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王维:在别人的世界顺其自然

发布者: wangxiaoya | 发布时间: 2022-8-5 09:30| 查看数: 89| 评论数: 0|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作者:洞见·念念

来源:洞见(ID: DJ00123987)

聚散安之于时,得失安之于数。



♬ 点上方绿标可收听洞见主播韩丹朗读音频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王维有诗云: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他的一生,如他诗中所写,笑观世间百态,淡看云卷云舒,活出了很多人向往的样子。

这都源于他独特的处世智慧:进能涉尘世交知己,退能避山林守本心。

01

在别人的世界顺其自然

即便在群星璀璨的盛唐,王维也是让人无法忽视的存在。

他丰姿英伟,聪颖多才,从小就声名远播,得“豪英贵人虚左以迎”。

开元三年,王维离家赴长安,被岐王李范邀为座上宾。

为了帮王维科举夺魁,岐王特意办了一场宴会,让王维冒充乐工,为玉真公主弹唱《郁轮袍》。

凭着精彩的表演,王维成功吸引到了玉真公主的注意,岐王又趁热打铁,奉上王维的诗作。

玉真公主赏读过后,击节赞叹,当场就许诺推举王维。

就这样,在岐王的相助下,王维于开元九年顺利及第进士,就任太乐丞,开启了仕途之路。

对于岐王的知遇之恩,王维始终心怀感恩,把对方当成自己的贵人,忠心追随。

可惜好景不长。

仅数月后,王维就因属下的伶人私自表演黄狮子舞而受到牵连,被贬到山东济州当司仓参军。

而平时与王维关系甚密的岐王,这次却像消失了一样。连王维发配到济州的四年里,也杳无音信。

在人生最黑暗的时刻,王维心中一定期待过岐王的援助。

但他终究没有等到,只是默默收起了失望,让往事随风而去。

缘起则聚,缘尽则散。把人去人留看淡了,一切也就释然了。

开元二十三年,张九龄为相,提携王维入朝为官。期间,王维认识了诗坛挚友——孟浩然。

彼时,孟浩然科考落第,上门拜谒王维,以求得到引荐。

原本孟浩然还担心王维会看不起自己,没想到的是,王维毫无轻视之情,热情地接待了孟浩然。

自相识后,王维常担心孟浩然客居京城孤独难耐,不时便会邀请他到家里做客吃饭。

只是长安虽好,对无官无职的孟浩然而言,终不是久留之地。

公元728年,孟浩然打算返回襄阳隐居,临别之际满怀不舍地写下《留别王维》。

为了鼓励好友,王维先后两次题诗相赠,他在《送别》中写道:

下马饮君酒,问君何所之?

但去莫复问,白云无尽时。

对于此番离别,王维心中同样难舍,但他更清楚,很多事不可强求。

只因人在风中,聚散不由你我。

随心随喜,各自珍重,才是对彼此最好的祝福。

说到王维的知己,还有一个不得不提的人——裴迪。

王维居住在辋川别业时,最喜欢邀请裴迪来小住。

两个都擅于诗词琴赋,闲暇时常携手为伴,泛舟往来,有高山流水遇知音之感。

在王维心里,裴迪是亲如家人般的存在。

裴迪赴京赶考,他为之牵挂寄去书信《山中与裴迪秀才书》。

得知裴迪陷入事业低潮,他以过来人的经验耐心宽慰:

“酌酒与君君自宽,人情翻覆似波澜。”

对于生命中的每一份情谊,王维都尽心以待,却不执着于结果。

因他深知,交友之道,贵在顺其自然。

缘来,好好珍惜,缘尽,努力释怀。

做一个随缘自适的人,不负遇见,不谈亏欠。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02

在自己的世界独善其身

王维字摩诘,号摩诘居士,在佛教语中意为以洁净无垢而著称的人。

他是一位翩翩公子,也是一个远离人群、静心独处的修行者。

曾经的王维也有过热闹交际的时光。

彼时他刚到京城,和很多意气风发的年轻人一样,希望才华能早日被赏识。

那几年里,王维所交往的人都是王公贵族,所作的诗词也多用于赋诗助兴,投他人之好。

可即使他谨小慎微地维系着各方关系,在那些达官贵人眼中,他仍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

不久后,“黄狮子舞”事件爆发,眼见身边人纷纷避而远之,他才恍然看清人情薄凉的现实。

自那时起,王维便不再热衷于社交,而是缩小了圈子,专注于自己的日子。

被贬去济州那年,王维31岁,仕途受挫,又遭逢妻子难产而死,跌入人生低谷的他,开始在大自然中,观天地自照,思山水悟世。

对前程的迷茫和失去至亲的痛苦,就这样在田园风光的浸润中慢慢得到了疗愈。

后来,从济州返回长安任职前,王维还到终南山隐居了一段时日。

不问尘世喧嚣,目之及所有只有绵亘不绝的山峦林涧,王维倍感清静,从此便与终南山结下了不解之缘。

开元二十五年,王维奉命出使凉州,看到沙漠中的落日剪影,忍不住停下脚步,脱口吟出: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身处辽阔大漠,唯有直上的烽烟与西坠的落日为伴,换作他人,难免会感觉寂寥凄清。

但习惯了独处的王维,体会到的却是雄浑壮阔之境。

从繁华长安,到苍茫边疆,坎坷的际遇推着王维向前,也在无形中练就了一个更强大的他。

自河西回长安后,王维的仕途之路终于有了转机。

但看多了权力间的残酷倾轧,王维越来越无心于官场,只想远离纷争,修禅问道。

步入不惑之年后,王维用毕生积蓄在终南山下的蓝田辋川买下产业,开启了半官半隐的生活。

王维在此居住了十四年,每日寄情于山水,遨游天地,诗画创作都抵达了人生巅峰。

前半生,他是鲜衣怒马的少年,历遍繁华如锦,追慕盛世荣光;

后半生,他是悟道参禅的诗佛,只想淡看江湖路,倚楼听风雨。

远离人群,修炼自洽自足的力量,成为王维历遍人世浮沉后的抉择。

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

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独坐于幽深茂密的丛林里,抬眼看天边明月悬挂,他弹琴高歌长啸,挥笔写下《竹里馆》。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独行在雨后空旷的山野中,感受着空气之清新,景色之美好,他悠然吟唱《山居秋暝》。

晚年的王维,早已看淡得失,抵达“从心所欲不逾矩”的人生境界。

身边有人相伴很好,无人相伴,他也可以享受清欢。

61岁那年,王维留下数封书信,与异乡亲友一一告别,然后安然辞世。

王维的一生,正如古语所云:“独善其身尽日安,何须千古名不休。”

年少时,我们都有着万丈豪情,渴望能够大展宏图,青云直上;

然而走过跌宕起伏的人生旅程后,才会明白,比起功成名就,内心的平和更为重要。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深爱《小窗幽记》中的一句话:

去留无意,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宠辱不惊,漫随天际云卷云舒。

世事无常,人生沧桑,但我们却可以像王维一样,修炼一份从容恬淡的心态。

聚散安之于时,得失安之于数。

点个在看,在别人的世界里顺其自然,在自己的世界里独善其身。


最新评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