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我给笔友寄了照片后,他不再给我回信了

发布者: Ienfamily | 发布时间: 2022-5-13 16:30| 查看数: 48| 评论数: 0|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文/蜡笔小清 主播/云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我上师范那会儿,流行交笔友。

那时,收音机里有很多交友电台,要求把你的名字、性别、爱好等寄送过去。

电台主持人会用好听的声音公开你的信息,然后,天南地北,对你感兴趣的人会通过信件交流的方式联系你,希望和你成为朋友。

我就是在那会儿认识的新。

那时,我18岁,就读于县城的师范学校。我们学校,实质上是县城的在职教师培训学校,不定期地承担各类教师的各种培训,稳定就读的,就我们一个幼师班,共50名女生。

我家庭普通、成绩一般,在那个本该风华正茂、青春活泼的年级,有点儿自卑、孤独,渴望着远方的、陌生的朋友。

新来自安徽,当时在浙江(我所在的省)沿海的某个海岛当兵。因为高考失利,来到陌生的地方,加上新兵训练的种种辛苦,他也同样感到孤独。

就这样,我们成了笔友,并保持着每周一封信的联系状态。

在信里,他讲述着部队生活的种种,告诉我他最近在读的书以及对生活的感悟。他比我大两岁,人生经历也比我丰富。我能感觉到,他是一个聪明、乐观、积极向上的男孩。

而彼时的我,没有出过县城,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由于家庭的影响以及性格的因素,我带着点儿忧郁、内向和敏感,也特别单纯。

通信一段时间后,我们还没有像别的笔友一样,交换照片。

有一次,他小心翼翼地提过让我寄张照片,但被我拒绝了。

他笑我像只小刺猬,一心想要保护自己。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没有再提照片的事。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由于生活中没有什么特别知心的朋友,特别是异性朋友,我渐渐把他当成了倾诉的对象。

因为距离,我感觉特别安全。

我喜欢他刚劲有力的字,喜欢他乐观开朗的性格,喜欢他对人生的积极态度,还有他对我体贴、细心的照顾,虽然我们不在一起。

而从我秀气的字迹上,他猜我是个温柔、甜美且善良的江南水乡姑娘。

每周一次的通信,成了我们彼此最重要、最值得期待的一件事。通信很长一段时间后,我们终于交换了彼此的照片。但在还没有交换彼此对照片的看法时,莫名地,我竟然再没有收到他的信。

我感到有些意外,也有了很多猜想。

是因为寄了照片吗?是因为我不是他想象中的模样?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但我一直留着他的信,闲暇时也会翻出来看。看着那些信,在字里行间,感受他的温暖。

有时候我还会独自一个人开心地笑。我会回想我们之间的点滴,回想他说过的那些话。

后来,我毕业了,参加了工作。初入社会的忙碌以及不安,让我不得不每天都全力投入。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不知过了多久,一天,邮递员大声喊着我的名字。竟然有我的信件。

一看到那熟悉的字迹,我就知道,是新,他又给我写信了。

我欣喜若狂,迫不及待又战战兢兢地打开信封。

信里,他告诉我没有再写信的缘由。

原来,我的照片被他的战友们看到了。大家都羡慕他,说他遇到了一个好姑娘。

可是,他却急了,胆怯了,退缩了。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他说,他一个穷地方出来且没有任何背景的人,当兵,退伍,再回到穷乡僻壤,就是他的归宿。

于是,他硬起心肠,不再给我写信。

但同时,他也不甘心,也在拼命努力,在争取。

最终,他考进了军校,去了石家庄。到了石家庄,他的人生有了突破,有了新的起点。他以为,自己有了些许资格,于是终于又鼓起勇气,按原来的地址给我写信。

幸好,我的住址没有变。

当时由于通信变得更方便,人人都喜欢打电话,社会上已不再流行交笔友。他把津贴都换成了电话卡,我也用工资买电话卡。到了约好的时间,我就跑到街边的电话亭打长途电话。

他的声音很有磁性,很清澈,很明亮。也许是在幼儿园工作的原因,我有时候讲话会像孩子一样,会发嗲,他便说我的声音听起来温柔可人。

我们都特别期待听到对方的声音。

终于,他向我表白了。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我已经不在乎他的出身,他的长相。他的上进,他的乐观,他对我的好,都让我迷恋。我想,我也喜欢上他了。

我们进入了一场柏拉图式的爱恋。

时间过得很快。

新的军校生活面临结束,工作分配在即。他告诉我,他想来浙江,他会尽全力要求分配在浙江。以后一旦转业,就可以留在浙江工作。

他的心思,我懂。

但现实是骨感的,他最终没能如愿。他被分配到了一个遥远的南方小城。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接到通知的那一刻,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心情,但那一次通话,我们的心情都很沉重。

他预测了我们维持关系的难度。他问我,敢不敢随他而去。

那段时间,我很痛苦,也纠结了很久。

父母知道我交的这个笔友,但他们一直以为我们就只是笔友而已。

我是家里的长女,下面还有一个妹妹。按家乡的习俗,即便结婚,我也会留在父母身边。山高水远,如果不顾一切随他而去,也许我一年都未必能见上父母和妹妹一面。

我的工作,我的生活,都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况且,我们从来没见过面,未来会怎么样,我无法预测。

南下的火车经过浙江,在我所在的城市,他下了车。

我们都曾无比期待过我们的第一次见面,那么熟悉的声音,那么熟悉的字迹,那么熟悉的人。

6年了,终于可以见面了。那么真实地站在自己面前的那个人啊,我们应该热烈拥抱,尽情倾诉。

但响在我的耳边的,是刘若英的那首歌:

想要问你想不想,陪我到地老天荒。

如果爱情这样忧伤,为何不让我分享。

日夜都问你也不回答,怎么你会变这样。

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你说过那样的爱我。

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我这样为爱痴狂。

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你说过那样的爱我。

像我这样为爱痴狂,到底你会怎么想。

我终究不够勇敢,终究错过。

火车一声长鸣,也许是他的一声叹息。

从始至终,我和他没有见面。


最新评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