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相处的三种境界:向上社交、向下兼容、向内安放

发布者: x-kai | 发布时间: 2022-1-24 01:30| 查看数: 242| 评论数: 0|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作者:洞见ciyu

来源:洞见(ID: DJ00123987)

我们终究要学会与自己相处。



♬ 点上方绿标可收听洞见主播周周朗读音频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之前,参加了一个小范围的文学交流会。

主讲人是一个研究古代文学的学者,极为推崇苏轼。

他说苏轼上可陪名公巨卿,下可陪卑田院乞儿,一个人时,又可独享人间清欢。

这样的处世态度,让他学到了如何处理与他人、与自己的关系。

后来,我认真琢磨着这一番话,也渐有所悟。

每个人终其一生,都在寻求和世界最好的相处方式。

而向上社交、向下兼容,向内安放,大抵就是人生的三种相处境界。

01

向上社交

俗话说,读好书,交高人,乃人生两大幸事。

高人眼界辽阔,行事高明,如果能与他们相处,会受益颇多。

画家刘小东与阿城相识时,阿城已经是名满天下的作家,莫言、王朔等人都极为推崇。

刘小东也曾直言:“我在阿城面前就是个白痴。”

在他的创作道路上,阿城曾多次帮忙,为他的作品展览担任艺术指导。

有一次他画了《三峡大移民》,请阿城帮忙写一点东西,阿城只说试试看。

结果没过多久,竟拿出来近十万字的文稿,事无巨细地交代了三峡的历史,内容翔实,文字考究。

阿城极致的做事态度,让刘小东由衷地佩服。

于是,他重返三峡,几乎踏遍每一个角落,呕心沥血地又创作出了《温床》这一幅新的三峡作品。

巴菲特说,“你要成为一个赢家,就必须和赢家一起奋斗。”

与厉害的人共事,你会潜移默化地学习他们解决问题的方式;与他们交流,一席话就能解开困扰你许久的迷津。

任正非曾谈到华为早期的经历。

1997年之后,华为内部思想混乱,主义林立,“如何让全员劲往一处使”,任正非眉头紧锁,一直不得要领。

后来,他邀请人民大学的教授们一起讨论,教授们你一语我一言,不知不觉就把公司“春秋战国”的局面摆平了。

那时,任正非很感慨,人大的教授如此厉害,不费功夫地就统一了全公司的认识。

路遥在《平凡的世界》里写道:“一个人的思想还没有强大到自己能完全把握自己的时候,就需要在精神上依托另一个比自己更强的人。”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局限。

以能者为镜,可以照见不足,以强者为灯,可以指引人生万里路。

我们与那些高人为伍,方可抵达人生巅峰。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02

向下兼容

看过一个段子:

“当你发现有一个人,你说什么他都能够理解,你好像找到了灵魂的知音。实际上,你可能只有1%的可能性是找到灵魂知音,99%的可能性是遇到一个情商和智商都比你高的人,他在对你向下兼容。”

与人相处时,懂得向下兼容的人,都会特意放低自己。

他们不对地位低于自己的人居高临下,不对见识比自己少的人盛气凌人,一言一行让人如沐春风。

南齐陆慧晓身居高位,曾连任五府长史。

但是上至达官贵人,下至贩夫走卒,每次有客人来拜访,他都亲自迎送,没有一点架子。

同僚劝他注意自己的身份,不要失大体。

他却说,按照身份贵贱区别对待,这样的人太庸俗了。

儒学大师马一浮写过一句诗,识乾坤大,犹怜草木青。

真正有格局的人,既能见天地之大,明白星河璀璨,天地无垠;亦能体察到那些低到尘埃里的人的悲欢,与他们平等对话。

“蒋勋说红楼梦”吸引了一批听众,其中不仅有知识分子,还有一些菜贩子。

有一次讲课时,蒋勋说《红楼梦》里让他最震惊的就是晴雯之死。

晴雯临死时,话都说不出来,为了表达爱意,她和宝玉交换了内衣。

结课后,菜贩子模仿晴雯对宝玉做的,送蒋勋一条红内裤,用最私密的衣物表达对他的感激。

蒋勋不仅没有嫌弃,反而觉得他们甚是可爱,郑重地收下了这份情谊。

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院长叶敬忠曾发表了一篇毕业致辞《像弱者一样感受世界》,他动情地说道:

“无论你从事什么工作,请你努力理解那些服务人员、保洁人员、保安人员,努力理解那些老弱病残人群。”

山锐则不高,水狭则不深。

真正有涵养的人,从不会自恃身份地位,而是能以同理心、悲悯心,去对待弱者,去包容这个世界的参差。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03

向内安放

意大利作家卡尔维诺曾写过一篇荒诞小说《孤独》:

在一个晚上,主人公碰到警察在抓小偷。他因为闲得慌,竟然三次加入小偷的偷窃行为中,又三次加入到追捕小偷的警察队伍里。

最后,小偷和警察都失去了踪迹,偌大的街上,只剩他一人时,他又百无聊赖地手插口袋,迷茫地不知要去向何方。

这个故事看似夸张,却是许多人的真实写照。

我们太汲汲于他人的联系,一旦断掉,便无所适从,内心惶然且空洞。

村上春树在《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里说道:“每天有一两个小时跟谁都不交谈,独自跑步也罢,写文章也罢,我都不感到无聊。”

与朋友觥筹交错,固然是人生一大乐事。

但偶尔从世俗的喧嚣中抽身出来,与自己相处,其实也是人生的另外一种享受。

诺贝尔文学奖热门候选人残雪为内心建立了一座精神花园。

她特地从北京搬到西双版纳,在层层青山中,感到一种久违的闲适。

她鲜少参加文学活动,偶尔用邮件跟读者交流阅读感受。

每天六点多起床,绕着小区外慢跑,一边跑一边放空自己。

等到九点钟的时候,她会学习两三个小时,翻着厚字典,阅读哲学或文学原著。

晚上写作的时候,她在桌上铺开笔记本,静坐两三分钟,然后把身心都交付给文字世界。

残雪妥帖地安放内心,在一个人的世界享受着独处的妙趣。

蒋勋在《孤独六讲》里写道:

生命里第一个爱恋的对象应该是自己,写诗给自己,与自己对话,在一个空间里安静下来,聆听自己的心跳与呼吸。我相信,这个生命走出去时,不会慌张。

人生这一趟列车,来来往往,没有谁可以久伴。

我们终究要学会如何与自己相处。

唯有如此,我们才能在热闹褪尽后,仍旧感受到独处的清喜。

▽周国平说过:

没有人能够完全脱离社会而生活,也没有人必须为了社会,放弃自己的心灵生活。

人是群居动物,必然要学会如何与他人交往;

但人又生而孤独,所以也要明白如何与自己相处。

向上社交,是一种智慧;向下兼容,是一种修养;向内安放,是一种境界。

点个在看,与朋友们共勉。


最新评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