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若觉人生太艰难,劝君读读黄公望

发布者: xkai2000 | 发布时间: 2022-8-3 10:30| 查看数: 115| 评论数: 0|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作者:不有趣灵魂

来源:今日头条@每日轻读书‍

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



♬ 点上方绿标可收听洞见主播林静朗读音频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今天给大家介绍一个人,他叫黄公望

黄公望是谁?

他是元朝最重要的画家,是元四家之首,他的作品《富春山居图》,是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

2005年,北京秋季拍卖会上,《富春山居图》的一幅临摹作品《临大痴道人富春山图》,拍卖价格高达1078万。临摹作品尚且如此,原图更是不可想象。

黄公望的人生,从五十岁分开,成为两个截然不同的部分。

五十岁之前,他和我们大多数人一样,被困在名利的猪圈里,他胸怀大志,从小就熟读经典,可惜生不逢时,努力了半生,也只得到了一个小吏的职位,上司却贪赃枉法,黄公望也受牵连入狱。

出狱之时,他已经五十岁了,回首前半生,所追求的名利皆归于虚妄,黄公望也看开了,于是他归入全真教,成为一个黄冠儒服的道士,道号大痴。

成为大痴道人后,黄公望浪迹山林,随走随画,身上随时带着画画的工具,看到喜欢的风景,就坐下来画,画完了,又继续走。

前半生,他为名利束缚,如同在名利的猪圈里打滚,滚来滚去,总是那个猪圈,后半生,他抛开了名利,为自己而活,喜欢什么就做什么,反而潇潇洒洒,令人羡慕。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01

  • “黄公望子久矣”。

黄公望出生于江苏常熟,原名陆坚,但很不幸,他父母早亡,孤苦无依,被过继给浙江永嘉的黄翁为子。

黄翁年过九十,膝下无子,望子已久,心愿得偿,他非常高兴,不觉感叹“黄公望子久矣”,于是就给陆坚改名黄公望,字子久。

黄公望很聪明,学东西很快,十二岁的时候,他参加元朝的神童科考试,能参加那个考试的,无不是天才儿童。

他饱读诗书,熟读四书五经,又不限于此,博览群书,到后来,天下事,几乎无所不知,诗词歌赋,无所不能,长词短曲,落笔可成,绘画才能尤为突出。

少年天才,黄公望当然也想金榜题名,他也心怀大志,想施展胸中抱负。

他虽然出生在南宋,等到他十几岁的时候,却已经是元朝了,元朝初期,废除了科举考试,汉人要想做官,就得靠人推荐,从小吏做起。

黄公望虽然有才华,却总也遇不到伯乐,人到中年,四十多岁,才如愿以偿做了一个小吏。

按说以他的才华,只要有机会,出人头地不难,但他很倒霉,上司张闾,是个大贪官,为了掠夺别人的田产,逼死了九条人命,这简直是无法无天。

最终,张闾东窗事发,黄公望也被牵连入狱。

监狱数年,黄公望饱受折磨,等到被放出来的时候,他已经五十岁了。

五十岁啊,人生已经过了大半了,五十岁啊,到了知天命的年纪了。

少年时,他家境优渥,又是远近闻名的天才,单是那一手好字,就让人敬佩不已,但是现在,都活成什么样了啊。

或许他出来的那天,天气晴朗,阳光刺得他眼睛发痛,但他盯着天空,天上云聚云散,就像他半生宦海浮沉,终究只是一场虚空。

可能那时候,一只鸟儿正好从天上飞过,它自由自在,不为任何东西烦恼,不为任何东西束缚,而他黄公望,头发花白,半生算是白过了。

他决定,此生再不入宦海。

那做什么呢?

做道士,他给自己取了道号大痴,成了一个黄冠儒服的道人。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02

  • 半生功名利禄终成空,大痴山水度日。

世间烦恼,大多因执着而生。

执着于名,就有不得名时的烦恼,执着于利,就有失利时的烦恼,执着于爱,也有爱而不得的烦恼,执着于恨,世间可恨之事可恨之人太多了,烦恼也就更多了。

何为大痴?《俱舍论》中说:“痴者,所谓愚痴,即是无明。”

大痴者,无明甚矣。

黄公望自称大痴,痴处已去了大半,而自以为聪明的世人,却依旧痴着。

成了大痴道人,黄公望放下了很多事情,经常流连于山水间。

他每天带着一壶酒,爬到山里,找一块大石头,和青山对饮,一边喝一边看,全然忘了时间,忘了世间的一切。

酒喝完了,他就把酒壶往水里一丢,潇洒地转身离开,水面起了一点白色的浪花。

某个晚上,月明星稀,草虫争鸣,黄公望乘着小舟,从城门出去,绕着山缓缓划行。

他用绳子将酒壶系在船尾,船往前行驶,酒壶就在后面尾随而行,分开一个水缝。

到了齐女墓,他一拉船尾的绳子,一用力,绳子断了,酒壶也拿不到了。

黄公望双手抚掌,大笑不已。

那夜,除了虫鸣,除了水声,就只有黄公望的笑声,听到的人,还以为是神仙。

有时候,他走到山里,看到一块奇怪的石头,就停下来看,一看就是半天,看到一棵好看的树,就开始画。

他跟着赵孟頫学习山水画,自嘲是松雪斋中小学生。

五十多岁,做小学生,六十多岁,做中学生,大概要七十多岁,才毕业。

他和山水在一起,看到有意思的山水之景,激起了心中的画意,就开始画。

画着画着,他将学来的技法加上自己的想法,熔为一炉,就成了他自己的独一无二的画法。

生活,原本就该是这样,做自己喜欢的事,成自己想成的人。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03

  • 看过了众生的样子,才知道顺应本性最好。

很长一段时间,黄公望靠卖卜为生,有人询问钱财,有人询问功名,有人询问子女,有人为家中的怪事烦恼,忧愁,困苦,烦恼,压得人喘不过气。

世人啊,大多如此。

黄公望给人卜卦,走到哪儿卖到哪儿,走到哪儿,也画到哪儿,他行踪不定,到处游览,足迹遍布江南,诗画自娱,与山水作伴。

他也不在意自己画得怎么样,也没有想过要完成什么大事,他不想很多人那样,总想着有生之年要做什么事。

年轻的时候他或许想过,但如今世事看尽,他只想顺其自然,想画就画,想走就走。

可是画着画着,他竟然画出来门道,但他或许也不在意,只是画自己想画的,画完之后,该送人送人,该卖就卖,仿佛那些画不是什么珍品,只是一件寻常物件。

他的朋友感叹:

十年不见黄大痴,大痴真是人中豪。

光阴流逝,公元1347年,黄公望79岁了,这一年,他和师兄无用游历到富春江,两人结伴畅游富春江,此时富春江两岸的山水,明秀清丽,灵气逼人,江水清澈,江面渔人唱晚,小舟游弋。

黄公望决定不走了,他要留在这里。

但他年迈体衰,又孤身在外,无人照顾,无用想让他一同游历,可黄公望不走了。

从五十岁开始,他就一直在走,走了将近三十年了,现在,他想停下来了。

在富春江边,黄公望居住的地方,三面环山,一面临江,举目四望,山峦起伏,林木葱茏,江水如练,整个富春江的美景尽收眼底。

有一天,他和无用走到严子陵钓鱼的阁台,黄公望意兴思发,同行的无用也颇有感慨。

他对黄公望说,不如将这一切画下来吧。

黄公望说,好。

之后,黄公望每天早上背着包,包里装着画具,竹杖芒鞋,沿着富春江缓缓而行,风雨无阻。

遇到好的风景,他就停下来,开始画。

画完之后,落款大痴道人。

画完的画,卖也好,送人也好,从不留恋,赚了钱,他也不留着,都给了需要的人。

快八十岁的人了,还早出晚归,不为钱,也不为名,到底为了什么呢?

那时候的黄公望,忙得不可开交,生怕错过了什么。

既不为钱,也不为名,这么拼命干什么?不干什么,只是想这样做,于是就这样做了。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04

  • 富春山居画富春山居图。

黄公望79岁定居富春江,开始画《富春山居图》。

富春山山峰林立,有数十座山峰,树木无数,黄公望这样一个迟暮老人用了四年时间,用黑白二色,将这些景象在一张图卷里展现出来。

还没画完时,无用一看,就断定这必是传世珍宝,让黄公望将此话送给他。

黄公望说还没画完呢。

但无用担心有人巧取豪夺,让黄公望赶紧写个题跋,说明这幅画是给无用的,这样不管你什么时候完成,都有我的名字。

1350年,黄公望画完了《富春山居图》,整个画卷长7米多,看着自己历时四年的作品,黄公望眼神平静,他画完了,然后就把画给了无用。

他在这幅画里,讲了富春江的一生,讲了自己的一生,他少年神童,中年含冤入狱,出狱后边修边行,才于人生里悟得真正的自由。

浮世虚名,何必在意,这才是真正的洒脱。

他在这幅画里,将他所看到的风景,所悟到的人生,传达了出来,图上山高山低,人间高潮低谷,不过如此。

唯有山水始终平静,无论高低。

他在这幅画里,也将时代的悲喜和人的悲喜讲述出来,就算他死后,这幅画也会继续在时间的长河里流淌,而那时候,人已经不知道换了多少代。

而淡山疏影,画舫雨眠,还是如此。

画完这幅画的时候,黄公望82岁了,回望这一生,一切都在这幅画里了,人世间的执着,算了吧,人生的吉凶祸福,算了吧。

反正,一切都在演变,一切都在变化,执着于此,便是痴儿。

四年后,黄公望去世,而这幅画的传奇,才刚刚开始,它在人世间600多年的离奇漂泊,才刚刚开始。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05

  • 富春山居图的离奇命运。

自从黄公望将《富春山居图》送给了无用之后,这幅画就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在历史中消失得无影无踪,谁也不知道它去了哪里,又经历了怎样的故事。

当《富春山居图》再度出现在人们眼中的时候,元朝已经灭亡了。

明朝成化年间,大学士沈周偶然得到一幅画,经过多方鉴定,发现就是消失了一个多世纪的《富春山居图》。

沈周大喜过望,对《富春山居图》爱不释手,他每天都拿出来欣赏,并反复临摹,几乎将画的细节都烂熟于心。

作为此画的收藏者,沈周不仅自己给画题跋,还将画给自己的文人挚友欣赏题跋,但在给友人题跋的过程中,这幅画竟然友人的儿子偷了,还拿出去变卖了。

于是,《富春山居图》再次离奇失踪,消失得无影无踪。

沈周痛苦不堪,凭着对《富春山居图》的记忆,他背临了一幅,所谓背临,就是没有对着原图临摹,而是凭借印象临摹。

很多年后,人们将沈周背临到图和原图对比,发现每一座山峰的位置、每一棵树的位置,都和原图一致。

又过了一百多年,《富春山居图》辗转到了大书画家董其昌手里。

公元1596年,明代著名画家董其昌得到了《富春山居图》,展开的时候,数米长的画卷,图景应接不暇。

董其昌一看,大呼:

“吾师乎,吾师乎,一丘五岳,都具是矣。”

“此卷一观,如诣宝所,虚往实归,自谓一日清福,心脾俱畅。”

“诚为艺林飞仙,迥出尘埃之外者也。”

董其昌对这幅画,爱不释手,晚年的时候,他想为《富春山居图》找一个好的藏主,于是就将画卖给了吴之矩。

此时的《富春山居图》,经过了沈周、董其昌得一些名人大家都推崇,已经成了传世珍宝,成了不朽之物。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06

  • 《富春山居图》险被烧毁陪葬。

吴之矩确实是爱画之人,对《富春山居图》更是如此。

吴之矩死后,《富春山居图》就传给了儿子吴问卿,吴问卿对《富春山居图》的热爱,可以说到了疯狂的程度,睡觉都带着这幅画,吃饭时也把画带在身边,带着画一起吃一起睡。

吴问卿没有儿子,《富春山居图》就是他的儿子,他为藏《富春山居图》,特意建了一个阁楼,叫富春轩。

但那个年代,朝代交替,战火不断,吴问卿不得不逃亡,逃亡的时候,吴问卿什么也不管,光着脚拿着《富春山居图》就跑。

痴迷到这种程度,可谓爱到极致了,但有时候爱得太执着,也是一场灾难。

他的好朋友邹之麟不由得问到:你这样将来可怎么办?

吴问卿是怎么做的呢?

在他临终前,他都想将这幅画一起带走,他让家人将这幅画烧了,想让这幅画一起陪他赴黄泉。

家人看着吴问卿最后一口气都咽不下去,只好当着他的面将《富春山居图》丢进火盆里。

幸好,吴问卿的侄子吴静俺感到,从火盆里将画夺了出来。

尽管如此,《富春山居图》还是被烧掉了一部分,被分成长短不同的两段,长的那段有6米多长,就是《无用师卷》,短的那段只有几十厘米,就是《剩山图》。

或许黄公望怎么也想不到,他画的《富春山居图》居然会因为太受欢迎而差点付之一炬。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07

  • 两个残卷的流亡。

《富春山居图》被烧成残卷,两个部分就在历史的长河里开始了颇为离奇的经历。

又过了两百多年,《无用师卷》被送到了乾隆皇帝的手里。

这位皇帝对这幅画爱不释手,每当把玩之后,就开始在画上空白处赋诗题词,题写评语,盖上自己的印章。

就在这时,又有人向乾隆进贡了一幅《无用师卷》,两幅画放在一起,几乎一模一样,难辨真假。

就连乾隆皇帝也分辩不出来。

于是,他把真的《无用师卷》当成了赝品,将假的《无用师卷》当成了真品。

两幅画一起收藏在宫中。

很多年后,人们发现,乾隆皇帝写了很多字的那幅《无用师卷》,是假的,后来被称为《子明卷》。

187年后,为避免战火浩劫,故宫博物院决定,将馆藏珍品转移,在转移途中,无用师卷重见天日。

但十几年后,《无用师卷》又辗转到了台北博物院。

再说《剩山图》,已经销声匿迹了两个多世纪。

直到1938年秋天,古董店老板曹友卿购得一幅破烂残卷,想请大收藏家吴湖帆鉴定鉴定。

吴湖帆打开一看,不由得起身而立,惊得目瞪口呆,只见此画雄放秀逸,山峦苍茫,神韵非凡,这就是《剩山图》啊。

最终,吴湖帆从曹友卿手中购得此画。

多年后,吴湖帆将《剩山图》捐献给浙江博物馆,成为镇馆之宝。

2011年,《剩山图》和《无用师卷》共同展出,史称山水合璧。

《富春山居图》自从被黄公望送给无用后,也如一个人一样,历经沧桑起伏,历经战火磨难,而这中间,朝代更替,岁月无情,曾经拥有这幅画的人,都早已在历史里化作尘埃。

这世间很多东西,都是无法长久的,真正能够长久的,只有江上的清风,山间的明月,只有人昂扬的精神。

蒋勋说,《富春山居图》传递了一种哲学,一种生活的哲学,它告诉人们,生活就像这画里的风景,起起落落,何必执着?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08

  • 人可以怎样活?全在于人自己的选择。

回首往事,数百年已经烟消云散,这数百年的历史里,世界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人类也经历了太多事情,但无数人依旧在利来利往中匆忙地度过了自己的一生。

黄公望用他的一生和一张画的传奇,告诉了我们:人可以怎么生活。

前半生,黄公望在名利的猪圈里打滚,求又求不得,放又放不下,人到中年,才做了一个芝麻绿豆大小的“官”,却突遭牢狱之灾,再出来时,年过半百,已是头发斑白的老人。

其实,早在他执着于名利之时,他就已经住进来名利构建的豪华监狱里了,从大牢里出来后,才知名和利皆为虚妄。

前半生,他经历过人间富贵,也经历过名利的束缚,或许他也看见了,这样的活法,就是这世间绝大多数人的生活。

但后半生,他决然地抛弃了这些东西,成了一个自由自在,无牵无挂的道士,卖卜为生,看尽了世人的忧愁和苦难,也看懂了世人内心所求的“安定”是那么靠不住,他寄情山水,反而活得逍遥自在。

他画画,不再是为了名利,而仅仅只是因为喜欢,他没想过靠画获得多少钱,也没想过靠画获得多少名,否则也不会在富春山居图完成之时,大手一挥就送给了无用,连无用都知道那张画的价值。

黄公望不可能不知道,但他毫无留恋,名利于他,真的成了身外之物,从他不会拿起,也就无所谓放下。

所以你看,人可以怎样活?全在于人自己的选择。

当然,有机缘的成分,有缘分的成分,但不管什么样的机缘巧合,生活的样子始终都是人自己选择的。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09

  • 生活是自己的,与他人无关。

读黄公望,不是要我们跟黄公望一样去做道士,而是为了看到生活之可能。

可能你一直在为了某种生活而努力,但你要记得,这种生活只是无数可能之一种,还有其他无数种生活方式可以供你选择,它们就在哪里,静静地等待着愿意去过的人。

假如你现在都生活不是你喜欢的,你完全可以重新选择另一种生活方式,总有一款是适合你的。

到了今日,无数人被迫过一种“大多数”人理解的生活,读黄公望,是为了让你懂得,无论怎样的生活,都不是无法改变的。

在生活的无数条岔道上,你随时可以改变方向,直到有一种生活方式,让你活得快乐,让你活得无所畏惧,让你活得无所遗憾。

就像有句话说的:

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

我们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认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

生活是自己的,怎样的生活才算好,没有人会比你更清楚,因为你的生活,酸甜苦辣都在你心里。

如果不好,换一种又何妨。


最新评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