从甘肃某县一个偏远的小山村,以优异的成绩考到了县城里的重点高中,全家都很高兴。

可是令我没想到的是,高中校园却成了我噩梦开始的地方。

开学第一天,报完名后,老师说下午要早点到教室打扫卫生,顺便自选座位。以后座位就在第一次选的基础上,每周左右轮换,一学期前后调换3次。

因为人生地不熟,刚上高中的我自然很听老师的话,于是,下午2点刚过,我就到了教室。

教室里几个早到的女同学已经占好了位置,我把一本写着我名字的书放到了中间第4排的桌子上后,就提着水桶去接水打扫卫生了。

可是,等我和几个同学打扫完卫生回到教室时,我发现我用来占座的书不见了,座位上坐着一个大个子男孩,他一脸痞相,眼睛直直地盯着我,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

初来县城的怯懦自卑,加上乡下孩子的胆小怕事,使我不敢和他大胆理论。我走到他身边,小声对他说:“同学,这是我占的座位,桌子上放了一本我的书。”

“书在哪儿座位就在哪吗?那好,去女生厕所里找座位吧!”他大声说道。

旁边的几个同学闻声大笑。我羞红了脸,不知所措,只好转身去了教室最后一排拐角的最后一个空位置。而那个位置之所以空着,是因为旁边立满了笤帚扫把等卫生工具。

后来,我知道了那个占我座位的人叫贾雄,家在县城。

开学第一天的遭遇,让我心里很不舒服,我暗下决心要用学习成绩来证明自己,让那些看不起我的人知道我不是弱者。

为此,我每天认真听课,埋头苦学,一心盼望着期中考试快点到来,好让我用考试成绩证明自己。



来源:全景视觉



可是还没等到期中考试,我又遭遇了一件闹心事,这件事让我差点崩溃。

那是一节体育课,老师让我们先跑个800米试试体能,全班一起跑,速度也不快。

可是没想到的是,800米跑下来,全班同学瘫倒了一大半,东倒西歪地躺在地上,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只有我和几个农村来的同学虽然气喘吁吁,却没瘫倒,走了几步,休息了几分钟就恢复了。

老师让我们几个体能不错的同学把躺倒在地的同学扶起来走几步,躺着不动会有危险,于是我们听话照做。

到贾雄面前时,我伸手去拉他,他一把打开我的手,自己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但显然这个动作用尽了他仅有的一点力气,他站立不稳,几乎要跌倒,我忙伸手抓住他。

可是站稳后,他竟然朝我胸口猛击一拳,我疼痛难忍,脚步踉跄,连连后退,一个重重的屁股墩跌坐在地。

周围的同学都笑了起来,贾雄则得意地打着响指,吹着口哨对我指指点点,我臊得面红耳赤,小声地嘟囔着“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更让我感到屈辱。操场上当时还有另外两个班的同学在上体育课,其中一些人在打篮球。

在同学们的笑声中,我鼓足勇气从地上站起来,弯腰拍打着腿上的土。突然,不知哪来的一只篮球,不偏不倚地砸在了我的屁股上,我毫无防备,猝不及防地又朝前扑倒在地。

“哈哈哈哈哈……”不大的操场上响起了许多同学大笑的声音,有几个人甚至笑得前仰后合,直不起腰。笑声中我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说:“看,狗吃屎!”

我趴在地上,委屈的泪水不争气地流了出来,一分钟内,我丢尽脸面,到底是我运气不好,还是有人故意欺负我?

泪流满面的我第一次感到了绝望,是对高中生活的绝望,更是对我一贯抱有的,要通过读书学习走向更大世界的理想信念的绝望。

“我要回家,我不念书了,我要回家……”我趴在地上,嘴里嘟嘟囔囔地说着,反正丢人丢到家了,索性就让我趴着哭一场。

其实,对当时只有15岁的我来说,与其说是球打疼了我的身体,不如说是同学们的笑声刺痛了我年少敏感的心。

看我趴着不动,老师和同学有点担心了,他们朝我跑来。体育老师看我蹭破了脸,就让两个同学带我去校医室看看。

经过贾雄和几个同学时,我看到他拍着一个我不认识的男孩的肩膀,竖着大拇指,两人放声大笑……

瞬间,我明白了一切。

愤怒和仇恨,一下子让我全身血脉偾张。我狠狠地瞪了两个人一眼,去了校医室。

这之后的几周,贾雄和我都互相有意回避对方。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年少气盛,敏感易上头的火气,也慢慢平息了下来。

毕竟,我知道我的使命是来念书的,我要考大学,走出这小地方,我不能因为这些人耽误了考大学。

我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默念着这些话,为自己加油鼓劲。同时,也盼望着期中考试快点到来。



来源:全景视觉



期中考试终于来了,我以全班第1名,年级第4名的优异成绩,登上了学校大门口的光荣榜。

那几天,我的身心轻盈得像要飞了起来,脚每到一处,都是老师的表扬和同学的夸奖声,我表面低调淡定,内心则高兴坏了!

按照以前的经验,我知道,其貌不扬、身材瘦小的我,将会迎来同学们的刮目相看和尊重。

因为刚上小学和初中时,我也遇到过同学的轻视甚至欺负,可是每当考过一次试,成绩出来后,就再也没有人欺负我了。

因为我出众的成绩会使所有的老师和同学都认识我,高看我,羡慕我,从而对我十分友好。我以为高中也一样。

却不料,高中生活与我所想的大相径庭。后来,甚至因为遭遇同学敲诈勒索,我差点失去读书的机会。

那时候我住校,住校的学生大多都和我一样,是从乡下中学考上来的农村学生。限于经济和学习都很紧张,大家很少回家,基本上一学期回一两次家。

期中考试后的那个周末,宿舍里大部分同学都回家了,只剩下了我和另外3个家更远的同学没回去。

本来我也想回趟家,告诉爸妈我的成绩,让他们高兴一番。因为我的学习成绩是他们劳累生活中,唯一能感到骄傲自豪的事了。

可是,想想来回车费要20多块,够我2周的饭钱了,我实在舍不得,于是思来想去还是没回去。

我家在大山深处,爸妈都是农民,靠天吃饭,一年到头手上也没有几个活钱。

我上高中的所有费用,都我爸妈卖自家种的粮食得来的。我深知其中的辛苦和不易,所以每花一分钱,我都是掂量了又掂量,抠了又抠。

就在我为节省车费而决定不回家,准备洗衣服时,宿舍门突然被踢开,进来了七八个人,是贾雄和他的一帮哥们。

贾雄见只有我们4个,便耀武扬威地让我们4个每人出10块钱给他们买啤酒。

10块钱,那可是我一周的生活费!我们几个都不吭声,站着不动。他们几个便动起手来,先是将我们每人打了两耳光,然后搜起身来。

很快,我口袋里准备回家又没舍得的20块钱车费,被搜了出来,然后他们从另外几个人身上也搜出了几十块元钱,拿到钱后,他们骂骂咧咧地出门走了。

我的20块钱,要爸妈卖掉100斤麦子才能得来,而那100斤麦子,又得我爸妈早出晚归,汗流浃背地苦大半年!凭什么就让他们白白拿去挥霍,我心疼极了!

一时间,想起平白无故遭受的种种欺压,我气血上头。

那一刻,“打不过他怎么办?害怕报复怎么办?校纪校规、大学理想、与人为善”,统统在我眼里消失了。

我心里只有一个信念:即便是不读书了,也要讨回属于我的钱,出口平时受他欺负的恶气!

我看着宿舍几位舍友,坚定地对他们说:“我要去要回我的钱,你们敢和我一起去和他们打架吗?”



来源:全景视觉

那3个人也是家庭贫的学生,平时一分钱都恨不得掰开花。现在被抢了钱,估计他们也得和我一样,两周不能吃菜不说,而且还有可能得饿几天肚子。

看着我坚定凌厉的眼神,他们好像也被传递了能量,突然也十分坚定勇敢地站起来说:“敢!走!”

于是,我们4人各拿了一根顶门棒追了出去。追上他们后,我们大叫着冲了上去,不管三七二十一,抡起棒子,转着圈儿,朝他们腿上一顿噼里啪啦……

最后,我们双方都挂了彩,但我们也没怎么吃亏。

打群架是大事儿,学校当然没放过我们。调查了解了事情经过后,学校最后给我们多人警告和留校察看的处分,贾雄因为多次敲诈勒索和打架被开除。

为了刹住敲诈勒索和霸凌同学的歪风邪气,根除拉帮结派打群架的学生恶势力,学校还向派出所报了案,贾雄被叫去教育了几天。

我学习认真,平时人又老实,对打架的行为我也作出了认真、诚恳的检讨。期末考试中,我考了全年级第一的成绩,学校也撤销了对我的处分。

更没想到的是,第二学期开学,学校还将我列入了贫困生名单,给了我一份捐助,这真是祸福相依,出乎意料。

再说贾雄父母得知儿子被开除的消息和他在学校的所作所为后,十分震惊,在家将他一顿胖揍。

后来他爸妈多次来向校领导和班主任老师求情,再三保证,请求学校再给贾雄一次改正错误和上学的机会。

两周后,贾雄背着开除改留校察看的处分回校了,他在全校师生面前向我和同学道了歉。他的脸上再也没有了张狂的神色,见我就挤出笑脸,我尽量回避他,回避不开时,面色平静地点头而过。

有时他还硬要给我一点不知从哪弄来的好吃的东西,我坚决不要。几次后,他也不再送了。

有一次人少时,他凑到我跟前说:“哥们,不打不相识,你别往心里去啊,以后我罩着你,没人敢欺负你。你那棒耍得还挺溜啊,我身上挨着的地方,疼了好长时间,有时间你教教我呗。”

我猛地转头,眼神犀利,口气坚定地说:“你还想吃霸王餐吗?还想纠集人打架吗?还想被开除吗?告诉你,我自己罩得住自己,我不要你罩!”

他愣了一下,随即如同刚鼓起一点气的皮球被拔了气门芯一般,整个人蔫了下去,垂头丧气地走了。

从此以后,他再也没有同我套过近乎,也没有再欺负过我。但无论是在教室还是在校园里碰上,他对我都客客气气的,再也没有了昔日耀武扬威、不可一世的气势。



来源:全景视觉



高二时,学校要分快、慢班,我进了最快班,他进了慢班。学习越来越紧张,我们终于慢慢相忘于江湖。

两年后,我考上了北京的一所重点大学,贾雄没考上大学,也没有复读。听说他出去打工了,很快结婚,又很快离了婚。

我博士毕业后在重庆一所高校当了老师。

高中同学毕业20周年聚会时,贾雄没有来。

知情的同学说,他父母身体都不好,还要拉扯他上初中的儿子,他的家庭负担很重。

唏嘘感叹中,我想起了多年前的那个下午,他坐在我的座位上,眼睛直直盯着我,让我去女生厕所找位置的那副表情。

想必,生活的辛酸苦楚,已经让他尝到了比我当年更甚的滋味了吧。

说实话,现在回想起来,我也不后悔自己当年的冲动。相反,我很自豪自己那次遭遇校园勒索和抢劫后,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的勇气。

有人说:“成长只有在无限接近绝望的感受中才会发生。”

也许就是那次冲动,我开始成长,并开辟了一个崭新的自我。

因为我知道,那次要不豁出去,我不光要被抢了钱饿肚子,或许还要遭受无穷无尽的欺凌,高中能否顺利读完都是问题。

或许,“打回去”不是解决霸凌的最好方法,但是没有勇气对霸凌说不,没有那次由弱到强,先怕后硬的经历,也不会有今天的我。

王小波说,生活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

我觉得生活也是慢慢平息的过程,慢慢熄灭心中的火焰,什么爱恨情仇,最终都可以原谅了。

作者:艳若桃李,读书写作自留地。舌耕不懈,笔耕不辍,非为大器想晚成,只缘精神有需要。

最新评论

cdzhaoliang 发表于 2022-12-7 07:40:46
哎,有时,忍无可忍,则无需再忍。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