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从小我爸就跟我说:你自己决定,不跟我姓也没关系

发布者: enfamily | 发布时间: 2022-11-25 12:45| 查看数: 23| 评论数: 0|



文/赵轼

我第一次想改名是23岁。

跟当时的女朋友在一起刚满一年,父母没提前通知我,自作主张提着礼品去了女方家。打来电话,让我抓紧过去,两家人一起吃顿饭,我虽然很无语,但也只能听着。

席间两家父母聊得很好,女朋友也很开心,只有我完全没胃口……

“我想改名。”

晚饭时我没憋住,挑起了我们家的“禁忌”话题。

“为什么啊,你名字多好啊。”我妈刚想去盛饭。

“她爸一直在爸面前叫我‘小张’,我不舒服。”

“这有什么呢,一个代号而已。”我爸毫不在意,吃得很香。



来源:全景视觉



19岁时有一次周末回家,我妈骑电动车带我,我坐在后座。

“前几天我去公安局问改名的事,你爸知道冲我嚷嚷,说‘你问过孩子的意见吗’。你说,咱们来这个家十几年了,他对你又那么好,随他姓不是应该的吗......”我妈时不时微微转头向我。

风挺大,这一字一句像夜晚路上的小飞虫撞到我脸上。

第一次见他是在姥姥家。那天看到好久没见的妈妈我兴奋地飞奔过去,一个男人拎着两袋东西笑着出现在她后身。那天他教我吹泡泡糖,他可以吹很大,再啪一下弄破,还能玩出很多小花样。我一使劲,泡泡糖就从嘴巴里飞出去了。

我忘记是自己听到还是我妈学话给我的——“以后得叫我爸爸,可不能叫叔”。

他们结婚那天我很难过。

当时我已经跟着他们在镇上的小房子住,有一天我妈说要出去办事让小姨陪我,我不愿意,可小姨说待会她对象(也就是现在姨父)会来带我去玩碰碰车。

“小姨,他什么时候来呀。”

我窝在小姨的怀里,她坐在凳子上,我们面对着不远处的公路。

“你看啊。”小姨的脸贴着我的脸,,她用手指着路上的车:“看到了吗,那个车叫‘依维柯’(类似于现在的公交车或长途车),他会开着这个车来接我们。”

“啊,啊,这不就是吗?”我看着一辆依维柯兴奋地叫着。

“这个不是。”

“又来了又来了!”

“这个也不是。”

我还一直期望着,小姨已经累了。

“你自己数着啊,第七辆就是,咱们就走。”小姨先回屋了。



来源:全景视觉



我独自坐在凳子上盯着马路,眼皮都不敢眨。那时候这种车还不是很多,过了很久很久第七辆终于开过去,我欢喜地去找小姨。

“快!快!来了,走走走!”我拽着小姨的胳膊往外拉。

“来了吗?哦——我记错了,是蓝色!蓝色的依维柯才是来接我们的。”

敏感的我当时已经察觉到是怎么回事,但等小姨再次进屋,我又坐回凳子上,手托着腮,看着夕阳。

不知道过了多久,机动三轮车的声音传来,小姨跑得比我回头的速度还快。当我看清楚是谁时,小姨已经开始帮着我爸妈从车上卸东西。

忘记当时爸妈穿的是什么,但我知道那不是平常日子。我理解他们为什么没有让我去他们的婚礼,可其实我还挺想看看爸妈二婚的场景是什么样的——

我妈是不是开心,有没有受别人的冷眼;我爸是不是满脸喜气,热情积极。

爸妈结婚后,吃的、喝的都是先在商店赊账,等我爸发了几百块钱工资再去还,还了再赊,再还。

后来条件好点了,我爸给我买电子表,我总玩坏,我爸再买,我妈说他不过日子了,而我爸只想让我高兴。

有一段时间,他下班会骑很久的自行车(开车都要四十分钟的路程)回家,带一点油烫鸭,估计连整只的四分之一都没有。他不太吃,我跟我妈吃。

某一天修路,我爸不知道,我妈念叨着天黑别出什么事,我一直跟着我妈分析那条路在什么情况下会看不清。我爸安全到家,我妈松口气,说:“小孩一直担心你呢。”

我那时候才知道,原来那种感觉是担心。



来源:全景视觉



我爸在工地打工,我妈带着上小学的我和还不会走路的弟弟去看他。到了饭点,我爸把我们领到小吃摊点好吃的,说:“你们吃吧,我去食堂吃。”我妈拉着他的衣角说:“吃吧,一起吃吧,没多少。”

后来条件好些,我爱打篮球,他要给我买好的球鞋,我第一次穿好几百块钱的球鞋,高兴坏了。

初二我想要个MP3,说是为了学英语,其实就是听歌。我妈不同意,我爸周末就带我去买。就我们俩,我不敢选,因为能想象到如果我妈在会是什么表情。我爸就说,没事,想要哪个就拿哪个。

其实就像后来每次给我买篮球鞋一样,我妈总会在一边一脸嫌弃地看着我们,说:“这日子不过了是吧?”但我爸还是坚持给我买。

初三时,我不想住校了,想在学校门口租房子住。我妈不同意,我爸第二天就带着我去看房子。定下来之后,他又说:“你一个人在外面不安全,给你买个手机吧,有事好联系你。”周末他就给我买了一个TCL的彩屏手机,当时我上高中的堂哥还在用小灵通。因为新鲜,一晚上我就把手机用欠费了。我妈骂我,我爸说:“没事没事,第一次都这样。”

关于篮球鞋还有一件事。高一时,有一天我正在上课,我爸给我打电话:“喂,上次给你买的篮球鞋降价了,你还要不?”要!当时同学们都羡慕死我了。

后来我说想学音乐,他给我买吉他。又因为学音乐,我说要转学,他便给我办转学。

高二我想休学,我知道我妈肯定不同意,给爸发短信,他让我晚上打电话给他。电话接通的瞬间,他说:“你想什么时候走,这样吧,这么周末让你妈去接你。”我没说话,他又说:“算了,明天就去接你。”

第二天中午我妈来了学校,她没有骂我。我想一定是我爸交代了什么。



来源:全景视觉



我学音乐、租房子,我转学,我休学……所有这些折腾,不知道是只要我提要求,我爸都会答应,还是像改名字那样,不管我做了什么荒唐事,他都会先从我的角度去想。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早已发现我性格孤僻过不了集体生活,知道我难受到一直失眠。

不管是跟我妈还是跟他,其实我都很少说心里话。

我知道妈妈已经够辛苦了,不想再给她添麻烦;我怕爸爸那么疼我,再给他惹事,万一他开始讨厌我,继而讨厌我妈呢……

但其实我知道他不会。有一次我只是跟他吐槽坐我后边的同学总是踢我的凳子,他立刻要去学校找他。我嘴上说,没事没事,都是小事。但其实,我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我爸来之前,我最羡慕的一个场景,就是别的孩子被欺负时哭着说:“你等我回家找我爸来揍你。”好像在不知不觉中,我也不再羡慕了。

记得几年前我跟当时女朋友的家人吃饭,女孩的爸爸不断揣测——你弟弟会跟你抢东西吗?你跟你继父关系真的很好吗?我当时非常郑重地说:“叔叔,我跟家人的关系都很好,而且,他就是我爸,不用说继父。”

女孩爸爸点点头,继续说:“嗯,那你继父有养老金吗?”

如果不是第一次吃饭,我想当时我一定会把桌子掀了。但这些,我从来没跟家里人提起过。

长大一些之后,我跟我爸也会开始聊天,但都是见面时或偶尔回家,几乎没有打电话也没有微信。

父子之间、男人与男人之间沟通得好的本来就少,而我跟我爸中间总有什么东西在挡着,即使他对我的情感不用言说。或许,是因为从小没有这种习惯。



来源:全景视觉



可是,我也发现自己越来越像他了。看手机的样子,打哈欠的样子,叹气的样子,走路的样子,开玩笑的样子......每到这种时刻我都会突然一愣,脑海里浮现出他的身影。

两年前弟弟订婚,我爸开车,我负责喝酒。我酒量很差,但那天特别高兴就喝多了。他坐在我旁边,犹豫了很久,我借着晕乎劲儿跟他说:“爸,我觉得我越来越像你了。”

他低头笑着说:“你本来就应该像我啊。”

弟弟结婚后不能常回家,有一些小的节日只有我们三个人,吃的也比较简单,家里显得很冷清。

有一次我问我爸:“你会觉得不舒服吗?我已经这个年纪了还没有结婚,弟弟也没经常带弟妹回来,不像别人家一大家子热热闹闹。”

他说:“嗯——可能还没到年纪吧。我现在主要还是担心你,以后没个人陪着怎么办呢。我现在还年轻,也许到了六七十岁就会觉得孤单吧,应该会的……”

我这些年浑浑噩噩,他的担心我只从妈妈那边听到过。他在我面前都是善解人意的样子。

现在我已经32岁了,他没有给我压力,没有拿我跟别人比较,没有觉得我没出息。我在一个重组家庭长大,受到的却是溺爱。我很庆幸,如果不是这份溺爱,如我这般脆弱敏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来源:全景视觉



我妈有时候也跟他说:“你想说什么你就跟他说呗,你是他爹,你有啥不能说的”。我爸总回:“还挺不好意思,那我咋说,你去说”。

小时候觉得“你长大就知道了”“你到了一定年纪就知道了”这种话是倚老卖老,现在我开始明白,有一些事情,有一些感觉,有一些想法,真的是时候到了自然会浮现出来,会带着遗憾,会带着如果能重来的心情。

如果再来一次,我会一直一直跟他说很多话。

我会说,爸爸,有人欺负我,你帮我揍他;

我会说,爸爸我会好好学习、好好工作,我有人生的目标;

我会说,爸,我以后会变成你这样的爸爸。

可我觉得好像还是说不出口,我此刻想到一个场景:

当我写他,把我们的故事发表在《读者》上,我让他开车来接我,然后把杂志帅气地扔在副驾,告诉他翻到哪一页,回家自己看。

我实在无法看着他把这篇文章看完,于是让他自己看,然后我妈会告诉我他是什么反应。

现在我已经定好以后的人生方向,我要好好写作。至于名字的事,身份证上叫什么已经无所谓了,因为我给自己取了一个以后要为之奋斗的笔名——赵轼。

“轼”,我隐约记得我生父的名字里有这个字。

我爸姓赵,所以我叫赵轼。

他们一个给了我生命,一个给了我人生。


最新评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