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我要嫁给青梅竹马,结婚前3天,他说了个可怕的故事

发布者: scarecrow | 发布时间: 2022-12-1 13:45| 查看数: 50| 评论数: 0|





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样一种经历。

特别喜欢一个人,却特别怕和他在一起。

有时候,爱情并不是祝福,而是可怕的诅咒。

就像我16岁时遇见陈博然。

我以为那是老天对我的眷顾,没想到慢慢变成了噩梦。

我叫韩宝仪。一切还是从高中讲起吧。

高一的时候,我学习不上不下,长得也一般般。

不是班干部,也不想当班干部。

当时唯一的特长就是会跳街舞,也不是什么专业的,有点业余。

学校边上一个培训中心开了舞蹈社,徐明明拉着我去报名。

彼时,徐明明不是我的闺蜜,而是我的男朋友。

他算是我的初恋,谈了两个月。

两人傻了吧唧的逛过街,牵过手,没人的时候亲过几次,没什么激动和幸福,只记得他的口水味不好闻。

实在没感觉,后来就分了,还是做朋友比较好。



有一段时间,我严重怀疑自己可能不喜欢男的。

因为一想起徐明明的吻就难受,反倒和香香的美女在一起更开心。

直到后来,班里来了一个新生。

五官很帅,蓝色校服里穿着干净纯白的T恤。

他就是陈博然。

那时我对他还没有特别的感觉,但老师安排他和我坐同桌,他坐下来后,一缕淡淡的香味飘过来。

我的心哦,在香味中瞬间开出了花。



我家在海口。

这可能是全国最不知名的省会城市。毕竟说到海南,大家想到的都是三亚。

我爸算是当地做生意比较早的人。

去山里收药材,然后卖给岛外来的药材商。

九十年代初,好多人家里还没有固话呢,我爸都用上大哥大了,就记得当时号码才6位数。

我家两个孩子。我弟比我小两岁,重男轻女肯定是有一点的。

但爸妈对我也不错。该有的,一样不少。我和弟弟吵架,也不会一味地偏心我弟。

总之,我一路走来,大部分是阳光灿烂,无忧无虑的。

朋友说我傻大姐一样长大了。

直到遇见陈博然,我才懂得了什么是忧伤。

陈博然是我见过的第一个擦护手霜的男孩子。

每次上完洗手间都会认真洗手,然后回到座位上擦。

他的手,五指修长,白得发光,关节都是淡淡的粉色。他慢条斯理擦护手霜的样子,真是迷人死了。

我总是偷偷地看,心跳莫名就会乱上好几拍。



有一天,他忽然转头看我,说,用吗?

我的妈呀。

我的脸腾的一下爆炸了,脑袋就像烧开了水一样,从耳朵里,呼呼喷蒸气。

我本来想说,我不用。可昏头昏脑地说了句傻话,我……不会。

陈博然轻声笑出来。

真的想死哦。

护手霜都不会用,怕不是傻子吧。

之后好长一段时间,我都不敢和陈博然说话,甚至不敢看他的眼睛。

那是我第一次,在一个男孩子面前自卑了。



徐明明说,你还知道自卑,天下奇闻啊!

虽然我和徐明明只谈了两个月的恋爱,可事实上,我们认识有十多年了。

他是我小学同学。初中不在一个学校,但高中又遇到。

我俩都觉得缘分很奇妙,所以就想着谈个恋爱呗。

后来发现,应该是误会了。

我们只适合做朋友,那种你一拳我一脚的朋友。所谓恋爱,更像是一场玩笑。

练舞休息的时候,我和徐明明坐在地板上聊天。

他说,你怕什么呀?就像对我一样,你直接告诉他,你想跟他谈个恋爱呗。

瞬间证明了爱与不爱的区别。

这句话当初我对徐明明脱口而出,而现在,光是想想陈博然的眼睛,我就开不了口。

本来以为这辈子只能怂怂地暗恋陈博然。

却没想到,一个近似偶像剧式的桥段发生了。



我上高中那会,身边精致的男生很少。

而陈博然作为一个刚过来的转校生,平时又不爱说话,性子冷冷的,没什么朋友。很容易被排挤和霸凌。

有一天下午的体育课,老师临时有事,让我们自由活动。

我半天没看见陈博然,就到处找他。后来在器材房里,看见了他。

竟然是班里的三个男生,骗陈博然来搬器材。然后要打他。

其中还包括我们体委。

我找到的时候,陈博然已经被推倒在地上。几个男生用脚踢他。

我急了,冲进去说,你们干什么?我要叫老师了!

十六七岁的男生,坏起来往往没底线。

他们见就我一个人,立马冲过来把门锁上了,体委一脸坏笑说,正好凑一对苦命鸳鸯。

那一刻,我才感到害怕,准备大喊救命。

然而,奇迹发生了!

其实也没那么夸张。就是陈博然从地上站起来,双手握拳,出手如电。

砰砰砰,两个男生躺下了,体委跪在地上捂着肚子,哇哇狂吐。

然后陈博然走过来,问我,伤到你没?

我震惊地看着他,摇了摇头,然后就一脸懵圈地被陈博然领出去了。

等走到操场,我弱弱地问他,你这么厉害,为什么要挨打啊?

陈博然笑了笑说,因为我乖啊,听妈妈话啊。

从那之后,我和陈博然才真正熟络起来。

反正他也没什么朋友,我们越走越近。

周末,我会带他满海口去玩。陈博然特别爱吃清凉补,一次就能吃双份。

我也是从那时候,慢慢了解了陈博然的过去。

陈博然是杭州人,小时候体弱多病。小学四年级的时候,他爸送他学散打,强身健体。

陈爸出身农村,后来在杭州搞停车场。

他妈娘家在海口,当年在杭州打工的时候结识了他爸。

他妈是那种传统的女人,个子不高,但长得很灵秀。

其实他妈不想陈博然学散打的,可是爸爸发话,她不会反对。

何况陈博然练习散打之后,身体素质的确变好了。

陈博然说,干什么都是前期拼刻苦,后期拼脑子。

而陈博然是那种够刻苦,又够聪明的人。几年下来,越打越好。但也埋下了隐患。



高中,陈博然进了一所很有名的民办高中。

因为和同学打架,被开除了。

陈博然说,主要是有个男生装得特别能打,我下手就重了,把他肋骨打折了。

陈博然妈妈是非常温柔的女人。

但那次她和陈博然的爸爸大吵了一架。

她觉得陈博然再这样下去,这辈子就毁了。女人如水,可为了孩子,总能刚起来。

她提了离婚。

那时候,陈博然在杭州已经找不到好学校了,毕竟他是因为打伤同学被开除的。

妈妈带着陈博然回了海口老家。

妈妈说,这次带你回来,是想你有个新的开始。你答应妈妈,再不能打人了。

陈博然看着妈妈身心疲惫的样子,心疼了。

他说,我答应你,不会打人了。

可是,因为我,陈博然破坏了他的誓言。

我问他,是因为你喜欢我吗?

陈博然看着我,哈哈地笑了。

多年之后,陈博然告诉我,他是从那一刻开始喜欢我的,觉得我可爱,有趣,有种怂怂的自信感。

而我说,我懂的,没有自知之明嘛。



我和陈博然恋爱的情节还蛮俗套的。

虽说是我先喜欢的他,但正式表白是他先开的口。

那是高三前的暑假。

他来找我出去玩。我们去了海边,捧着冰凉的椰子聊天,看海口的云,大朵大朵的,漂浮在蓝天里。

他仿佛被美好的天气鼓动了,对我说,那个……做我女朋友吧。我喜欢你。

就挺突然的。

没有想象中那么浪漫,却比想象中,来得激动。

我说,是嘛,我也正好喜欢你。

陈博然被我逗笑了,俯身吻了我。

终于知道为什么大家爱接吻了。

不是所有男生的嘴都是臭的。

比如陈博然,幽淡的香气里,透出麻酥酥的痒。

那时候,我真的被他迷得死死的,觉得此生此世都离不开他。

高二分班,我和陈博然还在一起。

为他,我学了理科。

那不是我的强项,但我唯恐和他分开。

陈博然就帮我补习。周末,天气好的时候,就会去他家不远的绿地。

那里有个老旧的长廊,四周漫垂着绿藤。阳光明明暗暗地穿进来,像是条斑斓的时光隧道。



陈博然会教我解题,督促我背公式。

学得累了,他还会教我防身术。

他教我怎么攻击脆弱的地方,喉结,关节,胃。

当初结实的体委被他一拳打到吐,就是因为没有受过训练,被直接打到胃抽筋。

那时我对陈博然全是仰望。

可有时,爱情不会一直以这种姿态走下去。

2006年,高中毕业,陈博然考进上海211。我考上一所金融学院,是个二本。

我们都在松江大学城那边的校区,基本等于同校。

起初,我还像高中一样,和陈博然谈着不紧不慢的恋爱。

白天上课,晚上约会。好像按部就班地走下去,毕业我就会嫁给他。

直到有天晚上,宿舍熄灯后,大家闲聊。我的一个室友说,陈博然他们学校,追他的女生,肯定多吧?

我说,不多呀?没听他说过。

室友说,不正常啊,他那么优秀,不可能没人追他的。

我这才开始留心了。

原来他们学校有好多女生喜欢他。

平安夜的时候,陈博然收到一堆苹果和巧克力。他们宿舍开玩笑,可以摆地摊了。

我渐渐发现,有些人,天生适合更大的平台。

在老家的高中,他是擦着护手霜的异类。但放在上海,他就开始发光了。

寒假回家,我妈做了一堆好吃的。

可我有点食不下咽。

我1米63,120斤,不算特别胖吧。但站在陈博然身边,我会自卑。

那一年,我开始疯狂减肥了。

那时流行一个宿舍一起减,大家互相鼓励着不吃饭。到了晚上,饿得眼睛发蓝。

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天天消瘦下来,心里还是开心的。

陈博然说我,没必要啊,我喜欢你以前的样子,多阳光啊。

但室友说,男生嘴上都说喜欢你胖,可一看见窈窕美女,马上就跟着跑了。

我深以为然。

我也是那时候学习化妆的。开始化的不好,陈博然笑我的脸像块调色盘。

我心里就像被谁捏了一把,又酸又疼。

我黑着脸问,笑话我很开心吗?

陈博然一下愣住了,半晌才说了一句,对不起啊。

多年之后,陈博然告诉我,他就是从这时起,对我心里有了异样的冷。

这种冷,随着我一天天变漂亮起来后,愈发明显。

我曾经问他,你为什么不希望我变漂亮呢?

可陈博然反问我,你觉得什么是漂亮?

瘦, 穿时尚好看的衣服,化精致得体的妆。

陈博然说,你本来是一枝最独特的向日葵,多美啊。为什么要把自己修剪成俗气的玫瑰?

我刚想说,我是为了你……

却停住了。

陈博然并不喜欢不是吗?

那我是为了谁呢?



如果说,我和陈博然的裂痕,发生在学生时代。

那么我们真正的问题,在毕业那年发生了质的转变。

记得是临近寒假了,陈博然去校外见朋友。

上海的冬天挺冷的,但绝对没有冷到像东北穿貂的天气。

晚上,我室友吃夜宵回来和我说,刚才我在校门口看见陈博然了!

一个坐大奔的美女送他回来的,穿了一件貂皮大衣,下面光着腿,跟女明星似的,可漂亮了,你知道是谁吗?

我心里咯噔一下,因为我根本不认识。

但虚荣心撑着我说了一句,哦,她啊。

然后立马用短信问陈博然,谁送你回来的?

他回,累了。

我心里更没底了。然后跑去找他,当面质问。

我说,你真不准备和我说说刚才的事吗?

他微微笑,温和地说,就算我爱你,也不需要什么事都告诉你,对不对?

虽然他的口气那么柔和,却依然透出墙一般坚硬的拒绝。

而那时的我们,终究是不平等的。

他给我的所有好,在我眼里,都是国王垂爱子民。

不论多么深厚盛大,我都会隐隐害怕爱情消失的那一天,害怕他会在眨眼之间收走一切。

所以他不说,我心里纠结,难过,却又不敢问。

只能逼着自己,忘记一切。

毕业后,我过关斩将,进了一家德资500强企业。

不可否认,我能在一众面试者里被录用,外形起了很大的作用。

陈博然毕业后,也留在了上海。

他进了一家大型国企。由于拒绝外派去非洲而受到了冷落,事业与收入上我们渐渐拉开了差距。

那是2012年,我第一次觉得,自己在心理上和陈博然平起平坐了,甚至更高一些。

我们在上海合租了一套房子。

我每天996,忙到飞起。他每天朝九晚五,在公司闲到做私活。

有一次,我劝他不要灰心,实在干得不顺,就辞职出来换一个工作。

陈博然却笑了笑说,不要用这种口吻和我说话好不好,像我们以前的班主任,这种白拿钱的日子不好吗?我很享受。

我有点分不清,他是故意这么说来掩饰尴尬,还是真的喜欢不思进取。



再后来,就是8月了,我四肢开始长红色的风团,一片一片的。

开始说是急性荨麻疹。

但反反复复,总是发作。

到了年底,我胖了很多。因为治疗皮肤病,会用到激素。几个月下来,副作用开始显现了。

而我的心里也开始一点点地破防了。

到了13年,春节之后,可能是吃海鲜的原因,皮肤病一下变得很严重。发展成了湿疹,大片大片红色斑块,蔓延到脸上。

当时想死的心都有了。

而大剂量的用药之下,我就像吹气球一样膨胀起来,体重直线飙到了150。

医生说我太累了,免疫力低下导致的。

陈博然天天给我擦药,陪我去医院。做饭家务,他全包了,还会买牛奶和各种各样的水果回来,给我补充蛋白质和维生素C。

他劝我辞职,在家养养身体。而我却问他,你是不是就等这一天,你是不是早就看不惯我?这下你有理由甩掉我了,对不对?

陈博然一声不响地看着我。

直到我发完疯,才说,我希望你收敛一点,不要因为病了就肆无忌惮。



陈博然语气特别冷,让我感到了寒意。

有一种明显的感觉,我要失去他了。

这让我的情绪,变得更难以自控。

2013年8月,我的半张脸都在脱皮,身材已经完全走样。

我不得不辞职了。每天躲在家里,谁也不见。

而陈博然安然地上班下班,悠闲得像一道光,刺伤了我。

10月,徐明明来上海出差,顺便来看我们。

他留着大胡子,进门看见陈博然,感慨说,天啊,我都成大叔了,你怎么还这么年轻。

陈博然飞快地给了他一个眼色,他马上转移了话题。

因为徐明明看见我,就明白了。此时的我,满月脸,水牛背,皮肤上深深浅浅的留着色素沉积的花纹。

我连镜子都不敢照了。

而真正刺伤我的,就是陈博然的那个眼神。好像我是个随时爆炸的神经病。



那天晚上,我和陈博然提了分手。

他不同意。他说,我可以和你分手,但不会在这个时候离开你。

我是真的恼了,我说,我不用你可怜我,更不用你施舍我。你妈天天催婚,我都知道的。真爱我,你为什么不告诉她,你现在娶我!

陈博然反问我,我现在娶你,你肯嫁吗?

我哭了,我说,我是不会嫁,但这不是你不娶我的理由。

你告诉我,你微信那个备注贱人的女人是谁?她隔三岔五就叫你去她家吃饭,你别当我不知道!

陈博然的脸一下黑了。他愤怒地说,你查我?

他砰一拳砸在茶几,钢化玻璃的桌面,竟然都被他砸出了冰裂纹。

我冷笑一声说,你吓唬谁,我们完了!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片雷区吧。

我终于再一次,傻乎乎地滚了雷。

其实那个备注叫贱人的,就是当初那个穿貂皮的女人。

当我后来查到她身份的时候,让我更加自卑了。

而我眼看着支撑我自信的各种光环渐渐褪去,我再也没办法坦然地面对陈博然。

那次大吵之后,陈博然终于离开了我,搬走了所有属于他的东西。

只留下一大篮子的水果和两箱牛奶,放在客厅的茶几上。

而我,基本不能上班了,辞了职。公司很仁慈,支付了我一整年的薪水。

我回了海口,调养身体。

再后来,徐明明经常来看我。他还找来一个东北医院自配的皮肤药,用了之后, 有效果。

跑得多了,我们在友情之外,渐渐多出一些额外的感情。

其实在我回海口前,他刚分手。之前他还谈过一段,也是以失败告终。

2014年情人节,他和我说,要是再找不到,咱俩就凑合凑合。

我嘴上说,要凑合也不找你。但心里却松动了。



身在海口,我慢慢看清了自己。

正是因为陈博然的存在,才迫使我不断追求容貌、金钱、事业,以此平衡我与他之间的差距。

其实,我终究还是适合海口这样海风轻柔,生活松缓的城市。

我身边的同学,朋友,大部分都做了妈妈。平时薄妆淡颜,身材微胖。有生活的鸡毛蒜皮,也有温暖幸福的天伦之乐。

这种平实的岁月,才属于我。

从前的同学都说我和陈博然在一起是种幸运。

可现在看来,未必吧。

他是给了我做梦一般的时光,却也像一道诅咒,差点毁掉我。

我的身体是从2014年开始好转的,到了15年,完全康复了。

徐明明和我表白,我答应了他。然后两人官宣了。

双方家长都挺高兴的,毕竟知根知底。之后开始着手买房,定婚期。

一切都像是要翻开新的一页了。

9月,我们看中一套房子。徐家出首付,写上我的名字,婚后一起还款。

然而就在我们准备签约,距离婚期还剩一周时,徐明明突然失眠了,连着两天没睡好。

我半开玩笑地说他,你娶我,心理压力有那么大吗?

他想了想说, 要不,你去看一次陈博然吧。到时候你再决定嫁不嫁。我要是现在不说,怕以后你会恨我。

我当时就愣住了。虽然这个名字已经淡出了我的生活,但在我心里,永远无法忘记。

我问,他……怎么了?

徐明明抿了抿嘴,说,你还是自己去看看吧。

直到那一刻我才知道,原来徐明明和陈博然一直有联系。他身上,原来还有这么多我不知道的秘密。

多年后,当我再次见到陈博然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傻了。

我永远忘不了他见到我说的第一句话,你来了,我留给你的水果都吃了吗?

自然,平淡,好像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从没有离开过我……

作者 | 猪小浅,一个只写真实故事的公众号。在这里,你将看到百态人生。读猪小浅,相信爱。后台回复目录,可阅读所有故事。公众号:猪小浅 ( ID:zhuxiaoqian0214)

主播 | 素年锦时,微信公众号:素年锦时FM

图片 | 视觉中国


最新评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