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年少不懂鲁迅,读懂已是笔下人:有人成了闰土,有人成了钢叉,而我活成了猹

发布者: maitian | 发布时间: 2021-11-24 22:22| 查看数: 37| 评论数: 0|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作者:蜀山酒剑仙

来源:豫荐你(ID: reoapple001)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 点上方绿标可收听洞见主播安东尼朗读音频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小时候看鲁迅的《故乡》,不知其中深意。

记得的恐怕只有闰土、钢叉和猹,还有那地里一望无际的西瓜。

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下面是海边的沙地,都种着一望无际的碧绿的西瓜。其间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项带银圈,手捏一柄钢叉,向一匹猹尽力地刺去。那猹却将身一扭,反从他的胯下逃走了。这少年便是闰土。

《故乡》全文以第一人称来写,通篇都是以“我”来写,以至于很多读者都会带入其中,觉得自己才是那个周家的少爷。

长大了,历经人间心酸、尝尽世间冷暖。

再读鲁迅,再读《故乡》,方才发现,自己居然活成了书本里的人物。

01

少年闰土,单纯天真

他见人很怕羞,只是不怕我,没有旁人的时候,便和我说话,于是不到半日,我们便熟识了。

闰土的父亲只是周家的工人,可少年时的闰土,对于同样是少年的鲁迅,并没有什么身份的概念,能很愉快地玩耍。

两个年龄相仿的孩子之间,虽然不知道谈些什么,但却没有什么隔阂。

年少时的我们,和同龄人玩耍时,又有谁会在意身份呢?

谁会在意对方的父亲是做大官的、大老板,亦或者普通工人、农民呢?

单纯懵懂的他们,互相憧憬着对方的世界。

农村的孩子闰土进了城,见了很多好玩的东西,很开心;

城里的鲁迅听着闰土乡下的“精彩”生活,也无比的希冀。

雪地捕鸟、西瓜地里刺猹,海滩上捡贝壳。

一切都是那么的单纯,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他们不知道的是,未来的他们,会被生活的磨难磨平棱角。

再次相见时,那些单纯很美好早已不复存在。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02

有人活成了闰土
他站住了,脸上现出欢喜和凄凉的神情;动着嘴唇,却没有作声。他的态度终于恭敬起来了,分明的叫道:“老爷!......”我似乎打了一个寒噤;我就知道,我们之间已经隔了一层可悲的厚障壁了。我也说不出话。

鲁迅再见闰土时,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在西瓜地里刺猹,意气风发的少年,而是活成了他父亲的样子。

同样灰黄的脸,同样红肿的双眼,同样深深的皱纹,同样饱经生活的磨难。

他那一声老爷,不仅刺痛了鲁迅的心,更是刺痛了所有读者的心。

而他身边带着同样的下一代的“闰土”,自己的儿子水生。

可以想象得到,未来的某一天,水生也会活成另一个闰土。

一代一代,这样轮回下去。

就像是宿命。

初读时我们感叹闰土土不啦叽,到如今仔细地想一想,许多人又何尝不是活成了闰土呢?

和父辈一样,做着差不多的工作,娶个差不多的老婆,或者嫁个差不多的人,过着差不多的日子。

尽管如此,日子还是得继续,不是吗?

即便不愿意承认自己是闰土,但在那些真正的少爷们面前,我们真的比闰土还土。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03

有人活成了钢叉

活成闰土也不错,至少活得真实。

可有的人却活成了钢叉。

鲁迅笔下的钢叉,没有主动能力,靠人控制,刺哪儿打哪儿,是不折不扣的工具。

我们中的很多人又何尝不是如此?

做着一份卑微的工作,只是为了填饱肚子。

终日被人指手画脚,即使明知他的指挥是错的,还是不得不服从,生怕丢了这破损的饭碗。

自己做得不情不愿,还要处处受制于他人。

这与钢叉何异?

但这里面,也包含了太多的心酸和无奈。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04

有人活成了猹

活成闰土、活成钢叉的确挺悲剧的,有些人不愿意承受这些,却活成了另一幅样子,就是活成了猹。

有胡叉呢。走到了,看见猹了,你便刺。这畜生很伶俐,倒向你奔来,反从胯下窜了。他的皮毛是油一般的滑……

在鲁迅的文章里,猹是这样一种动物。

它喜欢偷吃瓜,又十分狡猾,而且十分凶猛,若不是有钢叉在,它可能还会咬人。

就像有些人,为了更好的生活,他们学会了一套更好的处世手段。

他们越来越圆滑,越来越没人情味,变得目中无人,变得毫无底线。

喜欢不劳而获,甚至喜欢窃取别人的胜利果实。

这样的人,可不就是活成了猹?

网上曾经流传过这样一个段子:

鲁迅走在路上,突然听到有人叫“迅哥儿!”回头只见一个唇红齿白的美少年。鲁迅问:“你是?”少年说:“迅哥儿,你忘了那金黄的圆月、碧绿的西瓜地、钢叉、项带银圈的少年了吗?”鲁迅兴奋地抓住他:“闰土!你是闰土!”“不,我是猹。”



翻开书,满眼都是帝王将相;合上书,身边全是柴米油盐。

尘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生而为人,又有谁不想活成少爷、公主?

结果到头来,命运却让人变成了闰土和丫头。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我们于历史之中,就如沧海一粟。

我们能做的,只能自得其乐。

哪怕生活欺骗了我们,我们也要笑着面对每一天。

生活太累,不如卸下疲惫。

点个在看,人生不易,且行且珍惜。


最新评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